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是她?!泄私愤!/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门口的马强被她这样砸得鼻子一疼,不禁踉跄地往屋内退了几步。

“喂,你神经……”病字还没从嘴里说出来,顿时肚子就被聂然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人被一股力道踹向了屋内的电视机柜上。

“砰——”的一声过后,再次重重的掉落了下来。

在地上滚了两圈的马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肚子怒声咒骂地道:“靠!你个疯女人你干什么!你私闯民宅信不信我可以告你!”

帽檐下,聂然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凝结出了一抹冷笑,她慢慢地走了进来,“是吗?那我要不要让那群高利贷的帮你加油助个威?”

她抬头,看向了马强。

马强被她的那一句话震住了,他惊骇地看着对面的聂然,顾不得肚子上的疼痛道:“你……你是他们的人?大姐,大姐我错了,大姐,我是真没钱了,我才逼不得已逃的,这样,等我有钱了,有钱了我一定还,信不信?饶我一次吧。”

“这些话你留着和那群高利贷的人说吧!”

聂然跨步走到他的面前,刚要举手揪住他的衣领往外走时,马强“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不停地哀求道:“大姐,我真的,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说着,他便一把抱住了聂然的腿。

聂然微微皱了皱眉,正要往后退时,突然之间跪在地上的马强猛地窜了起来,想要撞开聂然往门外冲去。

已经感知到异常的聂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他的撞击。

马强因此顺利的朝着门外冲去。

站在原地的聂然望着他背影,半眯起了眼神,随手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刀,然而还不等她出手时,奔向马强却倏地停住了脚步,站立在了门口。

聂然见他突然停下,还未飞射出去的水果刀指尖一转,又收了回来,只不过……

他为什么不跑了呢?

就在聂然疑惑不解的时候,站在门口的马强居然往回倒退了回来,他颤颤巍巍地每往后退一步,聂然的眉头就蹙紧一分,直到……

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这次,聂然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

李骁!

只见她站在门口,神情冰冷地望着马强,即使手中没有任何的东西,可那冰冷的气息和寒厉的眼神让马强不自觉地一步步朝着后面退去。

“你怎么来了。”聂然不禁问道。

李骁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马强,径直回答道:“我怕你查不到,所以昨晚打电话找人帮忙了。”

结果没想到晚了一步。

不过好在自己出现,没让人成功逃脱。

李骁对她道:“你退步了,竟然让目标任务从眼皮子底下逃走。”

“是吗?”聂然抬手,把玩着指尖正在旋转而闪烁着冷芒的水果刀。

李骁瞥了一眼,这才不再开口。

论射击能力,就连她也要输聂然一筹。

“行了,带上他,去交差吧。”聂然一边走过去,一边指尖旋转着那把锋利的水果刀。

被夹在正中间的马强一听到她说要带自己去交差,又再一次的“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他不停地搓着双手,惊慌地对着李骁和聂然两个人说道:“大姐,两……两位大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饶我一次吧,好不好?”

李骁不想受她这一跪,往门外退了一步。

跪在地上的马强就趁着那一小段的空隙,刚想站起来拼一把冲出去,却在将膝盖曲起的时候,忽的一把带着幽冷锋芒的刀出现了在他的眼前。

“你再抱着想要逃跑的心,我就让你这辈子都站不起来。”那似笑非笑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让马强刚曲起的膝盖“扑通”一下,再次跪了回去。

马强吞咽口口水,强忍着心头的惊恐颤着声音道:“大姐,只是要钱而已,咱……咱不用玩命吧。”

聂然轻笑地半蹲在他的面前,手中的刀子明晃晃的在他面前晃荡着,“只要你乖点,这把刀就不会扎向你。所以,死还是活在你自己的一念之间。”

马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是是是,我一定不耍花招,我肯定不会再耍花招了。”

“那就走吧。”聂然一把揪住了他的后衣领,直接往门外丢了出去。

马强脚步不稳的往前跌了几步,随后李骁和聂然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和他并肩往楼下走去。

在老旧的小区外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个人一路朝着马翔家行驶而去。

在出租车内,马强坐在后座上,李骁和聂然依旧将他夹在中间无法逃脱。

马强想着或许惊动出租车司机,可以让这两个姑娘吓得逃跑。

可还不等他张口呼救,就听到耳边幽幽的传来了一个微小的声音,“你可以向司机师傅求救,但你进了局子以后,相信我,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来亲自好好招待你。”

“……”马强在听到好好招待四个字后,身躯一震,惊骇地扭过头看向了身边的人。

她,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的?!

