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废了她,有枪战!/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眼眸半眯,眼底发沉,危险的气息唰的的一下弥漫开来。

她能感觉到芊夜是真的被惹恼了。

惹恼?

呵呵,真可笑!该恼的人应该是自己吧!

那一脚她可是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呢!

聂然脚下微微一动,身形也随即蹿起而上。

两个人同时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并且都带着奔雷之势。

“砰!”

那迅猛而又强硬的拳头同时撞上,骨骼与骨骼之间的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让人心头一惊。

台下严怀宇他们在听到这一声音后,立刻朝着台上看去,就连手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芊夜正想以拳化掌抓住聂然的手并且用力一旋时,没想到聂然率先一步直接扣住了她的命脉,直接将她拽到身前,抬腿,直接用膝盖撞向了芊夜的手肘处。

一旦真的得手,芊夜那只手就直接从手肘处断成两截。

好狠辣的手法!

台下的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特别是何佳玉他们几个在考核前期,她们晚上天天都在训练场上看聂然和李骁之间的切磋,一直以为那已经是高手间的过招了。

却不想,原来真正的对决是现在!

聂然完全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那迅速而又猛烈的手法。

在场的人无一不被她的动作所惊讶。

“我的天,这……然姐这是认真了吗?”何佳玉站在台下,有些懵然地发问。

一旁的施倩似乎也被台上的招数所吓到,结巴了一下道:“好……好像是。”

何佳玉不禁小声地感叹道:“我一直以为她和骁姐对打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原来这……才是她的真实水平。”

真的,好厉害啊。

何佳玉此时已经彻底傻了眼。

就连严怀宇和乔维两个人也呆愣在了原地。

唯独只有坐在沙发上的李骁神色平淡地看着台上的那两道身影。

不,这不是聂然真正的实力。

她曾经和聂然交过手,所以很清楚的知道聂然如果真的想要杀一个人的时候,那股一直隐藏在最阴暗最汹涌的杀气会随着她动手的那一刻爆发出来。

那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她亲身所感觉过的一种气息。

而不是像现在,虽然危险的气息十分强烈,手法也很是犀利,但里面……没有杀意。

台上的芊夜在看出来她的意图后,眼底一冷,极快的一个扫堂腿朝着聂然扫去,堪堪压制住了聂然的那一击攻击。

两个人势均力敌!

互相抬眼,那双死寂的犹如深潭的眼眸对上带着一抹兴味讥讽的眼眸,那碰撞出来的火花呲呲作响。

势均力敌?聂然嘴角微勾起。

因为两人已是互相牵制,靠的极为相近,她突然之间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拳砸向了芊夜的门面,芊夜下意识的避让开来。

聂然眉梢一挑,芊夜心头“咯噔”了一下。

她用刚才自己对付李骁的那一招对付自己!

等她回过味儿来时,聂然早已经扣住了她的脖子,只是她并没有立刻去自己的喉骨,而是……

再一次的膝盖曲起,直接用力地撞向了自己的腹部。

芊夜被她固定住了脖子根本没办法逃脱,那强烈的一击让她眼眶瞠大,弓起了身子,脸色瞬间煞白了起来。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聂然又一次的抬腿,狠狠地撞了上去。

接着又是猛烈地一击。

那三次的攻击一次比一次猛烈,每发出一次声响都让人随之心头一跳。

台下严怀宇他们看到这番场景后,一个个都站在那里,神色

他们早在海岛上就看过聂然那些简单、粗暴却又看上去让人极其骇人的手段。

台上的芊夜强忍着腹部的撞击,正想要用另外一只手去挡时,聂然却率先将那只扣着她手腕的手一旋,随后一脚狠狠踹向了芊夜的膝窝处,逼迫她跪在那里。

芊夜咬着牙没有屈服,以一种诡异的弯腰姿势死死地站在那里。

聂然冷笑着,手中的劲道立刻加重了几分,果然背对着自己的人身体轻颤,聂然随即又一脚大力地踢了过去,这下芊夜没有忍住。

“扑通”一声,被迫单膝跪在了那里。

“我踹了你三脚,现在你欠我和李骁的全部还清了。”聂然扣着她的那只手,居高临下地道。

芊夜被迫跪在地上,高昂着头,冷冷地轻哼了一声。

聂然将她的神情看在眼中,忽的勾起了唇畔,微微俯下身在她耳边,声音轻喃却带着阴沉森冷的口吻一字一句地道:“其实,我真的想毁了你。”

李骁在当时并没有说错。

聂然在那时候的确有想过要毁了她的想法,毕竟伤了她还活下来的可没有几个人。

就连当初霍珩也被自己打了一枪。

“那为什么不动手。”芊夜霍地扭过头去,寒厉之极的眼眸里带着星星点点的怒火。

“当然是因为……”她不想背负一条人命了!

