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小心横尸街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和宋一城两个人将视线齐齐地转移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顿时,聂然眉头微微皱起,带着一丝疑问看着眼前的厉川霖。

“你怎么来了?”

只见厉川霖冷着脸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一把抓住了聂然的另外一只手,将她往身边拽去,“跟我走。”

“等一下!”宋一城眼明手快的将聂然重新拉了回来,并且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冷声地问道:“她凭什么跟你走。”

厉川霖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宋一城抖了抖自己的白大褂,微微抬起下巴,道:“我是这里的医生。”

厉川霖一听到是医生,便不再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直接拉了拉聂然的手,说道:“走吧。”

宋一城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带着恼怒地道:“不许走!她是我的病人!没有我的放行,她不能离开医院。”

果然,厉川霖在听到病人两个字后没有再继续拉扯,反而神色之中带着些许的紧张,“你哪里不舒服?”

宋一城趁着他在问聂然问题的时候,率先用手腕上的力道将她一把拽到了自己的身边,质问厉川霖,“你又是谁?”

今天厉川霖休假他并没有穿制服,只是一身简单的休闲服装,原本是来探病看自己的手下的,结果没想到在路过的时候看到一个侧颜长得极像聂然的女孩子正被一个男人拉扯着。

他不由得停下多看了一眼,结果在她一个转身,整张脸暴露在自己面前时,他眉头一皱,马上快步走了过去。

于是,就陷入了这样一番局面之中。

聂然看到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抓着自己的手,两两对峙之间隐隐有一种火药味的气息。

她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在刚进预备部队的头一天晚上好像她也是这样被严怀宇和方亮拉拽着。

聂然站在正中间,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微凉地问道:“你们两个闹够了吗?”

但谁知,最后居然两个人同时转头,异口同声的质问了一句。

“他是谁?”

“他是谁?”

聂然面对他们两个人的质问,不由得眼底浮现出了一抹冷意。

他们两个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问自己。

就连霍珩都不敢这样问自己,他们两个倒是做的有模有样。

三个人就这样以一种诡异的气氛站在了医院的门口,周围的病人和医生们看到这幅场景都忍不住侧目了几眼。

更有几个年轻的小护士在看到是宋一城后,顿时聚在不远处小声地低语了起来。

“哇塞,那个是宋医生吧,那个女孩儿是他的女朋友吗?”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的护士站在那里,神情激动地道。

另外一个护士却摇了摇头,“看样子好像不是,你没看到对面那个男的也同样抓着那个女孩儿的手不放吗?”

“难道是两男追一女?”那黑框眼镜地女生捂着嘴低呼了一声。

“有可能哦!没想到咱们的宋医生看上去冷冷淡淡的,没想到追女孩子的时候也这么主动。”

站在最边上的一名身材微胖的护士得意地道:“那当然了,宋医生追那个女孩儿的时候可贴心了,我这儿可有内幕,是我亲眼看到的!”

一群八卦护士连忙问道:“什么内幕,什么内幕,快说说,快说说啊!”

“我一个星期前在宋医生的办公室看到他们两个人……”那名胖护士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惹得那群人马上就急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真是急死人了!”

“就是啊,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那名胖护士神秘一笑,继续道:“那时候宋医生拉着那女孩儿的手不放,还把他专用杯子递给那女孩儿。”

没有听到爆炸消息的护士门瞬间泄了气,“这有什么啊,一个杯子而已,我还以为他们两个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呢。”

“你傻啊,一杯子,一辈子啊!这是要求婚啊。”那名胖护士展开了强大的自我想象力,歪曲事实地道。

这让那些护士重新来了精神,“啊!真的假的啊,求婚?!”

“天啊,那个女孩子真是幸福死了,两个大帅哥追。”

就在那群护士纷纷羡慕不已的时候,这时何佳玉他们几个人从楼下走了下来,就看到楼梯口聚集了一群人。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何佳玉看到那么多人挡在通道里,皱着眉头站在楼梯上。

“不知道啊。”施倩也一脸莫名地看着楼梯口那群人。

“好羡慕啊,我也想这样有两个帅哥都争着要我。”人群里一个女孩子满是羡慕地感叹着。

两个帅哥?

