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气死人不偿命!(已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那一声的枪响,子弹极快的从弹膛内飞射而出,然后“噗”的一声,笔直的射入了枪靶上。

李骁看着那枪靶上的那小小弹孔,眉头立刻竖起,压低的声音透着一丝诧异,“你搞什么!”

就连一旁的何佳玉在看到那个弹孔也傻了眼了,“然姐,你……是不是没准备好啊?”

她们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聂然所打出去的子弹不仅没有正中红心,甚至离十环还差了十万八千里,打在了靶子的最外的边缘处,几乎就要脱靶了。

而同样被这声枪响所吸引的其他人在看到那颗子弹所击中的地方后,都愣住了。

觉得这样的成绩根本不可能是聂然所打出来的。

毕竟他们在场的这群人都在海岛上是亲眼见过聂然的枪法,那么远距离都能准确无误的将目标射中,怎么可能在区区三百米的距离内差点脱靶呢?

这根本就不可能才对!

安远道第一个就不相信!

他盯着聂然的侧面,眉头深深皱起。

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鬼!

就在众人皆为震惊的时候,一个低低地噗嗤声从人群里响起。

发出这个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张一艾。

“哈哈!我就说嘛,哪里那么神乎其神啊,都是骗人的。”她的话语中充满了不屑和冷嘲。

自从那次执行任务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听到别人说六班的聂然的枪法是如何的厉害,一旦招收进一班一定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劲敌。

起先张一艾还有些担忧,可后来听得次数多了,加上那些人说得实在是夸的有些太厉害,反而有了些许的怀疑。

现在这一枪正好证实了她心里的怀疑。

什么神枪手,什么枪法精准,什么能力不错,都是骗人的!

她最多就是一个打架的暴力狂!

其他的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相同的,除了张一艾之外,站在射击台前的芊夜在看到了聂然的射击成绩后,不惊波澜的眼底快速地一抹类似于轻蔑的情绪。

她不打算再继续浪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重新举起枪,手刚搭在扳机上,就再一次听到了“砰——”的一声枪响。

这是聂然开的第二枪。

被打断了的芊夜鬼使神差般的再次转过头轻扫了一眼枪靶上的第二个子弹痕迹。

比起刚才第一枪算是进步了不少,但依然离红心相差甚远。

芊夜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那个叫聂然的根本不值得一提,可偏偏自己总是要去关注她。

听到别人说她枪法好,也得知季正虎今天下午要训练六班的射击,所以特意今天和安远道提了提自己最近手生,让他下午能给一两个小时训练一下。

结果费了这么多心思,以为会是个对手,谁料原来是个废物。

当初她怎么会因为聂然那一个挑衅的动作,就感觉到了一种同类的气息。

同类?

呵,那种人怎么配和自己成为一类。

站在聂然身边的何佳玉看到自家然姐第二枪的成绩后,神色越发的焦急了起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怎么会这样?!

然姐的枪法不可能是这样才对!

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一定是!

可偏偏聂然的反应却很是平淡,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枪靶上的弹孔,甚至嘴角含着一缕兴味地笑。

“然姐!”何佳玉有些着急地低低地喊了一声,可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些什么,却忽然被李骁给阻止了下来。

李骁站在她的身边,目光落在了枪靶上的那两个点之间。

此时,聂然再次重新抬手,手中的枪支对准了枪靶,然后准确无误地扣下了扳机。

“砰——”

“砰——”

“砰——”

这次,她一连三下不间断地扣动了扳机,子弹“咻咻咻”的从弹膛内发射了出去。

只看到枪靶上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个个子弹的孔洞。

五发子弹全部发射完毕后,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中的枪支。

李骁看向那几个孔洞,紧抿的唇角顿时松懈了一下。

“刚刚及格。”她一贯清冷的声音里难得透露出了些许的轻松感。

“然姐,你……”一旁的何佳玉在看到枪靶上的弹孔后,再次华丽丽地傻了眼。

虽然是及格,但问题是……

五发子弹连成一线在同一水平线上整齐笔直的排列着,无论高度还是间隔完全相同,不差丝毫。

在场的人被她的射击成绩给震撼到了,愣在那里呆滞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

众人先是看了看聂然的枪靶,又再看了看芊夜枪靶上集中却凌乱的弹孔。

谁高谁低,立刻见了分晓。

即使芊夜的成绩远超聂然,但在场的人都明白,要想做到间隔和高度完全相同,而且最重要的是聂然后面三连还是无间断的发射,那不仅需要极高的计算能力,还要精准的射击能力才能做到的。

这一局摆明了聂然胜!

