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考核比赛,晕倒了?!(已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时间的临近,聂然的体能训练越发的密集了起来。

除了和李骁之间的格斗训练外,她又加长了晚上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

虽然没有在2区部队那样20小时的连续不间断训练,但是在季正虎高强度训练下,以及她在自己身上所逐渐增加的铅块下,她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力量开始渐渐有力了起来。

其实当初一开始和李骁的格斗训练的时候,别看她们两个人打得酣畅淋漓,让人有种高手过招的感觉,但其中真实的感受只有聂然自己知道。

一场比试下来,明明两个人打平,可李骁的呼吸节奏几乎没有被打乱,而自己呼吸节奏却明显加快不说,气息也非常的不稳定,四肢的重量感觉成倍的增加,完全提不起来,体能完全消耗殆尽。

要不是她的格斗技术不错,每次都能以最小的动作化解了李骁的攻击,不然的话别说一场了,只是半场比试估计她就体能不支的被李骁给打趴了。

那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果然最擅长的还是杀人。

一针见血,一招毙命。

像那种消耗体力的格斗比试真的一点都不适合她。

不过好在这两个月的没日没夜的练习下,总算得到了一点回报,至少现在和李骁一场比试结束后,她还能保留三分之一的体能。

这正好说明她的体能在不断的提升。

而且她相信,自己的体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越来越完善,直到前世的巅峰状态。

就这样又连续不间断的训练了一个星期后,终于迎来了她在预备部队的第一次考核。

季度考核!

上午的基础训练结束后,所有人都趁着午休时间给自己加了个餐,希望这样能在下午的考核中考出一个较好的成绩。

而聂然则找了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了一番,她觉得就算这一个小时内把所有的训练都轮番练上一遍也不可能会什么太大的效果。

说不定因为训练太猛,肌肉负荷不了,反而在考试的时候无法考出正常的水平。

何佳玉她们几个也同样觉得就靠这一个小时并没有太大的用处,更何况这次有聂然晚上的夜训和射击指点,以及李骁的格斗训练指导,所以这次她们的信心比以往每一次都来的足。

这也是她们敢一个个都都坐在树荫下午休的原因。

已经是初夏的天,太阳照在人身上,早已不是春末时分的暖和感,而是热得有些晒人。

于是当芊夜进入训练场的时候,就看到所有班级的人都站在训练场上不停地训练着,唯独聂然她们几个人坐在树荫底下乘着凉,好不自在。

她脚下的步子一顿,紧接着走到了聂然的面前。

被挡了眼前风景的聂然眉头轻拧了拧,然后将视线放在芊夜的身上。

聂然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静静地等着她的下文。

“就以这次的格斗考核作为我偿还你的机会。”忽然之间,芊夜扭过头,将目光放在了李骁的身上。

李骁眸光闪过一道厉色,冷声地问道:“偿还?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需要你的偿还。不要把别人对你的手下留情,当成你自以为是的资本。”

手下留情?

这四个字让芊夜的眼底有什么闪过,本就寒凉的声音更是冷上了几分,“那你想怎么样?”

李骁从地上站了起来,径直看着训练场内的人群,说道:“就以这次季度考核内容,好好奉陪一次吧!”

“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两个人同时一个侧目,眼神瞬间对撞,一个清冷,一个沉冷,两股寒意各自从她们自身蔓延开来,并且互不相让。

顿时,周围的温度骤降到了零度。

何佳玉她们几个人坐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是一班的领头人物,一个是马上要进一班的优秀士兵,都是不好惹的。

一招不慎,很有可能就被无辜卷入了。

只有聂然不动神色的看着她们两个人火药味十足的对峙,神色淡淡,似乎并没有被她们所影响。

“那你呢,那一脚不想还给我了吗?”芊夜倏地收回了身上的寒芒,望向了坐在那里的聂然。

她这句话说得极具挑衅意味。

比起以往的那些挑衅来说,这次已经是摆在明面上了。

可聂然却无谓地耸了耸肩,“反正李骁会替我还的,我干嘛还费这个力。”

“这算什么,是觉得我不配和你打,所以找个小兵打发我,还是你根本打不过我,所以只会玩儿花样?”芊夜面色阴沉地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质问道。

对于聂然始终不愿意出手,这让芊夜的心里非常的愤怒。

被破坏了看景致的聂然无奈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沾染在衣服上的泥土,接着微微一笑地道:“是啊,她是我的小兵,所以打败她,再来找我吧。虽然我觉得,你并不会有这个机会。”

“你!”

她没想到聂然竟然真的如此嚣张!

她的小兵?

那也就是说,她芊夜的确是不配和她打了?!

嚣张!

自负!

狂妄!

简直到了极点!