一共三次逃跑每一次都被她当场抓住,甚至这第三次他还没有实行,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她给遏制住了。

这个女孩子就像是有读心术一样。

好恐怖!

聂然对着他冷然地扬起了唇畔,那森冷的笑意让马强顿时打了个激灵,急忙转回头去,端端正正地坐着。

车子很快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窗外的景色不断的往后倒退去。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车子总算停在了马翔家的附近。

下了车后,马强看着周围的环境,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这里不是葛爷的地盘啊。”

“你不认识这里吗?不至于吧,明明是亲戚,难道从来没走动过吗?”聂然付了车钱后,走到了他面前,面露冷色。

“亲戚?”马强再次仔细地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顿时恍然了过来,“这里是……这里是……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他很不明白,这两个人不把自己交给葛爷,为什么要带自己来马翔家。

只不过这回聂然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带着他往马翔家继续走去。

希望那群混混还在那里,这样事情就能圆满解决了。聂然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但是,事情显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当他们两个人带着马强回到马翔家里时,却发现院子的两扇门其中一扇已经被撞得七零八落。

聂然和李骁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后,立即变得警惕了起来。

将马强拽向了身后,聂然轻轻地踏着那破碎的门走了进去。

没人。

院子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不止那群每天像是来打卡上班的混混不见了,就连向来爱咋呼的何佳玉他们也同样不见了!

“他们人呢?”李骁从门外也跟着走了进来,在看到院内的景象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见了。”聂然站在院子的中央,突然之间屋内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响动。

聂然大步朝着屋内跑去,她一推开门,看到马翔的母亲躺在地上,而旁边是她用来发出声响而推到的小木凳。

“阿姨!”她跑向前去,将马翔的母亲扶了起来,并且检查她身上是否有外伤。

身后跟进来的李骁看到这一幕后,问道:“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药,药在……在……”

马翔的母亲指着房间的方向,李骁立刻转身走进了房间去拿药,并且让她服下。

过了十分钟后,马翔母亲喘息缓和了下来,脸色也好看了些许。

马翔的母亲一稳定下里后,情绪就变得激动了起来,抓着聂然的手道:“你们总算回来了!那群人,那群人在早上把马翔和你的伙伴们给全部绑走了!他们来了好多人,好多人啊,他们还警告我不能报警,让我等你们来,不然就要他们好看……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就一直坐在这里等,可是……可是晕了过去,我……我好怕马翔会出事,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的话说的断断续续,甚至有些紊乱。

但是聂然和李骁从她的话语里听出来,那群找找不到自己,就把马翔他们被抓走了,然后还警告马翔的母亲不能报警,否则就撕票。

而马翔的母亲一时情绪起伏不定,身体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那他们有没有留什么话呢?”聂然梳理完毕后,很冷静地问道。

“话?”马翔母亲懵然了一会儿,然后立即点头道:“有!他们有留话说,想要救他们,就让昨天晚上拧断他胳膊的女的亲自去一趟,桌子上放了地址。”

聂然拿起了桌上的那张名片,上面写着一连串的地址。

“你留下来照顾阿姨。”她握着名片,对着李骁道。

李骁拒绝道:“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

就连马翔的母亲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要不然……咱们,咱们还是报警吧!”

“不用,我已经找到马强了,我现在只需要把人送过去,他们应该会放人。”

“马强找到了?他在哪里?”

一听到已经找到马强的马翔母亲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聂然被她这么提醒,才想到李骁和自己都在屋内,没有人看管的马强极有可能趁着这个机会逃走了!

