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他们的真实身份!/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天一大早聂然就起床下了楼,这让刚买好早饭才进门的赵力看到,禁不住一愣。

他还以为是自己把时间搞错了,立刻看了看钟表,在发现的确不是自己弄错,而是聂然起早后,他讶异地道:“聂姐今天怎么早就起来了?”

聂然从楼上走了下来,“嗯,想出去逛逛,所以就早点起来。”

“现在就去吗?”赵力指着自己手里还没来得及摆放的早餐,“那这些早餐怎么办?”

聂然走到他面前,拿走了那些早餐,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说道:“当然吃完再去了,没吃饱怎么逛。”

“那聂姐有想去的地方吗?我好去准备。”

聂然喝了一口白糖粥,说道:“想去买点衣服,昨天的衣服弄脏了。”

她来葛义这里太过匆忙,没带什么行李,衣服也就身上那一套,好在芊夜住在这里的时候还留了一套,供她来回轮换。

本来以为两套衣服也就足够了,反正她对衣服这种东西只要能穿就行,至于样式、价格、品牌这种东西没有所谓。

可没想到昨天就开那么一枪,衣服上就沾到了血。

如果是黑色的衣服也就算了,偏偏是件浅灰色的衣服,血一沾染,又经过几个小时,早就干透了,再用水洗根本洗不干净。

于是,最后昨晚上那件衣服就成功沦为了抹布。

赵力一听,立刻点头道:“那我现在去准备车子。”

聂然喝着白粥,头也不抬地随意地挥手示意他去准备。

拳场上打沙袋的声音不绝于耳,聂然就这样坐在拳台下吃完了一顿早餐,然后看了会儿他们打拳,这才起身离开了那间废弃工厂。

赵力知道聂然是去买衣服,直接将她送到了Z市的市中心一家最大的商场内。

聂然看着商场里琳琅满目的衣服感觉有些眼晕。

在前世基地内他们穿的是统一的训练服,在今生她也是穿部队里的迷彩服,就连第一次跟着霍珩去选衣服也是由专业的服装设计师在旁边,好像从有认知开始她就没有怎么逛过街。

不,严格来说她从来没有逛过街,她逛得都是黑市里那些枪械和弹药。

抱着好奇的心态聂然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逛街。

现在已经是秋季,商店里基本上都已经换上了秋季的新款。

聂然很是随意地进了一家店面,只是因为里面的衣服很非常的休闲简单,没有那些很夸张很华丽的配饰,特别是那些带碎钻的那种发亮的东西。

这种东西穿在身上就和自杀没什么差别,一旦要跟踪暗杀,只要稍不注意,光线折射,立刻就会被发现,那一枪绝对是怎么逃都逃不掉的。

聂然翻翻找找,她想要款式简单,不带任何花边的素衣服,又要颜色暗沉不引人注意,可这么挑挑拣拣了一阵子,那里面的店员不乐意了。

她看聂然和那个男的两个人穿得都普普通通,特别是聂然穿的土得掉渣,一件黑长袖,一条黑裤子,又不是奔丧,穿得死气沉沉的。

却殊不知聂然是摸枪杆子的,要得就是穿得普通,越低调越好,最好能丢在人群里就看不见的那种。

那名女店员走上前,像是不经意似的拨动着衣架,将聂然正在挑拣的衣架给拨了回去。

聂然抬眸看了她一眼,离开了那个柜面,转而走向了别的柜台。

但谁料那名店员看他们如此的不识相,又跑过去带着公式化的微笑提醒道:“你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聂然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径直道:“没有,我只是随便看看。”

“那需要我给您推荐吗?”那名店员继续不死心地说道。

“不用,我喜欢自己选。”

两次的暗示都遭到聂然的否决后,那名女店员觉得这女孩子的脸皮真是太厚了,这种变相的赶人难道听不出来吗?!