芊夜放在身侧的拳头倏地握紧,刚想要上前,结果就听到身后一个一班的士兵喊道:“芊夜,安教官有事找你,让你马上去一趟办公室。”

她的身形滞了滞,停顿了三秒才头也不回地开口道:“好,我马上去。”

得到了回答后,那个士兵立刻就走了。

芊夜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聂然勾唇浅笑的样子,她努力的将情绪沉淀下来。

再开口已经又是那个没有情绪波动的芊夜。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的小兵有多厉害。”

在临走之前她对着李骁简单地说了一句,“下午考核的时候见。”

接着便转身离开了。

“你觉得她还会出现吗?”聂然看她快步离去的背影,似笑非笑地给了李骁一个眼神。

李骁对于聂然这种意味深长的神情先是一愣,眉头微微皱起,“你什么意思?”

“当初我也是这样被喊去办公室的。”聂然笑了笑,很是高深地说道。

李骁眼眶微瞠了一下,顿时明白了聂然的意思。

安远道找芊夜所谓的有事,难道是和那时候的聂然一样,去任务执行?!

李骁细想了一想之后,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

芊夜的身份本就不同于一班其他的士兵的存在,当初聂然作为新兵都可以去做事,更别提一班的芊夜了!

她看着即将消失在拐角处的芊夜,眉眼之间一片冰冷,“无论她出现不出现,这笔账我总是要加倍讨回来的!”

“我的小兵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啊。”

聂然冲她笑嘻嘻的打趣,结果被李骁甩了个冷眼,直接就走了。

被冷遇了的聂然撇了撇嘴,对着一旁的何佳玉说道:“你家骁姐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然后重新坐在了阴凉的树荫下继续午休了起来。

而旁边的何佳玉她们三个完全不懂内幕的人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聂然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知道李骁在走之前好像是生聂然的气了。

……

一个半小时的午休很快就过去了。

所有人在各自教官的安排下全部进入了预备部队的后山,准备第一场五公里越野的考核。

在那里地势开阔,但路面难行,非常的考验人。

“接下来是每个季度的例行考核,先是五公里负重越野,在二十分钟之内必须完成。”第一场考核安远道和陈军两个人站在山脚吹哨,其余几个班的教官分别在半山腰和山顶各自等候着。

所有人一字排开全部腰杆笔直地站在山脚下。

就在安远道准备吹哨开始正式考核时,忽然一道声音穿插了进来,“报告。”

聂然随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去,只见严怀宇他们三个人从后面跑了过来。

值得注意的是,严怀宇的脸色非常十分的不好看,就连嘴唇都毫无血色。

不是就拉肚子挂水吗?

这两个多星期她一直关注自己的体能训练以及芊夜的问题,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严怀宇他们几个。

没想到就小半个月没注意他们几个,严怀宇的面色就变得这儿的难看。

甚至步子都有些发飘。

这几个人到底干了什么!

安远道拧紧着眉头,显然对于他们的迟到很是不满,但又看到严怀宇那病容后,最终也只是说了一句,“归队!”

“所有人预备——”

跑字还没从安远道的嘴里吐出来,下一秒就听到芊夜沉冷的一声,“报告!”

安远道在看到她的时候,一口气吞了回去,马上呛到了自己。

他一边咳嗽一边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考核。”她站在了人群外头,对着安远道说道。

“你考核?我在办公室里和你说的话,你没听到吗?!”鉴于那么多人在场,安远道只能很是含蓄地提醒着她。

“考完再说,不会耽误太久的。”

看到芊夜的坚持,安远道对此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了,只能让她归队。

聂然见她回到队伍里头后,小声地对着旁边的李骁说道:“看来,这次你要好好加油才行。”

“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哔——”

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众人们一个个都往前面快速冲去。

这个场景就如同半年前在新兵连的考核一样,同样在后山,同样是负重考核,就连被超过时那一道道的黑影从眼角闪过都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没有淘汰机制以及多出来的时间规定。

不愧是预备部队的兵,和在新兵连的感觉完全不一定。

他们的速度极快,耐力也非常好,不会跑到半山腰就会一下子垮下来,他们所有人都保持着自身的节奏在跑。

聂然看着李骁和芊夜两个人不相上下的跑步速度,不禁感叹一声,体能好就是任性啊。

然后继续保持着匀速朝着前面不断的前进。

倒不是她不想冲到最前面,实在是她也就训练了两个月,要想体能超过一班那些训练了一年多将近两年的人那几乎是在痴人说梦话了,所以她只求自己在中上游就可以了。

越跑到半山腰,那些快速从眼角闪过的黑影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所有人都速度都几乎保持持平。

聂然一边跑一边有规律的喘息,以此来调整自己的节奏。

就在这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不远处身后的严怀宇正努力地向前跑着。

聂然看着他额头在不停地冒着虚汗,脸色白的几乎就像是白纸似得,乔维和马翔两个人跟在他的身边,面色担忧到了极点。

“你没事吧?”聂然一边跑一边挪到了严怀宇的身边,问道。

“没,没事……”严怀宇低垂着头,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后继续道:“别……别管我了,你快跑吧。”