当下,她转身就冲了出去。

结果就看到马强被绑在门口的柱子上,此时他正在努力的挣脱着,但一看到聂然他们出现后,顿时停了下来,装作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我做事很可靠的。”从门内走出来的李骁站立在了聂然的身边,声音清冷地道。

聂然微微松了口气。

而随后从屋内摇摇晃晃走出来的马翔母亲在看到被绑着的马强后,心头的怒火瞬间汹涌而出,她快速地冲向了马强,对着他就是一阵乱打。

“你个挨千刀,你还我儿子,你个混蛋!你欠了钱,凭什么让我们母子受罪啊,马翔要是出个什么事情,你还让我怎么活……呜呜呜……”

说到最后她竟忍不住哭了起来,整个人也支撑不住的摔在了地上。

李骁赶忙上前将人扶了起来,向来不怎么说话的她略有些生疏地劝道:“阿姨,注意身体。”

被绑在柱子上的马强被马翔的母亲一顿挥拳乱打后,疼得龇牙咧嘴地求饶道:“姨啊,我也不想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想还钱,可是他们要我十分利,我真还不上啊。”

“还不上你借什么高利贷!你要是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就是死我都不放过你!”被李骁搀扶在那里的马翔母亲双眼通红站在那里,声音里透着决绝的意味。

聂然没有心情再继续看他们之间的纠缠,直接解开了马强捆绑,说道:“行了,阿姨我用他去把马翔换回来。”

马强一听顿时挣扎了起来,“什么?不,不要!我不要去,他们会砍了我的,我不想死啊,姨啊,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吧。”

“我救你?我儿子都因为你被抓走了,现在生死不知,我还救你?我恨不得打死你!”马翔的母亲愤怒地瞪着他,那怨毒的眼神恨不得能就此撕碎他。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李骁,你留在这里,我去换人。”聂然一把揪住了他的后领子就往门外走去。

“我跟你一起去。”李骁这时候走了过来,还不等聂然拒绝,就冷声而又坚定地道:“这事没商量!”

聂然眉头拧成了个川字,但没有再继续否决掉她的说法。

沉默了片刻后,她最终还是点头道:“走吧。”

两个人走出来村子,拦下了出租车,带着马强前往名片上的地址。

司机师傅在听到地址后,又看了看他们三个人,其中两个小姑娘看上去年龄不大,中间那个男的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于是好心的劝道:“小姑娘们,这地方是个地下拳场,里面鱼龙混杂的很,你们不要被社会上的那些小混混给欺骗了,到时候后悔。”

聂然挑了挑眉,“地下拳场?”

那名司机师傅一看到她们两个女孩子那么惊讶的表情,就知道她们是不知情的,于是连忙说道:“是啊,我也是载客的时候听到这个地方,说是什么打拳的地方,里面还赌钱呢,可乱了,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回家比较好。”

聂然见这位司机师傅那么关心她们两个,还一脸警惕地看着马强,就知道他误会了,笑着说道:“不用,载我们去吧。”

她的坚持让司机师傅暗自摇头,这些小姑娘们现在真是为了刺激好玩儿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那你们别后悔。”

他觉得自己已经该做的都做了,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油门一踩,车子便朝着大路驶去。

再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看上去已经废弃的工厂前。

“是这儿吗?”聂然在看向车窗外那破败的工厂后,向马强问道。

马强此时此刻脸色煞白,有种即将要奔赴刑场的感觉,他哆哆嗦嗦地点了点头,“对,就是这儿。”

坐在前面的司机看他那样子,又到这种地方,瞬间以为他是犯毒瘾了,立刻道:“那个,都已经到了,你们快点下车吧。”

聂然和李骁带着马强下了车,付了车费,司机师傅一个掉头就踩着油门快速的驶离了这个地方。

“走吧。”聂然推着马强往那间废弃的工厂里走去。

用废弃的工厂做底下拳场倒是挺有想法的。

此时,傍晚时分,暮色四合。

废弃的工厂外荒无人烟,偶尔传来几声野狗的犬吠,让人只觉得阴森一片。

聂然和李骁跟在马强的身后让他带路,在穿过了几个隐蔽的小门后,就看到两个保镖正站在门口看守着。

那两个人在看到聂然和李骁这两个陌生人后,伸手阻止。

“你们老大让我来的,快点让我进去。”聂然站在门口,神色略有些不耐地道。

老大请来的人?

那他们怎么没收到通知?

两个保镖互看了一眼,嘲笑地道:“你以为说这种话我们就会相信么,老大会请你?开什么玩笑,赶紧滚!”

