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没有我,你早死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顺势将门推开,随后便看到坐在那里的季正虎!

“季教官,好久不见。”她笑着走了进去,和季正虎打招呼,将坐在旁边的9号无视了个彻底。

季正虎和安远道不同,他向来都是严肃谨慎的人,对于自己的兵也从来都是板着脸的。

他看着聂然就这样大喇喇地坐在了自己的面前,面无表情地道:“让你们出来治马翔,结果治得一死两伤,这件事不打算和我交代一下吗?”

“这有什么好交代的,详细的情况我相信安远道都和你说过了。”聂然说得隐晦,说到底还是顾忌芊夜真实死亡的原因被太多人知道,也因为不知道季正虎到底知道多少,索性就这样一句话打发了季正虎。

可不提安远道还好,一提起安远道,季正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现在躺在医院里,你知不知道。”

聂然点头,坦白地道:“知道啊。”

刚关上门的2号听到季正虎说这句话后,立刻快步走了过去,神色焦躁不安地道:“安教官真的出事了?”

他们进门不久,和聂然基本上就是前后脚的时间,他压根就没时间问。

现在一听到安远道真的出了事,顿时急了起来。

原本他还抱着一丝小小的希望,觉得聂然不会做得那么决绝,毕竟安远道是教官,她是士兵,再怎么样也不敢下毒。

或许是这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演得一出戏,专门演给葛义他们看的。

那几天他就是抱着这种信念一直强迫自己按捺住。

结果没想到,现在季教官却告诉他,安教官的确是躺在了医院里。

这让他心了头大为震动。

“是,现在人躺在医院。”季正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一直盯着聂然。

2号皱着眉头,气急地道:“聂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上军事法庭的!”

“刚不是还聂姐聂姐叫的很恭顺么,怎么现在又连名带姓喊起我来了?”聂然抬眸看了眼前的2号那张假面一眼,见他是真的急了,这才凉凉地道:“他又没死,着急什么,我下药的力度我很清楚。”

没死?

2号听到这两个字,神色一怔,随即才松了口气。

“可这次也够让他折腾了。”季正虎冷着脸补充了一句。

聂然耸了耸肩,“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那边的人跟的那么紧,我也是以防万一被发现才这样做的,你应该知道我一旦被发现,下场会是什么。”

事实上聂然对安远道下药除去了被人发现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怕安远道受到了芊夜死亡的打击后,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所以她才会最终决定下药,好让他彻底离开这里,静静心。

他对于芊夜的寄望有多大,她很清楚。

当她在看到安远道得知芊夜死亡的消息时那神情一点也不像是死了自己的士兵那么简单,更像是死了自己的亲人的那种绝望悲痛。

只可惜,芊夜的性子实在是不好把握,又加上当年她曾经有过那么一段黑暗历史,她的执念比别人都要深刻很多,特别是安远道!

这个曾经救过她,给过她一个正常人生的人。

她尊重他,信任他,更多的是将他作为自己的人生导向。

对于他的话,芊夜无条件的完成,不管是什么,哪怕是死,她也无条件的执行。

她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安远道这个人。

以至于后来的后来她的执念就开始扭曲了起来。

说实话,安远道或许是有那么点讨厌,他爱炫耀自己的士兵,以折磨他们为自己的乐趣,但不可否认他用这么奇怪而又严厉的训练方式训练他们,为的不是别的,就是希望他们能活着回来。

在完成任务后,能一个个活着回来。

但让人唏嘘的是,芊夜作为他的左膀右臂并没有理解他的苦心,只是执拗的认为牺牲一切,甚至自己也要完成他的任务才是好士兵。

“所以你真的只是卧底?”这时,2号忍不住地问道。

被打断了思绪的聂然对他冷笑了一声,“我如果不是卧底,你以为你还活到现在吗?汪司铭。”

被点了名的2号汪司铭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抹惊愕,“你早认出我了?那为什么当时我去打电话你却要暴露我,还让他们把我抓回去。”

聂然冷冷地睨看了他一眼,“我不把你抓回去,你就死了,哪里还像现在这样质问我。”

汪司铭眉头紧皱,显然不太理解她说这话的含义。

聂然见他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这才解释道:“那个电话亭里有监听设备,从你拿起电话的那一刻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传到葛义那边去。”

“怎么会……那不是公共电话亭吗?”

聂然嗤笑了一声,“公共电话?天真!你没发现那里周围一圈都是荒地吗?开发商不开发,任由那么一大片的地皮都荒着,只能说明这里一片地皮都被他买下来了!在这种荒郊野外莫名其妙那是专门建一个电话亭你不觉奇怪吗?”