芊夜看着那一条直线,眼底似有什么在沉淀,却又在极力的波动。

“不错啊,间隔距离几乎相同,枪法不错。”就在大家都被那一条直线的弹孔所震撼时,二班的教官陈军却在此时出现了。

沉浸在那条直线里的安远道被这道声音给拉回了思绪,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陈军,拧着眉头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今天二班好像没有射击训练吧?!

陈军站在他的身侧,扬了扬下巴示意着聂然的方向,“你一直和我说她厉害,所以我特意来看看,没想到的确优秀。”

安远道听到他话语中的夸赞后,立刻心生警惕了起来,“喂喂喂,她是我看中的人,你别想抢!”

要知道陈军他们班级是专门培养各种狙击手的,他能丢下自己的班级专门跑过来看聂然射击,分明就是有想抢人的意思。

陈军耸肩地道:“问题是人家前几天不是说不进一班吗?”

那一脸‘我不打无把握之仗’的神情让安远道听得牙痒痒。

“我要她进,她就必须进!你就死心吧!”

安远道恨恨地说完后,就听到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你也死心吧!她是我的兵!”

安远道转头一看,季正虎正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紧接着就朝着聂然的方向走了过去,并且朝着聂然冷声了吼了一声,“聂然!”

“到!”聂然马上停下了装子弹的动作,双手紧贴在两侧,大声地回道。

季正虎指着枪靶上的弹孔,冷冷地训斥道:“你打的是什么东西!再不给我好好训练,就给我去罚跑!”

周围的几个六班的人在听到季正虎的呵斥后都默默的在心里为聂然捏上一把冷汗。

谁料聂然却很是冷静而又淡定地回答道:“报告教官,我的手在上一次的格斗训练中受了伤,到现在还没恢复,所以才会水准失常,我也不想这样的!”

什么叫睁眼说瞎话。

这就是!

“……”季正虎简直没办法再继续开口训斥。

谁让人家有理由呢!

站在远处的安远道看见季正虎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看那臭丫头,就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太好玩儿了!”

陈军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以后她如果进一班也会这样气你,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安远道的笑容瞬间凝固,然后垮了下来。

“所以还是让她来气我吧,我气度大,没事儿。”陈军适时在后面补了一句,顿时让安远道气得跳脚。

“你想得美!”

这边的两个教官为了聂然争夺不休,那边被季正虎训斥完后的聂然站在了射击台前,又重新将五发子弹一颗一颗地装入了枪膛内。

“然姐,你好牛啊。”站在旁边的何佳玉满是崇拜地看着聂然。

聂然装好了子弹,将弹夹重新放入了枪内后,才说道:“我这成绩刚到及格线,牛什么。”

“就是及格才气人”李骁同样装好了子弹后,用眼神示意道:“你真应该现在看看芊夜那张脸。”

聂然挑了挑眉梢,咧嘴一笑,“算了吧,太可怕的话我晚上会做恶梦的。”

“噗嗤——”何佳玉当下就笑出了声音来。

她就知道自家然姐不可能会被那个叫什么芊夜的给比下去。

活该那个芊夜被气着,最好直接给气死!

何佳玉抱着这样的心态高高兴兴地就跑去自己的射击台前开始训练了起来。

聂然和李骁两个人正好是邻桌,她趁着季正虎没注意,压低了声音地对着李骁问道:“话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替我报仇啊?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身侧的李骁一连五发子弹“砰砰砰”地全部发射完毕后,才淡淡地道:“你把人气成这样,我已经不敢给你报仇了。”

聂然原本还在看她的训练成绩,结果一听到她的话后,顿时拧起了眉头,不爽地道:“喂!李骁,你别告诉我你反悔了?!”

“上次你不过是小小的挑衅,我就被她踹吐血,现在你当众打脸,我怕以后每年清明你在墓前看我。”

听到李骁这番话,聂然轻笑了起来,“得了吧,这次你不把她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我跟你姓。”

“李然?真难听。”

“喂!”

两个人气氛融洽地聊了几句后,再次重新投入到了射击训练之中,完全将芊夜抛之于脑后。

三个小时的训练彻底结束后,季正虎这才就地解散放他们去休息。

李骁和聂然两个人正聊着射击时关于卧姿、蹲姿、立姿时的那些射击的技巧,以及在遇到固定靶和移动靶时的那些方式和方法。

就在此时,芊夜从一班的人群里径直走到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前,神色沉冷地道:“比一场吧。”

“比一场?我一个六班的人哪有什么资格和你比啊,不过是给你这种优秀生当衬托的而已。”聂然笑着指了指身边的李骁,“喏,这位马上要进一班了,又和你有点牵扯,不如你们来一场啊。”

可芊夜压根没有看李骁一眼,在她的认知里,李骁已经输了,那就不需要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

她眉头紧锁地盯着聂然道:“你别太自负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却又不始终正面回应,这让她很是不悦。

