116 离开前的最后一件事(已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聂然身边的一士兵忽然问道:“不过然姐,你能够拥有免考的资格,那条件是什么啊?是在新兵连里体能训练全部满分吗?”

应该都是满分才会进预备部队吧?

不然怎么能选的进去!

就在众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时,没想到的是聂然却摇了摇头,“不,我的体能训练在新兵连最差。”

除了最后一个月的成绩之外,前几个月的成绩简直不能看,烂到极点简直。

众人一听顿时哗然了,“啊?那怎么会免考进去的?”

“就是啊,预备部队不都是要尖子生的吗?”

周围的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希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出玩笑的痕迹。

对此聂然却神秘地勾唇一笑,“首先,你要认识预备部队里面的人,其次,你就可以进去了。”

她这话一出,瞬间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

“走……走后门?!”其中一个士兵很不确定地问道。

“不会吧!”另外一个人下意识地摇头。

那天聂然在山上对付海盗的样子2区的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那样的霸道果决,哪里是走后门那种等级的人可以做到的。

站在对面的吴畅哈哈一笑地道:“然姐和你开玩笑呢,就然姐那本事需要走后门吗?”

“是啊,就凭然姐当初的那一枪,需要走后门?这不是在开玩笑呢嘛!”坐在杨树旁边的刘鸿文搭茬地道。

众人被他们两个人这一说,也觉得聂然开玩笑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殊不知,聂然真的是走后门进去的。

要不是霍珩多管闲事非和李宗勇打好招呼让她进去,预备部队的那仅剩的两个名额里根本不可能会有她的名字出现。

聂然看着他们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索性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反正她在新兵连的那三个月生涯只有方亮和厉川霖以及霍珩三个人最清楚。

这其中的惊险刺激说出来,他们可能更加不会相信吧。

一个新兵做任务,简直天方夜谭。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你们不用来我这儿了。”聂然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打算开始赶人了。

“为什么?”坐在距离聂然最近的小四不由得皱眉问道。

聂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随意地拍了拍裤子上沾的泥,轻松地道:“因为我后天就走了,你们给我一个难得的休息天吧。”

不知不觉中一个月差不多就要过去了,她的时限已经到了。

这几天给他们晚上训练,白天又自己不间断的训练,要不是前段时间在2区的炊事班里养得不错,现在估计早就倒下来了。

既然后天就要走了,那好歹也要在临回预备部队之前也要好好睡个安稳觉补补才行。

小四惊讶中带着疑惑地问道:“你后……后天要走?去哪儿?”

“回预备部队。”聂然坦然地道。

“什么?!”

这下,除了杨树比较淡定之外,众人们在听到这个爆炸消息后又是一惊。

吴畅更是直接从地上噌的一下跳了起来,“你要回去了?就这样直接回去吗?”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那不然呢,我还要带点2区特产回去吗?”

“噗嗤——”

周围人被聂然这番冷笑话给逗乐了,一个个捂着嘴偷笑不已。

吴畅抓耳挠腮地一脸着急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就回去了呢,一点预兆都没有。”

“要什么预兆?难道我回去还要放个鞭炮来个欢送会?”

面对聂然如此浑不在意的样子,吴畅就更着急了,“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啊!是不是!”

说完就戳了戳身边的杨树,心里对于则榆木脑袋真是恨铁不成钢。

聂然人都要跑了,这人怎么从头淡定到尾啊?!

不是喜欢人家嘛!

临走也不抓住机会表示表示?!

聂然看他不停地在示意杨树,嘴角微微一笑,“不突然啊,预备部队走的时候就已经和我说过这件事了。”

“我是说我们得知的太突然了!你怎么不早点说啊。”吴畅指望不到杨树,只能自己替他问了。

谁让他们是兄弟一场呢!

聂然耸了耸肩,无谓地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我留下或者离开和你们又没什么关系。”

吴畅顿时急了,“谁说的,好歹一日为师终生为……”

父字还没从他嘴边溜出去,瞬间急刹车被他重新在舌尖转了个圈又吞了回去。

聂然故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不过白捡个这么大的,也不错。”

顿时,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了起来,这回杨树也微微笑了起来。

他自从那天看到聂然再招收别人进训练场后,他的嘴角就一直没有扬起来过。

“那你真的后天就走了吗?”吴畅很是不甘愿地问道。

聂然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还会回来吗?”吴畅终于替杨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应该不会回来了吧,除非我又不能开枪了,那就只能回来继续给你们看仓库做饭了。”聂然故作轻松地回答道。

吴畅偷瞄了眼身边的杨树,这家伙是真的打算一句话也不说了吗?