汪司铭被她这么一点拨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

当时他心里全都是安教官的生死,只觉得里面的电话可能会有监听设备,就单纯的外面的公共电话亭没事。

可现在聂然这么说,他心头也不禁有些后怕了起来。

当时但凡他要是播了一连串完整的电话号码,或者是说了一句事关安教官的事,他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为自己辩解,直接就被乱枪打死了。

聂然看他惊骇不已的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好在你还知道提前把一切准备都做好,不然我就真的要陪你一起去死了!”

当时她为了去尽快截住汪司铭,不让他乱说些什么,根本来不及将屋子里的电话点给弄坏,幸好这家伙还算有脑子,自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才出的门。

“那……那个拳手……”汪司铭前前后后想了一番,假设聂然在电话亭的找茬是有备而来,后来的殴打也是让葛义相信,那么那个拳手呢?

那个死得十分蹊跷的拳手会是她做的吗?

“不然呢!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你刚要去做狗粮,就有人替你去死了。”聂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汪司铭终于将这一切全部理顺了起来。

怪不得,怪不得她当时一句话也不说就在那里吃,就好像完全和自己没关系的样子。

原来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汪司铭不由得想起她当时唯一说过的一句话,那句看上去很随意,但却是决定了自己生与死的一句话。

“谢谢。”汪司铭很是真挚地说道。

聂然随意地摆了摆手,“葛义这招不得不说玩儿的漂亮,既查了我,还借着我的手来查你们,还好我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只不过没想到却差点成了你的死路。”

葛义特意和自己在拳场那边聊这件事,摆明了是来质问自己那天的行踪。

如果自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肯定百分百脑袋上得多个血窟窿。

但只要说出来了,有和安远道有关系的人一听到这话,必定是要打电话或是要偷溜出去接头的。

到时候葛义只需要来个瓮中捉鳖轻松铲除。

汪司铭低垂着头,“是我自己沉不住气,怪不了你。”

“你够沉得住气了,拖了一个多星期才有所动作,要是当天晚上你就跑出去打电话,我也只能看着你去死了。幸好你时间拖得够久,才将自己的疑点降到最低。”聂然说道。

他和安远道之间的感情非同寻常,虽然不能相比于芊夜,但师徒两个人的感情也十分要好。

能在知道安远道死了这个假消息后还忍那么多天,完全已经超出了她预算的时间。

而且为了能够跑出去打电话,不仅弄断电话线,还提前做好铺垫天天和那个所谓女朋友打电话,让葛义无法查出破绽。

只不过,有了芊夜的前车之鉴,现在的葛义对于那些举动奇怪的人根本不会留情。

他抱着宁错杀三千,不放过一个的想法,要彻底将那些有可能成为卧底的人全部杀死。

汪司铭很坦诚地抱歉道:“但我还是给你造成了困扰,对不起。”

聂然点了点头,感慨地道:“是啊,我一直提防着这家伙给我出意外,结果没想到的却是你第一个出事。”

她转而对着旁边一直坐着没有出过声的9号道:“一进部队就出任务,感觉怎么样啊杨树?”

杨树见她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有些愤慨地道:“你既然一开始就认出我,为什么当时要让葛义把我踢出去。”

“当然是因为你弱啊,汪司铭好歹在预备部队受训了那么久,你呢?进去估计半个月都不到吧?”

杨树被她这么一说,立刻沉默了下来。

的确,他进预备部队才两个星期都没到。

“所以我才会一开始就让葛义把你踢出去,因为一旦进了葛义那里,再想出去只能是变成狗粮出去了,懂吗?!说真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预备部队要选你,难道一班没其他人可以选了吗?”最后那一句话她显然是在问季正虎。

季正虎沉着声音道:“营长说这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人,你们两个人一起做任务不需要磨合。”

聂然摇头,“营长说错了,我从来不需要和人磨合,因为我根本不需要同伴。”

“他们两个人在里面会对你有所帮助。”

“帮助?你觉得他们两个现在有帮助到我吗?”聂然嗤笑了一声,径直对他们两个人说道:“我会找个机会让葛义把你们踢出去的。”

杨树听到这话,马上跳了起来。

“不行,我好不容易进预备部队,好不容易和你在一起……”他说到这里时看到汪司铭和季正虎正看着自己,为此连忙补充道:“好不容易和你在一起做任务,我不要离开!”

