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报仇,解决掉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站起身走到了房门口,打开了房门,只见葛义和赵力站正站在门口。

聂然似笑非笑地倚靠在门边,双手抱肩地道:“葛爷,你不用这么勤快的来见我吧。”

葛义站在门口,笑着道:“没办法,我怕不勤快,到时候你走了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聂然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整个Z市还有葛爷找不到的地方?”

葛爷笑了笑,指向了屋内,“我方便进去坐坐吗?”

“上门就是客,既然是客,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聂然打开了大门,对他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葛义走了进来,发现房间内并没有其他人在屋内,他似乎是有些讶异地看着聂然,“你一个人住?”

“我一个人住不可以吗?”聂然坐在沙发上,笑着替他倒了一杯水。

葛义环顾了一圈后,也坐了下来,“至少得有两个人和你一起住才行啊。”

“我又不是千金小姐,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聂然笑着将茶水推了过去。

“哈哈哈,也是,你的能力那么强。”葛义笑着接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喝。

聂然暗自挑了挑眉,知道做这一行的,都有最基本的警惕,所以她也不说什么,往沙发内融了融,“打算在我这儿坐多长时间?”

葛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坐到你觉得可以了,我就走。”

聂然微微一笑,也不再继续说些什么了。

两个人沉默地坐在房间内,也不喝水,安静极了。

站在沙发后面的赵力看到这个场景后,只觉得奇怪为什么葛爷特意来这里,却一句话也不和聂小姐说。

不是要邀请她加入吗?

为什么不像昨天一样继续劝说她,反而坐在这里沉默着?

赵力现在完全看不懂葛义的做法。

当初葛爷花钱把七姐买下来的时候可没这么费力,直接花钱买了就带走了,怎么这次同样是让人加入,这个聂小姐就在这么费力呢?

而且葛爷似乎也很愿意费这个力。

一直都很耐心的在这里和她耗着,完全没有不高兴的样子。

难道就因为聂小姐的打斗能力比七姐强,所以葛爷此一次次的耐心邀请?

越想赵力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葛爷对于拳赛的痴迷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就这样三个人安静地坐在屋子里,等待着时间过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聂然站了起来,刚想要开口表示葛义可以离开时,门外忽然就一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聂然的门就被拍的震天响了起来。

“不好了,然姐,马翔出事了!”

刚站在起来的聂然眉头微微皱起,示意葛义不要出声,走到了门口,冷声地问道:“怎么了?”

门外的何佳玉着急地道:“马翔的妈妈给我打电话说马翔自从回去之后神色一直很阴沉,今天早上她看到马翔拿了一把枪出门了!”

“拿了枪出门?”聂然眸色渐冷。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应该把他的晕枪治好!

这家伙肯定是那天趁乱把枪藏在身上,然后一直伺机等着时间想要去找芊夜报仇!

居然忍到古琳走之后才发作,不得不说他也算是忍功了得了。

“然姐你说他会不会是去替古琳报仇了?”门外的何佳玉焦急不安地问道。

会不会?

那答案还用问吗?!

当然是会了!

不然他拿枪出去能干什么!

聂然本来不想管这件事的,她只是过来治马翔,现在马翔已经治好,其他的就和自己无关了,她还没好心到这种地步。

可就在她想要打发何佳玉让他们自己想办法的时候,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葛义,她忽的心思一转,对着门外的何佳玉说道:“你们先去拳场,我随后就到。”

“没关系的小然然,你身体还没好不宜来回奔波,马翔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就好。”门外突然响起了严怀宇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他低声地训斥着何佳玉道:“你别总是什么事都找小然然,她输血之后就一直没好好休息过,这三天就让她好好休息,别打扰她了。”

然后就听到何佳玉难得闷闷地哦了一声。

接着就听到他们两个人脚步声渐渐远去。

聂然站在门口,垂眸思索了片刻,最后转身对着坐在那里的葛义道:“送我一程吧。”

“聂小姐倒是挺喜欢搭顺风车的。”

葛义虽然是这样说,但还是依言站了起来,笑着往门外走去。

聂然耸了耸肩道:“没办法,我的朋友去找你的手下报仇去了,你这个老板怎么样也要亲自去一次比较拖堂。”

下了酒店,聂然等着葛义坐了进去后,也顺势坐了进去,这让赵力大吃一惊。

坐在后排的意义那是不一样的,只有老板和上级才能做的,其他人只能坐在副驾驶才行,就连七姐当初那么受宠也没资格和葛爷一起坐在后排,这个聂小姐还真是够胆子大的!

