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这是一个圈套!/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只悬在半空中的手,却并没有伸手,而是似笑非笑地问道:“葛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葛爷看她不动,手慢慢放了下来,脸上没有半点不悦的意思,说道:“你说。”

反倒是坐在车前赵力为此很是生气。

这个聂然还真是够嚣张的啊。

葛爷都亲自把手递过去了,她居然敢不接!

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葛爷。

要知道在道上哪个不是对葛爷毕恭毕敬的,就这人也不知道有什么资本敢对葛爷如此的不敬。

都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赵力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着,坐在前面继续听着他们的对话。

“为什么是我?”聂然转过头,问道。

葛义顿时笑了起来,问道:“为什么不能是你?”

“你明知道我的身份却还要我加入,甚至要愿意陪我演这么一场戏,这不是很奇怪吗?”

那几天他天天准时踩点似的来找自己,实际上是在给芊夜演戏罢了。

在医院街角的那天他们的一段对话和试探中就已经互相明确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并且默契的已经达成了协议。

“你不怕我……成为第二个小七?”聂然兴味地对他一笑。

然而葛义却并没有被她这番话给吓到,反而信心十足地道:“你被逼到这番境地,进退两难,我想你是做不了第二个小七了,对吧?”

聂然的笑意慢慢收拢,取而代之眼底那一抹冰寒之色,“对!我已经他们逼到无路可走了。”她咬牙切齿地盯着前方,拳头握紧。

像是恨极了的样子。

葛义将她的表情看在眼中,嘴角划过一抹深长的笑。

“所以,我还怕什么呢。”他说道。

聂然一愣,随后她转过头,挑眉笑了起来,“你不怕我是卧底,那你就不怕哪一天我杀了你,自己做大吗?像我这种人可没有什么原则可讲的。”

她的话说得极其大胆,就连坐在车前的赵力都为此心头一惊。

不会吧,葛爷会找一个白眼狼回来吗?

可就如聂然自己所说的那样,她是个没有原则的人,为了报复部队,就可以转身加入葛爷的团队里。

难保不会下次为了自己的野心,就解决掉葛爷啊!

谁知,坐在后座的葛义却在这时候大笑了起来,“呵呵,我既然敢收你,自然就不怕有那一天。”

聂然点头,笑道:“葛爷果然胆识过人,既然你替我把人送过来,作为回报,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说完,她便主动伸出了手。

葛义看了一眼,随后也伸出了手,和她相视一握,“你是我千方百计花了心思请回来的,我对你一百个放心和满意。”

聂然微笑着,似不留痕迹却又像是带着别样的意味道:“是吗?”

葛义点了点头,“当然了。”

短暂的一握手,聂然此时此刻的身份已经彻底的转换了。

她不再是预备部队六班的人,相反,她是葛义的手下,不是拳手,也不是打手,她是葛义最得意,也是最用心请回来的手下。

她的存在比芊夜更为强烈。

车子疾驰回了工厂内,下了车后,聂然熟门熟路地回到了工厂内,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拳场里几个葛义的手下看到聂然后,不禁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怎么离开的时候是七姐,回来的时候变成这个人了?

七姐呢?

聂然像是没看到一样,在他们惊讶地眼神中走了进去。

那群手下想拦下她,但是又看到随后跟来的葛爷后,不禁迟疑地说道:“葛爷,她……”

“聂然以后就在我名下为我做事了,你们还不快点叫聂姐。”

为葛爷做事?

众人瞪大了眼睛纷纷看向了坐在沙发里的聂然。

这不是七姐跟着葛爷出去做事的吗?

怎么一眨眼回来七姐不见了,反而取而代之的变成了上次把七姐弄伤的人,而且更让他们不解的是,要叫她什么聂姐?

聂然看他们一个个傻愣在那里,笑着挥了挥手,一副自来熟的样子道:“客气客气,我比你们都小,其实不用叫我姐的。”

“……”众人默了。

他们有叫吗?

