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任何时候,都给你依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的那几天霍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至少不是在聂然睁眼的时候出现过。

因为他太忙了,忙着为聂然做一些善后,又忙着要和Z市的那些人接头谈合作,再加上霍启朗派给自己的人又一直跟着自己,他完全没有办法顺利脱身。

只能等到半夜,在确定没有问题后,改装离开酒店赶到聂然的住处。

所以这几天他基本上都是到后半夜的时候才到聂然的房间。

但那个时候,聂然早就已经睡了,倒不是她自愿这样,只是她输血过多身体虚弱,晚上不到九点就困得不行,一旦多熬几个小时,身体就一身身的冒冷汗,眼睛冒金星。

两个人时间就这样岔开了,以至于他只能站在床头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这样一站就是站三四个小时,然后再默默地退出去回到自己那里。

同样,每天临走时他还是会仔细地交代柜台上的服务人员,替她点了餐,还问了当天她吃东西的量。

从而得知她什么爱吃,又什么不爱吃,然后避开那些食物,给她重新挑选别的。

就这样,一连七天,天天如此。

每天安静地站在床边看着她,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就怕一有声音就惊扰了她。

然后等到天色有些灰蒙蒙的时候再下楼替她点餐。

他的每天出现惹得那群柜面里的女孩子们羡慕的不得了。

一个长发女孩儿眼神中满是羡艳的看着霍珩远去的背影,感叹着:“天啊,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帅气的男朋友还那么仔细细心,我肯定二话不说就嫁给他。”

另外一个短发女孩儿也双手合十地站在那里不停地点头,“嗯嗯嗯,那个姑娘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得到这么个好男人,每天亲自到柜面点单不说,还询问她吃的量多不多。”

“如此自信妥帖的男人,真是绝世少有啊。”

“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这个点来,估计是给女朋友惊喜吧。”

“肯定是,大概是想感动女朋友,然后求婚!真是可怜了我们这群单身狗了,值个班还要被人秀一脸恩爱,喂一包狗粮。”

一群女孩子就站在柜面上叽叽喳喳地不停聊着关于霍珩的“英勇事迹”。

以至于后来酒店的女孩子们都知道每天凌晨都会有个男生过来为女朋友点爱心早餐,使得柜面上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踊跃排班要求值班到通宵,只为看到那位传说中的24小时好男友。

……

夜色重新再一次的降临,在已经全黑的天色里,酒店的房间一如以往那般漆黑一片。

霍珩熟门熟路地走进了房间。

今天他来的有些晚,走路时的身形也有些小小地不稳。

但他依然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慢慢地走向了床边。

才在床边站定,原本躺在床上正熟睡的人此时却睁开了眼,开口冷冷问道:“你到底要站多久才肯走。”

这几天她其实隐约知道霍珩的存在,那双灼热的视线哪怕在黑暗中,他依然能感觉到。

只不过一开始的两天她真的很困,索性就这样睡睡醒醒地等着他自动离开。

后来那几天她精神好点了,但依旧不想和他说话,特别是聊关于那件事,所以顺势就继续装睡下去。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人的忍耐力比自己想象中的好。

一连七天风雨无阻地来自己的房间就这样沉默地看着自己。

她倒是没什么,反正认忍耐她自认为也不会输给他,只是楼下那些柜面上的姑娘们却架不住他这样风雨无阻的点餐。

这几天她一下楼,就看到那些柜台上的姑娘们一个个指着自己窃窃私语,眼里满是羡慕的样子,最后那些住宿的路人都被惊动了。

聂然这下彻底憋不住了。

这才今天晚上一直等着他的到来,只是向来两点准时到的人到三点他是没出现,聂然以为他是打退堂鼓了,这才关灯睡觉。

结果在三点半的时候睡意朦胧的她就听到门口一阵轻微的开门声。

聂然气息一变,随后尽量放缓自己的呼吸。

直到霍珩一如前几天一样走到床边,看着自己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床边的霍珩在听到声音后,他神情微微一滞,“站到你愿意和我说话为止。”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几天聂然在装睡。

只不过不戳穿而已。

他知道聂然不想面对他,那他就等,等到她愿意面对。

即使这样他承担的风险会很大。

他也愿意。

聂然皱着眉头,语气不善地望着站在床边的人,质问道:“你很闲吗?霍家你都摆平了吗?你这样跑过来,在我身上浪费那么久的时间,你不怕霍启朗发现吗?”

