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全部就地解决,一个不留!/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眼明手快地抬手对着跑得最前面的那人一枪!

“砰——”

枪声响起,人就此倒下。

站在副驾驶门外的赵力在听到身边的枪声响起时,吓得直接抱头蹲在了车门旁。

这种火拼的场景他也不是没见过,但是那都是在和葛爷被手下包围在中间,有一群人挡在自己面前做人盾情况下,危险系数非常低。

而不是像聂然这样,单枪匹马就这么冲了进来,还如此的嚣张霸道地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这不是自找死路么!

他抖抖索索地蹲在那里,还好他的存在感并没有聂然的强烈,暂时安全。

“你们到底是谁!”

剩余的那几个人没想到她居然身上藏着枪支,急忙停了下来站定在那里,并且想要从腰间拔枪而出。

聂然看在眼里,却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眼底也同样没有丝毫的畏惧。

她站在那里,神色淡然,嘴角含着一丝极淡地笑意,“当然是来解决你们的人。”

话才说完,“砰——”又是一声枪响。

那名刚拔出枪想要对聂然进行射击的人甚至手才举到一半,子弹已经从他额头穿过。

周围的人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就这样倒下去,顿时受到了惊吓,连连往后退去。

解决他们?

为什么要解决他们?

难道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狙杀?

“砰——”

枪声再一次从另外一个角度响起。

又一个人倒了下来。

那群人心头一紧。

这里还有其他人!

那些人在暗处狙杀他们!

那几个人立刻背对背围城了一个圈,举着枪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以防再次有人被狙杀。

人群里的一个男人急忙对着另外一个手下喊道:“快,快去拉仓库的警报!”

身后的那名手下连忙应了下来,“是,是!”

随后握着枪一步步地朝着仓库方向退去。

聂然皱了皱眉头,显然刚才被打搅的那一枪让她有些不悦。

这个霍珩肯定是知道自己一定会亲自动手,所以一定是对手下叮嘱过不要明着违抗自己,私下保护。

聂然收起了手中枪,看着那人想要去拉动警报,也不阻止,只是手轻轻一挥动,似乎是下了某个命令。

紧接着就听到“砰——砰——砰——”的几声枪响。

那群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全部倒了下去。

那名想要去拉警报器的手下看到那群人都被杀死了,心里头越发的害怕起来,拼了命的往前不断地跑去。

还有一点儿,就差一点了。

他看到仓库门旁的红色警报器一点点的越来越靠近,脚下地速度也更加提高了起来。

聂然站在那里,也不开枪射杀,反而一步步地朝着那名手下走了过去。

终于,那个男人在拼尽全力地奔跑下,一把按下了仓库大门上的红色按钮。

在看到按钮已经按下去后,他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警报器不需要发出刺耳的声音,只需要在每个人的身上都配了一个小小的装置,警报一旦开启,整个仓库里所有的人员都会感知到这个警报,并且会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那个男人知道很快救援会到,所以转过身对着聂然露出了一个挑衅地笑,“你晚了一步,我们的人马上就会到了!你等着死吧!”

“是吗?那不如我们等等看。”聂然站在他的面前,面带微笑地道。

男人在看到她不以为意地笑后,神色一僵。

什么叫不如我们等等看?

难道没有人?

不,不可能的!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不停地左右张望着,可一分钟过去了,人并没有如他意料中的很快出现。

原本只需要半分钟就能迅速出现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他开始变得有些慌了起来,真的都……都死了?

这怎么可能!

那么快?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慢慢过去。

突然,一阵轻微地脚步声从远处走了过来。

那脚步声让那个男人身心一振!

来了,来了!

是他们来了,一定是他们!

重燃起希望的他立刻转过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别看了,那是我的人。”聂然好心地提醒了一句,“是来向我报告,你们的人已经全部就地解决的情况。”

那个人震惊地抬起头。

全部……就地解决?

不,这不可能!

他们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那么激烈的打斗甚至开枪的声音都没有响起就死了呢?

她在骗人,她肯定是在骗人!

她想扰乱自己的心智,一定是,一定是的!

他就这样不停地对着自己心理暗示地道。

没过一会儿,那些人从远处的夜色中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在看清楚那群人的面容后,瞬间像是傻了一般,踉跄地靠在了墙上。

因为来的人的确不是他们的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站在聂然的身边,很是恭敬地道:“聂小姐,后面的已经全部解决完毕。”

“那也就是说,现在就剩下他这一个了。”聂然头也不回地看着已经被吓得顺着墙面瘫倒在地上的那名手下说道。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那笑容在夜色下衬得幽森阴冷,让他的背脊骨一阵地发寒了起来。

那个男人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而跪倒在了地上,不停地哀求道:“求……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我……我一定不说出去,我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真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我上有老小有小,家里就靠我一个,求求你,真的求求你了!”