这人就一副很自然承受的样子。

而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葛却摆了摆手道:“江湖上不用年龄论资排辈,只论能力。就算你比他们小,但能力比他们强就足够了。”

“是吗?原路如此。”聂然像是明白了一样,点头表示了解。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聂然靠在沙发里,喝着水,十分的惬意。

“你暂时委屈住在工厂里,等过两天我把那边的一套房子让赵力给你清理出来,然后你再住进去。”葛义和她说道。

聂然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麻烦了,我对吃住没有任何的要求,就住在拳场里也不错。”

说完,她还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像是很满意地点头。

站在不远处不明真相的手下们听到葛爷说要让这个聂姐住进工厂里,都诧异极了。

聂姐住在这里,那七姐呢?

七姐要怎么办?

在众人很是疑惑的眼神下,葛义对此也不强求,只是点头地道:“那好吧,那你就住三楼吧,那里相对安静点。”

“行啊。”聂然无谓地应了下来。

“还有,赵力以后就供你差遣,你有什么需要直接找他就好。”葛义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的赵力说道。

聂然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被点到名的赵力在一接触到聂然的视线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聂然在看到他惊慌的神情后,笑得更加的肆意了起来,“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不废你的手。”

那句话听上去像是安慰,但在赵力的耳朵里却听出了另外一种意思。

威胁!

他看着坐在沙发上对着自己笑的聂然,心里越发的恐惧起来,那只已经恢复了许久的手臂在这一刻突然隐约又疼痛了起来。

“谢……谢聂姐……”他结结巴巴地道。

聂然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特别是他那是曾经被自己拧断过的手在不自觉的颤抖。

她知道,赵力在害怕。

身体的疼痛记忆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逝去,但是心里的记忆却永远无法磨灭。

聂然摆了摆手,很是很好说话的样子,然后又对葛义说道:“那如果没事的话,我就上楼睡觉去了。”

葛义点头道:“好,那你好好休息吧。”

聂然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

一旁的一名手下趁着他们话已说完,弱弱地问了一句,“那个……葛爷,七姐呢?明天那场拳赛还指望着七姐上场,现在人不在,人数上就凑不齐了。”

原本就安静的拳场在他的一句话后,像是死一沉的沉寂。

聂然脚下的步子一停,站在了原地。

赵力忍不住默默地闭上眼,完了完了,这个白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等着给他收尸吧!

葛义坐在那里,神色不变,却沉默着不说话。

聂然这时候转过身,笑着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去,然后搭上了那个手下的肩膀,哥两好似地在他身边道:“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在聂姐的面前呢是不可以提你的七姐,不然我就只能认为你想……背叛我。”

伴随着她最后的那三个字,她扣着那名手下肩膀的手狠厉地往下一扯。

“啊——!”一道尖锐的呼痛声响彻整个房间。

那名手下脸色苍白,满头是汗地摔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肩膀,在地上来回地打滚。

“而我,最讨厌背叛。”聂然的神情阴沉,嘴角带着残忍地微笑看着地上的人,就像是在卑微到极点的蝼蚁。

让周围的几个手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啊!这……这这……

这个聂姐比七姐更狠!

赵力更是索性偏开头去,不敢再去看。

“记住了吗?”聂然环顾了周围一圈,视线所到之处那几个人连连不住地点头。

生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很晚了,上去休息吧。”这时,葛爷终于发话了。

聂然笑着耸了耸肩,重新上了楼。

而经过了那一晚上之后,所有人对这名聂姐都毕恭毕敬的很,生怕哪一点惹了她不快。

只因为这位聂然的性格脾气比起七姐来说更加的恐怖骇人。

她不像七姐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听从葛爷的话之外,基本和别人很少说话,当然也很少和别人打交道。

但聂然不是,她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待人亲和的样子,甚至有时候还和那些拳手们来上那么一场,可就算她怎么和善,只要想起那晚的记忆,这群人对于她还是战战兢兢的很,甚至只要她一笑,脚都有些发软。