“或许您不知道吧,咱们这个牌子呢属于高端的,每一季度的新款都是限量发行的,价格呢也不怎么亲民。”她面带微笑,可眼底却带着毫不掩饰地蔑视。

这回聂然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似笑非笑地问道:“所以呢,你觉得我买不起?”

那名店员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我只是想小小地提醒一下而已。如果您只是逛逛呢,我觉得您还是就看看好了,万一弄皱了就不好了。”

那态度格外的诚恳,可话里话外却格外的苛刻。

身后的赵力顿时火了,“你这不就是变相说我们买不起么!”

他除了在葛爷和聂然以及一群大老板面前低头哈腰之外,什么时候轮到这种小小的营业员对自己这种态度。

要不是现在跟着聂然来买衣服,要是以往他带着一帮小弟过来,这女店员敢对自己说什么只能看不能摸这种话,早就让一群小弟把这个店给砸了。

聂然站在那里,也不制止赵力,就这么看着。

赵力见聂然没有阻止自己,当下直接走过去,想要一把抓住那名女店员的领子,给她点教训。

那名女店员被这突如的举动吓了一跳。

店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店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聂小姐?”

聂然转过头,就看到霍珩正被人推着轮椅往店内走来。

赵力此时也发现了,急忙后退了一步,对着霍珩恭敬地道:“霍总。”

聂然对霍珩自然没那么恭敬了,她站在那里问道:“霍总怎么今天有兴致来逛街了?”

“偶然路过这里,没想到遇到了聂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霍珩的目光随之放在了那名女店员的身上,镜片下闪烁着一缕冷芒。

聂然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这位店员说不让我碰这些衣服。”

“哦?买衣服不让碰?这倒是稀奇。”霍珩眼中的神情更是沉了沉。

那名女店员一听到他们的对话,霍总?

什么总?

总经理的总吗?

女店员将霍珩偷偷地打量了一遍,那套暗灰色的西装看上去质量不错,但是这款好像并没有在今年杂志上出现过,而且更重要的是一个残废当总经理?

不太可能吧!

不会是几个人一起来做群演吧?

就在女店员心里默默怀疑的时候,聂然却无谓地挥了挥手,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没事的,不让碰就不让碰好了。”

惹得那名女店员暗暗对她翻了个白眼,越发觉得这个女孩子又土又穷酸。

赵力看她这么好脾气,也有些不理解了起来,当初那名手下不过一句话,聂然当场直接拧断了手,今天这名店员明明就是在嘲笑讥讽她,为什么她却不动气呢?

“聂姐你干嘛听她的,你又不是没钱。”赵力问道。

聂然双手插在口袋里,说道:“我主要是嫌衣服脏才不碰的,走吧,换一家看看。”

她这句话一出,霍珩和赵力皆是一愣,随后霍珩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就说她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放过这个店员。

论耍嘴皮,气人,真是谁都不是她的对手。

聂然率先走了出来,赵力紧跟其后,霍珩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他被手下推出来的时候就听到那名店员不屑地冷哼道:“切,装什么装呀!”

“既然聂小姐说这家衣服脏,这家店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和江少说一声,合作案里我不希望这家店的名字出现。”霍珩在离开时候,对着手下冷声地吩咐道。

那名手下点头,“是,二少。”

霍珩被手下推到了聂然的身边,两个人说了几句话,聂然的态度一直都是不淡不咸的,最后霍珩表示自己有事需要离开,聂然也不挽留,挥手送他离去。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结束后,聂然换了一家店,先是买了一些基本款,然后画风就突变了,裙子高跟鞋各种华丽的休闲的运动的统统被她试了一遍,表示要买下所有试过的衣服时,那些店员们都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聂然就这样在每个商店里来回穿梭,每进出一个店,身上的衣服就会换成新的。

从裙子换到长裤,从长裤换到热裤,衣服更是一件件的换,从黑色换到白色,接着又变成了红色。

从颜色到款式再到种类,几乎把那些店的每一种款式都买了一遍。

赵力就跟在她身后充当苦力的角色,看着那些衣服袋子一个一个增多了起来,心里忙不迭地叫苦,后悔没有多找几个兄弟来帮忙。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购物疯狂起来真的不是人!