何佳玉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看去,但奈何前面人太多根本看不清。

“我们挤下去吧,别让然姐等太久了。”何佳玉第一个就下了楼一点点的往前面艰难地挤去。

身后那几个人也紧跟了上去。

一群人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何佳玉一看到聂然就高兴的挥手,“然姐,我们收拾好……”了字还没说完,她就看到除了聂然之外,大门口还有两个男的站在那里,不仅站在那里还抓着聂然的手,谁也不放。

何佳玉立刻对着身边的施倩小声地问道:“倩子,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挤出来的施倩在看到眼前的那副场景后,在一旁笑着道:“还能有什么情况,两个醋坛子打翻了,针锋相对了呗。”

“醋……醋坛子?”严怀宇在看到那副画面后,又听到施倩的那番话瞬间怒了,他气冲冲地指着那两个人,怒喝道:“喂!放开小然然!谁都不许动我的小然然!”

说着就一路冲了过去。

施倩看着严怀宇的背影,笑得更高兴了,“得,第三个醋坛子也打翻了。”

此时,身后的乔维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我绝对不打翻。”

结果遭到了施倩似嗔非嗔的一眼。

很显然,这一个多星期的艰难条件下的相处,这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好了不少。

而另外一边的严怀宇在冲上去后,一把就厉川霖和宋一城的手给挥开了,然后将聂然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们两个是谁啊,拉拉扯扯的,想干什么!”

众人被严怀宇的突然加入而弄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三个男的抢一个女的?

还是这个女孩子脚踩三条船?

聂然在看到那群人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并且指着自己窃窃私语时,她的忍耐极限也快到头。

她转身直接就往门外走去,厉川霖连忙跟了出去,走到她面前说道:“我有话问你。”

随后跟上来的两个人顿时一左一右的夹住了他。

“有什么直接在这里说。”

宋一城的话刚说完,严怀宇也点头附和地道:“就是啊,有什么话你在这里直接说。”

厉川霖在看到他们左右的死守严防后,顿了顿,忽然语气沉了下来,就连神色都严肃了很多,他对着聂然道:“关于一个多星期前的劫持案,我需要你到警察局做个口供。”

“劫持?你哪儿受伤了?”宋一城下意识地想要去抓她的手,但这一次聂然怎么可能还会被抓。

她身体微微一侧,避开了宋一城的手。

聂然眉头轻拧了起来,她没想到厉川霖会当着这两个人的面说这件事。

她看着眼前的厉川霖,完全没有搭理身边的宋一城。

“我只是路过而已,要什么口供。再者说了,人我都没看到,怎么给你口供?”

厉川霖却不依不饶地道:“可是当天我去酒店看录像的时候,发现那时候你和我说完话就直接从酒店后门走了,你去哪儿了?”

“我散心去了,吃完消消食,不可以吗?”论胡说扯谎谁能比得过她,更何况她相信那场枪战葛义会打理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如果只是散心,怎么会有人中枪送医院了。”厉川霖问道。

“这点问你们警方啊!当街劫持,还无辜在街上我的朋友被子弹误伤,这Z市的治安也太差了吧。”聂然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中分明带着警告的意味。

这让厉川霖身体轻轻一震。

古琳被子弹打伤这件事警察局早在她当晚送进医院的时候,医院这方面就已经打电话报警了,那时候他打算亲自调查的,毕竟刚才才发生了当街劫持的事件,结果却接到上面的电话说这件事走个过场就可以,由别人接手。

这让他很疑惑,但也知道肯定是上面收到了什么消息。

现在她这话里话外都在说是误伤,明显是不想提起这件事。

难不成这次她来Z市是带着什么任务的吗?

聂然看他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像是不耐烦的样子冷脸说道:“厉警官,请你不要再继续浪费我的时间了好不好,你现在没有穿制服,根本没资格请我回去喝茶,而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良好市民,你这样缠着我会让别人误会我的。”

厉川霖被她训的愣愣地站在那里,沉默着。

一旁的宋一城在看到厉川霖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样子后,立即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聂然抬眸瞪了他一眼,也同样冷着脸训道:“还有你,以后别抓着我问为什么不接受你东西,因为我和你不熟!”