听到她这样连声的问责,他嘴角浮现出一个清浅地笑,“别担心,我自有主张。”

聂然冷冷地笑了起来,“我不担心,但你能不能别一直站在我床头,像个鬼一样。”

她似乎是动怒了,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起身,但忘记了自己身体还没有复原,头有些晕,不由得往后倒去。

霍珩一看急忙伸手,却在弯腰的片刻忽然又定住了,一个细小的闷哼声在寂静的屋内突兀的响起。

聂然在稳住自己后,就看到霍珩整个僵硬的停滞在那里,眉头微微打结,“你怎么了?”

站在床边的霍珩此时静默了片刻,接着再次站直了起来,声音平缓地说道:“没事。”

聂然重新躺在了床上,背对着他,“你走吧,我想睡觉了。”

霍珩点了点头,“好。”

然后便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在门被带上的那一秒,聂然冷漠地声音突然响起,“还有明天开始不要来了。”

霍珩站在走廊上,手一顿。

“咔哒——”一声,门已经自动关上了。

门外走廊的光线随着门再次关上,室内再次暗了下来。

聂然静静地躺在床上,她闭着眼睛想准备重新入睡。

只是不知为何总是想到他刚才奇怪的动作,以及那隐约的一声闷哼声。

一秒……两秒……三秒……半分钟……一分钟……三分钟……

屋内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发出声音。

床上的人动了动,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闭眼睡。

然后又动了动。

在来回翻转了几次后,床上的聂然最终还是没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

黑暗中,她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门口看着。

聂然知道霍珩没走,走廊上并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她在床上坐了将近半分钟后,终于还是下了床,只因为那该死的闷哼声在耳边不停的回响,吵得她心烦意乱。

走到门口,她搭上了门把停顿了几秒,然后拧开了门把,开了门。

当她将门打开的一瞬间,就看到霍珩坐在地上,灯光下他的脸色苍白,气息微喘,额头上密密匝匝的蒙上了一层汗水。

聂然看到他如此狼狈地瘫坐在地上,不禁诧异地站在了原地,“你……”

今天霍珩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根本看不清他哪里受了伤。

坐在地上的霍珩没想到她会突然打开门,那小小的人影站在门口,他连爬起来的时间都来不及。

刚一动,他就重新坐在了地上,他捂着腰间,在灯光下隐约聂然看到他捂着的地方指缝间有红色。

原来如此!

怪不得刚才他弯腰的时候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原来是腰间有伤。

只是……他怎么会好好的受伤了呢?

是霍启朗?

还是霍褚?

聂然当下也顾不得了,这里毕竟是酒店走廊,万一被走过的路人看到事情就弄大了。

“快点进来。”聂然忍着自己身体的虚弱,努力将他扶起往屋内走去。

这具身体本来就弱小,再加上身体的亏空,搀扶霍珩这样一个大男人让她十分的吃力。

霍珩看得出她在忍耐,于是努力减轻放在她身上的重量,忍着腰间的疼痛,踉跄地往屋内走去。

一到屋内,聂然便撑不住了,两个人齐齐倒在了地上,霍珩生怕自己压到她,硬转了个方向倒在了地上,这下伤口直接接触到了地面,疼得他又是一声闷哼,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聂然熬过了那几秒的晕眩感,站了起来,打开了屋内的一盏壁灯,然后从电视柜下面拿出了酒店配备的紧急医药箱,看上去小小一个,但里面的东西倒是齐全。

她拿开了霍珩捂着腰间的手,接着掀开了他腰间的衣服,腰侧有着一道狰狞的伤口,伤口外翻,边缘处还有些许的焦。

“枪伤?”聂然眉头皱起。

霍珩微弱地一笑,“放心,没问题的,子弹没有打进去,只是被小小的擦伤而已。”

小小的擦伤?

