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打败了她,下一个就是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所有人全部跑完了全程站在山顶休息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的其他班级人员正小声的议论着关于严怀宇半路晕倒的事情。

“听后面的人说,刚才六班的人的严怀宇在考核的时候当场晕倒了。”一个一班的人低声地说道。

“啊?怎么突然晕倒了?”

他们一班的人向来是跑在最前面的,所以后面的事情不清楚也是情有可原的。

“晕倒?不是吧,好端端的怎么晕倒了。”在听到窃窃私语后,立刻有一个人拔高了声音问道。

那语气中不像刚才其他人那样平淡,反而带着些许的紧张和担忧感。

担忧吗?

这让聂然很是好奇,现在的一班还会有谁去担心严怀宇呢?

她转过头,瞥了远处一班一眼。

孙皓!

那个被严怀宇称为耗子的人。

她好像记得那个孙皓每次和严怀宇一碰面就各种杠上,嘴里各种损词儿就像是不要钱似得冒出来。

怎么现在一听到严怀宇晕倒了,反而却变了一张嘴脸呢。

聂然轻笑着看着他抓着那个士兵询问的样子,看来和何佳玉一个德行,刀子嘴豆腐心。

“大概他私下训练太猛了,所以考核的时候体力不支晕倒了吧。”

另外一个士兵解释了一句,但却被孙皓一口就决绝的否定了,“不可能!”

如果说严怀宇是因为什么吃坏肚子了,或者是玩儿的太疯导致的一些生病,或许他还能相信。

但是训练得体力不支,绝对不可能!

严怀宇在一班吊儿郎当的样子,没道理换个地方就会改变。

如果改变,当初就不会以这种态度留在一班。

“嗯,我也觉得不可能!他当时在一班的时候一直逃避训练,现在到了六班这么可能反而积极训练。我看啊估计是前几天生病没痊愈,所以才晕倒的吧。”其他几个一班士兵也附和着道。

“你们是在说严怀宇吗?我刚才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看他躺在地上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估计是硬撑着过来参加考核的。”五班的一个士兵在路过他们身边时无意间听到,随口说道。

孙皓一听,眉头都打起了结,“很难看吗?”

五班的那个士兵点了点头,“是啊,脸白得像纸一样,还冒虚汗呢。”

他当时就在严怀宇的不远处,所以就连严怀宇倒下的过程都看的非常的清楚。

孙皓眉头皱起,没有再说话。

反倒是他身边的一群一班的士兵们七嘴八舌地说道:“难得啊,以前看他训练一直都是能躲就躲的,就是考试的时候都是漫不经心的,居然有一天能对考核这么上心,结果还晕倒,太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

一群人的窃窃私语终究还是传进了何佳玉耳朵里,勾起了她的担心。

她听着那群人的话,忍不住凑到了聂然的身边问道:“然姐,你说严怀宇不会有事吧。”

聂然还未收回目光,就下意识地说道:“我不是医生,我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然而,等转头看向何佳玉的时候,就发现她垂着头,一脸纠结的模样。

聂然拧了拧眉头,许久后才补了一句,“又不是硬伤,我猜最多就是挂点水而已吧。”

她在说话的时候何佳玉一直都低着头,以至于并没有看到聂然的脸上闪现出一抹不自然的神情。

“真的吗?”何佳玉很是急切的抬头看着聂然,想要听到她的肯定。

其实何佳玉在也很明白聂然并不是医生,不可能诊断出严怀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心里面总隐隐觉得好像只要是聂然说的话,一定不会错。

看着她灼灼目光的聂然心头微微一愣,模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又心里觉得奇怪,随即再次开口转移了话题。

“我觉得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射击考核了,你确定你能过关?”

何佳玉那时候之所以会落在六班就是因为射击成绩太差,于是在临考前她死缠烂打的让聂然指点,后来成绩倒是提高了上去,但是……

估计是出现了考前综合征,越临近考试的日子,何佳玉打出来的成绩一次比一次低,瞬间给打回了原形。

聂然看在眼里,不安慰同样也不生气。

因为她非常明白,射击的时候除了高超的技术外,情绪的平稳也是非常重要的。

何佳玉的技术已经提高了不少,但是情绪波动依旧很大,而这点是她没办法给予帮助的。

要么从这个坎上跨过去,要么就彻底跌进去,再也爬不起来,最后放弃握枪。

“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考了吗?这么快!”何佳玉被聂然这样冷不丁的一提醒,思绪果然被彻底转移了,此时此刻完全陷入了射击考核的苦恼之中,“怎么办,怎么办,这次考核肯定完了。”

“你淡定点好不好,这都还没考呢,你就说完了,太丧气了吧。”在一旁的施倩劝慰道。

“你不知道,昨天然姐又带我去训练了一次,结果成绩烂到爆,我肯定死定了这回!”何佳玉哭丧着脸对着施倩说道。

“不会的啦,你再糟糕也糟糕不过我的射击能力了吧。”古琳也在旁边不停地劝解。

但何佳玉却还是不停地摇头,“不不不,你们不会懂的,我可是被然姐这个神枪手给教过的人,要是没考好,然姐一定会杀了我的!”