宋一城这下彻底笑不出来了。

聂然把他们两个料理的没了脾气后,女王般地对着严怀宇发号施令道:“走了,回去收拾东西。”

“哦哦……”严怀宇被她这么一呵,同样也乖乖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几个人马上跟了过来,走出了医院。

在路上李骁悄悄地走到她身边,问道:“那个人不是在A市吗?”

刚才在第一眼的时候她就认出了当初脚踩油门在自己身边快速离去的那个人。

但她不理解这个人不是在A市吗?

怎么现在会跑到Z市来了。

“被调派过来了。”聂然的声音还有些冷,显然情绪里还带着些许的怒意。

“和芊夜一起?”李骁不由得想起聂然当初在A市和那个人一起接头的场景。

聂然对此摇了摇头,“不是,只是恰巧而已。”

“然姐,你刚才可真帅,那两个人被你骂得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这时候,何佳玉笑眯眯走在她身边,狗腿地道。

李骁看到何佳玉过来,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默默地在一边走着。

倒是严怀宇冷哼了一声道:“骂有什么用,对付这种骚扰别人的人渣就得一人卸一条胳膊,就想上次小然然卸芊夜那样。”

“卸芊夜一条胳膊算轻的,要是我有能力,肯定直接把她胳膊给直接拧断了!要不是她,古琳也不会受这份苦,然姐也不会……”

话说到一半,处于愤怒之中何佳玉才发觉自己又说错了话,连忙停了下来。

站在最外侧的乔维看大家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知道是不想触及到聂然的伤心事,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是规避开就可以解决的。

“这件事不是不说就可以解决的,现在古琳已经转院了,聂然按照和安远道的约定,过两天也要回部队了,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法才行!”

“是啊,这件事到底要怎么办啊!”严怀宇这时候也苦着一张脸很是纠结,最后还是提议道:“要不然咱们一起再去和安远道聊聊吧,反正这次指导员也来了,在指导员面前摊牌的话,我们也不一定会吃亏啊。”

“可问题是指导员自从那天晚上出现了几分钟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我们根本找不到他人。”李骁眉头微微蹙起。

对于这位神神秘秘的指导员,李骁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好像每次他都是神兵天降一般的突然出现,然后又神秘消失,最重要的一点事,每次都是聂然出事,他才会出现。

当初聂然倒在雪地里的时候是这样,这次聂然被贴上了故意杀人的罪名也是这样。

这个人到底和聂然是什么关系?

“不如问问安远道吧,说不定安远道已经和指导员见过面了。”

这一次严怀宇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接受和认可。

站在旁边的聂然听着他们的话后,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这次回得去回不去还是个问题。”

严怀宇很是不解地问道:“啊?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快点回那边的酒店把东西收拾一下,退了房,然后到我现在住的酒店汇合。”聂然兴味盎然地催促他们离开。

那群人也不疑有他,点了点头道:“行,我们收拾完就来找你。”

就在那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严怀宇却指着一直在路上没有说过话的马翔道:“等一下,那马翔要怎么办?”

他是被退出来的,虽然现在已经可以开枪,但是到底能不能再进去好像是要重新评估测验的吧。

聂然看了看站在斜对面的马翔,刚要开口,就听到他说了一句:“我不回部队了。”

严怀宇眉头拧地紧紧的,质问道:“为什么?!你现在好不容易能开枪了,只需要再次评估一番就可以进去了,为什么不回部队?”

只是马翔却并不解释,只是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了。”

然后就快步跑向了一辆正要停下来的公交车。

“马翔……马翔……”

严怀宇下意识地想要去追,但被何佳玉给阻了下来,“算了算了,这几天也够折腾他了,让他回去休息休息吧,咱们先把聂然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聂然的事情比较重要。”

严怀宇盯着那辆停在那里的公交车,愤怒地道:“不行,这个混蛋!小然然牺牲了那么多,他居然敢不回去,他……他敢不回去,我……我以后就没这个兄弟!”

