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救命恩人!替他挡子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越发的临近考试期,部队里面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更多的人都泡在宿舍和教室内不停地开啃书本。

严怀宇最终还是被送进了医院,何佳玉没有出门条只能留在部队里,日复一日的干着急。

而李骁自从得知芊夜极有可能离开不再回来后,周身的气压也一度降到了冰点。

整个305寝室只有聂然一如往常的挤出时间训练和……补眠。

当然偶尔也会翻翻书看看,总不能考的太差,不然她刚在季正虎面前说的那些话就都成笑话了。

而她的这一举动却恰好让古琳看见了。

古琳看到聂然这么用功读书,以为她是想在这次的考试中得个好名次。

不由得暗自懊恼自己这两天一直挂念着马翔的事情,就忘记给聂然笔记了。

虽然她……好像并不怎么需要。

古琳想到这里,神色不由得黯了黯。

但该做的她还是会去做。

在忙碌了三晚上将所有的笔记全部整理了出来后,她趁着午休何佳玉不见,将自己连夜整理的笔记交给了李骁。

“这个是关于上节课的笔记本,我全都整理好了,麻烦你交给聂然吧。”古琳低着头,显然单独的和李骁交流还是有些畏惧感。

李骁看了看那一叠笔记,眉心微动。

这个聂然到底要折腾古琳到什么时候?

就在她抬手想要去接的时候,忽然就听到门口一个声音响起,“以后你还是直接交给我吧。”

屋内的两个人顿时扭头看向了门口。

只见聂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斜靠在了门框上看着她们两个人。

“你老麻烦李骁,到最后总感觉是我在欠她。”随后她便走进了寝室内,直接将笔记从古琳的手中抽走。

古琳看到聂然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略有些局促不安,“我……我不是故意的……但我怕……”

虽然在大家面前她总是装作平安无事的和聂然相处,但是她心里很明白,聂然不接受她的笔记,也就意味着不接受她这个人。

所以一直以来她都默默地站在何佳玉和施倩的身后,就怕出个什么声让聂然不高兴。

“怕我又一次把笔记扔了?”聂然兴味一笑的,做出了一个丢东西的手势,吓得古琳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接。

却偏偏被聂然虚晃了一下,又收了回来。

“说真的,你看到我把笔记扔掉的的时候不生气吗?”聂然看着她那柔柔顺顺的小媳妇儿样子,不禁笑着问道。

古琳摇了摇头,“不,不会……一定是我的笔记对你没帮助,所以你才会丢掉。”

聂然闻言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原来她以为自己不看的原因是嫌弃她的笔记做的不好啊。

怪不得后面的笔记做得一次比一次用心。

“不是没帮助,是我根本就没看。”聂然很是坦白地道。

李骁用清冷地声音提醒地喊了一声,“聂然。”

一旁的古琳酝酿了很久壮着胆子问道:“是我哪里没写好吗?”

聂然摇头,直白地回答:“不是,是我拒绝你的好意。”

站在对面的古琳唰的一下脸色就白了,“我……是我哪里做错了,让你不高兴了吗?”

聂然真是被她给气笑了,自己都这样说了,可这姑娘竟然一点不生气,反而认为是自己做错了。

“你为什么永远都认为自己是错的一方?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是做错事的人,却不能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没做错事。”

“因为……我的确好像没有做对过什么。”古琳弱弱地解释道。

聂然把玩着手里的纸张,带着些许的无奈之色说道:“真是服了你了。”

古琳以为自己哪里又做的不对,结结巴巴地道歉,“对……对不起……”

“她的意思是,你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不需要道歉。”站在旁边的李骁见古琳这样,难得多嘴地解释了一句,随后停顿了几秒后,又继续道:“就算道歉,也应该是她给你道歉。”

聂然立刻出声道:“喂喂喂,我的拒绝可是非常明显的,谁知道这姑娘那么死心眼儿。”

古琳这时候绞着衣角,神色局促不安地问道:“是不是我……太不知好歹了?”

“何止不知好歹,你是我见过最……”聂然下意识地说出口,但一看到古琳因为自己的话而埋着头的时候,她戛然而止。

算了算了,这受委屈的小媳妇儿样子,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恶婆婆一般。

她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带着无奈的意味问道:“既然为我做了那么多,那有什么想让我为你做一次的呢?”