聂然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不多了,她的时间有限耗不起,于是冷着声音道:“杨树你最好别给我得寸进尺,我之所以教你也只是因为林淮为我挡了一枪,我记他这份情而已,并不是因为你杨树。”

她站起身,语气沉冷地道:“你想出任务,现在还不够格!”

训斥完了杨树后她对汪司铭道:“对了,你那个所谓的女朋友记得拟好身份方便给葛义他们查,不然漏了馅儿我可不会再踢你出去之前救你第二次。”

说完就转身往外头走去。

但走到门口时,她却又转过身对着季正虎说:“和安远道说一声我不是故意给他下药的,实在是逼不得已,希望他能理解一下。还有……我答应他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这是保证也是承诺。”

随后她拧开了门把,直接走了出去。

她快速地下了电梯,坐车回到了商场内,发现公共休息区域内的赵力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这家伙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醒得那么早!

聂然虽然心惊,但依旧很沉着冷静地直钻入了旁边几家店铺,选了几套衣服在里面开始试穿了起来,大约在镜子前照了一两分钟后,外面的赵力终于发现了她的存在。

他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问道:“你跑去哪儿了,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聂然看着镜子里衣服说道:“我看你睡得那么熟,就自己去逛了一下。”随后她指着地上那一地的衣服袋子道:“你看,这些都是我新买的战利品,不错吧。”

赵力看到那一地的衣服袋子,估算了下她离开的时间,似乎是吻合的,这才勉强稍稍放心了一些。

聂然抱着手里那些衣服,又穿着身上那一件新衣服,走到了店员的面前,把卡递给了那名店员,“把这些装起来,我身上这件直接剪了标签穿走。”

“好的,小姐请稍等。”

那名店员微笑着接过那张卡,刷卡完毕后,将那些衣服全都一个个折叠放进了包里,然后连卡带衣服一并交给了她。

聂然对着身边的赵力道:“你既然醒了,这些袋子你拿着吧,我拿不动了。”

赵力才刚刚从聂然失踪的事情中缓过神来,现在一看到地上那一大堆的衣服袋子,瞬间脸垮了下来,说道:“聂姐,我们逛得已经很久了,该回去了吧。”

“再逛两家吧,那两家我还没去过。”聂然指着对面的两家店铺,兴致很好地走了进去。

赵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再一次跟着聂然来回不断的在衣服里穿梭后,终于过了大约两个小时,手机的电话铃声响起。

赵力一看,发现是葛爷的,急忙接起了电话。

这时候聂然正试穿好了衣服走出来,就听到赵力对着电话里的人恭敬地道:“是的,她还在逛。”

“没有,没什么异常发生。”

“好,我知道了。”

只不过简单的几句话,聂然却知道葛义葛义这是在抽查。

但无所谓,她知道赵力是一定会撒谎说没问题的。

毕竟他是在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弄丢的,如果说有异常,那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她看到赵力走了过来,于是像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谁来的电话?”

“葛爷的。”赵力回答。

“哦,又有什么事情吗?”聂然看着镜子里自己,左右照了照。

赵力摇头,“没有,他就是不放心你在外面那么久,打电话来问问。”

聂然顺势看了眼外头的天色,“这样啊,那就回去吧,反正时间好像的确也不早了。”

赵力听到这位小姑奶奶终于要回去了,高兴极了,连忙点头道:“好好好,那我去开车,我去开车。”

接着就一溜烟儿地往外跑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子停在了废弃的工厂前。

赵力大包小包地跟在聂然的身后走了进去。

坐在拳台下的葛义看到赵力手上的东西,又看到身后那两名紧跟进来同样手里拿满了东西的手下后,不禁笑着道:“你这是要把商场给搬空了吧。”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葛爷这是心疼钱了?”

但眼神却不经意间看向了拳台上,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此时都已经回来了,而且看样子回来的时间非常的久。

“这点钱我还不放在心上,只不过是觉得以前没发现你那么注重外表打扮,现在怎么突然买了那么多。”

聂然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像是倦了样子,“以前我既没钱也没时间出来逛,现在不一样了,有钱有时间,干嘛不好好的打扮一下。”

“这话说得倒也对,不过我要提醒你,后天就是提货的日子,可别逛街逛得把日子都给忘记了。”葛义很是郑重地说道。

聂然笑了笑,“放心,时刻谨记,绝对不会忘的!”

“那就好,后天可是个重中之中的日子,切记一定要办好。”

聂然抬眸,做了个一个点钱的姿势道:“为了钱,我也会办好的。”

她拍着胸口的保证和那句话让葛义的眼底变得深沉了许多。

很多人留言说是安远道,现在给你们答案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