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女厕里的惊喜(已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背着行李离开2区部队的时候她以为并不会有人来相送,因为还有两天就要考核了,所有人都在拼命的为了拿那仅有的名额。

她拿着早已定好的火车票打算坐车公交车前往火车站,却不想在离开的最后的关键时刻,杨树却匆忙地跑了过来。

“你路上要小心!”他跑的似乎有些急,说话间喘息不已。

“你在训练时间偷跑出来,被抓到会取消考试资格的。”聂然站在那里,眉头紧紧皱起。

“没关系,我马上就回去,教官不会发现的。”粗喘着气的杨树又和聂然说了几句话后,聂然听着他那喋喋不休的叮嘱,很是无奈,催促他赶紧回去。

杨树在临走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唇蠕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转身快步地离开了。

聂然打发了他之后,背着行李就走出了2区部队。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身后的2区部队,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聂诚胜已经彻底一败涂地,再无翻身之地。

最后看了一眼,接着便重新将视线转了回来,笔直地朝着前方走去。

2区部队虽然没有没有预备部队偏远,但也同样在城市的最角落处,兜兜转转了好几个小时的公交车后,她终于到达了火车站。

火车站里头即使已经不是节假日,但人还是特别多,估计是天气转暖,好多小情侣都一对对的坐在那里,似乎是要来个短途旅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愉悦的气息。

聂然坐着的地方身边两排小情侣正不停地秀着恩爱,那几个女的娇滴滴的声音真让人完全受不了,可偏偏身边的男人似乎非常的受用,笑得格外的高兴。

她坐在一边忍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忍下去,她打算去个洗手间后再找个安静点的位置坐着。

然而,正当她进了洗手间时,突然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间,用力一拽,聂然整个人全部跌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聂然下意识地想要握拳击攻击他的腰间,只是当她一个呼吸间,那熟悉的味道钻入她的鼻腔内时,她的手速不自觉地就放慢了。

“怎么不攻击了,我还想试试看你的格斗能力呢。”头顶的男人看到她出手后却又马上收手,不禁调侃地一笑,那轻笑使得胸腔微微的震动。

聂然被迫压靠在他的胸口,听着那震动声中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冷静地问道:“好玩么,霍珩。”

霍珩将她带进了洗手间的最后一个隔间里,两个人躲在那小小的隔间中,他嘴角含着笑,“你接纳我的意见,我很高兴。”

“可我不高兴,你骗我。”聂然推开了他,面无表情地道。

霍珩此时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袖子一丝不苟地扣好,下面穿着铁灰色的西装裤,除了没有坐轮椅之外,一如霍家二少的温润模样,“不算骗吧,我也是过后翻书才知道的,毕竟我在这条道上混多久了,法律条文记错也是很正常的。”

聂然冷笑了一声,这算和她耍赖?

面对她冷峻的眉眼,霍珩最终还是举手投降,“好吧,我承认这事我的错,但是你当时明明知道了,却还是不动手,分明就是赞同我的做法,对不对?”

聂然咬牙切齿地眯着眼眸,没错!她不想背负一条人命,又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可她自己妥协和被霍珩算计妥协完全是两码子事!

聂然磨牙霍霍地盯着他看,刚刚松开的拳头又再次握紧。

霍珩立即眼明手快的伸手将她重新揽入怀中,还不等她出手,就在她耳边低声求饶,“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是能不能打得轻点,外面好像有人进来了,我可不想被当成色狼打出去。”

聂然仔细一听,果然外面有女孩子进来,似乎是在补妆。

她当然不会让霍珩当成色狼打出去,万一惊动了火车站里的人员,到时候他的腿就会被发现。

阿虎已经死了,霍启朗不知道在他身边安插了什么样子的人,万一是霍褚身边的人,他就死定了!

可就这样吃闷亏也不是她的性格,气不过的她最终还是一脚踢向了霍珩的小腿骨。

“唔!”霍珩立即一个闷哼。

以为自己都这样说了,这妮子肯定不会动手了,结果……

好吧,她的确是不动手了,直接改动脚了。

虽然当了这么久的残废,也曾经被试探过,但那时在面对那群人,心里早已有了戒备,可在面对她的时候,并没有。

这一脚踢得十分刁钻,他差点疼得直接跪了下去。

聂然看到他那皱眉痛苦的样子,心情顿时觉得不错。

哼,叫他算计自己!

霍珩看到她嘴角轻扯就知道她是消气了,忍着脚上的痛楚也带着笑意道:“其实让我下跪也不一定非要踹啊,有很多方式我都非常自愿向你下跪的。”

“比如?”聂然双手抱肩地望着他。

“求婚。”

聂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说什么?

求、求婚?

