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这不是意外!/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

她凝重严肃的神情让李骁心头“咯噔”了一下。

就连站在那里的芊夜也不禁朝她看去,眉眼之间一片沉冷之色。

安远道在听到她的话后,顿时皱着眉头,问道:“不是意外?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想要杀古琳?

“这件事……”

聂然话还没说下去,身边的李骁就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并且抢白道:“这件事不的确是意外,而是那群人有备而来。”

被打断的聂然拧了拧眉头,看了李骁一眼。

她不明白李骁为什么要打断自己的话。

“没错,这件事不能算是意外,那个富爷很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他来的时候带着一大帮的人,说是货被葛义给枪了,显然是有计划的想要杀掉葛义,我们是被无辜卷入其中的。”这时候乔维也应和地说道。

在古琳手术结束后,李骁知道部队肯定是要派人来的,为了防止严怀宇他们听到聂然和芊夜对话中那些支离破碎的句子后,展开丰富的想象力,把聂然推入更加糟糕的境地时,她趁着聂然在病房里看着古琳的机会,简略大概的和严怀宇他们解释了一下聂然的动机。

好在严怀宇向来都是站在聂然这边的,也知道聂然向来做事剑走偏锋,爱做一些危险系数的事情,所以他们相信聂然是为了逼马翔开枪才会把人推出去,而不是什么故意恶意地将人推出去。

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对聂然表示理解。

更何况和聂然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他们觉得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既然敢把人推出去,就有百分百的把握把人救回来,如果不是芊夜最后抱着为了能够重新赢得在葛义心目中的位子而牺牲掉古琳,古琳根本不会有此劫难!

说到底,芊夜才是那个凶手!

只是这些他们现在还不能对安远道说,因为把古琳推出去,有芊夜这个人证在场,甚至还有古琳这个当事人,而芊夜杀人却并没有人能够证明。

她如果说自己是为了救人才开的枪,谁都拿她无可奈何。

“就是说啊,我们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严怀宇在此时也出声说道。

经过了他们三个人这样一前一后的把话题岔开,安远道也没有再将目光放在聂然身上。

他神情严肃而又沉重地道:“关于葛义抢货这件事我已经收到了,这段时间他经常抢别人的货,我们怀疑他是有目的性的大量囤积军火,所以才派芊夜来找寻这其中的目的。”

严怀宇他们其实哪里是真的关注葛义囤积军火的事情,不过是想找个话题岔开而已,现在话题已经成功岔开了,他立刻敷衍地道:“哦,既然你都安排妥当了,那也没我们什么事情了,我们回去看古琳了。聂然,我们走吧。”

说着就拽着聂然往外头走去。

其余人也作势跟着要离开。

只是,聂然却并没有被他就此拽走,她眉头紧锁地依旧继续站在原地,视线还停留在了安远道的身上,嘴唇蠕动了几番,明显还想要继续说下去。

乔维看到后,率先阻挡了她和安远道之间的视线,提醒地道:“走吧聂然,古琳还在病房等你呢。”

聂然收回了目光,抬头,神色阴沉地望着眼前的乔维。

乔维在看到那目光后,心头一突,但还是硬着头皮挡在她前面。

他不是不知道聂然的厉害,只是真的面对面互相对峙,那冷静锐利的眸子就像是一把极快的匕首,让人寒颤。

真不知道芊夜到底是怎么能够抵得住这种眼神的。

此时,施倩看情况不对,也赶紧走了过来,勉强一笑地道:“是啊,聂然,走吧!古琳马上就要转院了,我们要去送送她才行啊。”

聂然看到他们一个个都围过来把自己和安远道之间给隔绝了,目光恳切的样子,最终她还是顺了他们的意思,跟着他们走出了房间。

下到酒店大堂之后,聂然这才停了下来,她站在那里,很是无奈地问道:“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和安远道说话吗?”

走在她身边的李骁问道:“你打算说什么?难道你想说,你为了让马翔开枪,所以故意将古琳推进去吗?这样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聂然顿时反问道:“那隐瞒就是好方法?”

