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当街劫持,下杀招?!/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了晚餐后,几个人陪着马翔的母亲聊了会儿,但又顾及到她身体不太好,所以聊的也并不算太久。

反倒是古琳和马翔两个人在门口聊得不错。

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但整体感觉气氛融洽的很。

就连离开都是何佳玉提醒后,古琳才跟着一起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何佳玉勾着古琳的脖子,不怀好意地笑道:“不错啊,两个人聊得这么开心。”

古琳在看到她渗人的笑容后,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起来,“哪……哪有啊……我只是按照聂然的要求和他聊天。”

“是吗?”何佳玉凑到她面前,“聂然可是让你和他聊关于晕枪症的一些体验,可没让你和他说聊爸爸妈妈干什么的,家住哪里,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吧?还不快点老实交代!”

古琳连连摇头,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似的,“我……不是的,是聂然说的,聂然说让我不要和他聊那些关于晕枪之类的事情,说是聊别的,不然他会心里紧张。”

何佳玉一愣,“心里紧张?”

身边原先都在等古琳自招的严怀宇他们听到后,不禁纷纷将充满疑惑的视线转移到了聂然身上。

显然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聂然要这样做。

他们这次来为的就是治好马翔的晕枪症,可现在聂然不仅不治,还让古琳避开这些话题,这样做的话他们来此次的目的在哪里?

走在后面的聂然在接收到了那群人不解的目光时,微微一笑,出声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她指了指身边路过的一家便利超市,然后转身走了进去。

严怀宇看着聂然的背影,眉头皱紧地问道:“你们说小然然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给马翔治病就算了,甚至连提都不让提。乔维,你向来聪明,你知道小然然这么做的原因吗?”

乔维也盯着聂然的身影,神色严肃地摇头,“不知道,这次我也不明白她想干什么,但我能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这个想法肯定特别的大胆。

不然她不会做的如此的保密,连一句话都不肯透露。

乔维在心里暗自想着。

只是她到底要做什么呢?

毫无头绪的他们一边朝着酒店走去,一边嘀咕着聂然这样做的目的。

然而就在此时,路边突然一辆灰色的面包车紧急停下。

“吱——!”急刹车的声音响起,车轮被碾出了两条深深的痕迹。

车门被“唰”的一下拉开后,一群人就这样冲了出来,朝着严怀宇他们扑去。

走在路边的严怀宇他们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大跳,但好歹都是当兵的,反应能力强,在这群人扑过来之际,他们已经有了准备。

两拨人当街就这样打了起来。

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在看到他们的互殴中吓得早已四散逃窜开来,场地瞬间空出了一大块。

“我靠,你们这群家伙是谁啊!有本事就报出名来!”何佳玉在一拳揍向了眼前的一个黑衣男人后,忍不住怒骂出了声音。

那群男人似乎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能和这群人所抗衡,竟然趁着双方扭打之际,从怀中拿出了一小瓶喷剂对着严怀宇就是一阵猛喷。

“咳咳咳……这是什么鬼东西那么呛人!”率先中招的严怀宇闻着那呛人的味道,眼睛都变得有些火辣辣了起来。

眼前的那个男人就趁着这个机会,直接一个手刀将严怀宇给砍晕了过去,直接扛进了面包车内。

其余几个人看到严怀宇被带走,心里又急又怒,接二连三的分了心,结果那群人就趁此机会也同样的从怀里拿出了东西朝着他们喷了过去。

刺鼻的气味既呛人又辣眼,让他们一个个都消失了战斗力。

那群男人们手脚利落的一人一个手刀将他们全部丢进了车内,然后重新启动车子一路扬长而去。

期间所花费的时间不过短短的半分钟,快得让远处那些躲避的群众们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我刚刚没看错吧,是不是有人当街劫持了?”一个刚加完班从写字楼里出来的白领指着刚才面包车停留的地方,向身边同样已经有些傻眼的路人询问道。

身边的那个男人缓缓地点了点头,“好……好像是的……”

周围的群众们一点点的朝着那辆面包车的停留处围聚过去,也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忽然间喊了一声,“快,快报警!”

