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她到底想干什么?/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已经降临。

几个人往回去的路上走去。

“然姐,你是没看见,那几个人可卑鄙了,仗着人多居然和我们打车轮战术。”

“要是一对一,我肯定把那群家伙的鼻梁骨一根根给打断不可。”

“居然敢绑我,简直就是找死嘛!”

一路上就听到何佳玉对着聂然喋喋不休的说话声,而走在一边的聂然显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给予回应。

芊夜能把葛爷当做目标,想来这位葛爷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其中肯定牵扯到其他的事情。

他们还是离这些人远些比较好,以免被卷入其中。

而站在身侧的何佳玉看她没什么反应,不禁小声地喊了几声,“然姐?然姐?”

聂然被她这么一喊,瞬间回神过来,她直接开口问道:“你们有没有对那群人说过自己的身份?”

“当然不会说了,万一被部队知道,我们是要受到处罚的。”何佳玉说道。

聂然听到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点头道:“那就好!走吧,我们回去吧,我都饿了。”

她转移话题转移的太快,何佳玉跟不上她的速度,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然后跟了上去。

在回去的路上,何佳玉还沉浸在刚才在地下拳场里兴奋之中,拉着施倩和古琳不停地重复着刚才自己在包厢秘室内将人一脚踹飞的事情,甚至还模拟当时的场景。

“这招我可是从骁姐那里学来的,超级帅!当时我看到她就是用这一招来对抗然姐的那一拳。”

“是是是,超级帅,你刚才也很帅。”施倩敷衍地回应。

何佳玉眼神一亮,一把勾住了施倩的脖子,问道:“真的假的?有多帅?”

“非常帅,帅得让我都产生了你是李骁的错觉。”

“不是吧!我怎么可能会成为骁姐啊,你这也太夸张了啦。”何佳玉虽然嘴里说夸张,可脸上笑得就像朵花似的。

施倩看她那得意劲儿,暗自无语撇嘴。

这人是有多单纯,真就相信了自己的话。

结果这一路上拜施倩所赐,何佳玉说的越发起劲了起来。

那三个男生就紧跟在后面,而聂然因为有心事,走得比较慢,落在了后面。

此时,李骁趁着前面那些人正在聊天,也故意落后几步与聂然并肩,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她是芊夜,对不对。”

虽然是疑问,但是她的语气里却充满了肯定。

聂然抬头看了她一眼,从李骁刚才那一脚的回击中她就知道,李骁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迅猛的回应对方。

“嗯。”聂然点了点头。

只不过才点完头,和自己并肩一起走的李骁猛地停住了脚步。

聂然见她站定在那里,不由得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她晦明难辨的神情,聂然双手插在了口袋里,问道:“干什么,别告诉我你现在想回去和她打一场。”

自从那天她和李骁说了芊夜走了就不回来之后,李骁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低气压下,刚才她明明不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却还是借着保护自己而狠狠的回击了对方。

足以可见,她对于当初芊夜的那一脚有多么的愤恨。

站在原地的李骁默然了许久后,似乎是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最终开口道:“没有,你是我的前车之鉴,我不会重蹈覆辙的。”

聂然挑了挑眉,知道她是在说那次为了追查自己,而被卷入了警察局的事情。

“明白就好。”

李骁走到了聂然的面前,凝视着夜色的深处,说道:“没想到她在执行任务。”

聂然耸肩一笑,“这有什么,以后你进入一班,也会有执行任务的一天。”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她为泄私愤竟然将连任务都可以抛之脑后,真不知道安远道到底是怎么选的人。”

显然对于芊夜作为卧底在明知道对方是战友的情况下还故意刁难为难,甚至正大光明的动手这一点,让她非常的不高兴。

以至于向来尊师重道的她竟然直接连名带姓的喊了安远道的名字,分明是在质疑安远道的用人水平。

但这一点聂然却不赞同,她竖起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道:“不是哦,安远道之所以选她,除了能力强之外,最看重的就是她对于上级的无条件服从,也就是你们说的忠诚。从当初我挑衅她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她就算心里在怎么愤怒,安远道的一句话就能让她放弃继续攻击的念头。”

“可今天还不是照样打你了。”李骁对她的回答并没有很信服。

聂然微微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笑得兴味,“所以在这一点安远道也被她骗了。”

李骁眉头微微拧起,“被她骗了?”