既然这么拼命的讨好的自己,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比如说……马翔?

但没想到古琳却摇了摇头,一脸迷茫地道:“没有啊,我就只是单纯的想给你们做笔记而已,而且不止你,还有何佳玉她们,我也做了。”

聂然仔细端详地看了眼她的脸色,的确,她没说谎。

小脸枯黄,眼下一片青晕,一看就是严重的睡眠不足所致。

“为什么要做这些?”

“我是班长,这些是我应该做的。”古琳双手绞得手指有些发白,她低垂着脑袋小声地道。

应该做的?!

聂然沉默地盯着她看,眉间微蹙。

真的那么需要被人肯定吗?

良久过后,聂然似是妥协地叹息了一声道:“马翔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古琳一下子没跟上聂然的节奏,茫然地看着她。

聂然难得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道:“我问,马翔的事情怎么样了?”

“哦,马翔已经离开部队了。”古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问马翔,但还是依言老实地回答。

马翔……都这么多天了,估计都已经到家了吧。

聂然看她一副不开窍样子,气得不打一处来,索性点名地道:“想让他回来吗?”

古琳一愣,随后惊讶地问:“可以吗?”

聂然耸了耸肩,往自己的书桌前走去,才走了几步后她又扭头问道:“对了,虽然这件事问的有些晚,也有些迟,但是还是要补问一次:现在不怕枪声了吧。”

古琳神色怔愣了一下,没想到聂然还记得这件事!

随即用力地点头,一笑道:“嗯,已经不怕了。”

聂然看到她的笑容后,也轻点了下头,“那就好。”

接着便拉开了书桌的抽屉,将笔记本放了进去。

古琳看到她没有扔掉,而是将东西放进了抽屉后,提到喉咙口的那颗心彻底放了下来,然后去做别的事情了。

站在那里的李骁见她刚才把笔记本放入了抽屉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是她非常不解,为什么聂然会有这样突然的改变。

“你为什么对古琳那么的苛刻?”

聂然将抽屉关上后,上床打算补个午觉,“不是一类人,为什么要示好。”

李骁眉头微皱起,“难道何佳玉她们就和你是一类人了?”

聂然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了下来,侧目看了李骁一眼,说道:“我不喜欢弱者,很麻烦。”

“那这次你打算主动揽麻烦了?”李骁靠在自己的床架上,看着躺在床上的聂然。

“就算是给古琳一次补偿吧。”聂然怡然地枕着枕头,望着天花板,紧接着她忽然侧过头问道:“严怀宇醒过来了没?”

李骁被她这么猛的一下,愣了愣后,点头道:“嗯,听乔维说前天就醒了,好像是不愿意住在医院,今天就送回来了,乔维他们去接了。”

聂然哦了一声,说道:“那明天中午午休我去看看他吧。”

随后便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李骁见她的确是睡了,也就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复习了起来。

闭着眼眸的聂然在确定那道视线消失后,这才睁开一条细缝,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李骁,然后双手环胸地侧身睡了过去。

午休过后,下午的训练再次开始。

只不过这回聂然很明显的就发现何佳玉的精神好了很多,没有了前几天那暴躁的样子。

聂然不禁啧啧称奇,严怀宇那小子向来和何佳玉不对付,但这次严怀宇生病何佳玉的情绪波动可谓是起起伏伏啊。

甚至为了严怀宇还不惜和施倩两个人斗起了嘴。

现在严怀宇没事了,瞧她高兴的,就连训练都带劲儿了很多。

一改前几天的颓势。

……

第二天中午训练完毕后,六班十几个人饥肠辘辘的进入食堂。

聂然刚打了饭才坐下没吃几口,何佳玉就已经一阵风卷残云的把盒饭给吃了个干净。

她嘴里塞得满满,口齿不清地鼓着腮帮子道:“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走了。”

说完,就转身往门外跑去。

“六分钟?天,她这是要破世界纪录吗?我记得上次安远道让我们十分钟解决午餐的时候,她还嫌来不及呢,怎么今天那么速度!”施倩看了眼食堂上的挂钟,又看了看何佳玉那火烧屁股的样子,不禁满脸的错愕。

“乔维,等会儿你去严怀宇那里吗?”聂然一边吃东西,一边问斜对面坐着的乔维。

乔维点头,道:“嗯,要去给他送饭。”

“那我等会儿和你一起去吧。”

聂然淡淡的一句,却让在座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施倩不由得再次问了一遍,“你要去?”

