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用美人计?!被人小看了(已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汪司铭这时从一班的队伍中走了过来,对聂然说道:“恭喜你平安归来,虽然这话有些迟。”

前几天他们一班一部分的被人派出去做野外的一些训练,最近两天才回来,一回来又马上投入到了季度考核的训练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和聂然说上话。

可聂然并没有在意他的话,而是皱着眉头问道:“你不是真的要打吧?”

“当然了。”汪司铭站立在她的面前,笑了笑,“我一直都想和你比试一场。”

在那次看到她和陈悦的那一场让人无比震撼的比试后,和她比试的想法就从未断绝过。

只不过后来遇到种种的事情让他并没有如愿。

“我是女兵。”聂然强调着道。

他一个一班的优秀男兵好意思和一个女兵比试?

也不怕被人说胜之不武。

但汪司铭完全没有这种男女意识,笑着道:“可问题是,你不是普通女兵,你比起一般的女兵要厉害很多!”

无论是枪法还是杀人的手法,那经验老道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新兵。

“你们聊完了没?!我让你们训练,不是拉家常!”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安远道立刻站在远处出声打断道。

“不如开始吧。”汪司铭双手握成拳,神色渐渐严肃了起来。

“那我还真是要谢谢汪哥哥的夸奖才行。”聂然嘴角缓缓勾起,冲他灿烂一笑。

那唇边的笑容炫目的让她整个人都娇俏了起来,让人移不开目光。

汪司铭一愣。

而就在他恍惚之际,眼前原本还对他微笑的人倏地闪电般直面朝他扑去。

汪司铭心头暗叫不好,凭着长期训练下来的经验,他下意识的往身侧一避,才勉强躲了过去。

“你偷袭?”

聂然看到他惊愕的神情后,唇角扬起一抹狡黠地笑,“错,这叫兵不厌诈!”

紧接着左手已经扬起朝着汪司铭的头颈处砍去。

汪司铭已经有了一次被偷袭的教训后,顿时反击了回去。

他极快的出手,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往自己身前一拽。

聂然顺势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

汪司铭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就这样扑了过来,刚才那一拽拽得十分用力,以至于聂然撞过来时力道十分之大。

他生怕两个人一起摔下去,条件反射的揽过聂然的腰间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那柔软的身躯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自己皮肤上的温度,不知怎么的,就让汪司铭心头莫名一颤。

“喂!我还有更奸诈的,你要试试吗?”聂然见他又走神,不怀好意地提醒了一声。

汪司铭被她那一声轻笑猛地拉回了思绪,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聂然双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往自己面前一带,右膝以雷霆之势直接顶了上去。

汪司铭感觉自己这下是彻底的完了,他闭眼迎接着身为男人最痛的那一击。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最后的一秒,聂然的膝盖往上移了三公分,直接狠狠地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汪司铭疼得眉头直打结。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你现在就成太监了。”耳边是聂然带着笑意的话语。

汪司铭睁了睁眼,趁着她分心之际,一脚绊住了她的脚跟,将其整个人的力道分散,随即猛地一踢,将她的一只脚被迫离地,身体往下坠去。

“学的不错啊。”聂然看他也会自己这一招借力打力后,扬眉一笑。

但下一秒,她笑容一收,那只凌空的脚直接踩在了汪司铭的腿上,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体后,再次稳稳落地。

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一个扫腿将他放倒。

聂然生怕自己的腿间的力量不够压制他,以防万一直接双腿一跨,坐在了他的腰间,单手直接扣在了汪司铭的喉间。

汪司铭看到她居高临下地坐在自己的身上,眼底波光流转,嘴角噙着的笑容在日光下耀眼的让人眩晕。

心突然砰砰、砰砰的加速了起来,就连浑身的血液都有些发烫发热了起来。

“嘶——”

而众人看着他们的姿势,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要逆天啊!

当着两个教官的面做出这种姿势,这也太牛了吧!

特别是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看到后,直接傻了眼。

“还要打下去吗?”聂然坐在他身上,睥睨众生一般地看着他。

“不……不打了……”汪司铭双手放在身侧,一脸的局促。

聂然轻笑着看向了他。

其实汪司铭的格斗能力不差,不然也不会在失去先机后还能重新将主动权掌握回去。

就在聂然打算松开钳制站起来的时候,就听到安远道从远处走了过来,又气又怒地道:“不算不算,你们六班这是用美人计,瞧瞧我徒弟脸都红了,欺负我徒弟纯情是不是!”

那边的安远道一脸的不服气,反倒是这边的聂然却怡怡然地道:“能从安教官听到一句夸奖,我倒是挺意外的。”

安远道一愣,随后懊悔自己嘴太快,说什么美人计!

这可不就是夸那丫头了嘛!

“反正不算!”安远道嘴硬地否认了刚才的比试。

聂然也不生气,转过头问起了另外一个当事人,“算不算?”

