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规矩就是用来改的!/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看着那一叠厚厚的笔记,最终还是没有把它再次丢入垃圾桶内,而是随手放在了床边,继续午休了起来。

等到下午训练的时候,何佳玉她们几个人也准时归队受训。

只是一个个看上去脸色都不怎么好。

对于马翔离开的事情本身她就在此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乔维,现在马翔主动申请离开,无论是对部队也好,还是严怀宇和对他自己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局。

随后几天的训练,由于何佳玉心不在焉,频频在训练期间出错,得到了季正虎的训斥以及处罚。

而古琳也因为不走心,犯了几次小错误。

几天下来,气得季正虎眉头紧皱,脸色铁青。

这次的考核他们六班的成绩大幅度的提高,甚至比五班的成绩都要好。

特别是李骁的成绩,虽然负重五公里的成绩没有特别的出众,但是随后的几场考试都非常的好,所以成功挤进了一班的排名。

而让他最期待的聂然,除了格斗考核不错之外,其他的成绩都平平,特别是射击考核那五点一线的成绩,即使有擦枪的动作挽救了一把,但也只是从及格线上升到了良好而已。

但明眼人都知道,她的射击其实是完全没问题的,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不想进一班。

但就是因为知道才让安远道特别生气!

一班哪儿不好了?

怎么就入不了那丫头的眼了!

都说有竞争才有进步,这丫头难道就不想一班里的那几个尖子生竞争一把?

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淡泊名利的人啊,怎么就宁死不肯进一班呢?!

想了大半天,想来想去,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估计这丫头生下来就是气他的!

同样有些郁闷的还有陈军。

他原本以为聂然会在考核的时候会认真点,但结果并没有!

陈军看着聂然的射击成绩,眉头拧成一团,“你说聂然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想进你一班也就算了,连我的二班她也不愿意进。”

正憋屈的安远道听到他这话,气得直接炸了毛,“什么叫做算了?凭什么进一班就算了?”

陈军很随意地斜看了他一眼,“谁让你人品不好,人家看不上你这位教官呢。”

安远道冷冷地哼了一声,“人家不是也同样没看上你!”

“所以我才很纳闷啊!”随后陈军很苦恼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季正虎,问道:“我说季正虎,你到底给这女兵灌了什么迷魂汤,宁愿考及格都不愿意离开六班。”

安远道一听,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不是威胁她了!”

灌迷魂汤?

威胁?

想法真是一个比一个扯!

向来寡言的季正虎连瞟都没瞟安远道他们两个人一眼就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陈军看他答不理自己,不由得嘟囔了一句,“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幽默感。”

安远道难得一致地点头,“嗯。”

……

而在同一时间里,被那群教官念叨着的聂然正在食堂内吃午餐。

这几天来305寝室里的妹子们一个个都像是蔫了似得,特别是何佳玉和古琳,但奇怪的是自从那天她们从医务室那边回来之后竟然破天荒的开口不提严怀宇和马翔的事情。

特别是何佳玉,向来都是藏不住事情的人,可这次在聂然面前却一句也不说。

聂然觉得可能是乔维有特意叮嘱过不要在自己面前说严怀宇的事情,所以她也就乐得清静,装作不知情。

“我吃好了,你们慢吃。”古琳一点胃口都没有,吃了两三口就端着餐盘往门外走去。

却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和才进门的张一艾撞了个正着,餐盘里那些食物一股脑全都倾倒在了张一艾的衣服上,

“啊!你长没长眼睛!把剩饭往人身上倒啊!”

张一艾这两天也心情糟糕,这次的射击成绩和格斗成绩并不理想,所以她非常担心自己会不会退出一班。

心情抑郁之下难免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对……对不起……”

古琳看着她衣服上狼藉一片的,顿时一个劲儿的对她道歉。

然而,当她听到对方的声音后,抬头发现撞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六班的古琳。

张一艾现在对六班的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正巧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又是个软柿子,拿捏方便,当下就冷眉一挑地道:“哟!这不是六班的班长古琳吗?怎么,你们六班的人都喜欢把食物往人身上泼的吗!”

“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对于古琳不停地道歉,张一艾却并没有就此罢手,哼声地道:“对不起?你觉得这个用一句结结巴巴的对不起就能结束吗?”

“我……我可以给你洗的,真的很对不起。”古琳绞着衣角,神情尴尬不已。

她向来存在感比较弱,从来没有过被别人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揪着不放过,现在冷不丁的被这么多人看着,只觉得难看的很。

张一艾却依旧不依不饶地道:“我可不敢让你洗,万一你们305这群人给我搞小动作,把我衣服给毁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我保证给你洗得干干净净的。”古琳现在只想着快点结束掉和她的纠缠,各种保证着。

张一艾看到她这样求饶的样子,刚心里舒爽了一些时,这知一道声音穿插了进来。

“我说你总是剧情重演累不累啊,就算找茬也拜托走点心,换换剧本行不行!”