李骁神色一滞,她当然知道隐瞒不是好方法,但是如果现在就说了,聂然一定会被立刻被遣返回部队。

一旦回到部队,聂然将面临的肯定是非常严重的处罚!

“我并没有说一直隐瞒下去,只是暂时先别说明,一切看古琳恢复情况,再做决定。”

说这话的话后,李骁自己都觉得这借口烂得糟糕。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在没有想到解决方法之前,她不能就这样把聂然交出去,那样就全盘皆输了!

聂然听着她苍白无力的解释,笑了笑,“你怎么能够肯定我是为了让马翔开枪才推古琳的呢?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是在骗你们。”

李骁摇了摇头,“不会的,你不会用这种事情来骗我们。”

聂然是一个抱着目的做任何事的人。

如果不是有目的的做事,她根本不会去管别人的闲事。

“是啊,然姐,我们相信你!”何佳玉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郑重地道。

严怀宇也在旁边点头道:“没错小然然,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做,因为你根本没道理这样做。”

“是啊聂然,我们相信你的出发点是好的。”

聂然神情一愣。

相信?

从来没有信任过别人,也从不曾被别人信任的她居然有一天会有人对她这样无条件的信任。

理智告诉她,他们对自己因为情感上的依赖而产生的信任特别的可笑。

但情感上,她却怎么也笑不出。

因为这种被信任感……是她第一次体会的感觉。

是继担心后的另外一种情绪体验。

很奇怪,很突兀,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所表达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她并不习惯这种感觉,但并不排斥。

她强压心底最深处那抹纷乱的情绪,故作轻松地道:“那古琳如果一直不醒,你是不是就一直不说了?李骁,你的公私分明呢?”

李骁被她这么一噎,顿时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暂时被狗吃了行不行!”

然后率先走出了酒店。

要不是知道聂然的为人,她早就把人直接交出去了,何必在这里说这种话!

聂然望着李骁的背影,一直压抑而又沉重的心不知为何稍稍松快了些许。

或许就是那个怪异的信任搞的鬼吧。

一群人走出了酒店,就重新打车就往医院赶去。

毕竟古琳马上就要转去部队医院,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等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当他们怀着不忍别离的心想要去见病房见古琳的时候,没想到重症病房内空无一人。

病床上根本没有人!

“古琳呢?”马翔是第一个走进去的,当他看到空荡荡的病房后,惊讶地问道。

“古琳不是在病……”何佳玉指着玻璃窗内的病床,但等她看到空了的病床后,也不禁错愕极了,“怎么会这样,古琳呢?”

“古琳的父母也不见了。”乔维看了看空旷的走廊,说道。

严怀宇猜测道:“他们不会是走了吧?”

施倩摇头道:“不可能,我们临走前古琳还在做检查呢,哪里这么快。”

就在所有人在不停的猜测时,一名护士从走廊的尽头走了过来,乔维连忙拦住了她,指着古琳的病房问道:“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是走了吗?”

护士看了眼门口的病人名字,然后道:“这个病人在刚才转院上车的时候突发二次出血,现在已经再次进入手术室了。”

在场的人听到古琳再次进入手术室后,心头一跳。

马翔的反应更大,一把抓着那名护士,神情紧张地道:“什么?早上的时候不是说没事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进手术室了?”

护士被他这样突然一抓吓了一跳,神色不悦地道:“在重症监护室的有哪个是肯定没事的,如果肯定没事也不会进重症监护室了!你快放手,你抓疼我了。”

那护士挣扎着想要甩开马翔的手。

乔维在一旁看到后,连忙上前帮忙按住了马翔的手,连连对着护士抱歉地道:“对不起啊,他情绪一时失控,不是故意的。”

那名护士也理解家属此时的心情,只能耐着性子宽慰道:“你们放心,今天值班的是宋医生,他的能力在医院是数一数二的,那位病人一定会没事的。”

乔维点头致谢地道:“那真是谢谢你了,护士。”

等那名护士一离开,他们所有人马上跑到了手术室的门口,果然古琳的父母都坐在那里,面露焦急和不安。

何佳玉立即跑了过去,问道:“叔叔阿姨,现在情况如何了?”