她就算再怎么特别,葛爷也不会让她和自己坐在一排吧。

手下毕竟是手下,这点等级制度应该是分明的。

赵力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身后的的葛爷,发现他轻微地皱了下眉,这是他生气的预兆。

糟糕,这个聂小姐死定了!

赵力暗暗想着。

然而正当他等待着葛爷的怒火时,没想到他却只是转过头对自己说了一句:“开车。”

靠!不是吧!

这聂小姐他妈是神仙吧?

居然次次打破了葛爷的规矩。

这人到底什么来路?能让葛爷这么欣赏?

赵力压着自己心里的不解,启动了车子,车子一路行驶滑入了车流之中。

拳场在郊区,他们从市中心出发,车程一共两个多小时,这位聂小姐倒是淡定的很,完全不催一声。

最后终于到达目的地后,聂然率先下了车走了进去。

才到达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严怀宇的惊呼:“马翔!”

紧接着就听到像是有什么重物摔倒的闷响。

里面的严怀宇还有何佳玉几个人连声叫着马翔的名字,然后就听到严怀宇愤怒地质问道:“你有没有必要做的那么绝,他毕竟是……”

话还未没说完,就听到芊夜冷声打断道:“是他自己主动找上来挨揍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骁声音透着冰冷地说道:“那你也不应该把他打成这样!”

“你既然不服,可以替他向我报仇,我无所谓。”

芊夜挑衅的邀请让李骁真的生气了。

她前两次不过作为战友下不去手而已,要是敌人她可不一定会输给芊夜。

当下她便眸色一变,当下和她交起了手。

两个人都是个中高手,李骁虽没有聂然那些刁钻的打法,但也是实打实的在部队里一点点练手出来的。

如果说聂然和芊夜的打斗是一场压制性的对决,那么芊夜和李骁这一场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较量。

一个是从小就在部队里受着最部队化的训练。

而一个又是被安远道悉心调教出来了。

两者都对部队里那些比划套路完全熟练,就连对方下一步要出什么招式都了然于心。

只不过渐渐地,芊夜就发现李骁似乎和以往变得不一样了,每一招的招式都十分的凌厉。

她有好几次的攻击都扑了空。

芊夜知道,她认真了。

当初聂然和自己对打的时候,她发现聂然不是在和自己打,只是单纯的就想报复自己,所以就连用的招式都是从自己那里复制过去的。

现在李骁却完全不同,她是真的在和自己过招。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抱着打败自己过的招。

聂然站在门口听到里面拳打脚踢的声音,拧着门把的手顿时松了开来。

她静静地站立在门外。

这次聂然知道,李骁不会再放过芊夜了。

就算不像自己那样断她一只手,怎么也要让她的伤口再次崩裂见血不可。

过了一会儿,屋内再次传来了一个重物摔倒的声音。

聂然这才开了门,果然芊夜的手上一只袖子已经被血浸染了开来,她正从地上吃力地站立了起来。

而李骁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她。

随着聂然悠然踱步走进来后,芊夜那冰冷无波的眼神立刻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只是聂然并不看向她。

她站在马翔的身边,淡淡地扫了地上的那个受伤的人一眼,口吻随意地问了一句,“那现在我们可以带人走了吗?”

芊夜以为她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没想说不可以时,却发现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当然,请便。”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葛爷!

他怎么会来了?