只见何佳玉端着餐盘走了过来,站定在了古琳的身边。

“什么找茬,明明就是她撞过来的。”张一艾不服气地指着自己的衣服道:“看看,这就是证据,她撞过来的证据!”

何佳玉凉凉地瞥了一眼,说道:“她是撞了,可她也道歉了。”

“道个歉就打算完了?”

“那你怎么样,是不是想打架?行啊,我奉陪!”何佳玉将手里的餐盘直接丢尽了洗碗槽内,撸起袖子就要走上前去。

“你,你别过来!”张一艾顿时惊慌了起来。

这次考核除了聂然和李骁被换到了一班之外,张一艾则被安排进了六班,而且恰巧就是和何佳玉对打。

原本她以为和何佳玉打自己肯定是稳赢了,当初被她打趴下不过是有聂然在旁边作弊,现在没有了聂然,她还不手到擒来!

可结果也不知道何佳玉最近怎么了,格斗擒拿的本事强了不少,最后竟被她虚晃一招,直接打趴在了地上。

瞬间只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现在看她走过来,张一艾真怕何佳玉会当众给她难看,面上一阵慌乱。

“你要干什么!”

何佳玉一边撸袖子一边走了过去,“拿你练手啊,正巧这两天我心情不爽,发泄发泄也不错!”

天知道这几天她有多憋屈。

严怀宇那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医生居然说他是药物中毒,加上前几次闹肚子闹太多次,体力严重不支,所以才会昏过去。

可按理说不过是小小的中个毒加上体力不支而已,晕个一天也应该醒了,可到今天已经第三天了就是不肯醒。

医生说他要是再不醒过来,就只能送医院去了。

越想越憋的慌,脚下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张一艾一看到她那架势,立刻说道:“你殴打战友会被记过的!到时候你的成绩就全部作废了!”

这句话倒是成功的让何佳玉停了下来。

开玩笑,她这次的射击在然姐的帮助下拿了个优秀的好成绩,格斗更是在骁姐的狂揍下提升了不少,好不容易整体成绩飚上了从未有过的高度,她怎么可能让其作废!

不过,她刚刚说了什么?

“殴打?哈哈,你现在终于认清自己打不过我这一事实了。”何佳玉听到那两个字眼不放,心里顿时舒畅了不少,冷笑着退到古琳的身边,“我劝你还是对古琳客气点,毕竟这次你连六班的人都打不过,说不定就从一班降到六班来了,到时候还要求古琳班长罩着你点。”

张一艾被她说得气得直哆嗦,“你,你!”

这边何佳玉得了个空拿张一艾撒气,那边的聂然吃完了东西正准备撤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李骁问了一句:“今天你要不要跟我们去见见严怀宇,医生说再不醒就送部队医院了。”

聂然轻摇了摇头,“不了,我有事。”

李骁皱了皱眉,以为这是她不想去的借口,虽然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做,但自己的话已经带到,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可其实聂然并没有说谎,今天是方亮离开部队的日子说好要去送一下的,绝对不能爽约。

聂然端着餐盘想要离开,可没走几步突然又折返了回来。

她站在李骁的面前说道:“方亮今天中午离开预备部队,你要去送吗?”

好歹李骁也曾经是方亮手下的兵,就算不去送,也应该也有个知情权不是。

果然,李骁手中的筷子一顿,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讶异,“今天下午?怎么这么突然?”

“他的训练期满了,调派令也下来了,所以中午就走。”聂然很是简单地回答,接着又重复地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去?”

李骁想了想,随后端着餐盘站了起来,“走吧。”

她们两个人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何佳玉她们的注意,所以十分顺利的离开了食堂,直奔部队大门而去。

站在大门口等着聂然来送的方亮在看到聂然身后的李骁时,不禁愣住了。

“李骁?你怎么来了?”等她走到自己面前时,方亮不由得错愕问道。

聂然笑着道:“是我拉她一起来的,作为你曾经的兵,好歹也要来送送啊。”

李骁沉默地站在一旁,显然是默认了聂然的话。

方亮听到后,似有些感慨一笑,“没想到我训练的士兵里居然有两个成了我的战友,我还是挺欣慰的,说明我还是很有当教官的潜质。”

聂然对此嗤笑了一声道:“你那是什么潜质啊,分明就是踩了狗屎运,遇到了我们两个好不好。”

“是啊,我踩了狗屎运遇到了你们两个!”他没好气地瞪了聂然了一眼,这两个虽然都是他带出来的兵,可一个比一个麻烦。

聂然就别说了,整个就是个麻烦精。

而李骁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以为是个优秀生,结果直接被送进了警察局,害得他大晚上的从部队里跑出去捞人。

