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惺惺相惜,射击挑衅/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医务室里打完了点滴,又观察了两个小时后,李骁就拿了几盒散瘀的药回到了寝室里。

而那时候聂然她们正巧结束了夜训,也随后就回到了寝室里。

古琳一看到李骁躺在床上,不由得担心地问道:“李骁,你还好吗?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回来,你要吃点吗?”

“不用了,谢谢。”即使脸色难看地躺在床上,李骁的声音一如以往的清冷感,让古琳不敢多说什么。

正打算将手里的馒头和菜放在桌上时,却被聂然接了过去。

然后就在她惊讶不已的时候,就看到聂然端着饭菜坐在了李骁的床边,推了她一把,“什么不用,你的医嘱单子上说了,不能空腹吃药,赶紧起来吃东西。”

她话语和动作都不算温柔。

站在旁边的古琳倒还好,反而是坐在自己床位上休息的何佳玉却“嗖”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

因为她可没忘记下午的时候然姐和骁姐两个人不欢而散的场景。

不会打起来吧?

何佳玉在心底默默地想着,脸色很是紧张的看着她们两个人。

“你就不能轻点,我是个病人。”躺在床上的李骁被她这么一推,无奈地睁开了眼睛,拧着眉头虽然有些不悦,但清清冷冷的声音里并没有何佳玉预料中的怒火。

这让何佳玉松了口气。

聂然将东西直接放在了她的床边,和她说道:“你装什么虚弱,快点起来把东西吃了,然后吃药。”

躺在床上李骁眉眼还是那么的冷傲犀利,即使是在受伤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她看了聂然一眼,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白馒头咬了一口。

站在自己床边的何佳玉原本都已经打算冲过去打圆场了,结果看到自家骁姐真的就爬了起来,差点把脚给别了一记。

聂然见她吃了东西后,这才转身往外头走去。

“你干什么去?”李骁看她也不拿洗漱用品就出去,以为她是要找芊夜去,急忙叫住她。

聂然停下脚步,指了指钟表上的时间,“还早,我想再去跑两圈。怎么了,你有问题?”

李骁神情微松了一下,可言语里还是有些怀疑,“不是已经夜训过了吗,你还跑什么。”

“是啊,然姐,咱们不是才训练完吗?”何佳玉也有些不解地问。

聂然倚靠在门框上,无奈地道:“就我那体能,你不会真以为我能过考核这一关吧。”

“你在新兵连的时候体能比我都高,有什么不能过的。”李骁细嚼慢咽地说道。

“什么?然姐居然体能超过骁姐?真的假的?!”

站在那里的何佳玉一听,瞬间惊愕的眼睛都瞪圆了。

但随后一想就觉得不对劲了。

然姐在预备部队每次体能训练不是踩着线及格,就是在冲上游水平,好像没有一次超过骁姐的。

怎么会在新兵连的时候反而超过骁姐了呢?

难道说然姐体能倒退回去了?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地时候,就听到聂然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是为了摆脱你,豁出命才勉强得了这么一次。”

呃……

原来是豁出命才赢了那么一次啊。

嗯,以然姐的爆发力倒也说得通。

何佳玉暗暗地想。

“……反正你别背着我去找芊夜,说好的我来解决她。”李骁大力地咬了一口馒头,用力嚼了几下后,冷声地道。

聂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怕自己私下报仇,把她的份儿给抢了。

顿时,她轻笑出声,“有人想替我出头我还乐得清静的,只要你不后悔就好。”

说完后,她就走出了寝室。

……

李骁在请假了三天后又重新归了队。

除了一天的训练后,到了晚上她就拉着何佳玉在训练场开始了格斗训练,大有等训练好之后要和芊夜决一生死的样子。

而施倩和古琳两个人到了晚上就跟着聂然去跑圈,一呢是想看何佳玉被打成猪头的样子,而呢就顺便再训练一番,好应对季度考核。

每次她们三个人训练完了一段时间后,就会挑选个舒服的地方坐在那里,看李骁和何佳玉两个人的格斗训练。

说是格斗训练,其实就是看何佳玉单方面被李骁打。

以前李骁还会顾及着点,只是指导她几下,并不会来真的。

但现在……

有了一腔怒火的李骁怎么可能还会对何佳玉手下留情。

于是往往就听到训练场上何佳玉那不断地求饶声。

“骁姐啊,我是爱打架没错,但我喜欢打人啊,不喜欢当沙包被打啊。”何佳玉在勉强躲闪了一拳后,连忙往后不断地退去,嘴里连连讨饶地道。

但很可惜,这并没有让李骁萌生出一丝丝的同情,反而冷声地呵斥道:“别废话,继续。”

说着便要直接冲了上去。

“来!咱们打个赌,看接下去那一招何佳玉是接下那一招并且反击呢,还是继续躲下去。”聂然坐在训练场地上,像是看戏似得笑着说道。

“我赌她连躲都躲不了,直接被李骁给秒杀。”作为死党兼闺蜜的施倩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猜……何佳玉可能会躲过去吧。”向来心软善良的古琳勉强还是给了个不算让何佳玉太难看的答案,但她皱巴的小脸和担忧的样子却早已经出卖了她。