古琳听到她的话后,忍不住扑哧了一声,说道:“不会啦,聂然怎么可能会杀你啊。”

只是她的话音才落,就听到聂然的声音响起,“嗯,我不杀你,但我会折磨你,你应该没忘记我折磨人的手段吧。”

古琳和施倩两个人神色一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聂然。

折磨人的手段?!

何佳玉听到后,瞬间打了个激灵,艰难无比地吞了口口水。

她当然不会忘记那些折磨人致死的手段了,不……不会吧,然姐真的要这样对自己?!

天啊,她突然有些后悔让然姐教自己射击了。

呜呜呜……可不可以时光倒流啊!

一群人在山顶休息了大约十分钟后,季正虎就将他们重新带回到了山下,然后直接进入了训练室。

在进入训练室之前,芊夜再次出现在了李骁和聂然的面前,“真的不要我还吗?这一局你如果还是输了,就彻底输了。”

她眼底的神色依旧一片死寂,语气冷淡地没有任何起伏。

李骁眉宇间罩着一层冰霜,冷声地回答道:“不需要。”

随即她便和芊夜擦身而过,走进了训练室。

身后的聂然双手插在裤袋里,漠视了门口的芊夜,正侧身要往里面走去时就听到耳边芊夜沉冷的声音响起。

“记住你说的话。”

聂然嘴角微不可见地轻轻勾起,完全没有停顿地直接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安排,聂然和李骁两个明明是六班的人,却莫名其妙的和一班的一群人分为两批同时参与考核。

“看来她还挺煞费苦心的。”聂然的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芊夜身上,嘴角勾起一抹薄凉地笑。

站在旁边的李骁也同样地看了芊夜一眼,接着收回了视线往射击台走去。

“这一次,可别再输了,不然多对不起人家的心思。”第二批的聂然双手环胸地倚靠在了等待区,似笑非笑地提醒。

第一批人员全部入场后,教官们也站定在了指定位置上,立刻一声令下,“射击考核开始!”

“砰——”

“砰——”

“砰——”

接连不断的枪声在射击室内部响起。

聂然对于她们两个人第一场的射击成绩不怎么在意。

这两个人一个是被安远道亲自调教多年的,一个本来就身在军人世家,枪杆子也是摸了很多年的,出来的成绩基本上不会相差太多。

伴随着浓重的硝烟味,纷乱的枪响声在短短的几分钟后,彻底停了下来。

枪靶从远处慢慢的移动了过来。

毫无意外的,两个人的枪靶上五发子弹全部正中红心。

其余一班的人像汪司铭他们也基本上全部射中,除了一小部分的人可能会有一发子弹稍稍偏移一些。

第一批人员全部退了下来,轮到第二批上场。

聂然走了进去,站定在了射击台前。

对于她的射击能力,在场的人都知道,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谁知道,聂然在这种严肃的考核下,居然还敢历史重演!

五发子弹,再次笔直的连成一线。

刚刚及格!

众人看到她枪靶上的那一条直线,惊骇地忍不住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这简直就是拿考试当儿戏!

这种成绩出来,注定是要留在六班的。

难道她打算一辈子留在六班里做个闲散兵?

站在指定位置的安远道在记录到聂然成绩的时候,气得那支铅笔被他活生生的就给折断了。

这个丫头,这个疯丫头!

简直气死他了!

难道她不知道预备部队的每次考核都是用来综合评定将来他们去路的吗?!

现在居然为了不进一班,连自己前途都不要了,真是太胡来了!

安运道狠狠地瞪了一眼似乎自己还觉得颇为满意的聂然,最终还是不甘心地记录下了她的成绩。

第二批人员从射击台退了下来。

下场后,李骁皱眉,有些不赞同地道:“你这样是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是吗?”聂然耸肩,笑了笑。

其实,她不是在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只是觉得一班的综合能力远在自己上面,以现在这具身体的状态进去太吃力,太受罪。

更何况,季正虎的训练方式完全不比安远道差。

她相信自己就算不在安远道的手底下受训,她一样可以进入自己想要进的部队。

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

她总觉得某人好像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她。

李骁看到她那浑不在意的样子,抿了抿唇,不再继续说下去。

第二轮的考核开始。

聂然在李骁上场前,突然拦住了她,在她耳边低低嘱咐了一句,“记得擦枪。”

李骁侧目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轻点了点头。

再次进入场地,所有人都握着枪支重新举枪开始发射了起来。

“砰——”

“砰——”

枪声再次响起。

只不过这次除了夹杂了枪声之外,很快就想起了张一艾的惊呼声。

“天啊,我没看错吧!芊夜最后一枪居然没有射中红心!”

