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葛爷,我送你一份大礼/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雷虎听闻,虎顿时大笑了起来,“手下?哈哈哈,葛爷什么时候弄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当手下了?这看上去嫩的还没成年吧。”

他的目光在聂然身上流连不已,那猥琐的样子恨不得能把聂然给看透。

一旁的赵力小心翼翼地看着聂然,看她脸色不变,心里越发的心惊起来,就怕她发飙。

聂然的发飙实在太过可怕,上次那名手下不过就是多嘴问了一句七姐去哪儿了,结果被她废了一只手,现在唐雷虎敢用这种话调戏她,甚至还用那种眼神去看她,赵力简直不敢想象聂然爆发后会是什么场景。

她可不是那些会看葛爷脸色行事的人。

这个唐老板真是在自己找死。

赵力急忙挡在了她的面前,对着唐雷虎一个劲儿的抱歉道:“那个……唐老板,要不然您先进去坐会儿,我下去给您挑两个最好的宝贝上来伺候您?”

谁料唐雷虎很不耐烦的将他一把挥开,走到了聂然的面前,“行了,什么手下不手下的,说得好听而已,我才不相信葛爷在晚上不弄你呢。走走走,跟我进去。”

他上前就要伸手抓聂然,一旁的赵力见此连忙再一次地冲了上去,抓住了唐雷虎的手,讨好地笑道:“唐老板,唐老板,别这样,别这样,她真不是……”

话还没说完,唐雷虎皱着眉头直接一把推开了赵力,走到聂然的面前,径直对着聂然笑着道:“废话少说,我今天就是要点她。”

聂然站立在他的面前,也不说话,就那样神色淡淡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唐雷虎。

赵力被推得往后连退了三步撞在了二楼的栏杆上,但在看到聂然嘴角含着一缕薄薄的笑意时,他的心头一颤,也顾不得被撞得腰疼,急忙跨步挤入了他们两个人之间,借此隔开些许的距离。

“唐老板您就别为难我了,聂姐真不是宝贝儿,您要这么做,葛爷一定会责怪我的。”他苦着脸连连哀求地道。

可惜唐雷虎倔脾气一上来,铁了心就是非要聂然不可,他竖眉,怒声地道:“那我不管,你们把我的人弄死了,现在我要点个妞儿来败败火,你们又说不行,怎么了,是看不起我是吧,故意找茬是吧!”

赵力一个劲儿地摆手,生怕惹恼了唐雷虎,“不不不,不是的,我们哪儿敢这么做啊,只不过她的确不是……”

真是倒霉!

早知道自己刚才就不应该留在这里,这样的呼哪怕聂然闹翻天了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反正他相信以聂然的能力是不会吃亏的。

偏偏他在现场,要是不阻止,到时候问起话来葛爷肯定是要责骂自己的。

“发生什么事?”就在他心里叫苦连天的时候,只听到走廊一边响起了葛义的声音。

赵力一看到葛义,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对着葛义喊道:“葛爷!唐老板非要聂姐进去陪他,怎么劝都不行。”

葛义看了看聂然的神情,然后笑着走了过去,对着唐雷虎说道:“抱歉,唐老板,她不是这里的拳场宝贝,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让人去把那些姑娘给你叫上来。”

唐雷虎拧着眉头挥了挥手道:“我不要那些烂货,我就要她,看着都水灵灵的。”

说完眼睛又黏在了聂然的身上,嘴里发出了嘿嘿嘿地恶心笑声。

葛义拧了拧眉头,嘴角还是挂着笑,“可是唐老板,她的确不是这里的宝贝。”

“是啦是啦,赵力已经说过了,她是你手下。但是……葛爷,这有什么好装的,就算被你玩儿过我也不介意的,开个价吧。”唐雷虎在聂然的面前说着如此不堪的话,甚至还明码标价的要聂然,就如同一个物品一样。

此时,聂然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弧度,声音轻柔地道:“我的价你可能开不起。”

一旁的赵力心里头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知道,这个样子是聂然不高兴的前兆。

这个前兆比起她没睡饱或者没吃饱的暴躁严重多了!

站在聂然面前的唐雷虎完全没感觉到聂然的异常,只是嘿了一声道:“开不起?这世界上还有老子花钱买不到的女人?你说,多少钱!我就不信了,还买不起你一个小丫头片子!”