还是和聂然在同一时间来的。

芊夜不禁联想到赵力的话,眼底上下浮动起莫名的情绪。

“多谢葛爷。”聂然完全不走心的一句道谢,然后对着严怀宇他们说道:“把他带除去吧。”

但靠在严怀宇身上的马翔却立刻情绪激动了起来,他挣扎着起身,“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替古琳报仇!”

他眼底一片猩红,显然是情绪已经到达的顶峰。

站在对面的芊夜轻蔑而又冷然地道:“就凭你还想杀我?我看你另外一边的肋骨也不想要了吧。”

马翔被她一激,马上站了起来,就要往前冲。

严怀宇立刻压制住了他,但无奈他就像是发狂了一样,他发出困兽般的低吼,在扭打挣扎之中,突然之间他身体一僵,紧接着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聂然皱了皱眉,趁着众人抓着他,在胸口轻按了几下,果不其然肋骨有几处有下陷,并且下陷的非常厉害。

加上刚才的扭动挣扎。

聂然当下就做出了判断,冷声地道:“肋骨可能插到内脏了,需要马上送医院。”

已经被情绪崩坏的马翔此时根本听不进任何的话,“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替古琳报仇!”

看着他还要往前冲,严怀宇连忙扣住了他的肩膀道:“马翔,你别发疯了好不好!古琳现在还活着,还有清醒的可能,但是你这一枪开下去,就是杀人犯了,还没等古琳醒过来,你就被枪毙了!一辈子都看不到古琳了!”

他的一句一辈子见不到古琳让马翔神色一滞。

何佳玉看到他好像能听得进去一些了,连忙也说道:“是啊,只要古琳或者那就还有希望,她还有希望,但是你这一枪开下去,你这辈子都完了!就算没有杀掉她,你也是要得一个杀人未遂的罪名!到时候你要以什么面目去见古琳!”

马翔死死地盯着站在对面的芊夜,粗喘着气,血顺着他的嘴角蜿蜒而下,“可是古琳不应该受这次的折磨,都是因为她,因为她!”

面对这番指责,芊夜捂着自己已经崩裂伤口的手,只是冷冷地陈述道:“到底因为谁你比我更清楚,你是不敢找正主,所以才来拿我当替罪羊。说真的,我没打死你都已经算不错了。”

不敢找正主?

这话分明是在暗示聂然才是那个杀人凶手。

聂然却对此并不在意,她对着身边的葛爷不卑不亢地道:“葛爷,这个人我就带走了,希望你不要追究。”

葛爷一笑,摆了摆手,很是大方地道:“没关系,年轻人气盛,很正常。”

这让芊夜眼底的冷意又加重了几分。

她不明白聂然有什么好,既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做事也不贯彻执行,根本没办法让人相信和依靠。

可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人相信她,甚至就连葛义都要放弃自己这么听话的手下,而去欣赏一个对他完全不在意的人。

“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我要为古琳报仇!”被压制的马翔在感觉到被人往门外扯的时候他再次开始不顾自己的身体挣扎了起来,“你们放开我,我要报……”

聂然嫌他太吵,直接一个利落的手刀看向了马翔的脖子。

瞬间,马翔身体一软,被严怀宇和乔维两个人快速地扶住。

“带他走吧。”聂然神色不悦地道。

那群人被聂然这一下打得有些懵,点了点头,乖乖地带着马翔就往外头走去。

“今天的事多谢葛爷了,还有你的顺风车。”聂然在说顺风车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放缓了些许的速度。

葛义对她笑了笑,“聂小姐客气了。哦对了,那件事你还是考虑一下吧。”

聂然愣了愣,没想到葛义会如此堂而皇之的就说了出来,随即浅浅一笑,“再见。”

也不说是答应还是没答应,就往门外走去。

一出那间废弃的工厂,一辆面包车就停在外头,从车内走出来的司机还是上次那名送他们去医院的司机。

“葛爷让我送你们去医院。”