好不容易可以做回一个正常人,她怎么可能还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最重要的是为她背负一条人命,不值得!

然而就在她刚要开口出声之际,她耳尖微微一动,眼底滑过一道玩味儿之色。

聂然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低低一笑,“因为……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你的葛爷也不会放过你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忽然爆发出了一阵鼓掌的声音。

“啪啪啪——”

“精彩,精彩,真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葛爷!

芊夜跪在地上,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葛爷,向来没有情绪的眼中此时震荡不已,“不可能,我明明……”

聂然冷笑着在她耳边补了一句,“现在你应该好好想想该怎么让这位葛爷再继续重用喜爱你。”

她松开了对于芊夜的牵制,挺直了身体,站在台上望着不远处的葛爷,就在她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就看到葛爷身后站着的分明是——马翔!

他被抓了?!

这是聂然的第一个反应。

这让聂然的眼底凉了几分,“葛爷,你的爱将强行把我的朋友带到这里也就算了,现在你还私下口着我的朋友,这不太好吧!当初你可是亲口说要放了我们的。难不成葛爷是想出尔反尔了?”

“你放屁,葛爷说话向来说一不二!”身边手还伤着需要打绷带的赵力忍不住出口骂咧咧了起来。

“赵力。”葛爷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虽然就只是那么一眼,赵力却感觉心底发寒,顿时萎靡了下去。

随后葛爷这才笑呵呵地对着聂然解释道:“你误会了,是他不认路,我带他进来而已,至于小七她是自己技不如人,不怪你。”

提及到芊夜的时候,葛爷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聂然身边的那个人。

半跪在地上的芊夜拳头不禁握紧。

这样漠然的葛爷她见过一次,那是她以小七的身份打败了葛爷手下的第六号拳手。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那个人,而是一脸和蔼笑容的看着自己。

从那以后,她就成了葛爷身边最红的拳手。

人人都敬畏的称呼她为:七姐。

可现在,葛爷居然用这种眼神看着聂然!

这样不就代表着,她被抛弃了?!

抛弃?

不,绝不!

她还没有完成安教官给自己的任务,她不能被葛爷抛弃。

就在她思索着如何才能不被放弃时,就听到身边的聂然对着葛爷说道:“既然如此,那葛爷我就带着我的人离开了。”

离开?

她要走了?!

芊夜刚想抬起头来,结果刚跨出两步的聂然又重新折返了回来,站在了芊夜的面前,她眉眼弯弯地冲她一笑,“哦对了,我还忘记了一件事!”

忘记一件事?

什么事?

正当她还不理解聂然话中含义时,眼前的聂然眼神一变,出手如电般的直接扣住了她的肩。

“喀——”骨关节的断裂声轻微的响起。

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痛给芊夜额头冒出了汗珠,忍不住闷哼出声,“唔!”

台下的人被她的举动都给吓得心头一跳。

站在葛爷身边的赵力更是在看到相同画面时,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摸着自己同样受伤的地方。

倒是葛爷站在那里,看到她果决的手段后,依然脸上带着笑容。

聂然半蹲在芊夜的面前,嘴角依旧挂着薄薄的笑意,声音冷淡地道:“我相信你不会忘记那次李骁的手被你硬生生的踹脱臼这件事。现在,我们三个互不相欠了。”

说完后,她也不看地上被已经疼得冒了一头冷汗的芊夜,直接站了起来,轻松的从拳台上跳了下来,对着葛爷点了点头,淡淡地道:“我的事情解决了,告辞。”

聂然转过头对着严怀宇那群人喊了一声。

严怀宇他们顿时回过神,一路小跑着跟在了聂然的身后。

站在原地的葛爷看他们打算就这样走了,不由得问道:“你就这样走了?我的小七可被你打伤了……”

聂然的脚步微顿,转过头去,挑眉问道:“不会是想让我付医药费吧?”