“怎么会这样?!”

聂然站在那里,睨了一眼芊夜的枪靶上的子弹痕迹。

果不其然,最后一枪落在了十环之外。

而李骁的五发子弹全部落在了十环之内。

很明显,这一局李晓赢了!

此时的芊夜虽然看上去依旧冷静,但聂然能从她周身的气息中感觉到,她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擦枪和不擦抢之间区别是什么?”下了场后,李骁直接开口向聂然问道。

“区别在于,你赢了,她输了。”聂然笑眯眯地回答。

李骁认真地看向她,“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答应。”

聂然重新倚靠在了墙面上,这才对她详细地解释道:“这款枪支的型号对于导气箍、调节塞、活塞三者之间的配合间隙要求较严,如果不擦拭,敏感度降低,运动速度不够,很影响发射能量。所以你看,第二轮的时候普遍所有人的射击成绩都下降了很多,因为他们还按照原来的发射手感和发射轨道。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芊夜!她就是因为不擦拭,所以在第二轮才会出现射击偏移。”

这么一长串的话说下来后,李骁在看聂然时的眼光也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聂然见她一直久久不肯言语,还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不由得调侃地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是爱上我了吗?”

李骁直接无视了她的玩笑,叹了一声,“怪不得何佳玉要送你一个神枪手的称号。”

她对于枪真的是非常熟悉,那种熟悉度太可怕了。

“你多摸摸枪一样知道。”

只是多摸摸枪就可以知道吗?

李骁闻言,不禁轻扫了她一眼。

论模枪她摸得肯定不会比聂然少,但依然还是忽略了这么微小的细节。

足以可见,聂然不只是在射击上花费了很大的功夫,同样的,她对每一把枪支的型号性能甚至是缺点都了如指掌。

难道她和自己一样,也是从小在军人世家长大?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第二批的聂然重新上了场。

随着枪支的受用频率越高,敏感度越糟,最后一场的成绩完全不忍直视。

只有聂然依然是五发子弹连成一线。

这点倒是让安远道微微惊讶了一下。

这枪里的问题他是知道的。

没想到聂然竟然还能一丝不差的和第一张枪靶上的弹孔吻合。

那只能说明……一,她的敏感度和适应能力非常强,在开第一枪后,将自身做了调整。

二,她在没有开枪前就发现了这枪支里的问题,并且解决了这个问题。

安远道特意上前去检查了一番。

枪膛的活塞区域果然有被擦拭的痕迹。

这个臭丫头,心倒是挺细的。

他无声地又瞪了聂然一眼,这次很快的记录下了她的成绩。

在路过聂然身边的时候,他不禁冷哼了一声,“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进一班,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才刚及格,你让我进一班,小心引起公愤。”聂然淡淡地回答道。

安远道哈哈一笑地道:“你以为射击考核只是靠射击?你也太天真了吧!除了精准的射击,心理承受能力、以及对于枪支的熟悉度都是考核内容。”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秒,接着道:“很幸运,你那轻轻的一擦,成绩瞬间从及格变成了优秀。”

聂然嘴角的笑顿时僵住了。

什么?!

变成优秀?

这怎么可能呢!

“不是的,那不是我擦的!是李骁!”聂然反应过来后,马上将事情推给李骁。

安远道凉凉地瞥了她一眼垂在身侧的手,“哦?是吗?那你手指上的黑色粉末又是什么?”

糟糕!

聂然顿时五指握拳,想要隐藏起来。

“行了,你的成绩已经板上钉钉,改变不了了,死心吧。”

安远道看到她的样子后,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喂,你怎么了?!”李骁看她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安远道的背影,神色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不由得走到了她面前,问了一句。

良久过后,聂然才咬牙切齿地道:“李骁,我干了一件蠢事。”

“蠢事?什么蠢事?”

“一件天大的蠢事!”聂然望着自己手指上那一点黑色的粉末,恨不得能捶自己一顿。

叫自己没事手贱什么!

而就在李骁一脸莫名,聂然恼怒不已的时候,芊夜从远处走了过来。

她站定在了李骁的面前,语气平静地道:“这一局是我输,或许是我看错了。下一局,我们格斗场上见。”

“很高兴你总算有这样的觉悟了。”李骁毫不客气地回击了一句。

芊夜目光微滞了一下,随后又看向了聂然,像是起誓一般说道:“打败了她,下一个就是你。”

芊夜嚣张不?

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嚣张?

是不是想打一顿?别急,快了!

PS:验证群里妹子们还有三天的倒计时啦,赶紧交截图哦,不然管理员大大们就要清人啦~

验证群群号:11877127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