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遇旧人,谈条件/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院门口的几个人一听到马翔的呼喊后,也急忙奔了进去。

就看到马翔的母亲此时倒在地上,双眼紧闭着。

李骁快步走了过去检查了一番,冷声道:“应该是急得晕过去了,需要马上去医院。”

马翔二话不说直接背起了自己的母亲,严怀宇此时也说了一句,“我去外面找车子!”然后就往外头急速跑去。

一群人就这样跟着马翔往医院里赶去。

急诊室的医生给马翔的母亲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才走出来对着马翔说道:“你母亲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只是长时间受到惊吓,体力不支晕过去了而已。给她打了点滴,有镇定作用,休息一会儿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在听到医生说了这番话后,马翔这才送了一大口气,连声的道谢,“谢谢,谢谢医生!”

“不过你母亲身体虚弱是真的,需要好好调理调理才行。”医生又再一次地提醒了一句。

马翔神色微黯。

他知道父亲离去后母亲就一直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自从自己去了部队之后,她一个人过的更是辛苦了很多,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做,连个帮衬都没有,所以才会身体这么的差。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他低垂着头回答道。

医生写完了检查报告后,并且开了药单子后就离开了。

马翔在听到了医生的一番嘱咐后,转身就想往里头走看看自己母亲的情况,结果被严怀宇给叫住了。

“马翔。”

马翔脚下微微一顿,却没有转过身来,说道:“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但是我已经离开部队了,不想再回去了。”

严怀宇急忙走到了他的面前,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离开。”

马翔抬头,道:“我晕枪这件事隐瞒了部队那么久,都够我记十次过了。”

严怀宇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噎住了。

他不明白向来话少老实的马翔怎么现在竟能噎得他连句解释都没办法说。

而且马翔的态度也特别的决绝,完全没有任何的可以商量的余地,就下了逐客令道:“总之,我不想回去,你们快走吧。”

说完后,他便不顾严怀宇的呼喊就往病房内走去。

站在边上的何佳玉低声地问着身边的施倩,“现在怎么办?”

施倩耸了耸肩,“还能怎么办,只能等他们轮番把马翔给劝下来咯!”

聂然站在一旁看到这番场景之后,知道现在不是一个劝马翔的好时间。

本来马翔就愧对严怀宇,觉得严怀宇这一场罪完全是被他所连累的,现在家里被高利贷的逼着,更加不可能离开了。

今天,算是白来了。

聂然看了看时间,觉得离马翔母亲醒来还有段时间,坐在这里等着也是等着,趁此机会还不如四处闲逛了一圈。

谁知才刚走出急诊室的大门,结果就直接遇到了从外面匆匆跑进来的一个警员。

她眼明手快的往左边一闪,这才避免了一次相撞。

“抱歉。”那人声线冰冷地道了一声歉意后,就往里面走去。

聂然在听到那冻死人的声音后,猛地抬头,冲着那人的背影喊了一声,“厉川霖?”

只见那人闻声停下了脚步,并且转过身来。

在看到那一张熟悉的脸后,聂然嘴角轻扬起,果然是厉川霖!

同样的,站在对面的厉川霖在看到聂然那若有似无地笑容后,也不禁愣住了。

百年不变的冰山脸此时变得有些龟裂,“聂然?”

聂然笑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厉川霖愣了足足好几秒,在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许久没见的聂然后,这才说道:“我被调派过来了,就在任务结束后。”

“果然是如此。”聂然笑得意味深长,喃喃低语着,“A市离Z市可不近啊。”

她就说嘛,霍珩是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知情的人。

“你现在……过得好吗?”厉川霖看她低垂一笑,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次聂然为了霍珩和自己闹掰之后,正巧这时候他的申请通过了,他一气之下就来到了Z市。

聂然知道他这句话的潜台词,这家伙都大半年过去了还记着那件事。

她暗暗发笑地点头,“嗯,在部队里吃好喝好。”

果不其然,厉川霖眉头一皱,“部队?”

她不是为了霍珩已经和方亮闹翻了吗?

不是为了霍珩离开部队了吗?

怎么现在还在部队里面!