至于七姐这个人,那群人更是在那一夜之后非常默契的集体“失忆”,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于是,短短几天,然就这样彻底树立了自己的威信,成功地取代了芊夜的存在。

但渐渐地,赵力就发现了聂然除了那天晚上打了一名手下之后,就再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不说,还让自己一日三顿去大酒店打包食物给她送过来,供她食用。

吃完了就又去睡个午觉,然后兴致高的时候就下场和别人打打拳,或者就是练练沙袋,反正日子过得悠闲得比葛爷都舒服。

“葛爷,最近她这几天天天都留在拳场里,不是偶尔在训练室打打拳就是睡觉,基本不做别的。”在和葛爷说完了富海那边的事情后,他在离开之前还是决定向葛义报告了一下关于聂然这几天的情况。

坐在包厢内的葛义眉头微微皱起,看上去好像是不悦的样子,“我有让你盯着她吗?”

赵力怔愣,疑惑地问道:“你让我留在她身边,不就是盯着她吗?”

不然为什么葛爷会指名道姓地要自己跟在聂然的身边。

葛义面色沉静,却带着一丝轻视,“问题你盯得住她吗?她的能力远在小七之上,你以为你在盯她,其实你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

“不……不会吧,我很小心的。”赵力强调了自己的小心侍候。

葛义摇头,“你说最近她天天不是在训练室打拳就是在睡觉,基本不做别的,这说明她已经在发现并且在提醒你了。”

不然以聂然的性格她是不会这么乖顺的。

摆明了她是看穿了赵力,所以才会故意这样做。

赵力惊讶地问道:“提醒我?提醒我什么?”

“你说呢。”葛义对于他的后知后觉很是不快。

赵力看到葛爷像是生气了自己的多管闲事,为此他低下了头,局促不安地道:“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要再盯着她了。”

葛义的话让赵力还是有些担心,“可是万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葛义摆手阻了下来,“没有万一,我既然敢收她,自然有能力让她乖乖替我做事。”

“是。”赵力最终还是妥协了下来。

他安静地退出了包厢的门,下了楼。

在一到楼梯口,就看到聂然手肘撑在扶梯上,看上去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赵力以为她是要和葛爷说话,乖乖地点了头喊了一声聂姐后就打算离开了。

只不过,就在和她擦肩而过时,却听到她带着笑意声音从耳边响起,“怎么样,小报告打完了吗?”

赵力的脚步一滞,整个人犹如雕塑一般瞬间凝固了起来。

她知道,她真的知道!

葛爷没有猜错,聂姐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监视她!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

“是不是觉得说打拳睡觉有些乏味啊?要不要我做点别的,好让你有小报告可以打?”聂然靠在那里,笑容保持不变。

可这让赵力感觉自己的背脊骨越发的寒冷了起来。

“不……不是的……我……我……我……”他一开口,就连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起来。

聂然看到他这般惊恐,笑着站直了身体,并且朝他走了过去。

水泥地发出了“踏——踏——踏——”的脚步声,让赵力心头发慌不已。

死定了,死定了,聂姐说过她最不喜欢背叛的,他的手估计是要保不住了这回!

就在他身体微微颤抖,等着最后那疼的的那一瞬间时,突然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赵力顿时打了个激灵。

接着就听到聂然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地道:“没有下次,不然我就直接让你两只手拧下来喂狗。”

赵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直接从楼梯口摔了下去,紧握着扶梯保证道:“不敢,不敢,我……我……发誓,我肯定不敢了。”

聂然轻笑地勾起了唇,冷冷地道:“我从来不听任何的保证,我只看行动。”

“一定,我肯定,您就看我的……行……行动好了……”

聂然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每拍一下赵力的身体都忍不住地颤几颤。

正当她松开往后退去时,突然楼下隐约传来了一阵声响,“小然然?我们要找小然然!”

聂然拧了拧眉头,严怀宇他们来了!

