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纸包不住火!/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看清来人是李骁后,乔维这才松了口气。

“你打算怎么做?”李骁如此的开门见山,很明显刚才乔维和聂然说的话,她全都听到了。

聂然靠在门框上,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挪揄地道:“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李骁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道,但还是嘴硬地道:“我只是想回去而已,是你们站在门口说话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是是是,是我们不好。”说着,聂然借势就让开了通道,示意她走出去。

李骁看她笑眯眯地让开了通道,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摆明就是要看自己笑话,顿时皱眉扫了她一眼。

聂然收到了她的讯号,双手一摊,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起,幽默细胞为零的家伙。

虽然抱怨,但也随即收起了玩笑,转身对着乔维说道:“总之,你就好好地看着严怀宇,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季教官那里吧。”乔维想了又想,觉得还是不能让聂然一个人去和季正虎谈,这事儿本来就和聂然没关系,她能改变主意愿意治马翔的病,已经是感激了。

现在还要让她去和季正虎各种拜托,这也太委屈了聂然。

但这次聂然却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这件事可不是人多就好解决的,你照顾好严怀宇就可以了,至于马翔他的病……”

她话说一半却突然住了嘴。

李骁耳尖一动,顿时了然。

而乔维则比李骁慢了半拍,也明白了过来。

三个人看着门口没一会儿,那扇门就被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何佳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他们三双眼睛盯着自己,刚到嘴边话就又给吞了回去。

“你……你们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我脸上有问题吗?”何佳玉看到他们齐刷刷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聂然直接问道。

何佳玉被她这么一提醒这才想了起来,“哦!严怀宇找你们呢,看你们都不回去,以为你们溜了。”

“你什么时候成他的跑腿了。”

聂然看似玩笑的一句话让何佳玉一愣,像是被看穿后的慌张,立刻解释道:“什么跑腿,我不过就是看他可怜,才帮他找你们的。”

“哦,这样啊。”聂然笑容中带着一些深意,率先走进了病房内。

随后李骁和乔维两个人也跟了进去。

留下原地的何佳玉有些弄不明白,聂然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接受了她的解释,还是单纯的敷衍一句?

看着聂然的背影,何佳玉最终还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刚一进房间,严怀宇就嚷嚷地道:“你们一个个的都跑去哪里了,不是说来看我的吗!”

乔维和李骁两个人正纠结要怎么搪塞,就听到聂然站在那里说道:“不去问医生不知道,你这次折腾的可真不算小啊。”

聂然的这句话一出,严怀宇立马就蔫了下去,“呃……没,没有吧,就是小小的病了而已。”

看着严怀宇那偃旗息鼓的样子,乔维就知道也只有聂然能镇得住他。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道:“是吗?但是刚才医生和我们说了,你必须要歇一段日子才行。”

坐在床上的严怀宇顿时眉头拧紧的哀叹道:“啊?还要歇?我都歇了很久了,在医院里简直无聊死了,我打算再休息两天就回去。”

“不行!”

“不行!”

“不行!”

瞬间,屋内所有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他的提议。

严怀宇被他们这么一声呵斥吓了一大跳,一脸懵懂地问:“为什么不行?”

这回乔维倒是一早想好了说辞,开口道:“你以为回去就结束了?你回去就面临着补考,你现在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根本没办法重考。你别忘了,这次的季度考核是非常重要的。”

严怀宇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结果是考核啊,顿时不在意地重新躺了回去,“再重要对我来说也无所谓啊,反正我肯定是留在六班的啊。”

只要马翔的病一天没好,他就一直陪着马翔留在六班,直到康复为止。

可当他的视线转到聂然身上时,他忽的想到了什么,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难道小然然你要去一班了?”

聂然双手环胸地站在床尾旁,勾唇一笑地反问道:“怎么,我去一班,难道你也跟我一起去?”

“你真的要去?”严怀宇见她那浅笑的模样,越发的肯定她要离开的想法。

也对,她的能力那么强悍,留在六班的确有些埋没。

严怀宇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

聂然看在眼里,笑着又问了一遍,“如果我去,你去不去?”

去不去?

严怀宇看她一再地问自己这个问题。

想了又想,马翔的病没有好,一班一去肯定是要发现的。

虽然对于聂然离开这件事挺舍不得的,但是要他放弃救过自己一命的兄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最终他还是故作轻松地摇头道:“算了,我和安远道天生不对付我还是不去了。”

聂然挑眉一笑,还真是兄弟情深啊,为了马翔放弃了一班。

严怀宇和汪司铭算得上是同一批的人,今年年底汪司铭他们就要走了,严怀宇当初是为了马翔才进的六班,降了一级,可现在班级的制度已经改了,自然而然的也就没有所谓的降不降了,只要训练期一满,直接就要走人。

但严怀宇真的要以六班的身份离开吗?