“那你岂不是以后都看不到我们了。”

聂然沉吟了片刻,“应该会看到那个被预备部队选中的人,因为他会和我一个班。”

“原来是这样啊!”

那些人听完后一个个都在心里摩拳擦掌了起来,打算等到考核那一天和这群战友们决一死战!

毕竟能和聂然一个班,那这个诱惑还是很大的。

要知道这些天和聂然相处下来,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了进步,聂然那些训练方式对于他们来说真的非常有用,特别是她的格斗训练,好几种方法都是书本上都不曾出现过的。

站在那边的吴畅自认为已经算是替自己兄弟完成了任务,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下来。

那些人又问了聂然一些东西后,很有秩序的将地上的训练器材全部放回了仓库了,然后也就各自散去了。

杨树他们几个还在继续整理训练场,一旁的吴畅看人都差不多走没了,他急忙对着杨树说道:“那个杨树啊,我太累了,你帮我收拾了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正好,我这儿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来帮你好了。”

没有眼力见儿的刘鸿文这时候跑过来想要搭把手,结果被吴畅一掌给拍掉了猪爪子,“要你帮来干什么,去去去!”

刘鸿文捂着自己被拍疼的手背,颇有些哀怨地道:“不是你说的要帮忙收拾吗?”

“你傻呀!”

吴畅不停的将眼睛往杨树和聂然那边瞟去,有努嘴又挤眼的,刘鸿文这才明白过来,“哦哦哦,对对对,我也感觉累了,杨树你就帮帮忙吧。”

话说完后,两个人十分有默契地一溜烟儿地就跑了。

小小的训练场里就剩下聂然和杨树两个人。

聂然皱了皱眉,看了眼迅速溜走的吴畅和刘鸿文两个人,这两个家伙搞什么啊,跑的比兔子还快哪里有累的样子。

“不是说一起去预备部队的吗?”这时候,杨树从远处走了过来,他脸部线条紧绷着,看上去有些沉冷严肃。

他是一早就知道聂然要回预备部队的,但是一直以为是考核结束后两个人一起回去,没想到……

“我不喜欢等人,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接下来该看你自己的了。”聂然整理着自己手边的外套。

杨树又不是还停留在小孩子阶段,需要人站在训练场外替他加油鼓劲。

更何况他就是小孩子,自己也不会站在场外给他加油,又不是自己儿子,干嘛这么费心费力。

杨树盯着她看了几秒,很是认真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去预备部队找你的。”

聂然随意地点头,“嗯。”

然后就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天已经逐渐转热,刚才给他们训练了那么久,身上满是臭汗,黏腻的很,必须洗个澡才行。

“你等我。”

正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杨树地低喊。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等人。”聂然拉开了房门,径直走了进去,丢下一句,“睡了。”直接就将门关上了。

杨树紧紧地盯着那一扇已经合上的木门看了一一会儿,随后猛地转过身,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去了。

此时的天色已经微微有些亮了起来。

聂然睡了大约三个小时候,又照常起床去食堂吃了早饭,然后训练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她让自己解放了一晚,早早的洗了个澡美美地睡上一觉。

一夜安稳过去,第二天一大早聂然背着昨晚就整理好的行李先是去了食堂是了顿早餐,顺便和炊事班的人打了个招呼,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将钥匙物归原主。

王班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又高兴又舍不得,不过最后还是嘱咐她在预备部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身边那几个炊事兵也很是舍不得在旁边叮嘱着,聂然难得有耐心地点头一一应答了下来。

对于炊事班,她还是有些好感的。

听完了那些人所有的叮嘱后,她便想要离开了食堂。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临走前向来不给她好脸色的班长也冷硬着声音给了她一句叮嘱,要她好好在预备部队加油。

聂然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食堂。

在离开2区部队之前,她又随即转道去了一趟聂诚胜的羁押地。

因为今天不仅是她离开的日子,也是聂诚胜出狱的日子。

在门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那扇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聂诚胜浑身狼狈,胡子拉碴的,就连身上那套衣服还是当初她去作战时的那一套,足以可见当时他被抓起来的时候有多么的仓促。

“聂然?”久违的阳光照在脸上,让他不禁眯了眯眼,等好不容易适应了外面的环境后,就发现不远处站着的聂然。

聂然碍于旁边聂诚胜身边有两个士兵在,只能喊一声,“师长好。”

“你……”聂诚胜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守仓库吗?!”