聂然也不推脱,道了一句,“那就多谢了。”然后就直接让他们上了车。

在车内几个人都心思沉重坐在里面,马翔躺在严怀宇的腿上,尽量不让他受到颠簸,以防骨头直接扎进脏器之中。

两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那家医院的大门口,何佳玉他们几个人带着马翔直奔急诊室大厅。

这次聂然并没有如此的紧张,在确定那名司机离开之后,她才走进了急诊室,对李骁一句把这件事告诉安远道,然后就一直静坐在那里。

接到消息的安远道连忙飞奔而来,在看到那群人站在手术室前时,顿时愤怒地道:“你们一个两个都在搞什么,怎么轮流进医院!是不是嫌古琳的事情还不够乱!”

严怀宇看到自己的好兄弟被打成这样,心里早就不爽了,很是生气地道:“还不是你的好徒弟干的好事,马翔被芊夜打断了六根肋骨,伤了内脏,医生说还好送医及时,不然骨头全部扎到肺里面,没救了!”

安远道心头一骇,非常疑惑地道:“好好的,芊夜为什么要打马翔?”

“还不是……”

“严怀宇!”乔维立刻出声阻止。

严怀宇这才想了起来,立刻收了声。

安远道看到乔维这一喊后,严怀宇这般沉默,愤怒地道:“干为什么不说下去,你们还想瞒我什么?!”

严怀宇梗着脖子道:“你以为我们不想说,只不过不相信你而已,你打电话给指导员,让他过来,有他在场,我们就说!”

“指导员?你们的指导员来了?”安远道疑惑地问。

严怀宇大吃了一惊,“你没和我们指导员见过面?”

这下,就连站在一旁的李骁也走了过来。

安远道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那天他明明来找过我们,还说这件事他会处理的。难道他是骗我们?”严怀宇看向了身边的李骁,最后一句显然是在问李骁。

“不会,他不会骗我们。”李骁望向了坐在了走廊上的聂然。

这件事事关聂然的生死,他是绝对不会就此袖手旁观不管的。

坐在一边的聂然自然是注意到那道目光,但她却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继续闭目养神。

她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才行。

这个身体本来就不强,还输了那么多的血,要不是有霍珩每天补血的早餐送过来,她根本不会复原的那么快。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手术室外的灯还继续亮着。

那手术的时间不比古琳的手术短多少。

再次重温一遍那漫长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的折磨人。

六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总算在夜色降临时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的朋友他怎么样了?”那名还穿着手术时衣服的医生被严怀宇一把抓住。

“人已经没事了,手术很成功,只是需要躺在床上休息一段日子才行。”那名医生拿开了他的手,脱下了口罩。

那整张脸顿时露了出来。

“是你?!”严怀宇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

他不就是昨天抓着聂然不放手的那个主治医生,宋一城吗?!

“是我。”宋一城对他扯了个笑,“病人现在在缝合,马上就会出来了,你们耐心在等等。”

说完之后,他便径直走到了聂然的面前。

聂然感觉到一道阴影笼罩在自己的上方,慢慢睁开眼,抬头看向了眼前的宋一城。

宋一城站在她面前,扬了扬嘴角,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道:“看我多好,就算你昨天说了那么糟糕的话,我还是替你治好了你的朋友。”

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居高临下看着的压迫感,“你是医生,治好那些病人是你的责任。”

“但我也可以交给别人啊。”

聂然点了点头,像是赞同了他的话一般,“所以我奇怪,你不是神经科的医生吗?为什么骨科的事情你也要搀一脚?”

