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他!/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中午时分,聂然睡眼朦胧头发糟乱的就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哈欠,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模样。

站在大门口的几名手下看到聂然松松垮垮地走下了楼来,连忙恭敬地冲她喊了一声,“聂姐,早!”

聂然懒懒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拳台上那些正在练习的拳手们在看到聂然的时候也停了下来,对着聂然低头喊了一句。

至于昨晚上新来的三个人在看到其余人都对着聂然如此的恭顺下,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对聂然喊了一声。

“聂姐早。”

聂然听到后,停下了脚步,朝着那三个人看了一眼。

“你们三个昨晚上比我睡得还晚,居然醒来的时间比我早,不困吗?”

“不困。”那名9号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9号,以后看到我的时候绕道走,我不想看到你。”聂然很不客气地对他表示出了自己的厌恶。

那名9号眉头紧锁,冷着声音道:“为什么。”

他真的十分不明白她为什么偏偏对自己是这种态度!

以至于害得他刚进这里,就被所有人给孤立了。

只因为那些人很怕她,不敢得罪她。

“很简单,我不喜欢你,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葛爷会要你这样的废物,但是我还是尊重他的决定,但同时我也不想勉强我自己,离我远点,记住了吗?”

聂然的话让9号沉默了几秒。

他的眼神里似乎有很多的不甘。

聂然见他不回答,声音猛地提高了一倍,厉声道:“记住了吗?”

9号抬眸,忍了又忍才憋着声音回答:“记住了。”

聂然得到了满意地回答后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身边的赵力一早就把早餐全部摆放在了桌上,她看着桌上的食物,变脸似的冲着那群人很和善地笑道:“不用这么毕恭毕敬的,在这儿没那么多规矩,来来来,要不要过来吃点早饭?”

台上的那群人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聂然正想开口说别客气的时候,就听到葛义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你以为他们和你一样,十二点才起来。”

聂然一抬头,就看到葛义从楼上走了下来。

“葛爷你怎么在这儿?现在才十二点啊。”她看了一眼钟表上的时间,很是惊讶地道。

“是啊,都已经十二点了。”葛义很是无奈地强调道。

聂然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咬了一口白煮蛋道:“我向来起得晚,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昨晚拳赛打到凌晨三四点,不睡到这点起来怎么行。”

“你总是有道理的。”葛义走了过来,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上。

“这是事实。”聂然一口吃掉了剩下的半个鸡蛋,然后将另外一个鸡蛋递给了葛义,示意他也来一颗,“不过你这么早过来干什么?又跑过来看打拳?”

葛义接过了那颗鸡蛋,一点点的将鸡蛋壳给剥了,“听赵力说这几天你天天在Z市里找好吃的餐馆。”

聂然将嘴里的鸡蛋吞了下去,点头道:“对啊,我看网上有点评介绍,就去吃吃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Z市的东西我还没怎么吃过呢。”

“哦?那这几天你都吃了些什么?”葛义头也不抬地继续询问,就好像唠家常一般。

但聂然却很清楚。

这个时间点特意跑过来,绝对不只是简单地唠嗑而已。

她神色如常地解开了塑料袋子,将里面还带着温热的白粥拿了出来,还有一小袋的白糖。

这是她特意吩咐赵力的。

在这里她没有了当归党参可以吃,也不能有这种特殊需求,招来葛义他们别样的眼光,所以只能用白粥伴着白糖给自己补充。

聂然将白糖全部放入粥里面,细细地搅拌,也像是随意聊天一般地道:“这几天吃了好多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家宝鸭楼里的香酥鸭,那滋味的确是不错!”

葛义抬头看了看她,笑着地道:“宝鸭楼?你倒是很会吃啊,那可是咱们Z市的招牌。”

聂然故作诧异地道:“是吗?这么一听我好像的确挺会吃的。”

两个人聊了几句,葛义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那昨天你去哪儿吃了?”

聂然神情不变,但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呵,她就知道!