聂诚胜现在对于这个女儿恼怒不已,要不是碍于周围有两个自己的下属在,他早就一耳光扇上去了。

却不想,聂然背着行李,淡然地道:“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你是不是又犯什么事情了!是不是看我被关了这一个多月,你就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聂诚胜愤怒地竖着眉头,大声地呵斥着。

“我要回预备部队了。”

聂然这一句话让刚还想要继续怒骂的聂诚胜瞬间住了嘴,他怔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回预备部队了,今天就走。在临走之前觉得还是见你一面比较好。”聂然站立在他的面前,神色淡淡。

聂诚胜瞬间就像是被猫叼走了舌头一样,瞪圆了眼睛久久不语。

回预备部队?

档案不是已经调入2区了吗?怎么能回去?

聂然看到他那副已经被震惊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心头冷凝出了一个笑。

聂诚胜应该打死都想不到自己还会再回去吧。

估计此时此刻他对当初的那一巴掌悔得已经肠子都青了吧。

“既然已经看到你出来了,那我就走了。”聂然懒得再继续和他站在这里晒太阳,说完就转身打算离开了。

“等一下!”身后的聂诚胜在看到她转身要离开之际,顿时清醒了过来,冲着她大喊了一声。

聂然脚下微顿,接着就看见聂诚胜皱着眉头,满是不悦地走到了她的面前,“你要回预备部队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

聂然唇角的线条没有任何的变化,可话语里怎么听都带着蔑视冷笑的意思,“你属于隔离羁押,当然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件事。”

“说到这件事,你为什么当时不悄悄的处理,还有为什么不把海盗和刘德私下交给我处理!”聂诚胜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语气里的怒火却怎么也压制不下去!

那时候如果聂然稍微脑袋灵光一些,也不至于自己会这样狼狈的就直接给扣押进去了!

“当时所有人都看着,我怎么悄悄处理?我只有把人扣押下来,公然交给预备部队的人,这样才能让他们证明你的清白!如果我私下扣押下来,到时候一旦让预备部队的人发现,你以为你会只是羁押一个多月?”聂然冷冷地睨看了他一眼。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聂诚胜有些怀疑地看着她。

他在羁押室内待了一个多月,他一度觉得这其中有聂然搞鬼的成分居多,说不定借着刘德的事情来报复当时自己打她的那一巴掌。

聂然似有些失望的样子,“算了,反正你从来没把我当女儿看待,再多的解释也无益,你就当我没来过好了。”

就在她转身要跨出去的时候,只听到身后再次传来聂诚胜的冷呵,“站住!”

聂然止步,站立在了那里。

聂诚胜一步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带着怀疑和探究,问道:“他们为什么又要回你了?”

“因为……我能开枪了。”聂然笃定而又冷静地回答。

这一句话让聂诚胜的眼里闪过一瞬的光亮,他满是惊喜地问道:“真的?你能开枪了?”

可相对于聂诚胜的喜悦,聂然倒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我能开枪你那么高兴干什么,你心里不是只有你儿子吗?以后你就好好关心他吧!”

聂诚胜急了,解释道:“不,不是的……”

“不是?轻易地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当众打我一巴掌,驱逐我去后山。”聂然打断了他的话,顿时冷笑了一声,“有时候我真怀疑,我妈是不是给你带了绿帽子,不然同是亲骨肉,为什么会差别那么大?我是一个人,我也有血有肉,我也会伤心难过,我也希望父亲能多疼爱我一些……可是这些,我都没有,都没有!”

聂然像是愤怒到了极点,失控了一样低吼完,径直转身离开。

聂诚胜听到她这些话后,更是心头一震,他从来没见过聂然会有一天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聂然!聂然!”

无论聂诚胜在身后怎么喊,她都没有回头。

聂诚胜看着她快速离去的背影,心里更是悔恨当初那一巴掌。

当然他最主要的后悔还是在于聂然好不容易回去了,却又和自己闹成了这幅样子。

那不就等于又回到了远点了吗!

而故作伤心离开的聂然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脸上原本的愤怒和失望顿时烟消云散。

这次她来的目的不仅仅是看聂诚胜落魄的样子,更多的是要和聂诚胜撕破脸皮,她已经忍耐这个男人忍耐了太久了,接下来她要完全和他脱离关系后,这样才能有名目能够在将来和他站在对立面!

聂诚胜,你等着吧!

让你羁押一个多月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前菜而已,真正的重头戏很快就会来的!

到时候,你就好好享受吧!

聂然嘴角凝出了一抹冷厉的笑意。

抱歉啊各位,今天只有三千字,因为夏夏身体原因,本来都已经让管理员在下面留言请假了,但是到了八九点的时候缓和了一些,就爬上来给你们写点,字数不多但是好在没断更。

明天会在这章里面再补两千的~!

一般情况下能不断更夏夏都会尽量不去断更,如果真没办法断更了,那一定是实在没办法~希望大家能够谅解一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