“没错,这混蛋敢辜负然姐,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接着两个人便一路小跑地跑向了那辆公共汽车。

乔维看他们两个忍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上了车,和马翔打起来,也赶忙跑过去上了那辆车。

随后施倩也跑上去制止。

最后李骁也只留简单的留下了一句,“我们先去酒店整理,你自己先回去。”

便跟了上去。

聂然站在路边看着那辆车子重新启动往前行驶,直到消失在了车流之中后,她忽然折返了回去,走到了拐角的一条小路上。

停在那里的是一辆黑色的轿车。

刚才从医院门口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她就发现有车子在跟自己。

不用想都知道那个人会是谁了。

她走到那辆车的车门旁,双手插在口袋里,就这么目光笔直地看向了车内。

车窗上被贴了一层黑色的膜,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聂然却毫不避讳地就这么看着。

车子的主人也没有开门或者是降下车窗,就好像根本没有人在里面一样。

“葛爷,下次出来跟踪拜托换个车牌号吧。”聂然斜靠在街道的路灯杆上,嘴角扬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

很快,车子的车窗降了下来,坐在车内的葛义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聂小姐的记忆力可真不错啊,在那天如此匆忙紧张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记住我的车牌号。”

聂然站在街边,问道:“不知道葛爷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情吗?”

“天这么热,不如喝一杯去?”

面对葛义的邀请聂然摇了摇头,“不了,这两天没怎么好好休息,想早点回去睡一觉。”

葛义也没有勉强,向她询问了几句古琳的伤。

“你的朋友现在还好吗?”

聂然嗯了一声,“勉强稳定下来了。”

葛义这才点头道:“稳定下来就好,如果你的朋友出什么事情,那我可真是太愧疚了。”

聂然轻笑了一声,微微俯下身,搭在了窗沿上,“葛爷在道上那么久,我以为你早就没有愧疚这种东西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赵力听到聂然的话后,怒声地道:“你说什么啊,是不是找打啊!”

聂然侧过头,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挑眉一笑地道:“手上的伤好了?”

那言语之中的威胁意味让赵力气息一窒,瞬间没了气焰。

这只手前天他是刚刚去拆了石膏的,这好不容易拆了,他可不想再装一次!

看到自己的手下在聂然的一句话里秒变怂了起来后,他不禁不恼怒,反而低低地笑了起来,“聂小姐如此幽默,更让葛某想要邀请你加入了。”

聂然冷冷地笑了起来,“葛爷,我想应该不需要我重复第三遍了吧。”

葛爷坐在车内,很是认真地道:“可是你真的很对我胃口,我不想错失你这么个好手下。”

“你已经有很多个好手下了,不在乎我一个。”聂然慢慢地站直了身体,重新往后面的墙壁上靠了靠。

葛义思索了一番,摇头道:“要真说好手下我暂时为止也只有小七一个,可后来看到你,我就觉得她不如你,虽然说小七也优秀,但论这算计的本事、论能力都差你不是一点点,她太自我了,而你却可以随时随地的适应任何的环境,你是我目前见过最对我胃口的一个人。”

聂然深幽的眸子微微闪动,带着彻骨的冷意笑了起来,“是这样吗?那你可让这位小七这两天可千万要躲起来,小心哪天可能就横尸街头了。”

葛义的笑容微滞了几分。

聂然弯腰,目光中带着血腥的寒厉不断的翻涌,“葛爷,替我转告她,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走夜路,她杀我朋友这笔账我是一定会向她讨回来的。”

葛义看着她那阴冷而又乖戾的气息,不知怎么了背后竟感觉有些森森的凉意。

聂然轻叩了几下窗沿,忽得她气息一收,又恢复成了刚才微笑淡然的模样。

就好像刚才她的转变不过是葛义自己的幻觉而已。

但葛义很清楚,那不是幻觉!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身上居然有这么犀利的气息,这让他在那一瞬的寒意后,身上的兴奋因子都在跳跃着。

这么完美的拳击手……不不不,不能只说做拳击手那么简单,他改变主意了,这个小姑娘完全可以替自己做事!

“那不如这样,你加入我的团队,我把她交给你,如何?”葛义笑着提议道。

现在的葛义心里头只有一个想法,收服她,一定要收服她!