兜兜转转了那么就,正题总算是来了。

聂然喝了一口白粥,回答道:“去了那间最近网上很火的农家小馆呀。”

“味道如何?”葛义问道。

聂然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地道:“没来得及吃,就被你召唤回来了。”

“是吗?我以为你中途换了一家去吃了。”葛义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抬头,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聂然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继续搅和着碗里的白粥道:“嗯,的确另外一家的风景比较好,而且后来还顺便做了一件事。”

葛义放下了手里的鸡蛋,嘴角的笑意慢慢地收敛了起来,“哦?那你做了什么事呢?”

聂然丢下了手里的勺子,靠在了沙发上,丝毫不畏惧地道:“你耐心等等,这件事有没有成功很快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葛义语气里依然稀松平常,可眼神里的温度却渐渐的凉了下来。

聂然像是没看到发觉一般,点了点头,“嗯,不成功的说出来感觉有点丢脸。”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两个人就这样各自坐在沙发上,聂然依然继续吃着早餐,葛义就坐在那里等着。

沉默地气氛中散发着别样紧张的气息。

就连拳场的那些拳手们也渐渐的的似乎感觉到了这气氛,不再继续打拳了。

整个拳场里安静的没有丝毫的声音。

所有人都拘谨着,只有聂然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喝着粥吃着鸡蛋,完全没有感受到现场窒息的氛围。

终于,她吃完了东西,很是满足地靠在了沙发里,十分惬意的样子。

“还有等多久?”在过去了二十分钟后,葛义出声问道。

“不知道,应该快了吧。”聂然嘴角带着笑,“葛爷你急什么,我本来打算事情成功后告诉你的,现在你提前知道了,只能陪着我耐心的一起等待了。”

她坐在那里,在说提前知道这四个字时,她若有似无地从赵力的脸上滑过。

赵力当场心头一颤,低着头再也不敢和她对视了。

他不禁想起那天聂然对自己的警告。

事实上,他昨晚上整整纠结了一晚,但是怎么想都应该把聂然中途突然离开餐厅的事情告诉葛爷才行。

毕竟葛爷才是自己的老板,聂然就是再厉害她也是葛爷的手下,和自己的身份是一样的,只是可能受宠的程度她更高一些。

再加上他一回想到聂然说要取代葛爷的话,他就觉得更应该要说才对。

可现在,在看到聂然那犹如锋利刀刃的眼神刮过自己的面容时,他只觉得自己背脊骨开始发冷了起来。

并且开始默默祈祷最好这次能够真的抓住聂然的小辫子,不然的话接下来他恐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时间在沉闷紧张的氛围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众人的脸都变得凝重了起来,特别是拳台上的9号,他站在拳台边上,一瞬不瞬地盯着聂然的方向。

不知道等了多久,拳场外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一个人匆忙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在听到动静后,目光齐齐聚集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那人是葛义的手下,他本来是想进来有事报告的,但当他真的一进门,就看到那一双双眼睛全部盯着自己,在那么一瞬间他迟疑了。

聂然看到他站在门口不进来,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问道:“怎么样,事情办的如何了?”

“葛爷!”那名手下一路疾步走了过来,对着葛义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接着才对聂然说道:“昨晚上我按照您的吩咐在那间餐馆等了好久,然后没一会儿就看到救护车把人给架走了,然后我跟着去了医院,一直到今天早上部队医院的车子过来拉人后,我才回来的。”

聂然坐在那里听他说了那么一长串,最后只问了三个字:“死了没?”

那名手下点头,回答道:“应该是死了,当时白布遮着脸,躺着进车子里的。”

在场的人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都一时间没有听明白。

什么救护车,医院,然后还死了。

这些词叠加在一起,完全听不懂,整个人云里雾里的很。

在场的只有聂然在听到那句话后,似是满意地笑了,“很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个人恭敬地颌首,又看了一眼葛义之后,才离开了拳场。

葛义在看到聂然的笑容后,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做什么了?”