他不后悔吗?

她盯着严怀宇心里暗暗想着,而对面的严怀宇却一脸纠结地叮嘱着,“小然然,你去那边自己要小心点,安远道那家伙以前和你不对付,说不定在训练的时候会整你。还有,安远道那家伙一旦开始训练就是个魔鬼,一点人性都不讲,你一定要避开,千万别和上次一样被罚站那么久,太不值当了。”

严怀宇坐在床上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之后,聂然笑着听完后才开了口道:“这话你对李骁说比较有用,她的成绩进一班没问题,我好像……差了点。”

“啊?”严怀宇一下子没缓过来,呆愣了三四秒后这才醒了过来,“那……那就是说你不去?”

聂然一脸惋惜地道:“没资格去啊,成绩没到。”

坐在床上的严怀宇听到后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兴奋地道:“那太好了!你还留在六班,我们又可以一起训练了!”

聂然站在那里,也同样勾着唇,静静地看着他。

当严怀宇一接触到她那若有似无地笑后,才回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顿时收住了笑,尴尬地站在床上,勉强地解释道:“呃……我的意思是,没关系,咱们六班也不差啊,更何况现在都已经取消了那个制度,一班六班其实都没差别啊。”

聂然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听他蹩脚的解释,只是说了一句,“医生说了,你没半个月是不可能出去的,你就好好养着吧,训练时间马上到了,我们先走了。”

“那你明天还来看我吗?”严怀宇趁着她要离开之前,急忙问道。

“有空的话会来的。”

其实聂然原本想说不会来的。

就连今天会来也是因为想要从严怀宇的口中得到点关于马翔的消息才会特意过来一次。

现在事情的前后因果关系都已经知道了,她也就没必要来了。

可真的当她转身想要拒绝的时候,看到严怀宇穿着一身病号服坐在床上,带着些许期冀地看着自己时,她最终还是顿了顿,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算了,当初自己晕倒的时候他好像每天都跑过来看望自己的,就当是还他了。

聂然在心里默默地道。

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下午的体能训练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季正虎提前一个半小时结束了训练,让所有人回去复习。

聂然就趁着这个时间段往行政楼走去。

马翔已经退出去了,以季正虎说一不二的做事风格肯定档案什么的全部已经交了,再去找他根本没有太大的意义。

还不如直接去李宗勇聊聊。

虽然以她现在的身份越过季正虎直接找李宗勇是越级的,但是聂然相信李宗勇一定会见自己的。

果然当她站在营长办公室门外对着勤务兵表明来意要求见营长的时候,助理先是犹豫了一下,但随后听到是聂然这两个字后,他立刻就向内通报了一声,很快得到回复的助理就将她请进了办公室。

看吧,她就知道李宗勇会见她。

她相信,自己之所以拥有别人不一样的待遇,其中霍珩的存在和对自己的态度有很大的关联。

说到底,她现在所倚靠的还是霍珩。

不然,以她现在的身份,是没什么资格和李宗勇直接见面的。

“叩叩叩——”聂然轻叩了几下房门。

然后便听到屋里面响起了一声威严的声音,“进来。”

聂然拧开门锁,走了进去,对着李宗勇恭敬地喊了一声:“营长好。”

李宗勇一看到来人,便收起了桌上的文件,笑了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吗?”

“有件事我想来问问。”李宗英直接了当的问,聂然也就直截了当地回答了,她随手关上了门走到了李宗勇的办公桌前,问道:“就是关于马翔被退出部队的事情,我想问一下,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李宗勇坐在那里,双手放在桌面上,打趣地问道:“怎么,这又是欠谁的情,所以来还了?”

聂然顿时一愣。

李宗勇这会儿则继续道:“马翔这件事我听说了,本来部队打算给他做个全面检查的,可是他拒绝了,而且态度特别的决绝,我觉得你可能劝不回来。”

聂然神情严肃地道:“劝不劝的回来在于我,可有没有回旋余地在于营长你,我必须要经得你的同意,才能去做这件事。”

不然就算她把马翔给重新带回来了,李宗勇一句部队的纪律问题,那她的心血可就都白费了。

她可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

如果李宗勇觉得马翔这个人已经不需要再回来了,那她也不用花费那么多时间了,直接放弃就好。

而坐在椅子上的李宗勇在听到她这番话后,却曲解了她的想法。

以为她这是在征得他的同意。

那臭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丫头在那么快的时间里变得如此遵守纪律了?!

李宗勇惊讶地看了她两眼,要知道还是第一次看聂然这么乖顺的样子,李宗勇顿时哈哈一笑,“难得你能这么关心战友,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聂然神色一怔。

这就答应下来了?

这么简单?

不讲点什么条件之类的吗?