聂然声音轻柔,以喧闹的拳场作为背景音,语气里透着一股莫名的阴森,一字一句地道:“我不要钱,我要命。”

此话一出,葛义和赵力两个人纷纷看向了她,赵力的心里更是不自觉的“咯噔”了一下。

就连郑曲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可这位正主却浑然不觉,还以为聂然是在开玩笑。

其实,也不怪他,实在是聂然的身形和唐雷虎比,一个膀大腰圆,一个身形瘦弱,根本就完全没有可比性。

“哈?你要命?哈哈哈哈,这个小妞儿倒是有意思啊,够狂,够辣,得劲儿!”唐雷虎笑得很是大声也很猖狂,他转而对着身边的葛义说道:“葛爷,这妞儿不如给我吧!”

葛义看到唐雷虎那笑呵呵的样子,只觉得一阵头疼,“唐老板你真的误会了,她的确是我的手下,不是女伴。”

“好好好,手下就手下,那这个手下我要了行不行,你让给我,这总行了吧。”唐雷虎好像是和他杠上了一样,任凭葛义怎么说就是不肯松口,还反而顺着他的话决定把人要去。

葛义这下也不高兴了,说了那么就这唐雷虎就像是听不懂似的,于是他很直接的拒绝道:“这可不行,她是我邀请了很久才答应加入的人,不能随便拱手让人。”

唐雷虎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什么邀请了很久,葛爷你这样做事可不地道,我点的人你们给弄死了,这事儿我也就算了,现在要个妞儿你还这么推三阻四的。”

葛义冷下了脸,很是认真地道:“不是推三阻四,而是她真的只是为我办事的手下,关于这次的生意她也是有参与的。”

“少胡说八道,就这么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她能有什么能力,别胡扯了!”唐雷虎这下是彻底没了耐性,直接走到了聂然身边,“来来来,葛爷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如何?这样总能陪我玩儿一场了吧。”

聂然轻笑着慢慢抬起了头,一只手指戳在了唐雷虎的胸口将他阻隔在了一步之遥外,“葛爷给了我这次生意的三成,你是打算给我六成吗?”

“六成?你这小妞儿是想钱想疯了吧,你知道这次的生意值多少钱吗?”唐雷虎以为她是在和自己闹着玩儿,眼看着楼下的拳场比赛要开始了,他也不再和她浪费时间了,伸手就要搂她的腰,“行了,你放心,只要你服侍的好,钱我一定不会少给你的。走吧!”

葛义下意识地往前跨一步,“唐老板!”

唐雷虎被这样几次三番的阻止下,也沉下了脸,有些不高兴地道:“葛爷,你不会是为了一个妞儿,置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合作于不顾吧?我的货可已经到达了Z市的码头了。”

葛义脚下一滞,这次的生意唐雷虎也是其中的一个渠道,而且份额也不小,如果就此得罪的话,到时候这里没了货,霍珩那边又交不了货,两边失信于人,对于他以后的生意都是一大损失。

但聂然这个手下他又实在舍不得放弃,且不说唐雷虎治不了她,就算治得了她,他也不想放走那么好的手下。

而且谁知道她成了唐雷虎的人之后会不会替唐雷虎做事,反而算计自己一把。

聂然站在那里,看出了葛义的纠结和不舍,她顿时笑了起来,那幽暗的目光深不见底,“葛爷,不如我送你一个礼物,如何?”

葛义听出了她里的含义,立刻低声阻止道:“聂然,不要胡来。”

就在同一时间,走廊上再次响起了一道声音,“发生什么事了,看上去很热闹?”

众人朝着发声源看去,就看到霍珩被手下的人从电梯口推了出来。

被打断的唐雷虎看到霍珩,心生不悦,不屑地嘀咕:“真是晦气,刚死了个人,现在又来了个残废。”

站在他旁边的聂然听闻,眉梢轻挑,嘴角泛着一丝冷凝地笑。

赵力看到后,点头恭敬地道:“霍总好。”

站在旁边的葛义一愣,随即走上前去,“霍总怎么来了?”

霍珩笑了笑,“我听说葛爷这里的拳赛很是精彩,所以就不请自来了。怎么,没打扰吧?”

“那当然没有了,霍总能来是我葛义的荣幸。”葛义赶忙指着唐雷虎和郑曲两个人对霍珩说道:“给您介绍了一下,这是唐老板,郑老板。”

霍珩坐在轮椅上,看着郑曲和唐雷虎,颇为意外地道:“哦?也是这次生意的合作人之一吗?”