“这里是私人地方,你们不可以进去!”一名手下冷声地呵斥道。

可严怀宇他们压根不领情,特别是何佳玉更是直接爆了一句粗口,“放屁,这里是什么私人地方,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地下拳场!让开,我们要找然姐!”

那名手下毫不客气地道:“你们再胡闹,我只能让人把你们丢出去了!”

“来啊,小爷还怕你不成!”楼下,严怀宇他们似乎听上去像是要和葛义的手下打一场了。

聂然本来想避开,但看了一眼包厢的方向后,她立刻对着楼下大喊了一声,“住手!”

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严怀宇他们在看到聂然后,顿时惊喜地喊道:“聂然!”

“然姐!”

只是聂然却并没有对此有何反应。

倒是门口那几个手下恭敬地站在一旁,“聂姐,他们一个个硬闯进来,我们拦不住。”

聂然直接走到了沙发边上,然后坐在了那里,沉冷地看着他们,“让你们站门口就是用来挡那些苍蝇的,既然挡不住那还要你们干什么。”

苍蝇?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愣了愣,是在说他们吗?

门口的那几名手下立刻低下头,整齐地说道:“对不起,聂姐……”

“滚出去。”聂然不耐烦地让他们离开。

“是,聂姐!”

那三四个人就这样恭顺地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那几个人看到这番场景后,都呆愣住了。

“聂姐?小然然,这是什么情况?”严怀宇率先走了过去,刻意压低了声音发问道。

“是啊,然姐,你怎么被他们称呼为聂姐了?”何佳玉也不明白了,那群人怎么那么听聂然的话,还对她这么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的。

聂然坐在那里,为自己倒了杯水,她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道:“我加入了他们,他们自然要称我一声聂姐了,哦对,这是葛爷说的,论江湖地位,不论年龄大小。”

严怀宇诧异地道:“什么?你为什么要加入他们!你是……他们可都是坏人啊!”

“我也是坏人啊。”聂然浑不在意地笑了起来,“还有,不用那么小声说话,葛爷知道你们的身份。”

众人眼底一片震动不安,严怀宇更是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疯啦!你把身份说出来,你就不怕他们杀了你?”

“不会啊,他要想杀我,我早就死了,哪里能过得这么舒坦。”聂然挑着眉,比了比自己全身。

严怀宇被气得不小,深吸了口气道:“我现在不和你说这个,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加入这里?还有,酒店的人员说那天你和……吵得天翻地覆,还受伤离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严怀宇和乔维他们两个男的并不在场,因为要照顾马翔,女孩子终究还是不太方便,所以就提前放她们离开。

据何佳玉说,指导员来了,并且听上去是要为聂然讨公道。

后来事实证明聂然的确是无辜的,一切都是芊夜搞的鬼。

再后来,聂然说要和指导员说话,她们几个人就先回去了。

却没料到最后聂然竟然和安远道发生了矛盾,听酒店里的服务人员说当时吵得还特别的凶,聂然的手臂上流着血出来的。

这让他们都闹不明白了,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他们两个还有什么争执呢?

而且,奇怪的是聂然为什么会去安远道的房间呢?

指导员当时又去哪儿了呢?

一连串的问题他们都闹不明白,今天早上就听到安远道和他们说要回部队。

回部队?

他们怎么能回去!

聂然这么多天没见踪影,他们不出去找,反而回部队,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当场他们就拒绝了安远道的提议。

在争执不下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安远道说聂然不会回来了,她已经加入了葛义的团队,还说什么已经不是部队的士兵了。

这下让他们都无法再淡定了,马上跑出来找聂然。

结果,让他们惊讶的是,前几天还好好的然姐,现在一下子变成了别人的聂姐了。

“你告诉我们,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何佳玉很是不理解地继续问道。

“什么事情?难道安远道没有和你们说吗?呵,也对,他还有什么脸来说呢。”聂然冷嘲地笑了起来。

“安远道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事?”乔维一下子就拿捏住了最核心的问题,直接问道。

“你们回去问他呀,来问我干什么,我一个杀人犯的话说出来可没有可信度。”

聂然嘲弄地笑让他们感觉有些不对劲,“杀人犯?不是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吗!误会不是解开了吗?”