他看着聂然那嘴角扬起的弧度,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有些不可思议地道:“你完成……那个任务了?”

虽然是一句疑问,但是语气里却充满的肯定。

聂然点头笑了笑道:“嗯,算是吧。”

“那当初你……”厉川霖原先是想问她,当初是不是故意做戏给他和方亮看,可问到一半他却停了下来。

其实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不是吗?!

如果不是做戏,她怎么可能完成任务,更别提回到部队了。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觉得也没必要问了,因为那段日子的相处之中,他已经完全领教了她不按套路出牌的做事方法。

“队长。”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厉川霖往那处一看,发觉是自己的手下后,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来医院的目的,当下也不好和聂然多聊什么,简短地说了一句,“我还有事,下次再聊。”便快步离开了。

聂然看着他们几个人行色匆匆的背影逐渐离去后,发现自己在门口耽搁的时间也不短了,立刻折返了回去。

“现在怎么样,还要等下去吗?”聂然看了看纹丝不动的大门,以及站在门口的严怀宇,轻声地对李骁问道。

李骁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后,又随后问:“你去哪儿了。”

“洗手间。”

聂然回答的飞快,让李骁不由得侧目扫了她一眼,“你在洗手间里待了一个多小时?”

“是啊,怎么,蹲厕所还有规定的吗?”聂然理直气壮的发问,让李骁也无可奈何。

就在两个人说话之际,病房的门总算是开了。

马翔搀扶着自己的母亲走出来时,看到严怀宇他们还站在里,忍不住皱眉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马翔的母亲看到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不由得对自己的儿子问道:“这几位是?”

“阿姨,我们是……”

何佳玉正要自报家门,却不料马翔抢先道:“路过的。”

这让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众人们顿时一怔。

这马翔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和他们划分出距离了?

但马翔的母亲显然没有被他给糊弄过去,对何佳玉道:“我记得你的声音,你就是帮我们家马翔打退那群混混的小姑娘吧。”

何佳玉神色一亮,立刻点头道:“是啊是啊,就是我。”

马翔的母亲笑着对着她道谢着,“真是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那群混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何佳玉连连摆手地道:“没关系的,我们和马翔是战友,他有难我们肯定是要帮的。”

“战友?”这倒是让马翔的母亲吃惊了一把,随后略有些怪责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马翔,“你这孩子,怎么能把说战友是路过的呢!”

马翔沉着脸色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站在母亲的身旁。

马翔的母亲说完了之后才突然意识到何佳玉说了什么,战友?这几个女的是马翔的战友?

那……那不就是说……

“那你们也是当兵的?女兵?”

何佳玉笑着应道:“是啊,我们几个都是女兵。”

马翔的母亲马上对她们这几个女孩子疼惜地道:“哎哟,那可真是了不得了!女孩子当兵肯定受了很多苦吧。”

马翔看自己的母亲站在那里似乎要和人唠家常的样子,轻声地提醒道:“妈,医生说你身体虚弱不适合站太久,咱们回去吧。”

马翔的母亲一想,点头道:“也好,那那你的战友们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然后又转头对着何佳玉她们和颜悦色地道:“阿姨给你们做饭吃,折腾了那么久,肯定都饿了吧。”

“吃饭就不用了阿姨,这次我们来主要是想和马翔谈谈关于回部队的事情。”被晾在一旁的严怀宇这时候走到了马翔母亲的面前,认真地说道。

马翔眼眶微瞠,立刻连名带姓地低喊了一声,“严怀宇!”

被搀扶的马翔母亲立即皱了眉头,不解地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回部队?不是说请假了半个月么,这才一个星期就要回去了?”

请假半个月?

众人诧异地看着马翔,他明明是自己申请退出部队,怎么现在成了请假半个月了?

严怀宇错愕地问道:“你没和阿姨说?”