这大半天的街逛完后,聂然一身轻松地坐回了车内,赵力累得像条狗一样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搬运上了车子,又充当司机将聂然一路平安送到了工厂内。

聂然心情很是不错地穿着一身新衣走进了屋内。

早已在那里等候的葛义看到聂然焕然一新的衣服,又看到赵力吃力地搬动的那些袋子,笑着道:“买啊了不少啊。”

聂然同样笑眯眯地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上,点了点头,“是啊,不过还没逛完,明天打算再继续去逛逛,反正闲在这里也是闲着。”

刚放下东西的赵力听到后,忍不住脚下踉跄了一下。

天,明天还要去?

那他的腿还要不要了!

坐在那里的葛义侧过头看着她,笑问道:“怎么,是在抱怨我不给你活儿?”

他说话间的样子像是在玩笑一般,但聂然可并不认为他真的只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谁抱怨了,我活儿还不够多啊,下个星期二又要忙了,所以在此之前你就让我放松放松吧。”

聂然像是在讨饶一般,葛义在看过她昨晚进门时那阴冷单薄的神情,现在又看到她这幅带着俏生的样子,也只能说道:“钱够不够,买了这么多卡应该刷没了吧。”

“嗯,的确,都刷爆了。”聂然将那张他给自己的卡拿了出来,丢在了桌上。

葛义随后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声,递了过去,“用这张吧。”

“是对我昨天的奖励?”聂然接过那张卡,在空中半挥了几下,歪头一笑地问道。

葛义点头,“你可以这么认为。”

聂然把玩着手里那张卡,问道:“这里面的钱够我刷吗?今天我可没刷爽啊。”

“放心,买套房都不是问题。”

聂然对于葛义的这个答案很是满意,“那我就放心了,我上楼试衣服去。”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楼梯上走去。

这回赵力没有把东西送上去,而是叫了几个手下把衣服送了上去。

聂然在上三楼拐角的时候,状似无意地瞥了楼下一眼,就看到赵力正和葛义窃窃私语着什么。

她神色不变,脚下的动作也没有停缓半秒,直接进了房间。

等到那些人将衣服全都放好后,她关上门,那笑脸才慢慢地隐没了起来。

那些被她一路上视作很珍贵的衣服袋子被她随意地丢在了地上。

脑子里都是刚才楼下赵力在葛义身边小声低语的样子。

这个赵力看来还真是葛义身边的一条好狗。

聂然的眼底闪过一道冷意。

……

随后的几天里聂然就像是对逛街上了瘾一样,天天带着赵力出去逛街买衣服,拿他当奴隶使唤。

而葛爷也知道聂然这几天天天都在外面血拼,白天来拳场的几率也少了很多。

拳场里没有了葛爷没有了聂然,整个氛围都轻松了不少。

有时候他们可以多休息一会儿,甚至中午时分那群人知道自己出不去,就留在拳场内午睡片刻养养精神。

只有可怜的赵力每天早上很早就跟着聂然出去当苦力,晚上还要跟着葛爷看拳赛,做事,一天24小时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累得他有时候跟着聂然出去走路都能睡着。

“这些衣服我都要了,刷卡。”刚在更衣室试了几件衣服的聂然将手里的卡直接递给了店员。

“好的,请小姐稍等片刻。”那名店员笑着很快地刷了卡,将衣服全部打包完毕,并表示欢迎她下次光临。

聂然转身就随手直接的把衣服丢给了已经全身挂满了袋子的赵力。

快要等得睡着的赵力被衣服袋子砸了个正着,清醒过来的他一阵手忙脚乱地将袋子接了下来,下意识地想要跟了上去,但走了没几句就发现身上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太沉了。

他这几天连续的不睡觉,又加上白天的体力消耗,已经让他有些无法继续下去了。

“你倒是走啊。”聂然见他不动,不耐烦地停了下来,催促道。

赵力站在店门口疲惫不堪地求饶道:“聂姐,我真的走不动了,要不然我打电话给几个兄弟过来一起帮你吧?”