聂然笑眯眯地冲他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这几天我找人调查了一下,发现他一直坐在那间餐馆里等你家小七的情报,昨天就是他们的接头日子,我过去特意好心告诉了一下他,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卧底已经被杀了的喜讯,本来想让他和我一起高兴下的,只不过……他好像并不高兴,情绪十分的激动。”

聂然托着腮,像是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好心”变成了驴肝肺。

身后的赵力更是在看到她的笑容后,一阵阵的寒意从脚底心蹿起。

这人真的是够狠,也够毒。

杀了对方的士兵,还特意跑过去告知对方这一“喜讯”,他简直不敢想象当事人该有多么的难以承受。

在场的那些手下,特别是那名被聂然曾经扭断过手的那名手下听到她这番话后,顿时小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七……七姐是卧底?

还被聂姐给杀了?

不,不是吧!

那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在提及七姐的时候,聂姐那副神情了,也终于懂得为什么葛爷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却一点都不插手。

原来……原来七姐是个卧底!

在场那些和芊夜相熟的人在听到聂然这一番话后,震惊得一个个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对此,葛义在心里头也很是诧异。

她竟然这样一声不吭地就去杀了自己的教官。

也不和他打个招呼,更不需要加派人手,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去。

这到底是在和自己做戏呢,还是真的对自己的能力太过自信。

“然后呢?”他问道。

“然后就是他情绪太激动,没发现我在他的水杯里动了手脚,导致现在死了呗。”聂然双手一摊,很是随意地道。

葛义颇有深意地笑了起来,“你的速度倒是挺快。”

聂然缓缓勾起唇角,冷然一笑,“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他的!他既然敢毁了我的人生,那我就毁了他整个人。”

伴随着最后一句话,瞬间一股寒意从她周身散开,那眼底的冰冷似要冻结一切。

在场的人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在他们的眼中,聂然的恐怖系数远大于七姐。

她的性格脾气太过乖张,实在是捉摸不透,就连去杀人也不和葛爷报备一声。

完全我行我素的很。

“按照那名手下的说法,我想现在他们两师徒已经见面了吧。”聂然忽地多云转晴了起来,眯眼微笑地道:“突然间这样一想,感觉自己真是太善良了,黄泉路上还给他们两各自结个伴,为两个死人我也是操碎了心啊。”

她越是这么说,周围那些群众越是心头里一阵阵的发寒。

其中在昨天新进的三个人里有一个更是被这一消息震撼得好像一道响雷在耳边炸响,让他彻底呆住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葛义坐在那里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望着她,“如果你说了,我也好找人帮你一把。”

“怕失败了到时候被你踢出局啊,小七可是我的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聂然大概是靠累了,双脚直接大喇喇搁在了茶几上。

葛义从她嘴里套不出什么话,事情也已经在措不及防中结束了,他要再想去追查也已经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了,那人终究是死了,也已经被部队医院带走了。

出了Z市就不是他的天下了,更何况还是部队医院这种地方。

已经断了线索,葛义只能作罢,反正他相信聂然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就算她想逃,他也有办法让她乖乖回来替自己做事。

“你的能力我向来都很放心。”他笑着将安远道死了的这件事就此做了个话题的终结,“既然人死了,以后你就可以安心为我做事了。”

“是啊,这下总算是彻底结束了。”聂然双腿交叠在茶几上,感叹了一声,紧接着猛地转了话题,问道:“不过你这么早来,就特意问我吃什么吗?”

她在问葛义的时候,目光却落在了赵力的身上。

那阴鸷的笑意,让赵力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

葛义知道她的意思,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决定把他给保了下来,对聂然道:“嗯,昨天晚上不是说因为我没吃东西么,所以就打算今天抽空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聂然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葛义的意思,也就不再继续深究下去,反正她相信葛义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警告了。

“你不早说,我都吃饱了!”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带着埋怨的口气道。

葛义呵呵地笑道:“那就下次,反正有的是时间。”

但聂然却并不买账,她皱着眉头道:“葛爷你是故意的吧?故意看我吃完才说这种话,没想到葛爷你是这样的人,小气,抠门!”