“这是你们老大给我的名片,这个总不会是开玩笑的吧?”聂然将手中的名片直接甩到了那两个人的面前。

那两名保镖一看那张名片,的确不像是造假的。

一时间,这两个人有些无法确定了。

“你站在这里等会儿。”其中一名保镖想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进去问一句比较保险点。

过不了多久,那名保镖带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那个男人在看到聂然时,狰狞地泛出了一个笑,阴测测地道:“你终于来了!我们大哥等你很久了,请吧。”

聂然率先跟了进去。

一走进后,才发现里面十分的喧闹,台上有两个拳手正在激烈的打斗中,台下的观众们呼喊声,尖叫声,震耳欲聋。

他们走在场子的最外围根本看不清台上的人,就这么瞟了两眼,然后跟在那个男人身后穿过重重的人群,走到了一间VIP包厢内。

“力哥,人来了!”那男人在门口喊了一声,那些坐在沙发上或是靠在墙上的人顿时全部将视线落在了门口。

聂然迎着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淡然地走了进去。

每往里面走一分,那群人就或多或少的冷笑了起来,甚至手里的铁质棒球棍有意无意地在地上砸上两下。

只是最后并没有吓到聂然和李骁,反而把马强吓了个半死,要不是李骁拽着他,他能当场跪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坐在沙发上手被吊在胸口的赵力看到聂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又想到自己的手拜她所赐,顿时冷哼了一声,“死丫头,我还以为你怕得躲起来了,没想到还挺有种啊。”

聂然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他们人呢?”

赵力抬了抬下巴,命令道:“带他们过来。”

身边的一名手下点头走进了包厢的一间暗门内。

聂然趁着那名手下去把人带出来,随手抓住了身边的马强,接着丢到了赵力的脚边,冷声地道:“这个人就是欠你们高利贷不还的正主,我替你们找到了。”

赵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踹了踹脚边正抖个不停的马强,阴冷地笑了起来,“马强,你欠钱不还还躲我们,怎么样,这几天躲得开心么?”

倒在地上的马强马上爬了起来,跪在赵力的面前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不不不,不是的……力哥,力哥你听我解释,我是去筹钱了,我……我不是躲……我真没有躲……”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赵力咬牙切齿的露出了一个狞笑,吓得马强腿软的不停地发抖,“力哥,你……你你……你相信我,我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千真万确的。”

赵力哼笑了一声道:“那好,既然你说自己说的都是真的,那钱呢?筹来的钱在哪里?”

“我……”一直想着如何保命的马强显然没想到赵力会这样问,他低垂着头,神色惊慌地不知如何是好。

“看样子你是没筹道钱了,现在还钱的期限也已经过了,按照规矩,你是要剁手还是剁脚,自己选。”赵力坐在沙发里,单手把玩着手中的一支香烟,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马强被吓得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接着便死死地抓着赵力的裤脚管,求饶地道:“不……不要……力哥,我求求你,不要……我一定能筹到钱的,我真的,我发誓,你相信我啊,我是真的一定会筹到钱的!”

赵力被他缠得有些烦了,冲着屋内其他的手下挥手道:“拖下去,拖下去。”

屋内的两外两个人一人一边的抓着马强的手直接将他拖了出去,在离开之前马强依然不停地喊着:“力哥,力哥!不要啊力哥!力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他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就是在离开包厢内依旧清晰地传了进来。

“现在这个人既然归了你们,那我们两清了。”聂然听着那一声声不绝于耳的求饶声,对着赵力冷冷说道。

“两清了?你把我的手弄成这样,这叫两清了?”靠在沙发里的赵力指了指自己的手,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出声。

聂然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又任何的害怕,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那你想怎么样?”

她的息事宁人在赵力看来是示弱的表现,他以为聂然是怕了,所以才会这样说,于是更加的猖狂了起来,“怎么样?当然是要好好陪陪我们哥儿几个了!要是把我陪高兴了,我就大发慈悲的不计较了。”

站在身边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李骁冷厉地道:“我看你的另外一条胳膊也不想要了。”

嚣张没多久的赵力在被戳到了软肋之后,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阴狠地盯着李骁,“你说什么?!”

聂然抬手阻止了李骁,然后对赵力说道:“我没时间和你继续折腾,你快把他们放了。”

她这两天又是熬夜在警察局看资料又是去郊区找人,来来回回的折腾,真的很困很想睡觉。

实在不想在和他们有什么纠缠,只想赶紧完成后回酒店休息睡觉。

赵力被她这种像是在哄孩子说话的语气给气到了,一脚直接将眼前的茶几踹翻在了地上,恶狠狠地道:“你算什么东西,你说放了就放了,我凭什么听你的!”