严怀宇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看向了身边的何佳玉。

那时候他不在场,只能听实况转播,无法亲眼看见,所以不能完全的确定,只能求证何佳玉。

“没错啊,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呀!”

聂然冷冷地一笑,“是啊,解决了,就把我解决成这个样子了。”

解决成这个样子?严怀宇他们不明白她话中的含义,问道:“什么意思?”

聂然放下了水杯,眼色一片冰冷,“意思就是,我已经离开部队了,以后请你们这些人不要再来了,现在我和你们之间的身份已经是对立的了!”

站在旁边的施倩忍不住地问了一句,“所以你的意思是,将来再遇到我们,就要动手杀了我们吗?”

聂然站在那里,望着他们,在他们的上方二楼方向是葛义所在的包厢,她冰冷地勾起了唇角,肯定地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

何佳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惊呼地道:“然姐,你疯啦,我们是战友,你怎么能杀掉我们?”

聂然舒服地靠在沙发里,歪着头望着他们,“谁和你是战友,我已经离开部队了,从现在起、这一秒起我和你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从此你们过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再无瓜葛。”

“那古琳呢?你对古琳也下得去手吗。”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李骁这时候开了口。

“欠她的我已经还了,我和她早已两清。再见面,我同样不会手软。”说完这番话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扬起了一个恶劣地笑,问道:“只是,你们确定古琳还醒得过来吗?”

醒的过来吗?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古琳醒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但大家都一直坚信她会再次回到他们的身边,所以对古琳的清醒抱着极大的期盼和渴望。

现在聂然这样说,分明是故意在他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聂然,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施倩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

聂然笑着反问道:“那我应该怎么说,这本来就是既定的事实。”她坐在那里,看着眼前那些人皱着眉头,看向自己时,聂然开始有一丝不耐烦了起来,“好了,没什么事就离开这里,我只容忍你们这一次。”

说完,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然姐!”何佳玉及时地喊住了她,只是她向来不怎么会说话,在这紧要关头更是想不出什么话来挽留住聂然。

倒是严怀宇这时候及时开了口,“小然然!你真的要放弃我们这群人吗?我们可是同生共死过的,我们有过那么多的经历,你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说离开就离开!”

聂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不屑而又轻蔑地笑了起来,“同生共死?你们什么时候和我同生共死过了,哪一次你们是不需要我救的?你们这群废物,每次遇到危险都问我怎么办,你们没脑子们,为什么每次都要我来替你们解决!”

“废……废物?”

在场的那几个人被聂然的话给彻底震撼到了。

废物?

原来在聂然的眼里他们都是一群废物?

“如果不是你们,我会遇到那么多险境吗?!如果不是你们,我会受那么多次的伤吗?都是你们的存在,才害得我一次又一次的受伤!难道这些你们都看不见吗?每次遇到事情都只会来问我,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很烦,我已经厌透你们了!”聂然冰冷的眼神中露出一种厌恶嫌弃的表情,似乎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严怀宇被完全地打击到了,他的声音晦涩难明,调整了片刻的呼吸后,才说道:“所以,这才是你的心里话?”

“是啊,都是我的心里话。”聂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承认道。

“然姐……”何佳玉也被聂然那番话给伤地透透的,脸色苍白的,眼底都泛着红。

她那么崇拜,喜欢的人居然说自己是废物。

这让她实在是无法接受。

一想到在部队里的那些相处的时间,她一口一个然姐,结果人家心里却满是厌恶,就感觉自己的真心像是被糟践了一样。

看着众人那一副悲愤、伤心、失望的样子,聂然的神情完全没有任何的动摇。

严怀宇握紧了拳头,最终咬牙切齿地道:“好,算我们自作多情,就听你的,从今天起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扯您的后腿了!我们走!”