古琳的母亲看到他们紧张不安地说道:“你们来啦,她被送进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们也不知道现在里面怎么样。”

何佳玉坐在一侧安慰地道:“别担心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古琳不会有事的,你们别太担心。”

谈及到自己的女儿,古琳的母亲满是伤心地叹息着,“这孩子连感冒都很少得,结果现在却遭受了那么大的罪过,呜呜呜……”

说到伤心处竟忍不住的当众哭了起来。

“别哭了,哭坏了身子,等古琳醒过来,她该心疼你了。”古琳的父亲在一旁揽着她,安慰地说道。

施倩也站在她的面前劝解地道:“阿姨,没事的,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琳如果这次熬过来,接下来的人生一定一帆风顺,什么都打不倒她了。”

有这么多人的宽慰,古琳的母亲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心中的伤痛,哽咽地点了点头,“希望吧。”

聂然站在不远处看着古琳母亲悲痛不已的样子,神色复杂难明。

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那一推,古琳不可能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她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

站在她旁边的李骁知道她心里头不是滋味,只能默默地站在她身侧。

一群人重新站在了走廊两边静静地等待着手术的结束,就如同昨天一般。

不知多久过去后,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里面一名护士脚步匆促地走了出来。

古琳的父母和何佳玉他们都跑了上去,神情紧张地问道:“护士现在里面情况怎么样?我女儿没事了吧?”

古琳的母亲更是抓着护士的手,神情激动哀求着,“求求你们一定要救她,求求你们了!”

那名护士言简意赅的概述地解释:“病人情况不是特别的好,血止不住,医院的血库里也没有和她相配的血型。”

“那你们去别的医院的血库里调啊!”严怀宇立刻出声道。

护士摇头,“来不及了,病人情况危急,所以病人的家属你们两位哪一位是熊猫血,马上跟我进去输血。”

她说完之后就径直往手术室门内走去,但走到门口却发现古琳的父母没有一个人跟上前来。

那名护士看他们两个人站在原地,面露难色的样子,以为他们是不肯输血,当下忍不住催促地说道:“快点啊,手术室里躺着的可是你们的女儿!时间非常紧迫!”

“是啊,叔叔阿姨,你们两个哪个是熊猫血快点进去啊。”何佳玉也跟着一起催道。

然而无论周围的人怎么催促,那两位却始终站在那里没有挪动一分。

大家这下真是不明白了。

不是刚才还为了古琳哭哭啼啼的吗?

怎么现在让他们抽个血反而不肯动了呢?

难道那些心痛悲伤都是装出来的?

古琳的父亲看到周围的人不解的神情,纠结不已,最终还是开了口,“不是我们不愿意给古琳输血,而是我们两个人的血型都和她不匹配。”

“什么?”

所有人都被他说的话给惊到了。

都不匹配?

怎么可能呢,他们可是古琳的亲生父母,怎么会血型不匹配呢?!

就在大家不理解的时候,古琳的父亲叹了一声,坦白道:“这件事我们本来是不想说的,其实她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她是我们捡来的。”

捡来的?

何佳玉整个人都震懵了。

靠,不用这么撒狗血吧!

生死关头输个血居然还输出了古琳的身世来了!