茶几上的茶水被他这么一踹,几滴热水被溅到了聂然的脚上。

“凭什么?”她本来就没有睡饱,处于暴躁期,后来又被这么来回折腾心里本来就不爽,一直都压着,现在被那几滴热水烫到后,她眸间急速酝酿起了一阵风暴。

“我看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你说什……”

他话还未说完,只看到聂然身形一闪,一道黑影掠过,等他回过神时,只感觉到头发被人狠狠的揪住,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重重地朝着茶几的角上砸了下去。

“啊——!”

额头上的疼痛感几乎让他晕厥过去,那粘稠热乎的血液顺着脸慢慢流淌了下来。

聂然爆发的速度实在太快,周围那群手下根本来不及上前帮忙,自家大哥就已经被伤了。

“大哥!”

那群人下意识的想要上前,结果被聂然一记冷眼直接冻在了原地。

这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暴力,居然直接就把力哥的头往玻璃上砸。

“现在你还要问我凭什么吗?”聂然的忍耐力已经彻底消耗殆尽,这一瞬间她周身散发的气息阴暗的让人心尖发颤。

“你……”赵力的头发被她死死抓着,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只能弯着腰,以一种屈辱的姿势低头。

聂然转过头对着那一群手下命令道:“不想你们大哥死在这里,快点把人给我带出来!”

其中一名手下在看到她阴郁的眼神后,就往那扇门跑去。

但没想到的是,他才走到门口,“砰——”那扇门连门带人直接被踹飞了,门内那名手下更是被直接丢了出来,整张脸肿的如同一张猪头一般。

屋内所有人都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蒙了。

就连李骁和聂然两个人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

“敢绑老娘,简直找死!”

就在这时候,何佳玉活动着手腕走了出来,她低声咒骂外加踩了几脚地上那个已经成了猪头的男人。

聂然看她一副精神头足的不得了的样子就知道这群家伙一点事情都没有。

不过,她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能自救,倒真是低估他们了。

“然姐!骁姐!你们怎么来了!”揍完地上那个男人的何佳玉才一抬头就看到了聂然和李骁,而身后跟出来的严怀宇他们在看到聂然后也急忙走了过去。

“你……你们是怎么出来的?”被压制着的赵力看到他们这群人平安无事地走了出来,还把自己的手下打成了猪头,惊讶地问道。

“老娘想出来就出来,用得着你点头么!”何佳玉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赵力的后脑勺,那力道打得直接将他的脑袋重新磕在了茶几的角上。

顿时又发出了一声“啊——!”的惨叫。

就是这一声响亮的惨叫声,门突然被打开了。

“吵吵嚷嚷的干什么?”

被聂然压制的赵力听到这个声音后,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不顾头皮的疼痛,挣扎地道:“葛爷,就是这死丫头昨天把我的手给拧断的!还把我脑袋砸成这个样子!”

“哦?”葛爷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番聂然,笑着道:“人不大,力气倒不是不小啊。”

“葛爷?你是他们的老大?”聂然在看到这人的时候,手还是没有松开的意思。

葛爷点了点头,“是啊。”

“那好,我倒是想要问问葛爷一句,我好心帮你把欠你钱的人找到了,可现在你的手下不仅绑了我的人,居然要我陪酒,说是要让他高兴高兴,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说到最后她直接揪着赵力的头发一把拽了起来。

赵力被迫仰着头,半张脸全部被血液糊住了,看上去异常的恐怖吓人。

可葛爷像是没看到一样,平淡地问了一句,“哦?人找到了?”

“是。”身边的手下点头回答道。

葛爷沉吟了片刻,走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道:“算了算了,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难得我今天高兴,小七给我漂亮的赢了一场,这件事就此作罢,你把人带回去吧。”

聂然扯了扯嘴角,松开了钳制,将赵力轻轻一推,直接推到了旁边。

“那就多谢了,葛爷。”

她道了一声谢后,带着何佳玉他们朝门外走去。

却不料,倏地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等一下!”

聂然步子顿了顿,重新转过身来,看向了那个叫住自己的人。

“你把我们的人伤了,这件事要怎么办。”那个人从葛爷的身边走了出来,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冰冷的眼神和聂然正好对上。

好熟悉的眼神!

聂然微微瞠目,完全就是在那一瞬间就认了出来!

是她!

芊夜!

即使那张脸有了局部的改变,使得她的面容有了很大的变化,但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不会错!