“我踹的是你的脚,不是你的脑。”聂然这时好心地提醒。

霍珩见她她无动于衷的样子后,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失落,但很快就掩饰了下去。

“那我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向你下跪。”

聂然不想再继续和他讨论这个问题,生怕他到时候想出个比求婚更惊悚的,于是马上转移话题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霍珩嘴角微微勾起,“你今天不是要坐火车回去了么,所以就来看你一眼。”

聂然诧异地眉梢轻挑,“你特意从A市跑过来的?”

霍珩笑了笑,“是啊,有没有惊喜?”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深深地、深深地看着聂然。

——对不起,在明知道你想要自由的情况下,我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想要抓住你的心。

“你从哪里得知……”聂然问话问了一半后,忽然停了下来。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当时连聂诚胜这种等级的都能替自己扣押下来,他肯定是早已做好了一些准备的。

“你这样突然跑过来,你就不怕霍启朗发现?”聂然看到他俊朗地笑意后,不禁问道。

现在都已经什么局势了,霍启朗不相信他,霍褚又想要夺了他的权,在这种处于如此下风的情况下他怎么还能这样随心所欲地跑过来,难道就不怕回去之后被人发现什么马脚吗?!

只是对于这个问题,霍珩却完全不足为据,“我今天中午身体不舒服错过了航班,为了能保证交易准时完成,所以只能转道坐火车,他能发现什么?”

“你……”聂然无语凝噎,只是就这么干看着他。

身体不舒服转道坐火车,从他嘴里或许就是这么轻飘的几个字,但要做起来有多难。

先不说他要躲过霍氏的私家医生那一关,就是在这火车站为了能和自己碰上这一面,也要做好几个方案才行。

别的先不提,就他把那个轮椅给藏起来已经是个很大的考验了。

然后变装完毕,在确定不会被那群手下发现的情况下躲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到来。

他做了这么多的准备,结果为的就是在这里看自己一眼。

这……

这样做值得吗?

聂然真的很想问他。

为了自己冒这样大的风险,真是个疯子。

聂然眉头深深蹙着,过了良久,最终那些复杂的情绪到了嘴边也只是一句,“时间快到了,我要走了。”

霍珩似有些不舍,但还是点头地道:“嗯,路上小心。”

聂然趁着洗手间里已经没有人后,拉开了隔间的门走了出去,在走之前她还是没忍住,说道:“你……也是。”

霍珩的眼底当下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那翩然如玉的笑容里透着些许的喜悦,“好!”

她不知道,自己为了她的这一个小小的回应,等了有多久。

久到他几乎已经不再抱有这一丝希望。

霍珩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被门阻挡了视线后,他才回过神。

努力地克制住自己心里的那份喜悦,然后立刻离开了洗手间。

聂然装作刚洗完手的样子回到了候车室,过了没一会儿她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候机室内,只是衣服已经换成了黑色的衬衫,脸上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坐在轮轮椅上,似乎是要上车。

似乎是感觉到了聂然的眼神,霍珩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两个人一个对视后,他就重新收回了视线。

聂然生怕被他身边的几名手下发现,马上将视线转移开来。

刚才只是那么一眼,她就发现霍珩身边的人几乎已经全部被换了,一个个全都是陌生的面孔。

每个人对他都十分的毕恭毕敬,但从感觉上似乎并不是真正的服从。

看来这次阿虎的死让霍启朗对霍珩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了。

突然间,她有些后悔当时的冲动,如果不是自己那一枪,霍珩的处境应该不会这么艰难吧。

就在她思绪万千之际,候车室的广播内传来了列车进站的消息。

聂然倏地清醒了过来,再抬头人群内早已没有了霍珩和他那批手下的踪影了。

随着广播内传来的那一声声的提醒,聂然拿着票子直接上了回预备部队的火车。

相比起上次和汪司铭他们几个人一起鸡飞狗跳地去预备部队,这次她一个人独自坐着火车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现在已是初夏,窗外的树木成荫,大片的绿色让人心头都在不知不觉中感觉平静了起来。

当初坐在火车里的时候,外面的树枝上还挂着些许的积雪,现如今已经一片绿色,盎然生机。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的可真快啊。

聂然闭着眼靠在椅背上,邻座的几对情侣们正叽叽喳喳的嬉笑声以及火车上的叫卖声成了一声声的催眠曲,

大约过了四个小时后,火车上的广播再次播放了起来,聂然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那清明的眼底丝毫不见任何的倦容和睡意。

她重新背起背包快速地下了火车,这次没有人来接她,她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步行半个小时后才到达预备部队的大门口。

此时,太阳朝着西面开始慢慢移动。

在久违了将近三四个月后,她终于还是又回到了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李宗勇已经提前和门岗的哨兵交代过了,她进去的时候只报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直接进去了。