但聂然不知道的是,其实对于马翔李宗勇有仔细研究过他在部队这两年的训练情况,在一班的时候他的射击和格斗都非常不错,先不提他的成绩,就他本人因为执行任务而导致的心理问题,他身为营长也应该要找人给他进行治疗。

毕竟是在他手下出的问题,这么好好的一个人,落下这种病,他不可能袖手旁观。

只不过这两天他一直在忙其他的事,就把马翔的事情暂时搁置了下来,他的档案和其他东西都扣在了一边。

现在聂然主动要把这件事揽在身上,虽不至于到求之不得,但有人能够分担,也是值得松口气的事情。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向来独来独往的聂然。

她关心战友,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不过……

李宗勇收敛了几分笑意,带着些许认真的神情说道:“但是,马翔的晕枪症如果的确无法治愈,那他是肯定不能回来的。这不仅仅关乎到部队和国家,也是在确保他个人的安全。”

聂然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点我知道。”

在这些问题全部谈妥完毕后,李宗勇这才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这次考试结束吧,不是正好有几天的休息么。”

这次的笔试部分结束后,部队会给他们几天的休假,就像当初在新兵连时一样,她就趁着那几天去把马翔的事情解决掉好了。

李宗勇也猜她会在那几天行动,当下点头地道:“那好,希望你到时候能够把人带回来。”

聂然看这件事那么容易就解决后,也不再多做停留。

让她敬礼是做不到了,不过点头致谢这个基本动作还是会的。

当她道谢完毕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很郑重地对李宗勇说道:“以后有需要,你可以吩咐我的。”

这件事能够这么顺利,聂然觉得李宗勇是给自己放了水的。

不然如果今天来的是乔维他们,可能根本不会有这一段对话,甚至连见面都可能没有。

李宗勇笑着看了门口的聂然一眼,这是想要还人情?哈哈,这个丫头真是太好玩了。

他忽而想到了些什么,随后含笑点头道:“好,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辞啊。”

聂然嗯了一声后,便彻底离开了办公室。

坐在办公室内的李宗勇在她离开后,笑容隐没在了嘴角,叹息了一声道:“真希望永远都没有这个需要。”他打开了手边的一个抽屉,里面静静躺着一个手机,李宗勇盯着那手机,拧着眉头,神情严肃而又凝重地喃喃自语道:“臭小子,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又过了两天,距离考试还有最后一天,部队下午难得放假给他们时间复习。

坐在305寝室里的几个人前几天因为严怀宇和马翔这件事,一个个都没什么太大的心思复习。

现在好不容易严怀宇是醒过来了,马翔离开也已经是事实了,这几个人多多少少也都缓过来了,立刻投入进了复习之中。

说到考试复习,不得不提古琳做的笔记了。

305寝室人手一本,全部都是古琳亲自整理的,每个批注,每个知识点整理的清清楚楚,完全不需要再去翻书。

看来这个古琳对于学习上的事情还真有一套。

聂然随意翻阅了几页,嘴角轻轻上扬了起来。

“完了完了,这两天我都没好好复习,我感觉明天考试我死定了。”在看了一个多小时后的何佳玉只觉得头痛不已,忍不住坐在书桌前哀嚎了起来。

一旁的施倩幸灾乐祸地道:“谁让你天天往医务室赶,活该!”

何佳玉眉头一竖,“说的你好像没去似得。”

施倩姿态悠然地调侃地道:“我可没你那么火急火燎的,连饭都不吃也要带着别人的病号饭往病房冲。”

被她这么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后,何佳玉立刻就紧张了起来,硬着嘴说道:“我……我这不是怕他饿死嘛,饿死了谁和我吵嘴,部队生活本来就枯燥,再少个斗嘴的多无聊啊。”

“是吗?做人要诚实哦。”施倩头也不抬地又是一句挪揄。

气恼得让何佳玉有些结巴了起来,“你,你,你那什么意思啊,还有我做人哪儿不诚实了,我一向都……都很诚实的啊。”

“行行行,你诚实,你最诚实了,行了吧?赶紧看书吧,难得体能考这么好,笔试考太烂,也同样进不去别的班。”施倩懒得和她继续斗嘴下去,以免耽误到自己的考试。

可不曾想,何佳玉却说道:“我为什么要进别的班啊,不管这次我考的多好,我都留在六班了。”

施倩愣了愣,抬头看着她。

这丫头没疯吧?

当初射击成绩害她不得已进入六班时,她可是发誓要尽早离开六班这个差班的。

怎么现在反倒不想走了!

“哟,这是舍不得某人吧。”施倩一脸不怀好意地笑道。

“什……什么某人,你说什么啊!”何佳玉神色越发的局促不安了起来。

施倩没有何佳玉那么大大咧咧,她知道什么叫点到为止,于是笑着道:“我说你舍不得你家然姐,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何佳玉一听,顿时松了口气,“没有没有没有,你没说错,以后然姐去哪儿我去哪儿,反正我就跟着然姐混了!”