聂然笑着看向了训练场里的那两个人。

果然,在下一秒后,李骁以一个过肩摔的姿势直接将何佳玉摔了个狗吃屎,干净利落,完全不拖泥带水。

“起来!”看着地上已经一动不动的何佳玉,李骁站在那里冷厉地说道。

“我猜她在装死。”坐在聂然旁边的施倩用一种不大不小却正好让李骁听到的音量说道。

李骁当下眉头紧了紧,然后快步走了过去,“装死也躲不过去,快点起来。”

原先躺在地上的何佳玉一直一动不动着,直到听到李骁那句话后,彻底装不下去了,直接跳了起来,哇哇乱叫地道:“施倩,你这臭丫头你敢出卖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施倩看着何佳玉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吧看吧,我就知道她是装的。”

打不过就跑的何佳玉就这样在训练场上和李骁玩儿起了捉迷藏,施倩坐在那里笑得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你跑什么,快点回来!”李骁神色不耐地说道。

“不,我不要……”何佳玉被那一记过肩摔摔差点骨架都散了,连连摇头,并且一路朝着聂然跑去,“然姐,然姐!救命啊!”

同样笑得乐不可支的聂然在听到何佳玉的求救后,笑着道:“你不是一直想和你家然姐过过招么,好好加油。”

一旁的施倩也笑着点头,“就是啊,你家骁姐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这么认真仔细提点你的,趁着她最近奋起,你就好好陪着,多学几招,到时候季度考核考个漂亮成绩,这不是很好嘛。”

“好什么好,合着挨打的不是你啊!”何佳玉气愤不已地瞪了她一眼。

“这不是你自己选的么,所以你就受着吧。”施倩说到后面忍不住扑哧一声又笑了起来。

施倩的幸灾乐祸模样让何佳玉后悔不已。

当初李骁要找陪练的时候,自己没事那么自告奋勇的干什么呀!

现在好了,一招没学到不说,还成了骁姐的人肉沙袋,再这样打下去,她非散架不可。

“然姐,然姐,你就帮帮我吧。”何佳玉哭丧着脸哀求地道。

聂然想了想后,憋着笑,很认真地道:“这么好的机会,别错过了,快去吧。”

何佳玉一顿猛摇头,“不不不,这个机会我让你行不行,你们强强联手,打起来才好看啊。”

“还是让你一次打到爽比较好,这样以后也不用一直听你嚷嚷要找人打架了。”说着,聂然就掰开了她抓着自己的手腕,并且将她轻轻往李骁的方向推去。

何佳玉生怕自己再入虎口,为了小命着想,死都不肯撒手,一副要哭的样子,“可是,可是我实在打不动了,我再这样打下去会被骁姐打死的,然姐!”

“然姐的手同样被打了,帮不了你,你自己努力吧。”聂然很没有人性的将她继续往李骁身边推去。

“别啊,然姐!那……那你好歹教我两招挡一下啊,就像上次我和张一艾打的时候那样就好。”何佳玉拼尽最后一丝丝求生的希望说道。

可聂然对此却忍着笑,故作虚弱的样子道:“手痛,没心情。”

“……”瞬间,何佳玉心里的希望火苗呼的一下就吹灭了。

“说完了吗?”李骁在她后面已经听了一段时间了,看着她那副感觉要去死的样子,很是无语。

接着也不等何佳玉求饶,就把她给直接拽走了。

重新回到训练场上的何佳玉在勉强接下几招后,又开始躲避了起来。

“骁姐,你手下留情啊。”

“骁姐,你别这么猛啊。”

“骁姐,我不是芊夜啊,你不能把气出我身上啊。”

“啊啊啊啊——!”

最终那悲惨的声音化为了一声无比愤怒的怨念在训练场回荡起,“该死的芊夜,老娘和你没完!”

“和你没完——!”

“没完——!”

日子就这样水波无痕的一天天的过去,李骁当然不会一直拿何佳玉当沙袋练习,看到她每次那副要慷慨赴死的样子,她也下不去手。

所以后来就变成了每天晚上聂然和她的对打。

这是距离聂然和李骁在那栋老旧的破楼房内打过一次后,第一次的正面对打。

两个人本来就是棋逢对手,又曾经交战过,以至于无论是出拳还是扫腿,好像都提前预知了一样,默契十足。

一场格斗下来,何佳玉她们几个人看的是惊心动魄,聂然和李骁则打的是酣畅淋漓。

如果说前两天她们两个人只是统一战线,那现在这一场格斗让她们多少有些互相欣赏的意味。

“不错啊,有偷偷训练过。”聂然站在原地,笑着道。

“那次居然有人能挡我一招,我当然要好好训练了。”李骁神情冷淡,但嘴角却微不可见地小小勾起。

“那我就放心了,好好替我报仇。”

“一定。”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往寝室里走去。

徒留下何佳玉他们几个人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缓过神来。

……

又过了两个星期,季正虎终于再次将射击训练提上了日程。

何佳玉一如当初那般兴奋和紧张,而严怀宇和马翔两个人也在聂然意料之中的消失了。

在进入射击室后,聂然趁机走到了乔维的身边问道:“他们找了什么借口?”