故意的?

葛义微微一愣。

就以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他看聂然一直在吃,以为是借此想对策,所以他也就耐心等着,等到她彻底绷不住了主动求饶。

谁知道最后居然措不及防的就被冠上了小气抠门的帽子。

聂然近乎无赖的控诉让葛义很是哭笑不得。

他葛义在Z市也混了这么多年了,赚了也不少,他有必要赖这几顿饭么!

“我哪儿小气抠门了。”

“你本来就小气抠门啊,人家招收下工资奖金都是说明的,你倒好就凭一张嘴和一条人命,就把我招来了,太便宜了吧!我可是要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的!”聂然一提到钱的问题,马上就把脚放了回去,坐正了身体和他掰着手指一笔笔地聊。

“工资?原来你想要工资啊。”葛义立刻明白了过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放在了聂然的手边,说道:“这张卡里有三十万,算是昨晚上你把合约谈下来的奖励,等事情彻底办好了,另有三十万给你。”

周围的几个手下看到那张卡里有三十万,眼里顿时充满了羡艳的神情。

他们同为葛义的手下,但是拼死拼活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就连赵力也从来没看见过葛义一下子给自己三十万过,最多一次也不过是十五万而已。

可他竟然一口气直接给了聂然三十万,而且后续还有三十万。

可就在大家都对聂然羡慕嫉妒恨时,聂然却很不以为意地拿起了那张银行卡,在手中把玩着,“六十万?葛爷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昨天那一个合约,可让你赚了不知道多少个六十万了。”

葛义一愣,这是嫌少了?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人不大,胃口倒是很大。”

一般的姑娘在听到自己有六十万的时候,不激动地手心出汗,最起码也应该是欢喜的不得了才对啊。

可她倒好,不仅不高兴,反而还嫌弃。

聂然用银行卡当小扇子似的不停地挥动着,完全对卡里的那三十万没有丝毫的在意,“我有这个资本,不是吗?”

是,她的确有这个资本。

昨天如果不是她及时的开了口,这笔买卖就真的到此结束了。

他不得不庆幸自己带的是聂然,而不是小七。

因为小七不适合和人交谈,她更适合做事,不适合谈事。

昨天是她在场的话,这笔买卖肯定连最后一点玩转余地都没有了。

“这样吧,这次这笔生意谈下来,我分你一成。”葛义想了又想,最后决定给她一成。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他相信以聂然的能力,迟早会把这一成给自己赚回来的。

要知道这些人里面可从来没有人能和他分成的,都是每个月按时结算工资的。

只可惜,他在这边想的自我感觉很良好,以为给一成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坐在对面的聂然却伸出了三根手指,“三成。”

这下葛义的脸彻底沉了下来。

三……三成?

这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

她聂然一分不出,也不需要承担任何的风险,就拿三成利?!

就连身边的赵力在听到她的要求后,也大吃一惊地瞪圆了眼睛。

三成利?

她没疯吧,葛爷让出一成都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她居然蹬鼻子上脸要三成!

赵力看了看身边的葛爷,眉头稍稍拧起,面色有些阴沉。

得!

葛爷不高兴了,不识好歹的聂然这回总算是遭殃了。

聂然估计是看出了葛义的不悦,她淡淡地提醒道:“葛爷,这个提议可是我给出来的,没有我,你这笔买卖都没了,哪里还有剩下的七成可以有。在一成没有和从天而将掉下七成之间,我相信葛爷会判断的吧。”

葛义的呼吸明显一滞,尽量缓和了下脸色说道:“你知不知道三成是多少钱。”

聂然耸了耸肩,“不管多少,我都敢吃。”

“你就不怕吃的消化不良,反而吐出来?”葛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一丝森冷的意味,分明是在威胁。

但聂然可不是被吓大的,她凑到葛义的面前,玩味儿地笑道:“放心,我胃口一向很好,只要葛爷给得起,我就吃下!”