“那怎么办?叔叔阿姨不是熊猫血,那谁是熊猫血啊?”施倩看了看两边的人,问道。

严怀宇摸了摸脑袋,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

同样何佳玉也挠着鼻子,说道:“我也不知道。”

“护士,我们要求做血液检测。”聂然对着护士说道。

护士神色凝重的道:“熊猫血不是随便都能找到的,能被找到的几率非常的低。”

熊猫血之所以被称之为熊猫血,是因为血液的种类十分的罕见,占到的比率只有千分之三,非常稀有珍贵。

就算整个医院的人全部去抽血都不一定能够找得到一个含熊猫血的人。

所以她显然对于聂然的这个提议并不赞同。

“那也要试试才行。”

聂然的坚持让护士无话可说,只能带着他们所有人往抽血化验科去。

几个人快速的被一一安排妥当,医生们在他们的手上扎上塑料橡皮绳,在皮肤上擦伤酒精棉花,然后用一根针管干净利落地插入了他们手臂的血管之中。

那冰冷的针头扎进血管中,让何佳玉这些女孩子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很快,抽完血之后,医生们立刻开始化验了起来。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报告总算是出来了。

护士拿着报告从科室里走了出来,对他们说道:“检测报告出来了。”

“我们这几个人里面有吗?”严怀宇他们都盯着拿几张纸,恨不得能在上面看出朵花儿。

护士笑着点了点头,“很幸运,有一个是熊猫血。”

众人一听,顿时重燃起了希望,问道:“是谁?”

护士看着化验报告单上的人,说道:“一个叫聂然的人,请问是哪位?”

周围的人随着那一声聂然,将目光再次聚集到了聂然的身上。

“是我。”聂然神色平静地往前走了一步。

她其实在听到熊猫血的时候就已经心里有了计较,她记得这具身体原先是熊猫血,但是熊猫血也分A型B型O型以及AB型,所以她无法肯定,只能要求检测一番。

不过好在,总算配对成功了。

一听到有熊猫血可以挽救自己的女儿,古琳的母亲马上扑了过去,抓住了聂然的手,恳切地道:“阿姨求求你,拜托你,救救我女儿。”

古琳的父亲也在旁边哀求地道:“是啊,拜托你救救她吧。”

“只要你把我女儿救过来,阿姨什么都愿意做,阿姨给你跪下了,行不行?”

古琳的母亲说到最后竟真的双腿弯曲往地上跪去,聂然眼明手快马上架住了她。

“阿姨你放心,就是拿我的命去换,我也是愿意的。”聂然双手扶起她,极为认真地说。

古琳的母亲在听到她的这番话后,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以为聂然只是在宽慰他们。

殊不知,聂然这话是真的,她是真的会舍了这条命去救古琳。

聂然安抚好了古琳的父母之后,才对身边的护士说道:“走吧。”

护士带着她进入了手术准备室,在换好了手术服并且消毒完毕后,最后进入了手术室内。

古琳被一张绿色的布盖住了全身,鼻子和嘴巴里分别插入了各种管子,呼吸机上规律的跳动着声音。

护士站在那里说道:“人来了。”

“马上接血!”一名医生正站在手术台前,带着口罩,头也不抬地在忙碌着。

“你快躺在这里。”护士指了指手术台的躺椅,示意她躺下。

聂然依言躺在了那张椅子上,护士手脚麻利的重新给她的手臂消毒,然后将针管插进了血管之中。

手术室内的其他的护士也过来帮忙,将另一边的管子接上,聂然就看到自己身体的血液顺着那根管子流入了血袋之中,然后再由血袋的血一点点的流入进了古琳的身上。

“唰啦”一声,一道帘子将聂然和古琳之间间隔开来,阻断了她的视线。

“你放心,没事的,不会让你出现生命危险的。”护士在一旁小声地安慰道。

聂然扯了扯嘴角,对她说道:“能不能把帘子撤掉,我想看着她。”

“不行,这样会干扰到医生。”

护士拒绝了她的要求。

聂然只能靠在那里,听着呼吸机传来的声音,安静地躺在那里。

时间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后,就听到护士小声地提醒着,“宋医生,血已经抽满500cc了。”

“不行,患者还有两处出血点,还需继续。”那名宋医生低头,手速不减地说道。

“可是已经抽了500cc了,我怕继续抽下去……”

护士的话还没继续说下去,躺在那里的聂然说道:“我没事。”

“正常人一般只抽到500cc,你再抽下去身体会出状况的。”

那名护士之所以这样强调,是因为500cc的血量是在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的范围内,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儿,看上去还那么瘦弱。

万一承受不住,出现问题那怎么办!