聂然一看就知道,他是硬生生的接下这一枪的。

子弹的擦伤面积极大,说明他根本没有躲。

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避不开正大光明的一枪,除非……他坐在轮椅上,面对面的和他人发生了枪战,他没办法避。

聂然正要用酒精棉花将他腰间干涸的血迹擦掉,忽然发现他伤口上有些许白色的粉末,“你上过药了?”

霍珩点了点头,坐靠在背后后,“嗯,他们找医生给我上了药。”

“那你……”聂然才脱口想问为什么要解开后,她突然住了口。

他们?

虽然不知道那个他们是谁,但聂然知道霍珩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不然他是不会把刚上的药给擦掉,甚至……

她细看了下伤口,又红又肿,显然有过第二次的受伤。

他应该是把接触到药物的伤口弄伤了,好让血液继续流动,把药物全部顺着血液流出来。

“那我给你重新上药。”

聂然在小药箱里翻翻找找,拿出了一卷纱布和外伤止血药,她先是将药粉轻轻洒在了伤口处,随着那一点点的粉末倾倒在伤口上,霍珩身体也不禁轻颤了几下。

好不容易擦好了药,聂然用纱布一层层的缠绕在他的腰间。

坐在地上的霍珩看着她认真替自己包扎的侧颜,那腰间的伤似乎感觉没那么疼了。

在这番安静时光中,他一直盯着聂然的脸庞,突然低低地开了口,“不要觉得有亏欠,你没做错什么。”

聂然手中的动作一停,原本平淡的眉眼一下子冷了下来,“我放你进来可不是让你和我聊这些的。”

接下来她手中的动作近乎可以说是粗鲁。

伤口被纱布一勒,疼得他眉头立即紧皱了起来。

聂然冷着眼低头快速的将纱布包扎好,然后收拾了东西打算转身离开。

霍珩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她既然肯给自己包扎伤口,至少已经没有对前段时间那么排斥了。

他忍着腰间的痛楚,一把圈住了她的手腕,说道:“你该补偿的都补偿了,你已经尽全力了。”

聂然别他死死的圈住,下意识地想要挥开他的手,可看到他脸色苍白的依旧倔强抓着自己的手,不顾伤口的崩裂时,她勉强按捺下了。

霍珩看她没有甩开自己,心中一松,连忙说道:“聂然,你真的要算的如此清楚吗?”

站在原地背对着他的聂然周身的气息变得有些冷冽了起来,过了几秒后她才开口,只是那声音寒得不像话,“你的意思是,让我得过且过,看着她躺在那里,一次次的进手术室?”

霍珩看她愿意和自己聊这个问题了,这下是真的顾不得腰间的伤,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你的本意是好的,这点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聂然微微仰着头,看向他,嘴角扯出了一个薄薄的讥讽笑容,“谁都不应该用自以为是的善意去插手别人的人生,包括我自己。”

霍珩的呼吸明显一滞。

最终他深吸了口气,缓和地道:“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吗?你再怎么补偿,也不能让她平安无事地站在你面前不是吗?”

“因为已经没有办法补救,所以就可以熟视无睹地活下去吗?”聂然眼底一寸寸的寒冷了下来,那犀利的目光犹如一把匕首。

霍珩叹息了一声,他早就该知道这妮子太过坚韧,只是原来她在这种事情上也这么坚持!

他双手扣住了聂然的肩膀,说道:“你明知道这其中的问题不在于你,你却毅然把事情扛上身,那芊夜呢?你愿意让她熟视无睹的活下去?”

聂然薄冷地牵动了一下嘴角,道:“她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了。”

“你做了什么吗?”霍珩看到她的冷笑,不由得愣了愣神。

“根本不需要我做任何事。”聂然笃定地笑了笑,随后拿开了他扣着自己肩膀的手,往里面走去。

微弱的壁灯照在她的身上,染上了一层光晕。

霍珩心头一颤,忽的就跑了过去,也不管其他就一把强行将她抱进了怀里,聂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他用力地撞进的怀里,她倒是没什么,只是霍珩身形高大,她手里的药箱直接撞在了霍珩的腰间。

霍珩身体微弓起,但就是不肯放手,他死死扣着她,过了几秒后他才问道:“如果古琳……死了,你要怎么做?”