顿时在场的人才一个个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立刻纷纷掏出了手机。

“对对对,报警,报警!”

而在同一时间内,聂然正在超市内闲逛,她在货架上拿了一瓶水和一包纸巾,最后又拿了一个一次性的医用口罩后,才走到了收银台前。

营业员在扫条形码的时候,外面接连不断的响起了几声尖叫声,随后一大群避难群众涌了进来。

那名营业员不由得奇怪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那么吵?”

“刚刚居然有人当街劫持!太恐怖了!”一名受惊的女生站在超市的柜台前,拍着胸口一脸后怕地说道。

“当街劫持?”营业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她的话,“这怎么可能啊!”

“真的,好多人都看到了!那几个人直接就被不由分说的就塞进了车子里,太可怕了。”另外一名女生也同样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

其余那些进来避难的众人们也开始感叹了起来。

“唉……现在的治安啊,真是越来越不好了,当街劫持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也不知道那几个人得罪了谁。”

“不过我看那几个人也是什么好人,他们刚才走的方向是去酒店的方向,男男女女几个年轻人……啧啧啧……”

那群人从治安一路聊到了那几个被劫持的人身上,而站在一旁等着付钱的聂然在听到年轻人、男男女女、酒店方向几个关键词后,她倏地就扒开了人群,从超市内跑了出去。

营业员一看到她就这样跑了,急忙冲着她喊道:“等一下,你还没付钱,还没付钱啊!”

聂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块丢在了柜台前,拿了那几样东西就从超市里冲到了大街上,她看到那群人聚拢在那里,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但现场除了一股淡淡的化学制品的味道,就只有两条紧急刹车碾压出的痕迹。

很快,警察在接收到群众的报案后,伴随着警车鸣笛的声音,车子立刻在第一时间内赶了过来。

那些围观群众因为怕这件事和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有关,怕得罪他们,有些胆小的就提前离开了,只有一群胆子比较大的好事者们还留在那里和警察们说着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聂然?”忽然,一道冰冷声音从旁边响起。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聂然被这道声音给拉了回来,她抬头,只见厉川霖正站在自己的旁边,眉头微微皱起地望着自己。

“你怎么会在这里?”

“咦?这不是聂然嘛,怎么这么巧,难不成你也是围观群众?要不然录个笔录吧!”和聂然说话的正是那位脑洞非常大的八卦警员,他笑嘻嘻地站在聂然和厉川霖的面前。

可惜,聂然这时候根本没什么心思和他开玩笑,站在她旁边的厉川霖看到聂然那沉冷的神色后,顿时给了自己手下一记犀利冷锐的眼神。

那名八卦警员瞬间立地冰冻,默默地退开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厉川霖问道。

聂然拧了拧眉头,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惊动警方比较好,今天晚上她或许可以借着严怀宇他们被绑架的事情,把那件事给做了。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那个一次性的医用口罩,然后很是迷茫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刚路过,他们就说这里好像出什么事情了。”

“对,这里刚才发生的劫持案。”厉川霖站定在她的面前,用一种研究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想要看出她说话的可信度。

聂然点了点头,笑着道:“哦,那真是辛苦你们了,我先回去了。”

她冲厉川霖随意地挥了几下手,然后就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一离开厉川霖的视线后,聂然嘴角的笑瞬间隐没在了嘴角,眉头不自觉地拧紧、再拧紧。

她走在路上,眼底一片冰霜,低声自语地道:“芊夜,最好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话虽这样说,但聂然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一定和芊夜有关!