聂然躺在那里,很是冷静地说道:“我身体没有出现任何的手脚发冷,呼吸急促等一系列的问题,所以还可以继续。”

护士看她那么坚持,又看宋医生并不喊停,不知如何是好。

随后她一想,觉得宋医生做了那么成功的手术案例,应该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不喊停的,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

血液顺着那根透明的管子源源不断地输送,聂然望着那根透明软管,就好像身体里的血多抽一滴,古琳康复的可能性就会多一分一样。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

手术室里除了听到手术刀等器具发出的冰冷的碰撞声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声音,安静的让人心头压抑。

聂然就在这份压抑之中,耐心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只听到护士又再一次的提醒道:“900cc了,医生!”

这回,那名宋医生总算主动开口问了一句,“输血者情况如何?”

护士刚要张口叙述,就听到聂然主动开口道:“我没事,可以继续抽。”

“不信,你已经出现面色苍白,手心出冷汗的征兆了!”护士连忙拒绝了她的要求。

而且这回的口吻特别的强硬。

900cc对于一个这么一个女孩子来说,根本已经到达了超负荷的状态,再这样下去,她极容易失血过多然后休克死亡。

聂然却对此浑不在意地道:“可我的意识还是清楚的,并没有出现视线模糊,头晕,口渴,神志不清等症状。”

“虽然你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是……”

那名护士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聂然厉声一口打断地道:“如果现在就中断,不仅患者救不了,我那900cc的血也白抽了!更何况……”聂然仰了仰头,看向站在自己左上方正在手术中的那名宋医生,说道:“医生现在也并没有喊停,我相信他的判断。”

在感受到聂然视线的那名宋医生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侧头看了她一眼,在接触到她的视线后,他停了两秒,然后说道:“时刻关注输血者的情况。”

时刻关注?

那就是说还要继续抽?

宋医生是疯了吗?!

900cc竟然还要继续抽下去!

护士在看到他脸上的认真之色后,只能无奈地道:“好的,宋医生。”

950cc……

1000cc……

1100cc……

1200cc……

每上浮一个数字,那名护士就忍不住紧张一分。

其他护士和医生原本并不在意抽血的情况,但随着聂然的坚持后,也开始慢慢的担忧了起来。

已经1200cc了,在抽下去人就真的不行了!

“宋医生!”这回,就连盯着仪器的辅助医生都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聂然的视线已经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那根悬在自己头上的血袋已经开始变成了两个重影,但当她在听到有人喊宋医生的时候,她却硬忍着身体的不适,低斥了一声,“不要打扰他的手术。”

那群医生们怔愣了片刻。

他们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在手术室内被一个无关的人呵斥了一声,对方还是一个小女孩儿。

时间一秒一分的悄然流逝,终于那名宋医生将手中的镊子停了下来,对着护士说道:“立刻停止输血!”

“是!”得到了指令后的护士马上将聂然手中的针头拔掉,用棉花止住了她的伤口。

“接下来的缝合工作你来做。”宋医生从手术台上退了了下来,对着身侧的辅助医生说道。

“好的,宋医生。”辅助医生接手后,那名宋医生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走到了聂然的身边。

聂然平躺在椅子上,在看到那名宋医生时,不禁开口问:“救活了吗?”

他点了点头,“嗯,救活了。”

低头俯视着眼前的聂然,苍白的脸色,额头冒着一层细密的冷汗,她的情况可以说很糟糕。

她们两个是亲姐妹吧,不然怎么肯如此用命来博。他在心里默默地揣测着。

“那就好。”聂然确定古琳已经脱离危险后,这才缓缓的松了口气,当一直忍在喉咙口的那股气散去后,眼前的眩晕感又加重了许多,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那名宋医生在看到她苍白的无血色的脸庞以及那眼眸空洞无神时,两道剑眉立刻拧紧了起来。

还没伸手去查看,聂然已经闭上眼,头一歪,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名宋医生急忙弯下腰拍打着她的脸部,“小姐,小姐!小姐,你醒醒!”