马翔的母亲在他们两个人严肃的神情里也感觉到了什么,不禁问道:“说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乔维见气氛不对,生怕马翔的母亲得知马翔已经离开部队为此受到打击,立刻出来打了圆场,“没什么阿姨,我们部队这次有特殊训练,所以要让马翔提前回去而已。”

马翔的母亲听了这番解释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缓和了下情绪道:“哦,是这样啊,那马翔你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跟他们回去吧。”

马翔勉强一笑地道:“没事的,妈。我到时候和教官打个电话说一下,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妈没事儿,部队的事儿要紧,你明天就跟着他们走吧。”马翔的母亲一再的劝他离开,可马翔死活是不肯。

事情顿时陷入了僵局之中。

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聂然这时候倚靠在墙面上,对着马翔的母亲问道:“阿姨,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找你们麻烦?”

“这件事……其实也不怕你们听了笑话,马翔有个表哥向来不学无术,好赌,现在欠了一大笔的高利贷,结果人跑了,那些混混就找到了我们,逼我们交人,说是不交人就一直找我们的麻烦。”

她这么一通解释后,众人这才明白当初还未进院门时在门口听到的那一句话。

而聂然听到是高利贷的问题后,眉头瞬间拧紧。

高利贷这种东西,一沾上那就是钱滚钱利滚利的,马翔的家庭一看就知道不是富裕人家,甚至连小康都算不上,让他们付清这笔钱根本不可能。

马翔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不会跟着他们回去的。

也就是说要想让马翔跟他们走,必须要把高利贷这件事给解决掉才行。

该死的!

原本她不过就是看在古琳的面子上这才多管闲事了一回,怎么现在越管事情就越多了呢。

早知道当初就不答应了。

站在另外一边的何佳玉听完后气愤不已地道:“欠钱的又不是你们,为什么要找你们麻烦,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施倩一脸无语地道:“如果混混讲道理那就不是混混了。”

何佳玉被她这么说了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蠢了点,立刻提议道:“那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会善罢甘休的样子,要不然阿姨换个地方住吧?”

马翔的母亲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躲过,但没用,没两天他们就找过来了,所以也就不躲了。”

那些混混们早在一个多星期开始就来不停地骚扰他们了,那时候恰逢马翔回来,又和那群混混们争执了几句,把其中一名混混的手给打伤了。

从那以为那些混混就像是上班打卡一样大一早就跑过来各种骚扰,马翔为此不得不带着自己的母亲跑去了亲戚家躲两天。

但没想到只不过短短一天时间,就被他们给找到了。

甚至还把亲戚家里砸的一塌糊涂。

为了不连累亲戚,母子两个不得已又重新搬了回来。

这不,今天才搬回来,他们又上门开始各种砸东西了起来。

想到这里马翔的母亲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马翔一看到母亲这般神情,出声宽慰道:“妈,这些事儿你就别想了,你好好养身体,其他的我来就好。”

何佳玉也点头道:“是啊阿姨,你就别担这个心思了,自己多注意休息才行。这件事有我们呢,你放心吧,肯定能解决的。”

马翔的母亲却摇头,“不不不,这事儿和你们没关系,你们可千万别卷入,今个儿你们打了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看啊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听说那些人的后台可硬了。”

何佳玉不屑地笑了起来,拍着胸脯道:“阿姨,我们可是当兵的,还能怕这群不入流的家伙不成。”

马翔的母亲并没有被她这番话所安慰到,反而愁着眉叹息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人太多,你们就算再能打,可毕竟人单力薄啊。”

说到激动处,马翔的母亲竟咳嗽了起来。

马翔立刻替她顺气拍背地劝道:“好了妈,这件事我都说了我会解决的,你就不要担心了,咱们回家吧。”

“是啊阿姨,这事儿你就别纠结了,我们陪你回去。”何佳玉看到她咳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也软下了语气劝了几句。

乔维和乔维两个人替马翔的母亲拿了药,何佳玉则和李骁在门口拦了两辆出租车,一行人就这样打道回府了。

回到家后马翔将母亲安顿好,看到她彻底歇下后,这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面色沉静地对着院子里的人点头致谢地道:“谢谢你们,我妈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了。你们回去吧。”

不死心的严怀宇急忙挡在了他的面前,阻了他前行的路,“马翔,咱们聊聊好不好!”

马翔皱着眉头摇头,“事情都已经确定了,没什么可聊的。”

听到他如此果断的拒绝,严怀宇简直头痛不已,都说老实人话少,可老实人也很倔啊!