说完,他第一个率先离开了拳场。

“哦对了,让安远道尽量躲在酒店别出来,不然我一定杀了他!”聂然趁着他们要离开之前,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众人们立刻停下了脚步,诧异地看向了聂然。

杀……杀了安远道?

“送客!”聂然见他们站在那里不肯往外走去,对着门外高喊了一声,就转身往楼上走去。

严怀宇他们在那群手下的“邀请”下被赶了出来。

只有李骁,她在离去前又再一次地看了一眼聂然,那冰冷的眼中带着一抹探究和打量,但最后的最后还是转身离开而去。

解决了这群人后,聂然在路过二楼的时候她对一直傻站在那里的赵力吩咐了一句,“以后看到他们直接给我打出去,不用留情。”

“哦。”

赵力点头应了下来后,聂然这才上了三楼的房间休息去了。

出了工厂的严怀宇站在道路边上,愤怒地一脚直接将脚边的一个小石块给踢了出去,“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聂然说我们是废物其实也不算错,仔细想想我们这段日子的确是麻烦她不少,无论是野外训练还是海盗遇袭,或者又是马翔的事情,她一直都在帮我们。”乔维带着反思的心情说道。

何佳玉红着眼睛站在旁边。

严怀宇看到她那样子,心里更加烦躁,摆手无谓地道:“我不是说废物,我是说她为什么会自甘堕落的加入了那群人,好好的兵不当,为什么要去当匪?”

乔维说道:“她不是说了么,是安远道干的好事。”

“可是安远道能对她做什么啊?误会也解除了,他们之间按理说没矛盾了啊。”严怀宇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转而对着施倩她们问道:“你们确定这件事真的解决了?”

“是,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呀,包括指导员!”施倩很是肯定地回答。

“那到底他们之间能发生什么啊?”严怀宇揪着头发,很是纠结地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她这么恨安远道,甚至还要杀了他!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天爷啊,给个提示吧!

“你在这里空想肯定是想不出什么的,还不如找安远道问问。”乔维看他痛苦的样子,不禁提醒了他一下。

严怀宇顿时清醒了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往前走去,“对对对,我们马上回去找安远道去。”

一群人坐着车赶回了酒店。

但结果却很不如人意。

无论他们怎么说,安远道都只是告诉他们,聂然已经离开部队了,她已经不是士兵这么一个事实,至于其他的他却闭口不谈。

这让严怀宇他们很是头痛。

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聂然要离开,为什么聂然要加入那种地方,为什么聂然要杀安远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无数个为什么在他们的脑海中不断地冒了出来。

可惜,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

太阳从东方升起,西方降落,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聂然还是照吃照喝照睡,完全没有被严怀宇他们的出现而破坏任何的心情。

赵力已经不敢再监视她了,因为根本不需要监视。

他每天都会被聂然勒令开车带着聂然出去觅食。

把Z市大街小巷吃了个遍,哪儿的东西好吃,哪儿的东西人气高,哪儿的东西限时,一门清。

感觉给她一个吃货的名称都不为过!

赵力每次跟着她去,看她一个人吃,又馋又饿,时间久了他就索性留在车里等她,来个眼不见为净。

而聂然等的就是他的眼不见为净!

聂然在傍晚时分,故意带着赵力了去了一间最近很火的餐厅里,坐在二楼的小包厢内,她点了餐坐在那里静等着食物上桌。

赵力知道自己没那个口福,也就不坐在这里流口水了,依然按照惯例回到了车内静等着她吃完。

聂然在等到东西全部上齐之,确定服务员不会再进来后,她便趁着人多浑水摸鱼地往餐厅的后门走去。

一出餐厅后门,她就转而进入了隔壁的一家餐馆内。

现在是傍晚时分,大家都赶着回家,行色匆匆。

聂然趁着昏暗的天色,走进了那间餐馆,就轻熟路的上了二楼的包厢。

她轻叩了几下门,马上门内就有了反应,“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了。

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远道!