怀里的那个人身体轻轻一震,手马上握紧了几分,然后一字一句地道:“还她一命。”

霍珩的手猛地收紧,“我不同意!聂然,我不同意你这样做,我不同意……我舍不得……”

说到最后,他声音间渐渐的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

那一句简单的我舍不得,聂然心底翻涌着,但声音依旧冷硬地道:“我欠下的,该我还。”

“不是你欠下的,不是……”霍珩微微松开了些许距离,和她四目相对地道:“这件事你不要再管了,我会替你解决的,你只要安安静静地等着我,好不好?”

聂然目光笔直地看着他,声音冷淡地问道:“你想怎么解决?替我隐瞒,还是杀掉芊夜?”她停顿了片刻,偏过头,说道:“霍珩,这件事根本不是隐瞒或者杀掉芊夜就可以解决的。”

霍珩听出了她话语里的一丝极淡的伤痛,他将她重新搂入怀中,低低地在她耳畔呢喃轻语地劝慰着,“我知道,我知道你其实后悔了。”

聂然被扣在他怀里,这些天连日来的纷乱在他的这一句话中忽的平静下来了。

就好像一直反复追究的问题得到了答案。

后悔。

是的,她后悔了。

如果只是亏欠,她完全在输完血之后,直接一枪杀掉芊夜替古琳报仇。

毕竟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在芊夜身上。

但是当她看到古琳整张脸都被纱布一层层的裹着,嘴里和鼻子里插满了管子后,她的情绪就变得异常的低落。

时间久了,她每天坐在走廊上透过玻璃窗看着躺在里面的古琳,渐渐地就反复的在心里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把她推出去。

如果不是她那一推,古琳根本不会受此劫难,更不会让芊夜萌生出了牺牲掉古琳的想法!

原来她是后悔。

后悔自己亲手将古琳推向了死亡边缘。

霍珩看她一动不动地靠在自己的身上,继续道:“可是你不能把一切都归结在自己身上,芊夜既然有了想杀人来借助自己的任务的成功的心,就算那时候你不把古琳退出去,也可能是别人挨这一枪。”

怀里的人依然不动。

“聂然,你不能因为中间出了事故,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于一开始。如果这样说话,芊夜现在做错了事,那是不是连她妈妈都要带上罪责,谁让她把这种心底如此恶劣的人生出来的。”霍珩听不到她的回应,故意在最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想要缓解她的情绪。

果然,怀里的那个人在听到最后的举例说明后,心里头的那股找不到出口的郁结慢慢散去,聂然还是靠在他的怀里没有动弹,但声音却从衣服之间闷闷地响起。

“霍珩,我有没有说过,你真的很能歪曲事实。”

霍珩在听到她的话后,心头瞬间一松,知道她这是走出来了,他轻快的一笑,“没有,但我知道你现在在夸我能说会道。”

霍珩抱着她,等待着她彻底平复下心情。

屋内只有一盏壁灯,透着微弱的光线,将他们两个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过了不知多久,怀里的人再次开了口。

“我不该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推她出去。”

“嗯。”

“我不该那样急的。”

“嗯。”

“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嗯。”她的声音还是那么闷闷的,霍珩感受到她说话时那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衣服上,薄薄的衣料下那暖暖的温度让他彻底结结实实地松了下来,他摩挲着她的头发,低低沉沉地笑,“怎么像小学生认错似的,让我都有种老师的错觉感。”

谁知话音刚落,腰间突然就被用力地拧了一把。

“嘶——”霍珩疼得瞠大了眼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聂然仰着头,对他扬眉挑衅地道:“小学生可不敢这样对待老师。”

那双清澄透亮的眼睛里有着稀碎的光线,让霍珩心头一动。

他低头望着被自己圈在怀中的人儿,“只要你不冷脸对我,多掐几次我也是愿意的。”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过相近,聂然想要退开几步,却发现他把自己圈得很近,她不得不冷冷地再次对上他的眼睛,问道:“你打算抱我到什么时候。”

“你不会就这样打算过河拆桥吧。”霍珩故作很受伤的样子,“我为了你不远千里跑过来,又是天天做守护神,又是开导你,你现在好了就把我丢一边,你不觉得欠我一次吗?”