那天她这么急着离开预备部队果然是为了去执行任务。

只不过,没想到她会在Z市出现。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那你想怎么样?”聂然装作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站在门口问道。

芊夜走到了她的面前,沉冷地道:“和我比一场,你要赢了就放你走,输了钱再涨一倍。”

聂然嗤笑了一声,“你涨十倍都和我没关系,欠钱的又不是我。”

“可是你打了我们的人。”芊夜指着赵力,径直说道。

“那你还抓了我的人,甚至要求我陪酒,这笔账又怎么算?”聂然也毫不客气地质问。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毫不退让。

芊夜被她顶得没了话,只能死死地盯着她。

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其余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七姐有那么强硬的时候。

以前她对人连正眼都不看,今天怎么就为了赵力这样据理力争起来了?

聂然看她被自己噎得说不出来,似带着深意道:“我劝你还是在你主子面前少插话,免得惹了主子不高兴,把你给踹了。”

芊夜愣了愣。

“不不不,小七是我最好的拳手,我是不可能把她给踹了的。”葛爷坐在那里摇了摇头,然后又道:“不过,看你的能力好像也不错,要是能打过小七,不仅能放你同伴走,我还能让你加入我的拳队,如何?”

站在芊夜后面的葛爷没看见她的神情,但正对着芊夜的聂然却将芊夜在那一瞬间的蹙眉收入眼底。

聂然轻笑一声,拒绝道:“抱歉,我没兴趣。”

“哦?哪里让你没兴趣了?是钱不够,还是对于我的拳队没信心?”葛爷坐在那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烟,身边的手下立刻上前替他点上。

“都没兴趣。”聂然直白地回答。

已经重获自由的赵力捂着脑袋上的伤恶狠狠地对着聂然道:“敢这么对葛爷说话,简直找死!”

聂然凉凉地瞥了他一眼,对着葛爷说道:“葛爷,出来混的不是为钱就是为人,死这个字还是少说点,免得一语成戳,那就不好了。”

果然,葛爷一个眼神飞射了过去,吓得赵力打了个寒颤,哪里还有半点刚才对马强时候的嚣张劲儿。

“葛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

“既然是出来混的,那是我开的价格不够让你动心?”葛爷咬着那支烟,一缕缕的烟雾缓缓上升。

聂然摇头,状似不经意地扫了眼身边的芊夜,“我喜欢单干自己当老大,不喜欢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做奴才。”

站在身边的芊夜果然不负所望的握紧了拳头。

啧啧啧……还是那么容易就动怒,真不知道安远道为什么会选这种人执行任务。

聂然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芊夜身上,转而对着葛爷道:“希望葛爷能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

葛爷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单干?哈哈哈,有个性!行,你喜欢自己闯,我不强求,但是如果你混不下去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聂然却再三的拒绝:“不必了,最近听说Z市小偷小摸挺多,还是门关着比较好。”

说完后,她就转身往外头走去。

而站在原地的芊夜在听到那声奴才后,拳头握了松,松了又握,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她原本在部队就对聂然的无视心有不甘,现在被她如此挑衅,怎么可能看着她轻松离开。

瞬间,她身形暴起,直接冲了过去,抬脚就踹向了聂然的后背。

正往前走的聂然凭借着这么多年的实战训练,如此正大光明毫不掩饰的杀气让她甚至连转身都不需要,直接身形往旁边一晃避让开来。

但,说时迟那时快,身旁的李骁居然直接就是狠厉的一脚,带着强劲的脚风直接踹向了芊夜的膝盖骨。

芊夜抬眸冷冷地看了李骁一眼,知道那一脚如果自己接下来,肯定会伤到膝盖,这对自己不利,于是她不得不将腿快速抽了回来。

聂然转过身站在那里,望着芊夜,嘴角含着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提醒着,“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小心惹怒了葛爷。”

芊夜站在那里,眼底一片冰冷。

聂然知道,那片冰冷之下是滔天的怒意。

而就在此刻,葛爷果然出声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声,“小七。”

聂然就看到眼前的人身体轻轻一震,最终不甘心地往后退了三步,沉默地望着她。

聂然冲着葛爷点了点头致谢,然后带着何佳玉他们快速地离开了那个地下拳场。

九千五,字数还是不错哒~爱我不?

咳咳咳……芊夜都被你们猜出来了,唔……你们都是聪明滴孩子,我说憋大的,看吧,芊夜是不是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