“是啊,芊夜的性子冷漠,能力又不错,忠诚度和执行力贯彻的十分彻底,所以安远道也就形成了她的情绪非常的稳定的认知,但其实芊夜不是情绪稳定,而是没有一个能挑起她情绪的人,一旦遇到这个人,她的波动会比普通人更大,可长期形成的服从会让她纠结,于是随着时间越来越大,她很容易失控。”

聂然在聊到芊夜情绪的时候,不禁想起刚才芊夜在盯着自己时那眼底情绪的剧烈波动。

被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无视,无视,挑衅,在这样的循环过程中,芊夜能够在最后自己临走前才爆发,中间相隔了这久的时间,说明安远道在对她的忠诚度上的训练花费了很长的时间。

只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大概是因为安远道不在她身边的缘故吧。

聂然相信,如果安远道在她身边,她还是不会当面出手。

“那你现在故意挑衅她,是想毁了她?”李骁在听到她那番论证,又结合着当初聂然晾着她的变相折磨后,向来清冷的声线中含着微微的惊诧。

聂然唇畔的一抹深意的笑转身即逝,歪着头道:“你为什么不想,我是在考验她呢?”

说着,她便大步跟上了前面的队伍。

站在原地的李骁盯着她的背影渐渐进入浓重的夜色之中。

考验?

不可能!

如果说毁了芊夜她或许还能相信,考验?这可不是聂然的风格。

……

他们几个人从偏僻的荒郊一路走到了大路上,拦下了两辆出租车,然后坐车回到了马翔家。

几个人才在村口刚下车,远处就迎来了马翔的母亲。

原先马翔的母亲只是远远地望着,看到有车灯打过来,也不敢靠近,以为又是那群混混们,可后来在车灯的照耀下,看到是马翔的脸。

当下就匆忙地跑了过去。

“马翔!”她颤抖着声音冲着村口大喊了一声。

马翔听到后也顾不得身边的战友,快步跑了过去,生怕自己的母亲在黑夜中一脚踩空。

“妈,你怎么出来了,我都说了我没事。”

“我……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呜呜……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马翔的母亲含着眼泪仔细检查着,生怕他伤到了哪里。

马翔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受伤,而且事情都已经解决完毕了,那群人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在听到自己儿子说没事后又听到事情全部解决完后,又惊又喜地点头道:“好,那就好,不会再来了就好!”

“阿姨,你放心吧,我们然姐和骁姐出马,两个在一起就是双剑合璧,没有完不成的事。”何佳玉指着身后付完钱的聂然和李骁两个人,一脸的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马翔的母亲擦了擦眼泪,笑着连连点头,“是啊,你们是阿姨的大恩人,阿姨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没有你们,这次阿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走走走,咱们回家,我给你们做饭吃,忙了一天肯定都很饿了吧。”

何佳玉摸了摸早已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大大咧咧的就跟在了马翔母亲的身后,俏皮地道:“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早了阿姨家就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走走走,回家了,回家了!”马翔的母亲看到儿子平安归来,事情又如此顺利的解决,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在马翔的搀扶下快步往家赶去。

虽然说人多做饭量大,但同样人多打起下手来也更快,摘菜,切菜,洗菜,没一会儿就全部解决了。

厨房间里就响起了“刺啦”一阵炒菜的声音。

很快,饭菜的香味就从厨房间里飘了出来。

“真香啊。”何佳玉坐在饭桌前用力地嗅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食物香气,“今天消耗量太大,我感觉自己现在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

“你消耗量能有聂然大吗?又是去找马强,又是赶过来救我们,估计中午连午饭都没吃。”

何佳玉被这么提醒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他们是在将近中午的时候被抓走的,那时候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聂然可不是什么都没吃么。

“对哦,然姐你今天真的好辛苦哦。”何佳玉一脸心疼地道。

聂然其实很想告诉他们,自己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辛苦,至少午餐她吃了。

“不过聂然,你是怎么找到马强的。”坐在饭桌上的乔维突然好奇地问道。

她一个人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把马强从如此之大的Z市内找到,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是运用部队的侦查手段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哦,因为我报警了。”聂然坦然地回答道。

众人顿时一惊,“啊?”

就连李骁都不禁侧目看了她一眼。

报……报警?

不是吧!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聂然坐在那里,很淡定地问道。

“……”问题当然是没有了。

只是,他们本来以为聂然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肯说,一定是用了什么非常保密的手段取得的消息。

可现在……居然是报警!

那当初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真是的!