聂然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妥协地道:“行行行,那你说,你到底还要抱几分钟。”

“抱到……天荒地老吧。”他腹黑一笑,摆明了就是吃定了聂然会偿还的样子。

然而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腰间的疼痛让他又再次地倒吸了口凉气。

“嘶——!我可是伤患啊,你轻点。”霍珩弓着身子,即使吃疼,手上却还是不肯放松。

“那到底多少时间?”聂然手下的力道松了些许,问道。

“一个小时。”

聂然的手下劲道加重了三分。

“那半个小时!”

劲道依然没有松开。

“十分钟,就十分钟,这总行了吧!”

霍珩被她掐的最终不得不退让到了十分钟。

不过就这样让聂然心甘情愿的被自己抱十分钟,他也很高兴。

心甘情愿啊。

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顿时觉得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所受得罪一切都值了!

屋内一时安宁,岁月静好。

就在这种气氛下,霍珩的手再次收紧了几分,言语中透着无比的认真和真挚,“聂然,以后有任何事,我都可以给你依靠。”

“你?”聂然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任何时候?我们之间见面才只有几次,其中你又花费了多少的代价,你哪来的自信说任何时候。”

聂然推开了他,将急救箱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

原本因为她那句话而拧着眉头的霍珩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聂然将东西放好,走了过来说道:“这个人我要亲自解决,算是对古琳的补偿,你不准插手。”

说到解决两个字的时候,聂然的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许久未见的杀意和凛冽。

霍珩笑了笑,“惹上你,她可真不走运。”

但眼底却极快的闪现出了一抹深沉的冷意。

窗外的天空有些变亮了起来。

夜,即将就要过去了。

霍珩今天来的原本就迟了,又这样一耽搁,自然而然的不能待太久,只能又和她说了几句话后就匆匆离开了。

聂然身体还需要多多休息,一送走霍珩后,她就继续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但也没睡太久。

因为今天是古琳转院的日子。

这些天古琳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宋一城的功劳,至少在他手术之后,就没有再次出现什么术后反应等症状。

在医院里观察了七天后,宋一城终于大笔一挥在转院同意书上签了字。

这也就意味着她马上就要回部队了。

真是时间紧,任务重啊。

……

天色大亮后,聂然在小小的休息过后,打算去送送古琳,只是才刚洗漱完毕后,屋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聂然开门一看,还是那位服务员,还是那辆餐车。

服务员笑眯眯地道:“小姐,您的早餐。”

聂然在心里默默叹气,“放外面吧。”

这个霍珩一定要逼得自己在这里住不下去吗!

吃完了他点的早餐,她下楼打了辆车直奔医院。

时间还算早,去的时候乔维和施倩两个人正在轮流守着,其他人已经在宋一城单独为他们辟的一间休息室内继续休息着。

聂然替他们几个人带了早餐,然后就站在了窗口望着里面的人。

等到了九点,车子一到,医生们将古琳从重症监护室推了出来,通往绿色通道直接送到了医院急诊的门口,然后把人一起抬上了车子。

临走前古琳的父母抓着聂然的手,特别是古琳的母亲,非常感激地道:“这次真的是要多谢你们了,特别是聂小姐,如果不是你及时输血,古琳这关都不知道要怎么熬过去。”

李骁他们听到这话,不由得朝着聂然看去,生怕她会就此把责任都揽在了身上。

一个个都打算抢话截住聂然时,聂然也同样紧握住了古琳母亲的手,面色严肃而又认真地说道:“阿姨,关于古琳这次受伤我一定到时候给你们二老一个交代的。”

古琳的母亲想到这件事,点着头连连感谢地道“你们都是好孩子,阿姨谢谢你们了。”