“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聂然微微侧头,扫了她一眼。

“没,没有。”施倩连连摇头,但心里却嘀咕着,严怀宇当初昏迷的时候也不见聂然担心,更别提问上一句了。

怎么这会儿却又想去见严怀宇了呢?

几个人吃完之后乔维就打算先去食堂窗口那边拿了早已申请下来的病号饭。

可聂然却阻止了他,说道:“不用去了,病号饭肯定早就被何佳玉给拿走了。”

乔维想了想,觉得也是,几个人便直接一同前往医务室内。

果然,一进病房就看到严怀宇坐在病床上大快朵颐地吃着病号饭,何佳玉坐在一边,安静得像个小媳妇儿似的默默看着严怀宇。

“真稀奇啊,难得你们两个人没有吵嘴的时候。”施倩走进去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那么安静,忍不住笑着调侃了起来。

何佳玉看到有人来,立刻收起了那副表情,故作不屑地道:“得了吧,我只是不想再把他给气晕过去,免得浪费国家资源。”

严怀宇一听,正打算要开口反击,眼明手快的乔维抢先地道:“严怀宇,聂然来看你了。”

果然,这话一出,严怀宇立刻丢下了何佳玉,唰的一下就扭过头去看向了聂然,激动地道:“小然然,你终于来了!你昨天怎么没来接我。”

聂然一句我有事后就将话题转回到了他的身上,“你呢,还好吗?”

严怀宇笑着坐在床上道:“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折腾过头了。”

“你也知道自己折腾过头了。”

“不小心的,不小心的。”严怀宇讪讪一笑地道,他生怕聂然要说自己,急忙也学着聂然转移了话题道:“对了,小然然都来了,马翔呢?马翔那家伙怎么还没来!这臭小子不知道我为他受了多大的罪吗?昨天不来也就算了,今天怎么还不来!”

聂然不留痕迹地看了乔维一眼。

严怀宇居然不知道马翔已经离开的事情?

这时候乔维赶紧说道:“他被教官叫住了,这次考核他考的不怎么样,估计这几天都要被加餐了。”

严怀宇撇了撇嘴道:“哦,这样啊,那好吧。”

聂然看周围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想来应该是乔维有事先和他们说过,要把这件事瞒住。

只是……这样瞒着又能瞒多久。

聊了三四分钟后,聂然趁着大家不注意给了乔维一个眼神,收到信号的乔维借此走出去说是问问医生严怀宇的最新情况。

而聂然又再等了半分钟后也站起来往外走去。

但却被严怀宇及时叫住,“小然然你要去哪儿?”

聂然笑着道:“我去上个厕所。”

说完后便直接走了出去。

一直在走廊尽头等着的乔维一看到聂然走了出来后,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医务室。

“马翔的事情你们没和他说?”一出门,聂然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乔维点了点头,“嗯,他醒了没多久的,医生说他身体还虚着,所以这件事我就擅自做主给瞒下来了。还好你刚才没穿帮,不然我真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就发疯了。”

看着乔维那一脸后怕和担心的样子,聂然也知道严怀宇对于兄弟向来情深义重,如果一旦告诉他,的确后果不堪设想。

“那马翔的事情你清楚吗?能聊聊吗?”

本来她是想在午休和严怀宇问问关于他和马翔之间的事情,可现在既然严怀宇不能问,她只能把希望落在乔维的身上。

“你想帮马翔?”见她主动问这件事,乔维先是一怔,随即道:“谁说动你了吗?何佳玉?不可能。施倩?也不会。李骁?”

聂然不耐的直接打断道:“你到底要不要聊?”