另外一个当事人还沉浸在这一个跨坐中,机械地点了点头,“算。”

“你!臭小子!你也太没骨气了吧!”安远道听到了自家宝贝徒弟的话后,气得鼻子都歪了。

“可我的确是输了。”汪司铭很诚实地回答道。

“你!”安远道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让聂然觉得格外的好玩儿。

“你你你,小然然你赶紧给我站起来!”已经回过神来的严怀宇这时候一个健步冲了过来,直接不由分说的就将聂然从汪司铭的身上拉了起来。

随后严怀宇就将聂然保护在了身后,狠狠地瞪了地上的汪司铭一眼。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聂然就这样被严怀宇像护犊子一样被护在了身后,满是莫名。

一旁的安远道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弟俊脸绯红的样子,越发的不服气了起来。

“那再换一个,换一个女兵和你打!我就不相信女兵还能中你的美……”他说到一半猛地收了声,随后干瘪地吐出了两个字:“计策!”

聂然无谓地耸了耸肩,“随便。”

她只训练体能,至于格斗训练这种东西她并不想太多的和他们一起训练,她的一些手法都是靠杀人所积累出来的,放在训练中并不妥当。

很容易引起伤亡。

所以每次的格斗她并没有全身心的去投入。

聂然的态度让安远道很是懊恼,他冲着一班队伍喊了一声,“芊夜!”

很快,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位身穿迷彩的女兵,她的皮肤有些小麦色,一看就是常年经过风吹日晒才会导致的。

聂然看着她慢慢朝自己走进。

那身上沉冷的气势和李骁倒是很是相似,只是她的冷更加的死寂,就连眼神中都没有任何波动。

“这位我好像没见过啊。”聂然微微一笑地道。

“她上个月才回来的,前面一段时间有事请假了。”安远道很是模糊的一笔带了过去,显然并不想多提及关于她这段日子的去向。

但聂然看得出来,这女兵应该是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吧。

那身上的气味一闻就闻得出来,是刚经历过生死和硝烟的味道。

“点到为止?”芊夜站在聂然的面前,侧了侧头问向了安远道。

聂然兴味地扯出了一抹笑。

点到为止?

这是什么问题,难不成她还想杀自己?

“尽你最大的能力和她比试一场。”安远道得意洋洋地冲着聂然扬了扬下巴。

芊夜的能力他是非常有把握的。

“那就是点到为止。”芊夜面无表情地自动理解了一番,随后朝着聂然走了过去。

她来势迅猛,聂然眉头轻拧,却还是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只要过得去就可以,聂然在心里默默地认为。

但,没想到快步走过来的芊夜一拳直接朝着聂然的门面送了过去,拳风冷厉而又肃杀,一点没有留情。

聂然眼神一凛。

这就是她所谓的点到为止?

聂然偏过头堪堪擦过了那一拳,拳风扬起了她额前的碎发。

此时的芊夜见她躲了过去,瞬间五指成爪直接抓向了她的脸。

靠,居然想让她破相!

这女兵要不要玩儿这么大,她们两个又没仇,有必要毁人脸吗?

聂然脚尖一点,想要往后退去。

却不想芊夜却依旧紧咬着她不放。

聂然见甩不开只能不停地向后躲去,想着浪费点时间打个平手应付了事好了。

可惜,她所想的,并不是别人所想的。

就在她新的一轮躲闪避及时,对方的芊夜似乎是提前发现了,趁着她想要借势一滚之际,一脚直接狠狠地踹向了聂然的左手。

幸亏聂然前段时间训练了自己这具身体的各个部位的灵活度,在她脚风袭来时,刻意在半空中滞留了一秒,卸掉了最猛的力道后,她这才接下了这一脚。

虽已经避开了最猛的力道,但那一脚还是将她踹翻在了地上,连滚了两圈才停下,整条手臂也顿时动弹不了。

“然姐!”

何佳玉看得心头一紧,忍不住惊呼地想要冲过去,却被聂然及时地阻止,“我没事。”

该死的!

比试而已,竟然力道这么猛。

聂然单手捂着自己的肩膀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细碎的刘海下一双眼眸渐渐开始阴鸷了起来。

“安教官的一班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她揉着肩膀,嘴角噙着一抹笑。

站在远处的安远道看不清聂然的神情,以为她真是在夸自己,好不得意地道:“那当然了,她可是我最后的杀手锏!”

聂然上下打量着她,问道:“不知道她是从哪儿被你招过来的?应该不是普通的新兵连吧。”

“你这丫头还挺聪明,芊夜是我在一次黑市拳赛上带回来的。”安远道很是大方地说明了芊夜的来历。

黑市拳赛?

呵,有意思。

聂然揉了一会儿肩膀,觉得缓过来之后,开口对着芊夜说道:“不用点到为止,这样你打不爽,我也同样不爽。”

芊夜神色冰冷,语气里没有一丝波动,“你会被我打死的。”

聂然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酷了起来。

她会被打死?

哈,前世在那么多枪林弹雨里她都没死成,这辈子居然要死在一个打拳的人手里?

这人该不会是觉得自己一味的躲她,是在怕她吧?