进了酒店之后,聂然在确定厉川霖没有跟上来之后,她先是在酒店的柜台前借用了电话,向马翔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坐车前往废弃工厂。

然后再穿过酒店的大厅拧开了酒店的后门通道,走了出去。

在后门口她直接拦下了一辆车子,对着司机师傅报了那间废弃工厂地址。

司机师傅在听到这个地址后,和昨天那名师傅一样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后,这才启动了车子。

夜色越发的深沉起来,车子一路朝着目的地行驶而去,越靠近目的地就越偏僻起来。

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聂然就看到那栋熟悉的楼房孤独的伫立在一片荒郊之内。

虽然她知道其实里面是个地下拳场,无论是设施还是环境都非常的不错,但单单从外表上来看,在夜色下那栋建筑实在是破败的不堪。

有些地方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以及雨淋的情况下都已经有些腐蚀了,窗口的玻璃也都碎得一塌糊涂,偶尔风吹过响起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聂然付了车前后,就径直走进了那栋建筑之中。

车上的司机师傅看到她一个小姑娘走到这种地方来,还是在这种时间段,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随后一脚踩下了油门,一路绝尘离开。

聂然按照昨天马强带领的路线一路畅通无阻。

她能感觉到整个建筑并没有都没有任何人的气息。

昨天这个时候还热闹,今天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呢?

一路直接走到了那扇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拳脚的声音。

拳脚?!

聂然猛地一把拧开了门,用力推开,走了进去。

就看到拳台上芊夜和李骁两个人正打得难解难分,而其余一众人都坐在台下观看着。

聂然眉头微蹙,果然是芊夜!

这人竟然为了和她们一决高下,在做任务期间私下将人抓过来!

真是昏了头了!

以她现在的身份就应该离她们这群人远远的才好,万一被葛爷查出个蛛丝马迹出来,她的下场不是被砍断手脚丢下海,就是一枪直接爆了脑袋。

就在聂然神情肃然凝重时,台上的芊夜和李骁两个人正打了一个回合,各自退回了远点。

芊夜早在她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此时此刻她站在台上,耀眼的聚光灯打在她身上,明亮而又冰冷。

“你终于来了。”她的声音寒冷的没有一丝波澜。

“然姐!”

“小然然!”

严怀宇他们在听到芊夜的话后,转过头一看,发现聂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了,这让他们十分的惊喜。

聂然一步步地走了过去,勾唇讥笑地道:“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儿邀请我来看戏,我总要赏你个脸才行。”

芊夜眼底的神色渐深了起来,声音又冷下了几度,“那真是多谢了。”

“不客气。”聂然扯了扯嘴角,接着在那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放在扶手上,两腿交叠在一起,靠在椅背上冲着台上的李骁问道:“打完了吗?打完了就下来,我想回酒店睡觉了。”

李骁轻轻喘息着,清冷地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想应该快了。”

芊夜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李骁的身上,意味深长地冷声道:“的确是快了。”

李骁的脸色顿时发寒了起来,脚下一个发力,步伐敏捷地冲了上去。

那两道身影再次纠缠在了一起。

李骁一个凌厉的扫堂腿让芊夜不禁身子一旋,直接一个侧空翻,顺势直接将脚踢向了李骁的脸颊。

李骁连忙用手臂一挡,随后猛地扣住了芊夜的脚踝,用力的一扯,将她生生拽了下来。

芊夜被这突如的力道给打乱了平衡,只能略有些尴尬地用手撑着地面,用另外一只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李骁为此不得不松开了钳制,往后退去。

两个人才刚一分开,芊夜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被刚才李骁那一招弄得如此的狼狈,眼底的寒意越发的浓烈了起来。

这一次,她首当其冲的冲了过去。

她带着强劲的拳头直接砸向李骁的鼻梁骨。

李骁眉头一皱,偏过头躲了过去,却不料李骁就是趁着这个机会五指张开直接抓住了李骁的脖子,而与其同时另外一只手直接扣向了李骁的喉骨。

那迅猛的力道让坐在台下一直看戏的聂然眼神一凛。

这是杀招!

靠!这人真的失控了!