葛爷哈哈一笑地道:“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打伤我的手下,现在又没人能替我做事,你要不要暂时代替一下。”

聂然冷淡的看了一眼被葛爷一直无视的芊夜,她正垂着一只手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我只是给了她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还不至于让她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更何况葛爷人手那么多,怎么可能会没人替你做事。”

葛爷沉吟了片刻,收敛了几分笑意,带着些许的认真说道:“那我换个说法如何?希望你正式加入我的拳队,为我做事。”

“我想我上次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喜欢单干。”聂然丝毫不为所动地回答。

葛爷也不恼,笑着道:“我可是真心诚意的邀请。”

“那我也真心诚意的拒绝。”

聂然话才说完,“砰——”的一声,外面的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了门口。

“哟,这里好热闹啊。”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个聂然并不认识的人,他和葛爷的年龄相差不多,但感觉得出来,此时他扭曲的笑容下带着强烈的愤怒。

看来,这是来者不善啊!

“葛爷,富爷来了。”门口葛爷的人被富爷的人单手提着进来,很是狼狈。

如此挑衅的动作,葛爷也不怒,笑哈哈地道:“富爷怎么到这儿来了,今天可没有拳赛啊。”

富爷皮笑肉不笑地冷笑着道:“我哪里敢在有拳赛的时候来,人人都知道谁要是打扰了葛爷看拳赛,那下场可是很凄惨的。”

葛爷哈哈大笑地道:“富爷真是爱说笑了,不知道富爷今天特意来这里有什么贵干么?”

“贵干不敢当,就是想问问不知道我富爷是哪儿得罪您了,为什么要抢我的那批货。”提到正事后,富爷那张脸马上就沉了下来,甚至握紧的拳头青筋爆现。

葛爷一脸疑惑不解地道:“抢了你的货?富爷这话我怎么听不懂。”

富爷听到后不禁咬牙切齿地冷笑了一声,“听不懂?一个星期前的那批货葛爷交易的可还愉快?那么一大笔货,赚了不少吧!”

“一个星期前?一个星期前我一直在这里看小七比赛啊,你也知道我爱拳击,遇到这么个宝贝,自然是天天留在这里观赛了。”葛爷一副自己是冤枉的模样,气得富爷牙根发痒。

可站在旁边的聂然却不禁想起了那天在警察局里厉川霖问自己的手下前几天那场军火交易的结果。

她侧目看了看不远处的葛爷,唇角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

这戏演的够不错啊。

抢了别人的货,还装无辜。

这个葛爷吃了别人的货,又那么快的转手卖掉,想来是个军火中间商,芊夜的存在应该是查葛爷所有的下家。

只可惜,下家没查到,目标任务已经想要放弃她了。

真不知道安远道如果得知这件事,会不会气死呢?

聂然想到安远道气得跳脚的样子,不禁轻翘起了嘴角。

她打算找个借口开溜,却不料,眼前的富爷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枪,直接对准了葛爷。

“那我帮你回忆回忆如何!”他阴着语气说道。

瞬间,葛爷身后的那一群人也纷纷拔枪而出,对准了富爷。

而富爷身后的人在看到这番场景后,也紧跟着掏出了枪。

那一排排的枪口互相对准了双方。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在如此双方对峙的情况下,聂然知道马上就会有一场恶战爆发,于是开口道:“既然葛爷有客人,那我们就先走了。”

她立刻冲着身后的那群人使了个眼色,接着就往门外走去。

可就在她刚踏出一步,富爷的那把枪直接指向了她。

“今天这里谁都不能走。”

聂然看着眼前那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神色淡然,甚至还带着友好的笑意,“富爷,我和我的朋友是因为和葛爷发生了点不愉快被迫绑来的,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还望富爷能放我们几个人离开。”

“我说不能走就不走!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本来就在愤怒之中的富爷在听到聂然的话后,更是恼怒不已,直接抬手冲着她的脚边就是一枪。

“砰——!”