他对着聂然不住的磕头,可那只手却偷偷地往自己的腰间抹去。

聂然站在他的面前,看出了他的小动作,居高临下地道:“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话音刚落,就看到她将手中的枪支举起,对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的头上射了一枪。

那个男人那惊恐的神情还没来得及收起,头就被打爆了,血迸发出来,溅染到了聂然的衣服上。

随即直接倒在了地上。

聂然收起了手上的枪支,冷冷地对着身后那些人说道:“去把仓库门打开。”

身后的几个男人立刻对着仓库大门的锁开了三枪,锁就这样断裂掉在了地上。

仓库的卷门“刷拉”一下就此打开。

瞬间,只看到仓库内一大箱一大箱的货物被整齐规矩地叠放着。

聂然知道这些都是唐雷虎要和葛义合作的军火。

真够多的,一次性来带了这么多,看来这次的确是诚意十足啊。

只不过可惜,最后还是被自己给杀了。

聂然看着仓库里那一箱箱的货,对着身后已经基本冷静下来的赵力问道:“车子什么时候到。”

赵力乖乖地回答道:“还有半分钟。”

聂然手一挥,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把货搬出去等。”

顿时,所有人进入了仓库内,开始一点点地将货物全部搬了出去。

一辆大货车准时从门外开了进来。

赵力带着那群手下麻利地上下搬货。

聂然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大约二十分钟后仓库里的货全部搬运到了车上。

赵力恭敬地走到她身边说道:“聂姐,所有货都已经装完了。”

聂然点头,“那就回去吧。”

她径直上了那辆车的后座,众人们也马上回到了车内。

几辆车子加上那一辆大货车飞快地行驶出了那个仓库,朝着那间废弃的工厂而去。

坐在聂然身边的赵力看着她衣服上和手臂上沾染着血迹,心里虽怕,但还是递了一张纸巾道:“聂姐,要不然擦擦吧?”

聂然看了他一眼,“下次希望你递给我的是枪,而不是纸。”

赵力知道她是在说自己刚才躲在那边不开枪的事,讪讪地将纸巾收了回去,沉默地坐在了一旁。

车子在高速路上一路的疾驰,过了许久之后,车子才停在了那间废弃的工厂外。

里面的拳赛还没有结束,唐雷虎的手下还站在门外。

“去解决掉那几个人。”

聂然丢下了这个命令过后就直接下了车,在夜色中她朝着工厂内部走去。

拳场内除了拳台上有聚光灯,周围的环境皆是一片黯淡。

聂然就这样浑身是血地从门外走了进来,还好周围的气氛已经嗨到了最高峰,没有太多人注意到。

只有台下的9号和2号两个人在看到聂然的那一瞬间,眼底划过一抹惊骇之色。

她怎么会衣服上都是血的走了进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他们两个人还没有想明白这一切发生了什么,聂然已经拿着枪神色冷静地上了二楼。

同样,站在二楼的那几名手下看到聂然这样出现,都十分的震惊。

可唯独聂然很是淡定地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三个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也同样错愕惊讶不已,霍珩更是握着扶手的手一下子握紧。

他的身份不容许他站起来,更不容许他开口问一句。

“你……”葛义在看到她手里拿着枪,浑身是血地走进来时,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朝她走了过去。

“唐雷虎的货我全都带回来了,至于全面接手的事情葛爷你派人去做吧。”聂然对着葛义说完后,又转过头对着坐在一旁的霍珩点了点头,“还有,多谢霍总帮忙,要不然我也不能这么平安无事地回来。”

她把枪放在了霍珩面前的那个茶几上。

霍珩心头一松,笑了笑,“不用客气,我当时就说过聂小姐一定有过人之处,现在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他的眼中那抹欣赏地意味让葛义不自觉地眉头轻轻皱了皱。

他对着聂然说道:“你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嗯,那我就暂时失陪了。”聂然也知道自己这一身地血看着是挺惊悚的,和其余两位点了点头,算是致意了一番,这才重新走了出去。

聂然上了三楼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休息了片刻,才从三楼再次下来。

却没想到在走廊的一个偏僻处看到霍珩正坐在那里,像是在等自己。

等自己?

他疯了吗,居然想在这种场合和自己私下交谈?!

聂然还没来得及,就看到远处的葛义从门内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他们两个人站在那里。

“你们两个站在外面干什么?”他发现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聂然耸肩,“我正要进去,就遇到了霍总。”

霍珩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回答道:“包厢内太闷,想出来透透气。”

“那我先进包厢了。”聂然不想留在那里引起葛义太多不必要的联想和猜测,转身就进了包厢内。

霍珩还是坐在那里,脸色没有半点的局促和不安。

就好像的确是一场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走廊偶遇而已。

可站在那里的葛义总觉得一丝怪异。

他皱着眉带着一丝打量和探究看着身边的霍珩,心里默默地盘算着什么。

今天蠢夏有事儿,晚上才开的电脑,又累又困,简直坐在那里就可以睡着,所以只能写这么多,希望你们不要介意~!么么哒~

PS:然姐帅不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