这马翔以前一直都在自己身后随便揉搓的,这冷不丁一下子变得如此强势倔强,真是不知道拿他如何是好。

“我不过就是晕了几天,原本不是好好的吗?”严怀宇不明白马翔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自己不就是病了几天么,这家伙怎么就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这时候被严怀宇认为是哪根筋不对的马翔就像是踩到了地雷一般,眉头紧皱,神情难得严肃和痛苦,“好好的?自从我晕枪之后,有哪一天你是好好的了?被迫从一班离开,断了前程不说,现在还因为我,把身体都搞垮成这样!”

“胡说!是因为我,你才会晕枪!是因为你替我挡了一枪,你才变成这样的!”严怀宇纠正地道。

“要不是我心理能力差,我会晕吗?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问题。”

“不是的,这怎么是你的问题呢……”

严怀宇皱着眉头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却被聂然一口打断道:“就算我们走了,以今天这种情况,他们明天肯定会带更多的人过来,到时候你要怎么办?是带着你妈逃呢还是出去躲着?”

马翔低垂着眼睑,沉默着。

很显然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逃?可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呢。

没有钱,根本跑不远。

聂然看他不说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离开部队是因为对严怀宇有愧疚之心,觉得自己有病一直拖累严怀宇,也知道你担心你妈,不想丢下她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所以才说这样的话。不如这样,我们帮你解决那群混混,你跟我们回去,如何?”

但马翔却依旧摇了摇头,这让聂然眉头深深地皱出了一个褶子。

还不行?

“那群混混你们解决不了的,只要一天没还钱,他们就会一直骚扰我妈,我不能走。”

马翔这番话让聂然眉梢一挑。

原来不是拒绝回去,而是担心他妈妈的个人安全问题。

“不就是钱么,我来!你说个数,我现在立刻让我爸转过来。”严怀宇是少爷出身,对于钱自然没有马翔家里那么拮据了。

马翔抬头看了他一眼,愁眉苦脸地道:“三百多万,你要怎么还。”

“……”严怀宇瞬间没辙了。

他是少爷出身,可家里毕竟不是亿万富商啊,一两万还行,三百万……那可真是个天文数字了。

“三,三百万?天啊!他们穷疯了吧!”何佳玉和施倩以及古琳三个姑娘听到那数字后,不禁咋舌地道。

就连乔维也在听到这串数字后,眉头拧了起来。

三百万,这数字太大了,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负担的起的。

更何况是务农出身的马翔家。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走入绝境的时候,聂然却浅笑地道:“为什么要让你还,欠钱的是你表哥,把你表哥找出来不就好了。”

马翔看着聂然道:“我表哥早在三天前就找不到人了。”

找不到人?

聂然笃定地道:“这件事我自有办法,总之我帮你搞定了你表哥,你就和我们回去,如何?”

马翔沉默了片刻,在看到严怀宇他们满是希望的神色之中,不忍地道:“可是我已经被退出来了。”

“你的档案暂时搁置,还没彻底送上去,所以现在就如你说的那样,算是休假。”

这让马翔顿时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他当时明明就是退出来了,怎么可能被搁置了呢?

但他随后一想就知道,一定是他们肯定在自己离开后和教官们争取了,甚至还为了这个条件牺牲了什么。

马翔看到他们这么一群人大老远的从预备部队跑到Z市,说不感动其实是假的,只是……

“可是就算休假又有什么用,我这个病治不好,部队还是不会要我的。”

聂然站在那里,略有些不耐烦地道:“他们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从预备部队出发到现在,她的心情可没怎么爽过,现在马翔还这么磨磨蹭蹭的,简直就是在挑战她所剩不多的耐心。

马翔被她那一声低喝后,挣扎了一番后,最终才点头道:“……好吧。”

我相信聪明如你们肯定想到了后面然姐是怎么找那位表哥了,但是下一章还会出现一个人,一个你们期待已久一直求重点的人!~

不知道你们猜出来了没?

但是可以告诉你们,接下来几张都是挺好看的,因为前几张都是过度章节,蠢夏其实写的也挺纠结的,也略卡,所以字数都上不去(大家表揍我~)

蠢夏其实很爱你们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