葛义一听,呵呵笑着就把话给岔开了,“呵呵,这件事暂时还没有确定,现在先不急,咱们进去看拳赛吧,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可没想把资源和霍珩共享,也没大方到把霍珩这个独享的资源分给这些人。他想做的是把那些资源全部集中供给自己,然后再由自己和霍珩谈,两边抽成。

只不过今天这事儿还没来得及谈,霍珩就半路杀了出来,这下不仅不能谈,还得互相提防着这两边的人,万一有个交集他这个中间方很有可能就被抛弃了。

葛义不动神色地对着赵力使了个眼色,赵力了然地邀请着,“是啊,三位老板还是快点进包厢看拳赛吧。”

他极力的指着包厢的门。

几个人也随之走了进去。

聂然见没了自己的事情,转身朝楼下走去。

只是她刚走了没两步,身后唐雷虎就冲着她喊了一声,“你去哪儿?今晚上你得陪我!”

聂然的步子一顿。

众人的眼神随之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

葛义心中一叹,他知道如果唐雷虎继续出言不逊,聂然是不会放过他了。

哪怕自己阻止,也没用了。

聂然不会一直听自己的,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了。

聂然缓缓转过身,站在那里,一笑地道:“唐老板对我还真是上心啊。”

唐雷虎看到她冲着自己笑,心里那股邪火更旺盛了起来,他咧着嘴嘿嘿地笑,“那没办法,谁让你长得细皮嫩肉水灵灵的样子呢,就这两条细胳膊我都已经能想象其他部位的美好了。”

他搓着手,眼睛在她身上仔细地打量,从肩膀到腰间到大腿。

啧啧啧……

那两条小细腿笔直的站在那里,看上去都让人心头一荡。

聂然在他猥琐的目光中坦然地一步步走了回来,唐雷虎下意识地张开手,就想要去楼她的肩膀。

可她走到霍珩的身边就停了下来,低头,认真地问道:“霍总少一个合作伙伴不会有意见吧?”

葛义一听,知道唐雷虎这次是真的完了。

就算他想要喊停,只怕聂然也不会停下来了。

坐在轮椅里的霍珩神色不变,依旧温润翩然,可在别人看不见的眼底却极快的划过了一道冷戾之色,“正如葛爷说的,合作还没定下来,不能算是合作伙伴。”

聂然点了点头,“那就好。”

那就好?

好什么?

少一个合作伙伴又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基本上都知道聂然的意思了,只有唐雷虎一个人还不明白地站在那里。

他身边的郑曲看到聂然那神情,又看看葛义那皱眉不语的样子,越发的好奇起这个姑娘小小年纪到底有什么能耐让葛义亲自邀请。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

聂然和霍珩说完之后就再次朝着唐雷虎走了过去。

唐雷虎起先还很高兴她主动走向自己,觉得这些女人也不过如此,看到钱后还不是乖乖的主动走过来。

但是就在他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抱得美人归的时候,突然聂然身形一闪,快速地朝着他的门面而去。

她的嘴角带着一抹邪肆的笑意,上前直接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咙,随着那强烈的力道,唐雷虎被她推到了二楼的栏杆上。

唐雷虎的笑容立刻僵硬在了脸上,他惊恐地抬手想要拨开聂然的手,“你……快松手……”

“松手?不是说让我好好伺候你吗?我现在伺候的还行吗?”聂然嘴角漾起一抹阴冷地笑,五指猛地一收,瞬间就听到“喀——”的一声,轻微而又清脆的骨裂声音响起。

赵力听到那个声音,下意识地偏过头去,不敢去瞧。

周围的手下更是听到后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喉骨碎了!

唐雷虎浑身一僵,顿时头软软地垂了下来。

聂然轻轻往楼下一推,唐雷虎如此庞大的身躯就这样从二楼直接摔了下去。

“砰——”

他被丢在了拳台上。

头壳先着的地,血从后脑勺一点点地蔓延了开来。

在聚光灯下,他扭曲的脸庞和诡异的头部姿势都显得骇人无比。

拳场的人在看到一个重物如此从天而降,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死人,这让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就连正打算开始开打的2号和安仔两个人也愣住了。

一瞬间,楼下的拳场一片死寂。

过了半分钟后,那些观众们才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好好的,怎么有人从楼上摔下来了?”