乔维急忙打住,笑着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聂然直接地问道:“马翔当初到底为严怀宇做了什么,让严怀宇觉得如此的亏欠。”

聂然觉得那一定是件非常大的事情,不然严怀宇是肯定不会为了马翔做出这种傻事。

乔维默然了片刻,这才收起几分笑意,认真地道:“因为马翔曾经替严怀宇挡了一枪。”

聂然扬了扬眉。

瞧瞧,她就说了,肯定事情非常大,才会让严怀宇这么拼命。

原来是救命恩人啊,怪不得死都不能放弃马翔。

这样的亏欠之下,的确不怎么好放弃。

“你肯定也发现了一班经常会被拉出去执行一些任务,虽然说不是特别的大的危险的,但为了历练还是会去做一些的。那时候我们还在就一班,然后就跟着安教官一起去执行任务,结果在执行的时候严怀宇没有注意后方位置,露了破绽,当时马翔发现了之后扑过去想救他,结果一枪直接打在了心脏的下方,马翔那会儿差点没活过来。”

心脏下方?

那个方位的确很凶险。

乔维靠在墙边上,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其实安教官他们都以为严怀宇离开一班进入六班,为的是能够在预备部队多留段时间躲避他父亲,但事实并不是完全如此,因为后来马翔康复之后就开始不敢握枪了,严怀宇就不停地私下给他请心理医生,给他治,只要部队一休息就带他出去看,但治疗毕竟都是需要时间的,可在一班射击训练非常的频繁,为此严怀宇就带着马翔去了最糟糕的六班,想等他康复之后再申请回去,但没想到这等到,后面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说到最后,他不禁自嘲了笑了一声。

聂然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这几天严怀宇昏迷,马翔离开,六班的训练强度也开始增加了起来,其实他才是受苦的那个。

因为被留下来的永远是最痛苦的。

“那你为什么也跟着离开一班?你可不欠马翔什么。”

乔维靠在门框上,望着天空,说道:“我们当初三个是一起考进来的,如果他们走了,一班对我也没什么意义了。”

聂然扯了扯嘴角,“你们一个个真是兄弟情深。行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不过,马翔离开这件事我想你肯定是瞒不了多久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严怀宇我可以安抚,但是季教官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做事向来一是一二是二,退都退了,不太可能会同意再把人收回来。”乔维略有些担忧地说道。

“季教官这里你不用太担心,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马翔能不能重新握枪,这才是最关键的。”

马翔的这个心理病和古琳的不一般。

古琳只是受到惊吓,疏通一下就好。

可马翔却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打击,再加上心理医连续不断的撤换,这一波又一波的治疗,让马翔的内心其实早就已经出现失望。

以至于到最后与其说是他在看病,不如说是给严怀宇一个安慰而已。

对于马翔自己本身来说,他早就已经放弃了。

所以才会在看到严怀宇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后,更加决绝的要求离开。

“可是马翔已经离开部队好多天了,算下日子估计都已经到家了。”

乔维觉得现在已经太迟了,马翔的老家里这儿可不近啊,根本溜不出去。

聂然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然后才说道:“这些问题我会想办法的,你只需要别让严怀宇知道就可以了。”

然而,她的话才说完,就看到身边的那一扇门忽然被打开了。

两个人顿时心头一惊。

李骁【阴沉着脸】:我想问问芊夜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好的就不见了!

蠢夏【对食指】:我不是要憋大的嘛,就……就暂时把她给打发了。

李骁【眼刀嗖嗖嗖地飞】:打发?你居然打发了?我花了多时间,你居然给打发了?!我看你就是皮痒欠揍!

蠢夏【来回逃窜】:啊啊啊啊——!不是啊,我真的是憋个大的给你们啊,然姐救命,然姐救命啊!

聂然【冷眼旁观】:然姐救了不了你,然姐也想看你被打!这么久了还不让我们两个还她一脚,你不造读者很急吗!

蠢夏:我……我不是想……憋……憋个……

骁姐:你再憋个试试!

蠢夏:不,不憋了!我发誓!

PS:今天验证群已经彻底清理了一次,在这里蠢夏再喊一次,想要进正版群的随时欢迎来验证群验证,然后进群看各种小福利哦~么么哒~

验证群:11877127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