一个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方亮看聂然耸肩无谓的样子后,将手里提着的一袋东西直接塞进了聂然的怀里,“这几本书给你,上面有很多笔记和注解,希望这次你能通过考试。”

聂然一看到那一袋子的书,真是彻底没想法了。

“你们当兵的是不是都流行送笔记啊。”

古琳这样,现在就连方亮也这样。

方亮顿时又瞪了她一眼,“什么你们当兵的,难道你不是兵啊。”

聂然撇了撇嘴,说实话她到现在还没有适应这个身份,毕竟当了十多年的匪,一下子变成兵,真的是很不习惯。

“行吧行吧,看在你是我曾经教官的份上,这些书我会留着的。”聂然不想再继续和他纠缠当兵不当兵的问题,敷衍地说道。

方亮当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认真地道:“不仅仅留着,要好好仔细地看!我每次考试可都是优秀啊,你作为我曾经的士兵可不能给我这个教官脸上抹黑才行。”

聂然笑着道:“放心,就算我给你抹黑,李骁也会给你补回来的。”

“李骁无论是体能还是考试我从来就不担心。只有你!事情最多,也最能闹腾!”方亮说完之后,又简单地叮嘱了李骁两句后,便开口道:“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不然赶不上最后一班公交车了。”

一听到方亮真的要走了,聂然也收起了玩笑,嗯了一声。

向来不善言辞的李骁笔直地站在那里,然后冲着方亮敬礼。

聂然侧目看了她一眼。

送人还要敬礼?

自从重生后,她就没做过这个动作,现在突然间要这样做,聂然表示不习惯啊。

方亮倒也没有强求聂然,只是对着李骁同样回敬了一次后,又最后看了预备部队的大门一眼,眼底的不舍和留恋尽在眼中。

接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部队。

送走了方亮后,聂然提着那一袋子的书和李骁往回走去。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要走的。”回去的路上,李骁开口问道。

“那天考核的时候。”

“那你为什么不提早告诉我。”

聂然笑着道:“你这两天天天为了芊夜的事情……”

提及到芊夜后,聂然倏地停了下来。

“怎么不说下去了?”李骁本来正等着她的下文,结果看她突然停下来不说了,不由得瞥了她一眼。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聂然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古怪,李骁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那个……芊夜也在这次的调派中,我想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她这句话刚说完,李骁那张脸彻底阴了下来。

“……”

看到她神色不悦的样子,聂然决定溜为上策!

“我先回去复习了。”

接着就直接跑了。

开玩笑,李骁为了和芊夜打这一场花了多少精力。

当时安远道提前召回芊夜,使得这一战无疾而终,已经让李骁很是不爽了。

现在告诉她,那个对手可能一辈子都不回来了,那愤怒值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承受的了的。

虽然说芊夜同样也踹了她聂然一脚,甚至还挑衅她,但聂然对于这种人向来不太在乎,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

芊夜还不配。

不配她去计较和生气。

聂然脚底抹油,正想要回寝室睡上一觉,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季正虎。

本来季正虎就是要去找她的,现在正巧遇上了顿时就叫住了她。

“教官,有什么事情吗?”被喊住的聂然很是莫名地走了过去。

现在是午休时间,他把自己叫住干什么?

“成绩出来了。”

“哦?”聂然扬了扬眉,“那我的成绩能让我留在六班吗?”

季正虎也不和她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确定下来,以后就不会换了,因为排名制度要撤销了,你真的已经想好要留在六班吗?”

聂然点头,“嗯,我想好了。”

看到她这么坦然的样子,季正虎也有些不明白了起来,“为什么?”

人人都为了进一班拼命,可聂然倒好,宁愿降低成绩也非要留在六班不可。

这六班到底有什么值得她非要留下来?

聂然耸了耸肩,“我比较懒,不喜欢挪窝。”

季正虎冷冷地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能让人信服的答案。”

“那你想知道什么呢?”聂然不答反问。

“为什么不愿意进一班。”

聂然无谓道:“排名制度都要取消了,一班和六班有差别吗?”

季正虎眉头拧起,严肃地道:“但你很清楚,就算取消了,但一班和六班的实力还是有差距的。”

聂然对此却轻笑了一声,眼底满是不羁地傲然,“对我来说差距就是用来反超的,谁规定一班永远就屹立不倒了,我偏要把这个规矩给改了!”

就像霍珩当初说的那样,其实六班的好与坏完全取决于士兵的强与弱!

只要兵强了,优秀班自然而然地就会落到他们身上。

此时午后阳光正好,透过树叶照射了下来,斑驳一片。

聂然站立在那里,自信而又张扬地浅笑模样让人心头一震。

“好,我等你把这个规矩给改了。”季正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便离开了。

不要以为芊夜真的跑了,嗯,千万不要以为!马上后面的重头戏就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