葛爷沉思了片刻,碍于聂然的性子太过难以捉摸,如果为了三成和她闹翻实在不值得,到时候她来个鱼死网破那就完了。

这种人是个双刃剑,用得好自然是万事大吉,无往不利,但万一要是没用好,那就是灾难和噩梦的开始。

就如她所说的那般,要是没有她,自己根本拿不到剩下的那七成利。

更何况她的能力远在小七之上,只要她死心塌地地为自己做事,还怕钱不到自己口袋么。

想到这里,葛义停顿了片刻,点头应了下来,“好,只要这次的合作能顺利接洽下来,我给你三成。”

“嘶——”众人在听到葛义的话后,忍不住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三成……葛爷居然答应了,他居然真的答应下来了!

“那就多谢葛爷。”聂然比起这些群众来说情绪很是淡定。

葛义摆了摆手,“先别急着谢我,你要了三成那么多,这次的活儿要干得漂漂亮亮才行。”

他的语气很是认真严肃,看来真的是为那三成被分而心疼了。

聂然眉眼弯弯,像是一副财迷的样子点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钱我当然会干得漂漂亮亮才行,放心吧,过两天提货的时候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做完这笔交易。”

她的诚恳保证让葛义心里多少有了些许的安慰,“希望是这样。”

聂然心情很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拳台前,一跃跳上了台面,挽着袖子道:“来来来,本姑娘今天心情好,谁来和我比划比划,我今天免费教学。”

要是在一开始聂然这样上来喊,那些拳手肯定是一个个争前恐后的上去和聂然打。

谁让她是葛爷身边的大红人呢,葛爷那么看重的人,自己要是把她打败的话,说不定自己就能被取代了。

然而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他们只顾着想着打败聂然后的丰衣足食的生活,却完全忘记了,聂然之所以能被葛义喜爱,当然是因为她的能力出众,比起他们这群人更为厉害了。

于是乎,这群人就被聂然修理的彻底一蹶不振了起来。

现在正是一听到聂然说这种话,原本剩下的那几个曾经被她当沙袋一样的拳手们,当然不会冲上前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葛义一直盯着拳场上的聂然,身边的赵力看到后,忍不住轻声地在他耳边小声地问道:“葛爷,三成会不会太多了。”

他觉得聂然并不值这个价。

军火买卖的利润大得吓人,而且还是多方合作,那数字更是天价,聂然从中抽取三成,只是三成足以够她这辈子衣食无忧,哪怕是恶意挥霍也需要挥霍一阵子才行啊。

葛义神色沉冷地盯着她的背影,默然了几秒,才说道:“不,她值这个价。”

聂然是他费尽心思才找回来的人。

他有预感,这个人一定会给自己更大的惊喜。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拳台边上,对着正对着那群拳手发出邀请的聂然说道:“不如你教教9号吧。”

聂然一听,果然很嫌弃地道:“啊?教他?不要了吧,我还是宁愿和5号打,这家伙肌肉生猛,力道肯定很大。”

聂然指着身边的5号,甚至还主动跑上前去戳了戳他手臂上的那肌理分明的肌肉线条。

葛义看了一眼那名5号拳手,皱着眉头道:“他力道大,那你不就吃亏了。”

“这可不一定哦。”聂然站在5号的身边挑眉一笑,但她站在5号选手的旁边那真是上演了一次最萌身高差。

她本来还有一年才成年,又加上这些年一直饿一顿饱一顿,营养不良,显得身体很是小只。

在高大威猛的5号面前,看上去一拳就能倒下的样子。

“来,5号你过来,和我打一场。”聂然看到葛义有些怀疑的样子,连忙对着5号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拳场的中央。

5号是新人,从来没见识过聂然打架的样子。

只是从昨晚和今天她和葛爷的谈话中似乎感知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好像很得葛义的宠爱。