身后的何佳玉他们虽然心头一跳,但脸上依旧保持着该有的镇定。

毕竟他们也是杀过海盗的人了,这点风浪她们还是见过的。

聂然站在原地,看了眼钉在脚边的那一颗子弹,眼底的寒气一丝丝的蔓延开来,她的声音里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阴鸷,“富爷,你这是要做绝的意思了?”

还在愤怒之中的富爷暴怒地道:“废什么话!再嚷嚷下一颗子弹老子直接崩了你!”

站在旁边的葛爷一直暗暗观察着聂然。

这女孩子不仅打架打的好,就连胆子都大的很!

如果是普通人被人这样开一枪,吓得早就腿软的直接坐地上了,可这女孩子不仅没有被吓得腿软,反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不高兴?

不会吧,这女孩子就算能耐再大,在枪的面前,任谁都只有服软的份吧。

他的自我设想才刚结束,眼角的余光就感觉一晃而过。

他朝那里一看,原本站在那里的聂然不见了。

她竟然不见了!

等他想要四处去看的时候,就听到富爷的低呼声,“啊——!”

葛爷顿时转过头看去。

就瞧见这时候的聂然已经背对着自己,一手扣住了他的肩,一只手已经卸下了枪支,顶在了他的下巴处。

富爷身后的那群人齐齐地将枪口全部对准了聂然。

原来刚才那一晃而过的就是聂然!

她趁着自己和富爷的距离比较近,又把握了时机,身形一晃,以最快的速度马上扑了过去,一举将富爷给拿下。

“都不许动,不然我下一颗子弹直接崩了他。”聂然将刚才他对自己说的话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富爷,并且冷冷一笑地问道:“我没遗漏什么吧?”

“你!”他堂堂一大男人,在道上被人尊称了十几年的富爷,现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挟持了,还如此打脸,他气得脸色都涨红了。

“富爷,我看我们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不如回我那里好好聊聊。”葛爷走到他的面前,神色愉悦地做出了邀请。

“葛义你吃了我的货,还敢绑我,你有种!”富爷显然是气急败坏到了极点。

“富爷您怎么倒打一耙啊,明明是你跑过来拿枪指着我,我是逼于无奈才绑你的。”葛义好心解释道。

“你放屁,你这个不讲江湖道义的混蛋!”富爷骂骂咧咧地不断咒骂着,可他越骂,葛义就笑得越开怀。

似乎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但就在下一秒,“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凌空划过。

已经下了拳台的芊夜就在这个时候看准了机会,马上跑了过去。

“小心!”在子弹射向葛义的那一秒,芊夜用身体撞开了他,那一颗子弹就这样笔直地钉入了她的手臂。

“小七!”

葛义看到自己最钟爱的拳手伤了手臂后,顿时大怒。

没有把那个女孩子收入囊中之前,小七依然是他最心爱的的拳手!

谁都不能动!

葛义抢过身边赵力手中的枪,马上朝着富爷的手臂处开了一枪。

吃了枪子儿的富爷顿时吃疼大喊了一声,“啊——!葛义你这个疯子!”

“动我的小七,没杀了你就已经是客气的了。”葛义脸色冰冷地说道。

被聂然拧了一只手,又被射中了一枪的芊夜此时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对着葛义说道:“葛爷,我护送你出去!其他人全部掩护葛爷离开!”

聂然看到她那只右手软趴趴的垂在自己的身侧,手臂上伤口处血液不停地蜿蜒而下,眉梢微为挑起。

不得不说,芊夜还挺聪明的,居然知道用这一招来赢回葛义对自己的信心。

葛义在众人的包围下一点点的往后退去。

富爷的人则因为自己的老大被人用枪顶着,只能一点点地往前挪动,不敢擅自开枪。

只不过就在葛义快要走到后门时,忽然之间聂然神色猛然一变。

今天是扒衣见君节,蠢夏的文呢正巧是军旅文,所以呢在这里要祝大家以及然然他们还有快要上线的霍霍节日快乐哦!~群么么哒一个~!

PS:哦对了,今天咱们的群管理想了一个活动,就是大家要求更新字数,一旦蠢夏达到了呢就奖励,没有达到就惩罚的这么一个小游戏,现在在试行中,已经应下了群里两个妹子的一次二更要求和三天万更的要求,大家监督我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