“昨晚严怀宇泡了一夜的冷水,早上成功发烧并且拉肚子,拖着马翔去了医务室挂水。”乔维笑着陈述了一番。

聂然满是嫌弃地皱了皱鼻子,这是一个有味道的画面。

“他也是挺拼的。”

为了能让马翔不握枪居然不惜把自己搞成那副鬼样子。

真不知道他坚持的那个点在哪里!

乔维笑了笑,并不言语。

正当聂然打算回到自己的射击台前时,训练室外面竟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没一会儿就看到一班的人在安远道的带队下走了进来。

显然安远道也没想到六班的人来这里,走进来的时候分明愣了愣神。

自从那天之后安远道像是刻意避开了芊夜和聂然她们之间的接触,尽量不和一班的训练内容排在一起。

可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就算故意岔开了两个班的训练,但该碰面的时候依然还是会碰面。

何佳玉在看到安远道身边的芊夜后,又想起了自己被当成沙袋的日子,不由得低声拽了拽李骁的衣角,提醒地道:“人来了,骁姐!”

“嗯。”李骁淡淡地扫了一眼后,就把视线重新放回了射击台前。

“不是啊,是芊夜,芊夜来了!”见李骁没反应,何佳玉有些急了,这前两天不是还说要报仇的吗?怎么这会儿人来了,骁姐反而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然姐,骁姐,你们不打算做点什么吗?”何佳玉小声地提醒道。

聂然耸了耸肩,叹息了一声,“我能有什么打算,差点被打成重伤,现在只能等你家骁姐来替我报仇了。”

“……”何佳玉立刻无语了。

真亏她说的出口。

打成重伤?

那这些日子和骁姐在晚上不停比试的人是谁啊!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你可以这么厚脸皮。”正在擦枪的李骁冷声地道。

“这可是第一次有人给我撑腰,我当然要多多享受了。”聂然低头将手中的枪支一点点的拼凑完整。

一旁的施倩这时候将何佳玉给拉到了一边,“行了,你家骁姐又不瞎,不用你在这里嚷嚷。快点练枪吧,不然季度考核射击成绩又要不及格了。”

“我才不会不及格呢,我有然姐教!”何佳玉很自信地说完后,开始组装起了枪支。

而这时候隔壁的一班已经接连响起了一阵开枪的声音。

连续五枪,没有一丝间断,一听就知道应该每一个都正中红心。

果不其然,很快,隔壁的一班就响起了一阵叫好声。

“芊夜好厉害啊。”

“是啊,全部命中红心不说,而且好几个都重复打在同一个弹孔里。”

正在同样擦枪还没来得及训练的张一艾她们一看到后,纷纷夸赞起了芊夜。

就连安远道看到这个成绩,也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赞扬。

“看到没,人家给你下战书了。”聂然凑到李骁的身边,嘴角轻扬地说道。

“她是在给你下战书。”李骁神情淡淡地将枪支一点点的组装完毕。

经历了那次的海盗任务后,现在一班有谁不知道聂然的枪法好,那个芊夜一上来就连开五枪,摆明了就是在挑衅聂然。

聂然不以为意地道:“现在不是你给我撑腰么,你来吧。”

“你现在是赖上我了吗?”李骁侧目,斜看了她一眼。

“是你自己主动说要替我报仇的。”

李骁冷声地托举着枪支,瞄准了靶子,说道:“我只是说帮你还那一脚,其他的你自己来。”

聂然立即嘟囔了一句,“……小气!”

“砰——”

又是一枪枪声响起。

紧接着就爆发出张一艾夸张到了极致的赞叹,“哇!芊夜你枪法好准啊,当初你要是和我们一起去打海盗,哪里轮得到某些人去所谓的救人,出风头。”

说着还似是而非地朝着六班看了一眼。

何佳玉本来还站在那里围观,结果一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就火了。

“我靠,张一艾那家伙是找死吗?!现在有人撑腰了,就敢讽刺然姐!我他妈非要撕了她的嘴不可!”

话才说完,就放下枪打算冲过去了

眼疾手快的施倩一把拽住了她,低声地道:“你冷静点,聂然都没说话,你这么急吼吼地冲上去干什么!万一季教官给你处分怎么办!”

“可是她竟然敢说然姐是去出风头!妈的,那是出风头吗?!”被压制的何佳玉心里极度的不爽快。

那时候张一艾没去执行任务,根本不知道情况。

但是她去了,所以她很清楚!

然姐当时站在一群海盗中间,用枪抵着那海盗老大的头,就一个人啊,单枪匹马的上去,她光是站在下面看都看得心惊肉跳,更别提站在那里了。

可现在张一艾居然说什么出风头,她简直撕了张一艾的心都有。

李骁此时也神色阴沉了下来,但比起何佳玉好上一些,她站在聂然的身边冷冷地道:“你说我小气,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大气的。”

聂然缓缓勾起了一抹冷笑,举起枪对着枪靶就是一枪。

“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