可是女人得男人的宠爱无非就是那么几种。

聂然能这样平安无事,想来就是其中那么一种了。

所以5号很不以为意地直接缠着绷带就上了场。

聂然同样也缠着绷带就上了场。

两个人站在拳台的中央位置,其余人都急忙下场让出了位置。

聂然站在那里,并没有动,像是在打量眼前的人。

5号这位肌肉猛男对于她的打量错误的理解为是胆小和害怕,他直接一拳握紧朝着聂然的方向跑了过去。

聂然看到他朝自己跑来,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那比自己打了好几圈的拳头就这样笔直地冲了过来。

那名5号看到聂然一点都不动弹地站在那里,以为聂然是吓傻了,心里好不得意。

眼看着那一拳要砸在她的脸上,极有可能会把鼻子给打得塌陷下去时,倏地一下聂然身形一晃,直接从他的面前转到了他的背后。

她用极快的速度一脚狠狠地踢向了他的膝窝处,5号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积年累月的锻炼,把力道和肌肉都锻炼的非常勇猛,唯独速度这一块却没有提升。

在聂然转到他身后的同时,他心里虽然知道,可身体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等可以做出反应的时候,那一脚已经踢了下去,他整个人就直接跪了下去。

趁此机会,聂然一把扣住了他的喉骨,就这样两招轻松将他制服。

“怎么样,我就说不一定了吧。”聂然得意地冲葛义扬了扬下巴。

葛义微微一笑,拍了三下手,替她鼓掌。

胜负已定,聂然松开了那人的钳制。

谁料5号却在那一瞬间霍地转过身扑向了聂然。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太过相近,聂然顿时感觉到了危险。

她下意识地避开了5号的正面袭击。

5号一下子扑了空,撞在了拳场的栏杆上。

聂然就是趁他那一个空隙,从他身后一脚直接朝着他的头部踢了过去,那人的头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后,身体摇晃了几下,便“哐当”一下摔在了地上,拳台上被他这一摔震得尘土飞扬。

聂然看着地上已经被踢晕过去的人,不解气地在他屁股上狠狠地踹上了一脚,才下了拳台。

葛义站在那里,冷冷地吩咐道:“这个人不要了。”

赵力神色淡定地点头,“是。”

反正他处理这些“狗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连忙找了两个人将这个肌肉男给直接拖向了后门口。

没一会儿就听到狼狗激烈的犬吠声。

站在屋内的拳手们在听到那些狼狗的吼叫声后,心里头一阵颤抖。

仿佛此时他们已经听到了狗在撕碎肌肉,咬碎骨骼的声音。

坐在沙发上休息的聂然在听到葛义的这声吩咐下,不禁扶额道:“原来你是打算喂狗粮啊,你不早说,那我就听你的,和9号打了!这小子我很看不顺眼啊。”

“哦?你怎么就不顺眼了?他不过是一个新来的人而已。”葛义从拳台边走了回去,问道。

聂然喝着水,双腿再次交叠着搁在了茶几上,看着不远处站着的9号,语气里满是厌恶,“他的眼神看上去让人讨厌,真想把他的眼珠子扣下来喂狗。”

“就只是这样?”

聂然靠在沙发上,很是惬意地道:“这样还不够吗?瞧瞧他那双眼睛,看上去冰冰冷冷的,可随便一撩拨,就能看出他的情绪,这种装酷又掩不住怒气的人要来有什么用,还不如去喂狗。”

葛义摇了摇头,说道:“9号我挺喜欢的,你可不能趁我不在把他拿去喂狗。”

聂然故意挑了挑眉说道:“葛爷,你原来号这一口啊!你早说嘛,那行,既然你喜欢,我肯定不再想办法把他送去当狗粮,我保证!”

说完还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葛义笑着怒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呢!我只是欣赏他那副狠劲儿,有我当年在道上混的样子。”

“原来是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啊。”聂然顿时了然,她随后也将目光放在了9号的身上,嘴角闪现过一抹极快的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