一旁的严怀宇怕越说越多出问题,急忙抢过话说道:“那个,阿姨我帮你拎行李吧,这行李那么重。”

古琳的母亲笑着道谢:“谢谢,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这次我和古琳爸爸肯定是熬不下去来的。”

严怀宇挠了挠自己的板寸头,笑着道:“没事儿,都是一个班的,应该要互相帮助的。”

聂然站在一旁将另外一个小型的行李箱提上车的时候,却忽然一只手抓住了那只箱子,接着直接提上了车子。

聂然抬头一看,就看到宋一城在顺手搬完了行李后,将手中的一个档案袋子交给了古琳的母亲,态度可亲地道:“阿姨,这是病人的脑部CT图,还有这是她的化验单以及病例,你到时候要给接手的医生看。”

古琳的母亲接过那份档案袋子,不停地点头,“好好好,谢谢你啊,真是麻烦你了,还特意跑出来。”

“没关系,我正巧也有事要出来。”宋一城笑着回答。

一群人忙忙碌碌的将东西都搬上了车后,终于离别的时刻要到来了。

大家站在车边透过车窗望着里面平躺着的古琳,何佳玉仔细地说道:“阿姨,古琳一旦醒了,你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过来的。”

“是啊,一定要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们。”施倩也站在旁边说道。

“好,我一定会的,只要古琳醒了,我肯定告诉你们。”古琳的母亲点了点头,说到后面竟声音都有些哽咽了起来,“古琳有你们这群朋友,也是她的福气,是福气。”

“好了,你怎么又哭了,别哭了,马上就要上车了。”古琳的父亲一看到后,连忙在旁边安慰了起来。

古琳的母亲不舍地对严怀宇他们说到:“那我们走了。”

“叔叔阿姨路上小心。”几个人异口同声地挥手道。

“嗯嗯,谢谢你们啊。”

古琳的父母们道了谢之后便上了车,车子很快就启动离开了。

严怀宇他们还要把休息室里的一些东西整理拿走,只留下了聂然一个人站在急诊室的大门口。

聂然看他们上了电梯后,就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盘算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刚往里面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宋一城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打算去哪儿?”

聂然站立在那里,转过头看向他,“我去哪儿需要和你提前打报告吗?”

“你要去哪儿的确不用向我打报告,但是我的杯子呢?你是打算珍藏起来吗?”宋一城走到她面前,一只手摊开放在了她的面前。

聂然皱了皱眉,“你的杯子我不是放在门口了吗?”

宋一城摇头,“没有啊,我回去的时候连人带杯子全都不见了。”

“不可能,我明明放在那里。”

宋一城很是无辜地道:“可是我真的没找到。其实它并不值钱,你如果喜欢,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值钱的。”

聂然在看到他一闪而过的笑容后,就知道他是故意的,顿时凉凉地道:“原来你们医院的人素质这么低,不值钱的东西都喜欢偷。”

一提及医院形象,作为本院的医生他当然不能不管了,他立刻辩解道:“医院除了医护人员,还有病人啊,万一是病人呢。”

聂然顺势而下地说:“所以啊,你应该去看监控,而不是在这里问我要东西。”

她说完后转身就要走,宋一城见这招没用,连忙上前道:“好吧,就算不是杯子的问题,那茶水呢,我可是免费给你写方子抓药,然后给你泡的茶,这点情你总要记着吧。”

“你找你门口的植物讨情分吧。”聂然丝毫不停下脚步地往前走去。

宋一城眉头一皱,大步跨到了她的面前,阻了她的步子。

“什么意思?”

聂然回答:“我都给它们喝了。”

“你!”宋一城顿时气结了。

“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聂然绕过他继续往前面走去,就在和他擦身而过之际,宋一城立刻抓住了她的手。

他带着些许的怒气,问道:“为什么不肯喝。”

聂然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一道声音从旁边插了进来,“放手。”

今天没万更,不好意思啊~蠢夏下午人有点小小的不舒服,已经尽力啦,希望大家不要嫌弃~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