但惨遭聂然的一口拒绝,“不要,我不喜欢一群人跟着我,又不是去杀人。”

赵力苦着脸看着手上脖子上那些衣服袋子,“可是这么多衣服我的确是搬不动了,要不然你咱们先去休息一会儿,然后再继续逛?”

赵力实在是不明白聂然怎么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购物狂了。

他还是觉得聂然睡了吃,吃了睡比较好!

至少他不需要扛着那么多东西跟着她满世界的来回跑啊。

哪怕她和以前一样,专门满世界找吃的,也比逛街强啊!

“不要,我逛得正兴起呢,才不想去休息。你要不想走就留在这里,我现在要去这家店去逛逛。”聂然说完就往对面那一家服装店走去。

赵力看她走的不远,自己又是在太累,脚上像是灌了铅一样,索性就坐在了旁边的公共休息区域内,这里的视线正好能看到那家店铺的所有的环境。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休息了起来,眼睛一直望着那家店里的聂然。

只看到她在逛了那么久的店后,依旧精神十足的挑选着衣服,并且不厌其烦地一次次的试衣服,换衣服。

如此无限的来回,渐渐地,困得不行的赵力的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最后没有承受住,歪着脖子睡了过去。

但他不知道,这家店对赵力来说视野很好,殊不知这对聂然来说,视线也是绝佳的好。

她在看到赵力彻底睡着之后,随手拿了一套衣服又换了一身,拿卡对店员道:“这套衣服我要了,刷卡。”

店员手脚麻利的收了钱,将东西递给了她之后,聂然装作继续换一家逛的样子,进入了门口的一家店铺,然后顺着后门离开了商场。

她拦下了街边的一辆出租车,报了个位置,出租车司机很快就将她送到了目的地。

聂然下了车后,就站在一条僻静街道等待着。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聂然就站在那里一直等着。

直到半个小时后,马路对面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聂然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连忙跟了上去。

但在跟踪期间,聂然几次发现前面的那个人警惕性非常的高,似乎是隐约感觉到有人跟踪,但又无法完全确定,只能每次在关键的时刻突然改变方向带着聂然兜起了圈子。

聂然心头暗笑不已,没想到他们还挺警觉。

收起了逗他们的想法,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果然,距离一长,那两个人就以为自己把可疑人已经甩掉,又闲逛了几圈后这才进入了一家酒店内。

聂然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酒店名称,随后也跟了进去。

她装作等人的样子坐在酒店大厅,等确定电梯所在的楼层后,她按下了另外一部电梯,直接上了楼。

看着电梯屏幕上的数字一点点的变化,“叮——”的一声,楼层到了。

聂然一出电梯,就看到那两个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

她快步跟了上去。

在听到一声关门声后,她这才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聂然站定在了那间房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叩叩叩——”

没一会儿,屋内就传来了一个警觉的声音,“谁?”

可惜聂然并不说话,她再次敲了敲门。

“叩叩叩——”

屋内的人声音有些凝重了起来,“哪位?”

聂然依旧不说话,继续敲门。

“叩叩叩——”

这回,屋内的人没有再说话了,而是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门口响起。

聂然靠在门框上静等着。

随即,门被猛地拉开了一条细缝。

“真是巧啊。”聂然笑着斜靠在那里,看着细缝里只露出一只眼睛的人,“2号。”

那只眼睛瞳孔倏地缩紧,就连握着门把的手都随之一紧。

“不让我进去吗?”聂然站立在了那里,若有似无地对他一笑,“是有什么我不能看见的人在里面吗?”

2号站在那里,手依然不肯松开。

而就在这时候,屋内传来了一声熟悉的男人声,“让她进来。”

猜猜看那个人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