这群人都在地下拳场看惯了这种流血的场景,有时候打拳的时候对方把人直接打死也不是没有过,所以相比较起来他们的反应还算是淡定的。

并没有出现什么尖叫求救以及快速逃离的事情。

那群人纷纷抬起头看向了二楼,只见聂然站在栏杆边上,对着楼下的几名手下冷声吩咐道:“把他丢出去喂狗。”

站在拳台边的几名手下怔了怔,这死了的人分明是和葛爷长期合作的唐老板。

拿他去……喂……喂狗?!

他们几个人抬头看了看站在里侧的葛爷,似乎并没有出声反对,于是几个人连忙应了下来,一人一脚拖着唐雷虎就往侧门走了。

拖出门时,他后脑勺的血液也同时被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看上去格外的骇人。

葛义的其他几名手下连忙用水将血迹冲刷擦干,将一切都恢复如常。

聂然站在楼上,对着楼下的人抱歉地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了各位,出了点小小的状况,请大家不要介意。现在拳赛继续,狂欢继续!”

场下的人在听到狂欢两个字后,气氛开始变得再次活跃了起来。

主持人这时候也马上上台救场,“好了,那么接下来我就再重复一次地告诉大家,你们的安仔出场了!欢呼声呢,呐喊声呢,都沸腾起来吧!让他们听到你们的尖叫声吧!”

那群观众们在主持人的气氛调解下,没一会儿拳场下的人再次重新沸腾了起来。

一声声的呐喊,一声声的尖叫再次将气氛炒热了起来。

只是在开场前,2号抬头深深地望了聂然一眼,包括在候场的9号也神色凝重地看着聂然。

可聂然对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熟视无睹,只因为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聂然站在那里,对着葛义说道:“葛爷,你的人我要借用一下。”

葛义被她刚才那干净利落的手法给惊到了,这是他头一回看到聂然徒手就把人给杀了,所以呆愣了一下后,说道:“我没带那么多人。”

他今天是来谈生意的,又不是像上次富海那样蹲点等他自投罗网,怎么可能会带那么多的人手。

“不过我可以马上调派,但是可能会需要点时间。”葛义对她说道。

聂然皱了皱眉头,唐雷虎死了,手下的人又都在外面守着,过会儿有大批的人员进出,他们肯定是要进来找唐雷虎的。

一旦他们发现唐雷虎死了,到时候葛义这里就会很被动,不仅这里被动,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会泡汤。

所以她现在要速战速决才行,一点时间都拖不起。

“我的人可以借给你。”这时,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开口说道。

聂然转过头看了一眼霍珩,微微一笑地冲他点了点头,“那就多谢霍总了。”

说完,她就对赵力吩咐道:“赵力,跟我走一趟。”

被点了名的赵力啊了一声,随后才连连点头地跟了上去。

走到楼梯口,聂然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对着站在走廊中央的葛义说道:“葛爷,这次这份礼物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完之后也不等葛义开口说些什么,就重新转了回去,快步下了楼,从侧门的一条通道走了出去。

霍珩那边早就已经通知到位,那些人全部都在车外等候着,一看到出来的聂然就恭敬地朝她点了点头。

“去唐雷虎放货的码头。”聂然对着那群人命令完后,自己钻入了其中的一辆车内。

刚才她很清楚的听到唐雷虎这次来是带货来的,而且货就在码头上放着。

这批货应该就是要和霍珩做交易的那一批。

车子很快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朝着码头而去。

聂然坐在后作为上,单手撑着车窗的边缘,闭目养神着。

坐在旁边的赵力看到车内凝重的气氛,以及那些陌生而又严肃冷酷的手下们,心里一阵阵的直打鼓。

这些人看上去比葛爷的手下们来的还要厉害很多的样子。

不过比起这些人,他更害怕的是身边聂然。

这个人竟然如此正大光明地就把唐雷虎给杀了,那手法狠厉的,直接就把脖子给扭断了!