“放心吧聂然,有我们看着他,你还是专心参加考核吧。”跑在身侧的乔维提醒地道。

聂然看了看自己身边几个快要反超自己的人,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放慢速度下来,于是点头道:“也好,那你们自己注意一点。”

说着就加快速度往前面跑去。

一直停留在不远处观察他们这边情况的何佳玉在看见聂然冲上来后,急忙叫住她,问道:“然姐,严怀宇那家伙怎么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对啊。”

聂然看她眉头拧成了个川字,很是担心的样子,不由得说说道:“你这么担心人家,不如自己亲自去问来的有诚意啊。”

“我才不担心呢,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啊。”被戳穿的何佳玉嘴硬地说完后,就加把劲儿往前冲去。

聂然看着她口是心非的小模样,嘴角的笑意刚染上些许,却倏地听到乔维一声低喊:“严怀宇!”

聂然脚下的步子一停,就连刚发力想要往前冲的何佳玉也猛地扭过头朝严怀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严怀宇紧闭着眼睛倒在地上。

何佳玉下意识地就冲了过去,蹲在那里不停地拍打着严怀宇的脸,并且呼喊着,“喂,严怀宇!你醒醒!你快醒醒!”

“怎么回事?!”聂然神色一沉,同样跑了过去。

“没事,我带他去医务室,你们继续考核。”乔维看他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后,将他的一只手绕过了自己的肩膀,一只手穿过他的腰间,将他整个人都固定好。

随即扛着他快步下了山。

何佳玉面色焦急地站在原地,望着严怀宇的背影,急得双手都绞在了一起,“严怀宇怎么会突然晕倒呢,他不会有事吧?”

聂然摇了摇头,“不会,应该只是体内缺少水分,加上流汗过多,导致的中暑吧。”

她到底不是专业的医生,无法给出最为直接的判断,只能根据他们给予的一些反馈做一系列的联想,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候,李骁的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聂然在那一瞬还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等转过头一看,还真是李骁又给折返了回来!

居然在临近山顶后又返回?

她是疯了吗!

“你跑回来干什么?!”聂然皱着眉头质问道。

她是忘记了自己和芊夜还有比赛在身上吗?!

怎么能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放弃了!

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和汗水为的就是和芊夜一决胜负,现在说返回就返回,到底在搞什么!

李骁对此却很是淡然,“我听到何佳玉说什么醒醒,所以不放心,就回来看一眼。”

聂然一听,顿时没了脾气。

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李骁可是有着大家长的风范。

“严怀宇晕倒而已,已经送下山了。你快点继续去比,不然就追不上了!”聂然催促地道。

李骁看了看山顶,摇了摇头,“不用了。”

聂然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的确是不用了,因为芊夜此时此刻已经冲向了山顶。

李骁这会儿就是装个火箭在身上也追不上去了。

这局已经输掉的李骁和聂然两个人并肩一起冲向了山顶。

幸运的是她们两个在被严怀宇耽误了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后,跑出来的成绩依然不错。

两个人跑完之后,站在一边休息时,早已在山顶休息了十分钟的芊夜踱步而来。

她站定在了李骁的面前,不带任何情绪波动地告知道:“这一局你输了。”

李骁抬头,清冷地嗯了一声,“我知道。”

“不是的,骁姐是听到有人晕倒后返回的,她本来不会输的……”刚走过来的何佳玉在听到芊夜的话后,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但李骁却阻断了她还想要解释的话,声音淡然地道:“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任何理由。”

“那么,下一场见。”芊夜面无表情地丢下了这句话后,就离开了。

“骁姐,你怎么能就这样认输了呢!如果不是严怀宇那个意外,你根本不会输给她!”何佳玉简直要被自家骁姐的死脑筋给打败了。

哪有人连解释一句都不解释,就这样认输的。

“不管过程中有什么意外,只要结果我没有超过她,我就是输。”李骁对于自己的输赢十分的坦然,“解释只会更加让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何佳玉这下彻底没了话。

“那你后悔吗?”聂然倚靠在树边休息,悠悠地问了一句。

李骁找了块干净石头坐了下来,摇头道:“不后悔,比赛输了还能再比,但人要是没了,就真的没了。”

“其实后面那么多人,你真的没必要折返回来。”

就不提她自己和乔维好了,其他士兵在看到有人晕倒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出手相救的。

李骁这样做其实真的算不上明智的方法。

人没救到,还丢掉了第一局的胜利。

可显然李骁并不赞同聂然的话,“我明明听到了何佳玉的呼叫,你让我装作没听到,就算跑完了全程得到了第一,但我放弃了自己的战友,这个第一也变得毫无意义。”

“……你还真是一个战友至上的人。”聂然轻笑了一声,最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在这点上她们两个到底还是不同的。

还会补一千,你们明早可以看!蠢夏今天有事一天没在家,晚上简直手速蹭蹭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