那群人很是无语地看着聂然。

“不过小然然,这件事现在已经解决完了,是不是接下来该治马翔的病了。”一心想着马翔病情的严怀宇这时候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何佳玉此时也积极地道:“是啊是啊,然姐,你打算怎么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随时可以哦。”

“这件事不急,我从来到Z市就没怎么休息过,我需要好好休息。”随后聂然对着古琳吩咐地道:“古琳,明天开始你就多陪马翔吧,你有这方面的经验。”

被安排到工作的古琳乖乖地点头应了下来,“哦,好的。”

“那我们呢?”严怀宇指着自己问道。

“随便你们,只要不打扰我睡觉,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

聂然话音刚落,马翔就端着菜走了出来。

一顿饭大家吃的风卷残涌,所有的盘子吃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晚饭过后古琳主动要求去洗碗,严怀宇和何佳玉他们就将院子里那一片狼藉打扫干净,顺便把坏了门给拆卸了下来,将替换的门板重新又装了回去。

李骁也偶尔在旁边搭把手,只有聂然坐在走廊上闭目养神着。

大家看到她似乎在休息,也知道今天她很是辛苦,手脚都放轻了许多。

在整理的大半个小时,终于院子恢复了原样。

严怀宇他们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就想要回酒店休息去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那群人果然没有再来找马翔他们家的麻烦,这让马翔的母亲很是高兴,每天都做好多好吃的招待着他们。

聂然偶尔会去吃上一顿,但基本上她都留在酒店里,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休息补眠,但是李骁觉得她不像是那种嗜睡的人,能这么神秘,肯定和马翔的治疗有关联。

可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肯定渐渐成了不确定。

因为这准备的时间太长了。

“你们说这都过去六天了,怎么小然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在院子内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趁着聂然还没来,小声地讨论着。

“或许是她在做准备吧,一些治疗的准备?”乔维越说自己心里也越没谱。

实在是聂然做事不太按照常理出牌,他们对她的想法没有任何的把握。

严怀宇坐在那里细细的思索了一番,说道:“可是我看她这几天除了在马翔家里吃饭,偶尔摘摘菜之外,好像没做什么准备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聂然向来做事隐秘,可能是趁着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做的吧。”乔维为了宽慰他的心,解释着。

严怀宇对他这番话倒是赞成,点了点头,“这倒是,就是不知道她打算什么时候治,再过三四天我们就要回去了,别到时候来不及就不好了。”

“你放心吧,聂然说会治,肯定是会治的。”乔维见他被自己暂时安抚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就是啊,然姐从来不说谎的。”这时候,何佳玉插了一句。

“我什么时候说小然然说谎了,我只是怕她忘记这件事而已。”严怀宇立刻回了一句。

“是吗?”

“当然了!”

严怀宇经过这几天的休息,又加上身体年轻底子好,现在又能活蹦乱跳的和何佳玉两个人开始斗嘴了起来。

坐在旁边的施倩看他们两个人吵架,视线无意间瞟到了不远处的屋檐下的古琳和马翔身上。

“不过我发现古琳和马翔之间倒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感情好了不少。”她不怀好意地看着那两个人,露出了一个兴趣盎然的笑意。

严怀宇也跟着看了过去,不自以为地道:“本来就是一个班的,感情好是应该的啊。”

“我说的可不是战友情哦。”施倩摩挲着下巴,勾了勾唇角。

对感情向来慢半拍的严怀宇不解地皱了皱眉,“那是什么啊?”

身边的何佳玉终于找到了能够鄙视他的地方,嘲笑地道:“笨,当然是战友以外的啊。”

“战友以外的?”严怀宇一时间没明白,只是愣愣地坐在那里揣摩着其中的含义。

同样坐在院子里沉思的还有李骁。

她刚在经过施倩这么一提醒,本来一片模糊的思绪在这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逐渐变的清晰了起来。

“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一等到聂然从酒店睡醒过来后,李骁趁着他们各自忙碌,私下冷声地问道。

聂然刚走在院子里,没明白她话里的含义,“什么为了什么?”

“你说古琳有经验所以才让她和马翔多聊聊,我不相信你只是这么简单。”李骁坐在她的对面,神情认真而又严肃。

聂然为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问道:“那你觉得有多复杂。”

“不知道。”李骁眉头拧紧,神色沉冷地望着聂然。“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一定是利用古琳要做些什么。”

聂然正举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将视线转移到了古琳和马翔两个人的身上,“你看他们最近相处的好吗?”

李骁不理解为什么她忽然之间把话题给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但还是依言回答道:“挺好的。”

聂然点头一笑,“那就好。”

接着便站起身,走进了屋内。

那就好?李骁望着聂然离去的背影,眼底满是不解。

她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今天下午来客人了,所以没写多哈,抱歉~

至于芊夜和然哥之间的问题呢,下一章会给你们答复!

以及二少呢,他是男主,肯定会出现的,所以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哈哈哈~芊夜都出现了,二少还会远吗?

PS:月底啦,大家掏票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