赵力偷偷瞄了一眼她的那双手,心里一阵轻颤。

明明那只手比自己的手还要小,但却不可思议地爆发出那么大的力道,只是轻轻一扭,就可以把人给弄死。

想想这唐雷虎也是惨,在东面好歹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结果就这么轻易的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给杀掉了,不仅如此,还连个尸体都没留下来,全部进了狗肚子里。

估计他到死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死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吧。

车子从偏僻的郊区一路行驶上了高速,车子开了将近三十分钟后,车窗外面的景象逐渐开始变了,平缓的公路开始再次变得崎岖了起来,隐隐约约间,她还听到远处轻微的海浪声。

过了一会儿,远处一个巨大的黑影在黑夜中显现了出来。

“停车。”聂然及时地叫停了车辆。

三辆车全部都停了下来。

“唐雷虎的货都在这里?”聂然盯着不远处的隐蔽点问道。

“是的。”霍珩的手下简练的回答道。

“你们几个人先潜进去,到时候给我狙杀了他们。”聂然从车上下来,绕过了车头将驾驶座上的那名手下扯了下来,“赵力你带的那几个人跟我开车直接进去。”

赵力才刚开车门,听到他的话吓得不敢下了车,“不,不是……我们直接开进去会不会死啊?”

坐在驾驶室内的聂然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赵力,冷声地道:“怕死你干什么黑道。”

“我……”

赵力被她一噎,立刻没了话。

实际上他很想告诉聂然,他只是被葛爷派出去讨债之类的,并不是涉及到军火生意这一类,更别提开枪了。

他只对钱感兴趣,对军火炸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站在车外面的那名手下对着聂然说道:“聂小姐,霍总说了您不需要亲自出面,一切都由我们来。”

“那感情好啊,有他们替我们出面比我们自己出面要好很多。”赵力听到不用自己动手,马上松了一口气,连连说好。

结果被聂然冷冷地扫了一眼,瞬间闭上了嘴巴。

聂然对车外的人说道:“不用了,谢谢你们霍总的好意,但这批货我想亲自动手。”

霍珩估计后面有提醒过他们,所以他们并不勉强,留下了几只枪支和装满弹药的弹夹,车上的其余几个人也都下了车,打算徒步潜入其中。

聂然看着他们行动有素的分散开来,在黑夜中他们的身影很快就隐匿在了夜色里。

等待了一会儿后,码头周边的环境越发的寂静起来。

聂然突然打开车灯,踩着油门一路冲进了那个仓库点。

铁门当场就被撞开,“哐当”一声,吓得赵力整个人都傻了。

车子进入了仓库外的空旷操场。

站在里面正在值班守仓库的几个人听到动静后,立刻有五六个人冲了过来,将车头团团围住,“你们是谁?”

“糟……糟糕了,聂姐……我们被……被发现了。”赵力完全不明白聂然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堂而皇之的冲进来,是进来主动当人质的吗?

聂然坐在驾驶室内,神情淡定地解开了安全带,对赵力说道:“下车。”

她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车外的那群人看到一个小姑娘从车内走出来,不禁有些诧异极了。

这一个小姑娘大晚上的开车冲进来干什么?

难道是在学车?

错把刹车当油门地就这样冲了进来?

就在他们很是不解的情况下,聂然站在车门,神色淡定地道:“我们是来拿货的。”

“你?拿货?”其中一名手下看到她那张稚嫩的脸,哈哈笑了起来,“小妹妹,你说你是开车不小心踩错了油门,我们还能相信,你和我说拿货?你知道我们这里装的是什么货吗?”

那群人说完之后就一阵的嘲笑。

聂然站在那里,冷冷地回答:“装的是军火。”

一群人肆意地嘲笑声还没来得及结束,在听到她的话后,一个个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

那笑声戛然而止。

“唐雷虎让我们来拿军火,这句话总没问题了吧?”聂然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

一群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小女孩儿居然知道他们老板的名字,更没想到他们的老板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个小姑娘跑来拿货。

“唐老板没交代说今天有人拿货。”其中一名机警的手下说道。

聂然笑了一声,点头道:“是,他没交代,因为他现在已经成狗粮了。”

最后一个字才说完,“砰——”的一声,那名机警的手下瞬间眉心被钉入了一颗子弹,随后倒在了地上。

那群人惊骇极了,他们没看到那名女孩儿开枪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聂然当然不需要自己开枪,那些早已潜入进来的手下们早已隐藏在了角落里,只等着聂然的一个口令。

当然,聂然也不会完全相信这群人,她在下车的时候故意将车门不关,把自己的手枪藏匿在了车门后。

以防万一。

唐雷虎的那群手下在最快的时间内清醒了过来,旁边距离聂然最近的男人厉声道:“快抓住她!”

果然,那群人马上一窝蜂地上前想要生擒了聂然。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们觉得聂然到底有没有杀安远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