“是你别太嚣张了才对。”身边的李骁这时突然开了口,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之色。

芊夜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语气冷而淡地道:“我说过,你随时可以打回来,我绝不还手。”

骄傲如李骁这种人哪里受过这样施舍的语气,她眼底骤然一片寒冷席卷而来,语气直降到了零度一下。

“那样我怕打死你。”

芊夜怔愣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原本的神情,“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我随时奉陪。”说完后,她又看了一眼聂然,转身离开了。

“我以前以为你已经是够冷傲了,没想到这位比你还傲气。”聂然盯着芊夜的背影,嘴里啧啧地道。

心情极度不爽的李骁眸色寒厉地道:“那有什么,我以前以为你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这位比你还奇葩。”

聂然乍一听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歪着头,问:“……你确定这是在夸我?”

“嗯。”李骁点头。

“……”

当天晚上原本可以和李骁切磋一个小时的何佳玉在因为李骁的负能量之下被连续受到暴击半个小时后就彻底无法爬起来了。

“然姐,快来救我!”趴在地上的何佳玉冲着训练场上的聂然凄厉的求救。

听到呼救的聂然正巧此时刚体能训练结束,她慢慢地走过来,踢了踢脚边快要基本断气的何佳玉,以旁观者的口吻评价道:“不错啊,还能抗半小时,有进步。”

“快要死了。”何佳玉躺在地上,不断粗喘着气息说道。

“行了,你们回去吧,接下来的我来好了。”聂然看她那身上脏兮兮的惨样,最终还是替何佳玉解了围。

“呜呜呜……太好了,然姐,我爱你!”当下,何佳玉就感激涕零地被施倩古琳两个人拖出了训练场。

训练场上瞬间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我发现芊夜好像把你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调动起来了。”聂然走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向来冷淡的气息中带着一丝阴沉。

李骁冷冷的一个眼神飞射而来,“被这样无视,如果是你,你能忍得下去吗?”

聂然耸了耸肩,并不回答。

当然能忍得下去。

一个人的情绪调动必须由自己掌握,收放自如才行。

否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情绪的丝毫波动都会影响任务的执行。

这点她可是专门受过训练的。

所以在被芊夜踹了一脚后,又被如此接二连三的挑衅下依旧能够淡定从容。

那不是芊夜所谓的自负,也不是蔑视,而是对于自己情绪的把控。

当然,她也理解李骁的不爽。

毕竟当时格斗训练的时候,李骁是以战友互相切磋而手下留情,但结果却反而被人认为是无能、软弱,甚至最后还用一种施舍的语气和她说话。

向来傲气的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这简直就是在对她的侮辱!

“你打算怎么做,练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让回报她一下了吧。”聂然靠在杠杆上,姿态懒散地问道。

“她不是随时奉陪么,这次考核我就让她好好奉陪一次。”

聂然坐在一边,笑着道:“好浓重的杀气,看来这次我有好戏看咯。”

“你真的就甘心做一个旁观者?”李骁侧目看了眼身边的人。

“这不是已经答应你了么,既然承诺了,只能遵守啊。”

李骁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你重诺这一点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的性格绝对不会忍得下那一脚,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么懂我?”聂笑笑嘻嘻地回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什么都不做就是我要做的。”

李骁先是一愣,望着她嘴角冷冷扬起的笑,便明白了她的意图,“你在折磨她。”

聂然故作惊讶地笑了起来,“脑袋转很快啊。”

没错,她就是要折磨芊夜!

芊夜想要和她比一场来借此得到一个结果,但聂然偏偏不如她的意!

当初既然选择听安远道的话,那么就要有忍下这份挑衅。

“你真狠。”李骁清冷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

无视她,让她的情绪逐渐失控。

这比打败她更狠。

这是无声的压制。

也是彻底的碾压。

聂然笑着站立在了哪里,狡黠地冲她眨了眨眼,“所以啊,现在是不是特别庆幸,没有和我成为敌人?”

“好像是应该庆幸的。”李骁神情微松,“毕竟你的那些手段我真的不太会。”

李骁在这一点上真觉得自愧不如。

她一想起当时在海岛上聂然对于那些海盗做的那些逼供手段,只觉得让她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那么残忍而又致命的手段。

李骁不禁侧目看了一眼身边的聂然,心里满是不解和疑惑。

到底是出自什么样环境的人,才会想到这些东西?

她觉得聂然身上有很多自己不理解,不明白的地方。

明明是和自己一样进入部队的新兵,为什么她的手法如此的老练,甚至可以说是熟稔。

一整天都被装修的吵到疯,明天给大家再补一千字进去叭~最近补的次数好多,蠢夏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的赶脚,抱歉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