她可不太喜欢这种被人小瞧的感觉,特别是在被人踹了一脚之后。

“是吗?要不然我们签个生死状?”聂然玩味儿地笑着,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一边的安远道越听越不对劲,连忙出声阻止道:“喂喂喂,我让你们训练,签了什么生死状!”

芊夜一听到安远道的话,顿时松开了拳头站在了一边。

聂然看到她那架势,浅笑着问道:“你不会真的听他的吧。”

“他是教官,而且你已经输了。”芊夜站立在她的面前,毫无感情地陈述着事实。

“输了?希望下一秒你还能这么自信的拒绝我。”聂然邪肆一笑地挽起了袖子。

众人看到她的动作,都不是特别的明白。

但直到她将袖子挽到手肘时,一块被绑着的铅块赫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原来……原来这些天聂然都是带着这些重量和他们一起训练的?!

众人瞠目地看着那四块极具重量的铅块,再一次震惊了。

就连向来冷漠的季正虎眼眶也瞠了瞠。

本来他还觉得聂然的体能总是太尴尬,即使别的地方或许不错,但是体能训练每次成绩都在班级的中上游,可现在一看,能抗着四块铅块重量还能和严怀宇他们不分上下,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了。

就连刚才和芊夜打斗她还能避闪的那么及时,如果真的卸下铅块去躲避还击,或许现在的赢家应该要换人了。

聂然一边看着她,一边将自己手上和脚上的铅块都解了下来,并且一一地丢在了芊夜的面前。

那砸在地上的沉闷声音一声又一声。

那姿态嚣张而又藐视。

“还打吗?”她扬着笑,一字一句地问。

芊夜的眼眸一黯,身形还没来得及动,就听到安远道一声呵斥,“芊夜!”

“她挑衅我。”芊夜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安远道深深地看了一眼聂然,对着芊夜道:“回来!”

可这回一向听话的芊夜却站在原地,如深潭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聂然。

“我说了,回、来!听不懂吗?!”安远道再一次加重了语气说道。

芊夜身体一震,在看了一眼聂然后,很不甘愿地退了回去。

只是那一眼凌厉的犹如刀子一般,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她撕碎。

然而聂然并不在意,只是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看着她,那嘴角的笑意充斥着一种玩味儿的讥讽。

看来还真是一位听话的好孩子啊。

怪不得安远道这么喜欢。

“都傻站着干什么,继续训练!”安远道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氛围,连忙对着周围停下训练的人怒声喊道。

一旁的汪司铭也走了过来,挡住了聂然的视线,说道:“你居然绑着铅块和我打,不行不行,这样显得我太弱了,我要重新和你比试一番。”

聂然将视线收了回来,抱肩调侃着道:“怎么,还想让我再跨坐一次?我怕你到时候脸红到流鼻血就不太好了。”

果然汪司铭瞬间脸红到脖子,过了许久才说道:“……你,你以后不能这样做了。”

聂然哈哈一笑地道:“喂!汪司铭,你这样可不行啊,以后万一执行任务让你去和女人接触,你这样不就穿帮了。”

汪司铭皱着眉,说道:“我们执行的任务里哪有需要去要和女人接触,那是卧底才会做的事情。”

聂然的笑容微滞,接着轻笑了一声,“是啊,只有卧底才会做这种事情。”

她忘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她和霍珩那么倒霉,需要去做卧底的。

不知道霍珩有没有为了完成任务,得到霍启朗的信任,就牺牲一下自己的身体呢?

应该会牺牲吧?

不然上次自己在那间房间里脱衣服,他也不会看的那么淡定。

不知道他第一次的时候会不会也和汪司铭一样脸红红的呢?

“你在想什么?”站在对面的汪司铭看她神色有些怔愣,不由得出声问道。

“啊?哦,没什么。”聂然回过神后,摇了摇头。

见她突然沉默了下去,汪司铭又再次找话地问道:“你父亲现在还好吗?”

“嗯,还好。”

汪司铭也对此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你应该也落下一桩心事了。”

落下一桩心事?

只要聂诚胜不倒,她这桩心事可永远落不了。

“其实这件事和聂叔叔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不会对聂家有影响的,而已我爸爸也会帮聂叔叔说话的,你放心吧。”

汪司铭这一声劝慰让聂然不禁瞪大了眼睛,“你以前不是看我特别不顺眼吗?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好?你可别忘了,当初你还为聂熠打抱不平呢。”

汪司铭轻咳了一声,“那个……以前和你不熟,所以觉得你那样做太过分了。”

“现在就熟了吗?”聂然歪着头笑问道。

汪司铭脸色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

可聂然却恍若不知,继续道:“汪司铭,其实所有人都可以和我相熟,但你不可以。”

“为什么?”汪司铭不明白地问。

“因为有一天你会因为和我相熟,而左右为难的。”

四千,明早补一千上去~!比昨天有进步,争取明天的一个字都不用再补,啦啦啦了~!~这些天大家都辛苦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