远处的训练场传来教官们一声声的训斥,以及预备部队士兵们的回应声,那种激昂的声音是2区里听不到的。

聂然很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内,她的床铺上干干净净,被子犹如豆腐块一般整齐地放在床头,被单一丝不苟,没有任何褶皱的痕迹,很明显是何佳玉她们整理过的。

她又再次打开了自己的柜子,看到里面被擦得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很,嘴角不禁轻扯了一下。

将行李放进了柜子里后,又将迷彩服穿戴完毕后,她快步下了楼,穿过了宿舍下的一片小树林,她进入了训练场。

看到训练场内六个班的士兵们这正在汗如雨下的卖力训练着,她轻轻地深呼吸了一番,然后跨步走了进去。

整个训练场只有她一个人是从外面走进来的,所以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齐刷刷地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聂然恍若不知的样子,在众人惊悚、错愕、以及六班那些人的喜悦和高兴中一步步地朝着季正虎走了过去。

“报告。”她站定在了季正虎的面前,面色冷淡而又严肃地喊了一声。

只是还没等季正虎开口,站在远处的安远道却丢下了一班的众人们,率先窜了过来,又气又恼地道:“你个丫头还知道回来啊,都多久了!是不是想故意逃掉一天的训练,所以才故意这么晚的?”

他在中午的时候就站在门口等这丫头了,想快一步截住聂然,趁最后这一关头把她给拿下,结果在门口等了两个小时愣是没见她人影。

直到现在,这会儿都快训练结束了才回来,而且还被季正虎给看到了!

这下他的计划全部泡汤了!

安远道的恼怒得到了季正虎一个冷冷的眼神,然后他对着聂然沉声地道:“归队。”

“是!”聂然看也不看安远道,直接进了六班的队伍里。

“不,不是,喂!聂然……”安远道看到自己被忽视,当下就冲着聂然喊,可惜被季正虎一个跨步阻了视线。

“她是我班里的士兵。”

“我知道她是你班里的,但是也不妨碍我和她说几句话吧。”安运道偏了偏头,又看了眼聂然的背影还想要继续张嘴喊人。

结果就又听到季正虎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现在是受训时间。”

“你!”安远道被噎,气得鼻子都歪了,冷哼地丢下了一句,“你等着吧,等这次考核过后,她到底是谁的人还不一定呢。”

说完后,就转身朝着自己班里走去。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在归队的时候忽然发现,六班的人少了很多人,剩下得只有十几个而已。

那十几个人正单腿深蹲着,一个个脸上满是扭曲之色,看得出来他们已经蹲了很久了,但却还是一声不吭,面不线条绷紧着。

这才是预备部队的兵啊。

“然姐!”人群里的何佳玉在看到聂然后,抑制不住的激动让她很是小声地偷偷喊了一句。

“小然然!”就连严怀宇也冲着她龇牙一笑。

另外的几个人,乔维施倩也对她眨了眨眼。

聂然看了看他们,牵了牵嘴角。

刚和安远道说完话的季正虎这时候正转过头来听到这么小小的一声,顿时冷着脸呵斥道:“谁在说话!是不是还想继续蹲下去!”

何佳玉和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垂着头,当下不敢再说了。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说过归队吗?!”季正虎见聂然站在那里没有动,拧着眉严肃地训斥着。

聂然不急不缓地站到了队伍的最末端,缓缓地蹲了下去,将一条腿抬起与地面平行,双手也同样和地面平行,然后持续保持着这一番动作。

季正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次行动鉴于六班整体能力太差,并没有上场,以至于他并没有亲眼看到据说聂然的飒爽英姿。

英姿?

季正虎是知道聂然有些能力的,至少当初在那个泥坑里,她是第一个没有死扛下去的人。

她聪明,很有洞悉力,更有很强大的忍耐力。

那九天的站立让他真是印象深刻!

但是英姿……说真的,他没见过。

他们六班本身就是个特殊的存在,所以他基本上都是训练一些体能,很少训练别的东西。

就连当初的野外生存也是那个新辅导员做的。

以至于后来聂然一回来就提出离开。

这次她再次突然的回来,季正虎觉得或许是个契机,而且他能感觉到聂然这次回来似乎和上一次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六班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在背负着‘特殊’这两个字,所以或许是时候该好好训练训练这群家伙,并且也看看聂然的能力!

今天还是三千,抱歉啊各位!白天的时候还有些不太舒服,所以一直没开电脑,明天早上我会继续补两千进去的~!然后明天的章节应该就正常了~!大家放心叭~

PS:今天二少上线咯~算是给你们哒小小补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