见她毫无反应后,马上对着身边的护士道:“其他医院的血库的血袋调来了没!”

那名护士在看到聂然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心里也非常的焦急,连连点头道:“调是调来了,就是……就是这血太冷,还没解冻。”

“把血袋拿过来,你们先给她输液。”他对着身边的几个护士和医生吩咐地道。

“好。”

手术室内的一群医生们再次手忙脚乱了起来。

……

聂然感觉像是走在黑暗之中,不知年月,不知方向,就这样没有目的地朝着前面一步步的行走着。

她觉得自己好累,全身上下累得连都不想动弹,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停下来吧,就这样停下来吧……

就在她就此想要停止时,突然间远处隐约传来了声音。

“你们说然姐什么时候会醒啊?都已经这么久。”

“医生不是说小然然输血太多,身体虚弱,你就再耐心等等。”

“明明是进去输血的,结果送出来的时候比古琳的脸色还差,我能耐得下这份心吗!”

“行了,别吵了,让聂然好好休息休息。”

那几道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直到那一声古琳猛然让她心头一颤,她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屋内昏暗的环境让她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她努力地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身体的虚弱感让她的四肢没有一丝的力道。

她倒回床上时发出的那一点声响惊动了外面等待的人。

何佳玉立刻窜了进来,一看到聂然睁着眼睛看向自己,这才缓了口气,惊喜地对着外面的人道:“醒了醒了,然姐醒了!”

随后严怀宇他也冲了进来,在看到聂然睁着眼睛的那一刻他带着责怪的语气说道:“小然然你总算醒了,你知不知道你躺着出来的时候吓死我了!哪有你这样不要命的,居然一口气输了1500cc的血!”

“我去叫护士。”乔维子在看到聂然已经清醒,于是走出了病房往护士站走去。

过了没一会儿,乔维就带着一名医生和护士走进了病房。

“醒了?”聂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时,扭过头看向了门口。

原来是那名宋医生。

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名宋医生穿着一身白大褂走了进来,用手电筒在她的眼睛上照了照,聂然趁着他俯下身的时候没看到他白大褂上的名牌,宋一城。

宋一城?

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那名宋一城医生在检查完了之后问道:“还感觉头晕吗?”

聂然摇了摇头,“还好,没什么太大问题。”

宋一城挑了挑眉,说道:“没太大问题?你知不知道再晚一点,你的命就没了。”

那名替她调整点滴速度的护士笑着道:“是啊,你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机,失血过多造成了休克不说,刚调来的血袋还没解冻,害得宋医生情急之下直接就用身体的温度来解冻。”

宋一城并没有阻止那名小护士的话,因为他很想看到这个叫做聂然的女生在听到自己为她做的这一系列举动后,会是什么反应。

应该会很感动,很感动的吧?

宋一城无比期待她的反应,可惜,聂然对此只是淡淡地扯动了一下嘴角,说道:“只要你能救活她,我的命没了就没了。”

宋一城没有得到预料中的反应也就算了,还听到她说这番话,顿时眉头紧皱了起来,“你刚才不是还说信我的吗?”

既然相信自己,那就应该对他有信心才对,怎么会是这样做好死亡准备的模样。

聂然这下真是轻笑了起来,她唇角弯弯地看向宋一城,“不说这句话,你怎么敢陪我赌一把。”

她哪里真的会信任别人。

不过是从李骁那里得到的灵感而已。

但是从这个试验中可以看得出,人在得到别人无条件的莫名信任后,真的会做出自己预料之外的事情。

“……”宋一城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她给骗了!