聂然冷眉一挑,低头望着车内的人,“葛爷,你是个聪明人,我这颗炸弹你何必非要自己拿在手里。”

“我这次就想好好的玩儿上一把。”葛义似乎也暗含了些什么意思,说完之后他便转了话题道:“既然聂小姐累了,我就不打扰了。不过我这次来是很诚心诚意地邀请你的加入,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还会再来的。”

说完,他就命令赵力开车。

车子一路疾驰驶出了街道,只留下聂然一个人站在那里,风吹拂过她的头发,忽的一下吹乱了她的短发。

她的视线还停留在那辆车子上,嘴角划过了一个短促地笑。

车内,葛义的视线透过后视镜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聂然,嘴角也同样挂起了一抹算计的笑。

回到了废弃的那间工厂时已经是晚上了,那时候新一轮的拳赛正在上演,芊夜正站在台上和一名黑人男子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挥拳。

台下热闹非凡,一阵阵的尖叫声和呐喊声像是要冲破耳膜一般。

葛义从门外走了进来,站在了人群外围看着台上的芊夜。

芊夜在一拳将那名黑人打退了几步后,就看到葛义对自己的注视。

他来了!

芊夜心头微微一松,只要葛义能愿意来看自己的拳赛,就说明自己还有希望。

这次她是带伤上阵,因为在修养的这一个多星期内她基本上就没见过葛义,本来她以为葛义为自己开了一枪,说明自己还没有被抛弃,可是最后她完全好像被隔绝了一样,这个拳场就像是一所牢笼,她被困在了里面。

她很担心自己被葛义放弃了,这样她的任务就彻底完了。

杀了古琳结果还不能完成任务,那该有多糟糕!

所以今天的拳赛她决定上场,哪怕手上的伤没有好,她也要上。

只为了能够吸引到葛义的目光。

芊夜在看到葛义站在那里望着自己时,她像是重燃起了希望,每一次的挥拳都干净利落,完全不顾自己受伤的伤口。

台下浪潮似的尖叫声袭来,芊夜的打斗越发的快速了起来,终于在最后一拳,她彻底将那个黑人打到在了地上。

底下的人如同疯了一样,那声音震耳欲聋。

芊夜抬头,看向了葛义,一如以前那般,只是这次葛义却并没有一如以前那般为她鼓掌,他只是冷淡地瞥了台上的她一眼,然后上楼直接关上了门。

瞬间,芊夜重燃的希望忽的一下灭了。

这是被抛弃了?

那这个任务她要怎么完成?

就在她在各种不安之中,一场赛事已经逐渐到了尾声。

等到所有人离开后,赵力站在台下对着那些正在打扫的人说道:“快点快点,把这里都打扫干净后,你们就去给葛爷的车子也洗洗,刚才去过医院的时候那边有个大水坑,把车子都弄脏了。”

正要回房间休息的芊夜在听到医院两个字后,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问道:“葛爷受伤了?”

赵力摇了摇头,一边关注着那些打扫人员一边不走心地回答道:“不是,他是去等那个上次扭断你手的那个女的。”

然而话才说完,他猛地噤声,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身边的芊夜。

芊夜面色一冷,但还是说道:“继续。”

赵力看她阴冷着脸,害怕地道:“那个……他是去等那个女的,听说今天那个受伤的女的今天要转院了,所以葛爷就趁着这个机会去等那个人。”

他等聂然做什么?

难不成是真的想把她收入囊中?

芊夜一想到刚才葛义对自己那冷淡的眼神,手顿时握紧成拳。

“他们聊了什么?”芊夜声音冰冷地问道。

赵力皱着眉,摇头道:“这个……我不能说……说了葛爷会打死我的。”

芊夜冷冷瞥了他一眼,平静地道:“那你挪用公司资金去做赌资,输的血本无归,这件事需要我告诉葛爷吗?”

赵力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恐不已地道:“我错了我错了,七姐,我说我说还不行么!葛爷要那个女的加入,还说七姐你不如她,说你太自我了,不如她善变什么的。”

“还有呢。”

“还有,葛爷说这次不成功,下次还会去邀请她的,说自己是很有诚意的。”

赵力在她的威胁下一股脑的全部都交代了出来。

他看到芊夜那张阴沉到可以滴出水来的脸色,心里头很是害怕惊慌,结结巴巴地道:“那个,七姐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我先走了。”

说完就一溜烟儿的逃跑了。

芊夜站在原地,眼底那阴寒的眼神让人觉得可怖,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念着:“聂、然!”

那其中的意味似要将她撕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