他在看到聂然的脸后,连忙拉开了门,聂然侧身闪了进去。

一进房间内,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她人呢?”

聂然坐在那里,神色淡然地直接回道:“死了。”

安远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质问道:“你不是答应我把她带回来的吗?!”

聂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只一眼,安远道立刻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这话是苛刻了,在执行任务期间会出现许多意外,聂然无法救她,也实属正常。

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谁杀的。”

“我。”

“……”安远道震惊地抬头看着她,“你杀了她?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你凭什么杀了她,就算她有错也应该交给部队,你怎么能杀了她!”

他的情绪一次比一次激动。

聂然坐在那里,很是淡定地道:“她为了拖我下水,在葛义面前把我的真实身份给告知了,我没有办法才杀了她。”

“胡扯!这不可能!”

聂然也不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录音笔,按下了开关直接丢到了他的面前,“那你听听这个!”

录音笔内有着沙沙的电流声,很快里面就传来了芊夜熟悉的声音,“葛爷,你或许并不知道,你收下的这个女孩子,真实的身份其实是预备部队的受训士兵。”

只是简单的这么一句话,没有其他。

但人物是谁,和谁说,都非常的明显!

这是怎么也抵赖不掉的。

“芊夜的声音我相信你应该听得出来吧,如果听不出来你可以拿去做比对,很快就能得出借口的。”

安远道听着录音笔里来回重复了N次的声音,满脸的不可置信,“这……这不可能!”

芊夜怎么可能会出卖聂然呢?

这根本说不通!

她把聂然出卖了,那自己不也就暴露了吗!

聂然靠在椅背上,语气里虽然含着无奈的意味,但神色淡漠地很,“她出卖我,我只能开枪杀了她来证明自己已经和部队脱离了关系。安教官,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安远道盯着那支笔,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芊夜为什么要说这一句话。

“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演那么一出戏,绕了一大圈才骗过了葛义,我不能就此半途而废,希望你能明白。不过你也放心,这个任务我一定会给你好好完成的。”

聂然极快地说完后,连口茶水都没喝就要往外走去。

就在她即将搭上门把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安远道的声音。

“你其实早就打算杀掉她了,对不对?”

聂然的手一顿。

身后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把一个陷害过自己的人活着带回来。”安远道坐在那里,缓缓陈述着,“那天你在房间里和我说要取代她完成这个任务,并且把她带回来,还要我陪你演一出,事实上那全都是你早已想好的计划吧?”

到现在他如果还想不出个理所当然,就太傻了!

她根本把这一切全部都想好了,和自己说的那些话不过都是假的而已。

什么借力打力,把芊夜带回来,自己取代芊夜完成任务。

什么故意告诉严怀宇他们,让他们去闹,好让葛义相信她。

都是有目的的,都是她每一步设想好的。

安远道抬头,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无力,“你说你绕了一大圈才骗过了葛义,实际上你何止骗了葛义一个,你根本骗过了所有人,葛义,我,芊夜,还有严怀宇他们都被你骗你了,对不对?”

聂然默然了片刻,说道:“安远道,你别用这种受骗上当的语气和我说话,芊夜杀了自己战友这是事实,这个名声说出去有多难听你是知道的,现在她死了,这件事也就彻底就此打住,你完全可以向上申报她是因公殉职,至少还能给她保留最后那一点颜面。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她知道自己把安远道耍了一通,还把芊夜杀了对于他来说很不好受。

但这件事她必须要亲自做,这是对古琳的交代,是谁都不能阻止的!

聂然拧开了门锁,在离开前对他说了说了一句:“还有,至少有一点我没骗你,我真的会替你完成这个任务。”

说完后,她拉来了包厢的门,头也不回去走了出去。

今天万更啦啦啦了~么么哒~快点夸我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