施倩笑着摇了摇头,“你敢在你家骁姐面前说跟着聂然混,我看你是混不下去了。”

对此何佳玉倒并不在意,得意地道:“怕什么,现在骁姐和然姐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得,我跟着然姐就等于跟着骁姐了。”

“可你家骁姐这次要去一班,她们两个人就分开咯。”

一提起李骁要走,何佳玉到底还是舍不得的,只是呐呐地道:“我倒是想进一班,可我又没那本事进,这次我能进四班就不错了,但在四班然姐、骁姐都不在,去了也没意思,索性我还是留在六班跟着然姐好了。”

聂然看到她那故作潇洒轻松却难掩失落的神情后,扬了扬眉道:“原来你是拿我当备胎啊。”

“噗——”施倩立刻就毫不客气地就笑了出来。

何佳玉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见自己怎么解释都不好后,她索性蔫蔫地坐了回去,道:“我还是去复习吧。”

一句话搞定了聒噪的何佳玉后,聂然刚转头,视线无意间和李骁撞了个正着。

看到李骁清冷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聂然抬了抬下巴,随后坐正了身体,翻阅着那本笔记。

一个下午加上一个晚上的复习过后,第二天一大早终于开考了。

在进教室之前,何佳玉对着古琳小声地道:“古琳,等会儿考试的时候记得把做好的试卷往下挪一挪。”

“啊?为什么啊?”单纯的古琳显然不太明白她这样做的意义。

站在旁边耳尖的施倩顿时笑了起来,“你傻啊,你不挪她怎么作弊。”

“不不不,不行的,会被发现的!”古琳听到施倩的话后,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一旦发现,肯定是要被记过的。”

“什,什么作弊!我只是想做完了之后对对答案而已。”被拆穿的何佳玉略有些尴尬,依旧嘴硬地道。

“对答案?你这借口说出来谁信啊。”施倩不以为然地斜睨了她一眼。

“我信啊!”何佳玉一把揽住了古琳站到了旁边说道:“记住啊,等会儿挪下来点,给我对对答案。”

古琳被她扣住,没办法逃开,只能弱弱地说道:“可是这样会被教官发现的。”

何佳玉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可能发现,你动作幅度小点,他们就发现不了。”

不知何时跟过来的施倩嗤笑了一声道:“幅度小点?那些教官们百米开外都能一枪正中红心,更何况古琳那小小的动作。你。你还是别折腾古琳了。”

“是啊是啊,你还是别为难我。”古琳忙不迭地道。

“快开考了。”这时候李骁适时出声,解救了古琳。

古琳趁着李骁那句话后,一溜烟儿的就跑进了考场内,气得何佳玉在原地直瞪眼。

“好好考试哦。”施倩在进考场前还不忘对何佳玉落井下石地道。

“你,你们……”何佳玉看到他们一个两个都往里面走,无奈之下也只能跟了进去。

靠在门边上待考的聂然瞅了墙面的钟表一眼,还有二十分钟,哪儿就开考了。

这个李骁,分明就是不想让何佳玉作弊得逞。

聂然笑着也随后跟了进去。

二十分钟后,考试正式开始了。

聂然先是翻看了一下试卷,发现古琳的笔记几乎押题押对了几乎大半,这倒是让聂然惊讶不已。

看来古琳柔弱胆小的外表下,倒有一颗学霸的心。

聂然挑挑拣拣了一些题目,结合前世自己的实战再加上昨天看的笔记,写了一些在上面,争取拿个六七十分的及格就好。

一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过去了,随着铃声一响,所有人陆陆续续的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何佳玉高兴地伸着懒腰,“天,总算考完了,累死我了!”她随后笑着问道:“骁姐,然姐,考完之后部队放假几天,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聂然直接道:“我有点私事会出去一次。”

李骁顿时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

何佳玉也好奇地问道:“私事?什么私事?”

聂然笑着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乔维匆忙地走了过来,对着聂然道:“马翔的事情,严怀宇知道了!”

突然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别人家读者群里看到作者都是:啊啊啊——作者大大这章好棒啊,好想看后面的啊!作者大大最赞等等……

为毛到我这里就是:蠢夏你赶紧给我滚去码字,不准窥屏!本大王要看更新,赶紧码字,以及……你的题外话那么少,互动呢?快点去卖个蠢等等……

你们这样对我,真的好吗啊喂!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嘤嘤嘤~

PS:然哥依旧还是你们的然哥,不要以为她现在的小小变化就感觉她不霸狂拽炫了,啧啧啧!放心吧,后面精彩的很快就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