宋一城很骄傲的昂头,“很不巧,在骨科方面的事情我也有涉及,所以给你的朋友治个骨折也是没有问题的。”

聂然看着他近乎幼稚的举动,突然觉得他和霍珩有些相像。

霍珩当初在扮演指导员的时候,也是一张冷脸,铁血教官的风范,唯独到了自己这儿就各种的耍赖讨好。

而宋一城也一样,在手术中的时候明明那么霸道固执的作风,到了她这儿就秒变小学生。

聂然暗自摇了摇头,转身往外头走去。

“你去哪儿?我又没抓你手,你跑什么。”宋一城看到她就这么走了,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她不高兴了。

“我不是跑,而是回去休息。”聂然头也不回地回答。

宋一城不解地问:“你不看你的朋友吗?他马上就要推出来了。”

“不必了,我又不是托儿所的阿姨一个个都要管过来。”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聂然已经出了急诊室的大厅,隐没在了人来人往的夜色之中。

回到了酒店后,她洗漱了一番直接躺在了床上,今天来回坐车真的太累了,又在医院里坐了六个小时,头痛到快爆炸了一样。

开了空调,关上灯,还没有吹头发她就这样沉沉地睡了过去。

过了许久,她忽然听到了门外一阵细细索索的声响,她知道这是霍珩故意发出了响声,让自己知道他的存在。

不然他收敛了气息走进来,反而会让自己从梦境中一下子惊醒过来,这对身体不太好。

聂然对此还是慢慢清醒了过来,这已经是她这么多年练成的习惯,特别是在独处的时候,只要丁点的响声她都会醒过来。

霍珩站在床边,从她的呼吸声中就分辨出她已经醒了,但也不坐下,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的侧颜。

聂然睁开眼,黑暗中那双眸子清亮的犹如稀碎的星子,“今天马翔去找芊夜报仇,被她打断了六根肋骨,伤了内脏,现在还在医院里。”

霍珩嗯了一声,缓缓地蹲了下来,声音低沉地道:“你想怎么做,我都配合你。”

“好。”聂然点了点头,再次睡了过去。

霍珩知道她今天累坏了,也不再打扰,轻声想要退出去,结果就在打开门要离开的时候就听到床上的聂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洗手了。”

说完之后她就翻了个身表示拒绝和他交谈。

因为她到现在都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洗手,也不明白此时此刻为什么要对他说那么一句解释,所以她感觉有些奇怪,奇怪到不想和霍珩说话。

站在门口的霍珩在听到她那句话后,起先一愣,三秒后这才反应了过来,嘴角无声地勾起了一抹笑,低低地嗯了一声,那愉悦感让床上的聂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

“早点休息。”霍珩在临走前说了一句,最后才替她细心地关上了房门。

聂然听到那一声门锁关起的声音,不禁懊恼了起来。

而站立在门外的霍珩在听到她的话后,唇畔的笑意越来越大,他单手抵在唇边,轻咳了几声后才重新克制了那想要笑出声的冲动。

这个小妮子,竟然可以这么可爱。

……

随后的几天,马翔已经转危为安地躺在了普通病房里,医生说好在是年轻,恢复的比较快,只需要住院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本来在手术结束观察两三天后就要调转进部队医院的,但毕竟是伤了内脏,所以不好有太大的动作和车上的颠簸,只能在医院内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到彻底养的差不多了,再去部队医院做个检查和一系列的调养。

在此期间严怀宇担心马翔的伤势,不肯回去,其他人也很“团结”的表示不肯走,无奈之下安远道只能又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表示一个星期之后所有人必须都启程回部队。

“怎么办啊,骁姐,安远道只肯给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要回去,而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芊夜的事情还没解决,指导员也没来。”在回酒店的路上,何佳玉很是纠结地像李骁求救道。

一旁的施倩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静地道:“你别急,这次马翔被芊夜打伤说不定就是个契机,芊夜在明知道马翔是队友的情况下,还恶意重伤他人,这件事安远道肯定是要找她好好聊聊的,或许那个时候是我们的机会。”

“可是芊夜也完全可以说是她在自保啊,毕竟是马翔主动要杀她。”

“是啊,马翔要杀她这个的确不假,但是马翔的为人我们都很明白,教官也很明白,要不是遇到什么大事情他绝对不会这样疯狂,到时候适当的把古琳的事情说出来后,再结合马翔的伤势,芊夜如果想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