原来她那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就在他气得后槽牙霍霍地时候,只看到聂然掀开被子,想要起来。

“你要干什么?”宋一城问道。

“我没事了,我要去看看她。”

聂然吃力地往床下挪去,但被宋一城给直接推回到了床上,“你疯了,你虽然现在已经没事了,但是身体依然还是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才行,不然很容易晕倒。”

站在床尾的严怀宇也劝阻道:“是啊是啊,小然然你好好休息,古琳那边你别担心了,医生刚去看过了,说生命体征已经趋于正常,暂时没有问题。”

“然姐,你就安心休息吧。”

聂然在听到古琳的生命体征已经趋于正常后,那颗悬挂在嗓子眼的心才放回了胸腔内。

卸去了紧张的情绪后,那一波波的疲惫随之而来。

宋一城见她躺在床上不再挣扎了,才说道:“有事就按铃,我会马上过来的。”

聂然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只不过宋一城旁边的小护士却心里头很是惊讶。

宋医生值班向来是不在病房内走动的,一般都是让其他医生来巡视的,今天不仅亲自过来巡视,竟然还特意交代病人有事主动按铃。

这也太反常了吧!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跟着宋医生离开了病房。

而严怀宇他们则怕打扰了聂然的休息,都坐在外面的走廊上休息片刻。

昏暗的房间重新陷入了安静之中。

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聂然躺在床上听着屋外偶尔响起的脚步声,渐渐地再次昏睡了过去。

黑暗。

无边无尽的黑暗将她再次笼罩了起来。

聂然站立在其中,不知道哪里是出口。

突然之间,她听到了轻微的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聂然努力地想要看清楚同样被黑暗笼罩的那个人。

“踏——踏——踏——”

脚步声越来越近。

直到最后,那个人从黑暗里慢慢地走了出来。

“古琳?”

聂然一惊,刚想要走上前去,结果眼前的古琳却像是发了疯一样冲过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的质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把我推进去!”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对你对所有人都那么好,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

面对她一声声的质问以及脖子上那窒息感,聂然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心慌和无力感。

“不……不是的……古琳……”

“我恨你,我恨你!聂然!是你害得我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无论你做多少的补救,我都不会原谅你!这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古琳咬牙切齿地宣泄着心头的怨恨,那狰狞而又扭曲地神情慢慢靠近,直到最后那一瞬,聂然猛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了起来。

窗外的天色依旧昏暗,很明显她并没有睡多久。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梦境里古琳的质问和诅咒历历在目,让她无法再次闭上眼睛。

索性她还是拔掉了针头,下了床,轻轻地拧开了病房的门,看到门外何佳玉和施倩两个人躺在椅子上睡着,严怀宇和乔维就坐在地上,背靠着墙面休息。

聂然在没有打扰到他们休息的情况下,快步走出了病房,往重症监护室走去。

重症监护室的走廊上她并没有看到古琳的父母,她独自一个人站在窗外,透过玻璃窗看到病床上正安静躺着的古琳。

“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分的躺在床上。”忽然之间,身后响起了宋一城的声音。

“她会醒的吧。”聂然并没有转过头看向他,而是一只手贴在玻璃窗上,视线定格在古琳的脸上。

宋一城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边,同样看着里面的人说道:“我也很想告诉你她会醒,但是作为医生,我必须要告诉你,她清醒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聂然凝视着窗内的古琳,忽的勾起的唇角,笃定地道:“不会,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宋一城侧目看了她一眼,以为她会说什么自己的姐妹情会感动她之类的。

谁知,却听到她说:“她那么恨我,那么怨我,所以一定会醒过来找我算账的。”

怨恨?

怎么会是怨恨呢?

还不等他想明白,聂然已经转身往外面走去了。

“你要去哪里?”他连忙问道。

“我输液已经结束了,不再是你的病人了。”聂然转过头看向他,扯了一个笑道:“不过,还是谢谢你,陪我赌了这一把。”

随后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古琳,你说这是我欠你的,那么我还你。

还要再补一千进来,但怕断更,所以提前更了,大家十二点后面再刷一次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