聂然身形瞬间暴起,快速地冲向了台上,她撑着台面直接一跃而上,随后立刻一脚直接踹向了芊夜。

芊夜见此马上松开了对于李骁的禁锢,向旁边避去。

已经被锁了喉骨的李骁这时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着,她没想到刚才芊夜居然会真的下手,差点就将她的喉骨给捏碎了。

“骁姐!”何佳玉看到李骁那样痛苦的神色,不禁担心地在台下喊了一声。

“何佳玉,把你家骁姐带下去。”聂然站在李骁的身前,盯着眼前的芊夜,直接对着何佳玉吩咐道。

何佳玉连连点头,她穿过那台上的护栏,将李骁扶了下去。

“怎么,终于忍不下去了吗?”站在前面的芊夜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但眼神却在看到她出手的那一瞬间亮得惊人,“我还以为你会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为止。”

聂然半眯着眼眸,眉宇间带着冷厉之色,“你不会觉得羞耻吗?为了达到目的而这样不择手段!”

李骁虽然心里记恨那一脚,可是她同样记得芊夜是自己的战友,所以哪怕被踢伤过,在第二次的决斗中她依旧点到为止,就算手法在怎么凌厉,也不会真的一拳头砸下去。

然而芊夜在最后那一招的时候,分明是起了杀意的!

她想杀李骁!

可眼前的芊夜对于自己行为并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意,她眼底的情绪汹涌,“我最大的耻辱就是连和你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没资格,而是我以为遇到了对手,可后来发现原来连同类都算不上。”聂然纠正地道。

芊夜放在身侧的手握得死紧,神情越发的冷了起来。“那现在呢?为了这些废物,要屈尊降贵了吗?”

聂然眉梢轻挑,渐渐朝她走进。

“废物?原来他是这样教你的。”

“难道不是吗?在我听到的那些消息之中,他们就一直在不断的拖累你,甚至听说好像还要枪杀你。这种的没有心的累赘难道不能称为废物?”芊夜侧头看了一眼那群正在为李骁端茶倒水的人,然后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李骁,“你应该感谢我,听说她就是枪杀你的人。”

聂然嘲讽似地轻笑了一声,“你好像误会什么了,那一枪是我开的。”

芊夜怔愣了一下,“什么!”

“还有,真正没有心的人是我。”聂然笑着指了指自己,又歪头看了一眼台下的那群人,像是在自言自语地道:“拖累吗?好像是有一些。”

总是爱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不说,往往有时候还做的挺糟糕,于是就把自己也给折了进去。

想到那些事情聂然就忍不住嘴角轻扬起。

“不过抛去拖累之外,他们同样会为我和自己的教官顶撞,为此罚跑整整一夜。他们也会为了我放弃求生的机会,折返回来与我共同并肩作战。他们更会为了我连续几晚不睡的做陷阱,替我多争取几分的求生机会。更重要的是,他们绝得不会放弃我!”

那时候她在海岛上昏迷那几天,其实这群人完全可以放弃自己离开,但是他们没有。

大概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吧,她才会愿意和这群人扯不清。

“他们或许在别的地方并不出色,甚至偶尔也会成为我的麻烦和包袱,但是这些都不能磨灭掉他们用那颗单纯而又热烈的心为我所做的一切”

“很幸运,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感受到了,而你很不幸,这些你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感受到。”

芊夜在看到聂然嘴角扬起的弧度,她冷而不屑地道:“感触这么深,是已经确认他们战友的身份了吗?”

“不。”聂然摇头,“只能说我确定了他们的存在。”

她的视线轻扫了台下的那一群正在为李骁忙碌的人。

是的,战友这两个字太沉重,她无法给予。

她只能确定这群人留在自己身边,不会让她有反感。

此时,聂然回过头看重新将视线定格在了芊夜的身上,“其实,我觉得安远道比你更不幸,花费了这么多的心血,结果培养出了一个会把战友当成废物,甚至不惜痛下杀手的人。”

芊夜眼底的冷意又加了一层,似乎是被她的不尊重给惹恼了,“安远道三个字不是你能喊的!”

话音刚落,她倏地就扑了上去。

关于然姐对于这一群战友的那些心里想法我一直想找机会表达哒~!今天总算能说出来了!

谁规定优秀的人身边一定要站着同样优秀的人?严怀宇他们或许没有聂然辣么优秀,但他们可以变得优秀啊,只要他们为然姐的那颗心够热烈够执着,一切都不是问题~!

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