施倩的娓娓道来让何佳玉忍不住拍手鼓掌了起来,“漂亮!这一招好!有了重伤战友这一事实,古琳的事情她也就变得没那么干净了。”

何佳玉感觉好像死局又能解开了,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但是这件事是你想出来的吗?”何佳玉挤眉弄眼地冲着她贼贼一笑。

施倩略有些羞涩地道:“这是乔维想出来的,不过我也有帮忙整理思绪呀。”

“哦哦哦,整理,整理。”何佳玉又是奸贼地笑了起来,惹得施倩想要去揍她。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指导员在旁边,我怕安远道到时候偏向芊夜。”这时候,李骁在旁边冷冷地说道。

指导员是他们的保险绳索,有了他,他们才能和安远道抵抗。

严怀宇在李骁冷峻的眉眼下停止了玩笑,点着头道:“没错没错,骁姐说的没错,我们还是要去找……指导员!”

最后那三个字被她像是破锣嗓子喊出来似的,让施倩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何佳玉你干什么,我又没聋,你有必要喊那么大声吗?”

“不,不是……指导员……是……是指导员!”何佳玉指着酒店大厅门口的一个男人,语气中难掩激动神情地道。

李骁和施倩两个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的确是指导员站在那里!

他们几个人连忙跑了过去。

“指导员!”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

霍珩点了点头,“我要去安教官那里听他说一下这件事的处理结果,但是我不知道聂然住哪里,你们带我去。”

“好好好!”何佳玉看到自己的救星来了,一个个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得。

可是一上楼却发现聂然并不在屋子内。

纠结这几个人奇怪聂然去哪儿的时候,聂然正和葛义在一间餐厅谈完事刚上楼回来。

这几天她借着马翔生病的时间,和葛义频繁的接触,一次比一次时间谈的长,虽然谈话的内容基本上都没有重要内容,但她还是和葛义聊得一次比一次高兴。

直到刚才送葛义上车后,她感觉到躲藏在暗处的一双阴冷的正盯着自己时,她知道鱼儿上钩了。

她像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回到了酒店里。

却在门口看到何佳玉她们几个女生正蹲在自己的房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今天心情很好的她笑着问道。

何佳玉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嗔怪地道:“然姐,你到哪儿去了?我敲了你好久的房门你都不开。”

聂然自然是不会把葛义的事情告诉她们,只是笑着反问了一句,“找我什么事情?”

单纯的何佳玉连忙指着身后的霍珩说道:“你看,谁来了!”

聂然在看到霍珩后点了点算是打了个招呼,“指导员好。”

“是不是感觉惊讶,我也是!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他,你说巧不巧!不过咱们指导员说了,这件事一定要解决,芊夜敢杀人,还打马翔,这完全已经失去理智了,所以一定要取消她的任务,马上召她回来。”

何佳玉一想到指导员要为他们撑腰,她就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起来。

“好,你们先去吧,我有些头晕,回去喝点水后马上就来。”聂然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霍珩,说道。

何佳玉听到自己的偶像不舒服,担忧地问道:“头晕?怎么好好的就头晕了呢?”

“没事,失血过多而已,休息一下就好。”聂然插了房卡,往屋里走去。

“哦哦哦,那我们陪你先回去喝水休息,然后再一起去安远道那边吧。”

何佳玉正说着,脚还没跨出去,就听到聂然说了一句,“不用了,你们先去吧,等会儿我马上就过来了。”

紧接着房门就已经“咔哒”一声关上了。

何佳玉他们几个人看到聂然这样做,禁不住怔愣了片刻。

霍珩对此冷然地下了命令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时间不等人。”

既然指导员都发话了,他们自然是乖乖听话的,一个个跟在了指导员的身后上了电梯。

屋内的聂然在确定人都离开后,门重新打开,微微地开启了一条细缝。

她坐在屋内,为自己倒了一杯水,静静地等待着这几天一直偷窥自己的那双冰冷眼神的主人。

明天高能了,高能了,高能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哦~!期待下明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