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这批货有问题!/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葛义的提醒后,聂然果然第二天没有再出去买衣服了,而是乖乖地留在拳场里,闲来无事就上拳台和那几个拳手打上一场。

特别是和汪司铭,她总是用尽全力地去打。

好几次都使阴招把他直接踹下了台。

惹得拳场下的那群人不禁默默替汪司铭默哀了一把。

“聂姐是在单方面殴打2号吧?”一个拳手看着拳场上聂然一脚直接踹向汪司铭的肚子,使得汪司铭连连往后退去。

另外一名拳手也连连摇头道:“2号也真是可怜,本来聂姐打人就不留情,现在夹带着私人恩怨,更是直接往死里打了。”

对于聂然这种乖张狂妄的性格,那群拳手们实在是不敢多说些什么,谁让葛爷喜欢呢,也只能就这么看着2号被聂然当做沙包一样的殴打。

事实上自从他那天彻底赢了那名安仔之后,在场的拳手们对他都变得恭敬了不少,完全不再把他当成菜鸟看待。

而葛义也似乎不再追究那次他逃跑的事情。

可以说他的地位提高了不少。

但这件事却让聂然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有了芊夜这件事后,葛义对吸纳拳手都是谨慎又谨慎,就怕其中会有卧底混入,就连她都有赵力在一旁暗中监视。

所以她让汪司铭做好一切准备,防止葛义对他的暗中查探。

表面上对他依旧带着旧怨,完全不留情面。

她怕自己稍有些许的转变,会引来葛义对汪司铭的注意。

汪司铭也知道她这样的做法,所以也是很认真的应对,并且也想变相的告诉聂然自己的能力。

经过了两次聂然同样的阴招,他似乎也看出来些门道,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使,然后提前的避开。

聂然看他提前避开了自己的那一击,勾唇一笑,“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还会吃第三次亏呢,比我想的要聪明一点嘛。不过,你下一招你确定躲得过?”

她嘴角的笑越发的深了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她忽的身形一动,五指已经朝着他的肩头抓去。

汪司铭一看,下意识地出手扣住了将刚要搭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并且倏地一扭。

谁知,就在这时候聂然顺着他的动作,侧身一转,随即脚下一移,手已经勾住了他的脖子。

“你输了。”站在汪司铭身后的聂然用手肘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微笑着道。

聂然和他紧贴着身体,说话间温热的气息扑进了他的耳朵里,使得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就连耳朵都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他不自觉想起那次比试时,聂然跨坐在自己腰间的情形。

心再次不可遏制地快速跳跃了起来。

但聂然却并不知道此时汪司铭心里所想的,松开了对他的钳制后,就轻轻一跳,跳下了拳台。

汪司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拳台下的人看到他这样,还以为是受了伤,急忙上前去查看,只有杨树站在拳台下一直盯着聂然。

他现在在拳场还是菜鸟级别,特别是聂然发话让他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后,他在拳场内的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

葛义虽说喜欢他,把他收进来,但也除了看看拳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待遇。

拳场里的那些拳手一个个都会察言观色的很,看到葛义对他的漠视,聂然对他的厌恶,自然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所以杨树在那这里的日子并不算好过。

“聂姐。”而就在这时候,门外的赵力匆匆走了进来。

聂然正坐在沙发上,擦汗喝水休息,看见赵力这么慌忙地走过来,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赵力碍于这里人太多,但又不敢对聂然提意见,只能压低了声音凑了过去,说道:“日程提前了,今晚提货。”

聂然脸色微变,转过头看了身边的赵力一眼,“你确定?”

“确定。”赵力连连点头。

聂然无谓地道:“那就晚上好了,反正不管今天明天还是后天我都有空。”

但心里却很是惊讶,说好的日子怎么突然提前了。

霍珩不像是随意改变日程的人。

难道是A市的霍家出了什么问题,让他不得已要提前回去吗?

是霍启朗还是霍褚?

她心里正在盘算着,就听到赵力又说道:“聂姐我们现在就要启程了。”

“现在?”聂然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间表,才晚上的七点二十,这时间会不会太早了。

赵力像是看出了聂然的疑惑,小声地解释道:“是,我们的交易地点在另外一个码头,路程比较远,所以现在就要走。”

“那好吧,我上楼冲个澡换个衣服。”聂然起身上楼,冲了一下,换了一件黑色的长袖,然后下楼直接跟着赵力离开了。

拳场下的汪司铭和杨树看到她就这么走了,神色都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他们无法直接参与进来,只能就这么等待。

……

车子一路直接向着高速行驶,道路旁的路灯飞快地掠过车窗内,聂然坐在车的后座,单手撑着车窗的边沿闭目养神。

路灯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时隐时现。

车内的气氛很是安静。

赵力偶尔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座的聂然,想看看她会不会出货而紧张不已。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货。

但很可惜,聂然并没有什么紧张害怕之类的情绪。

她的神色很平静,就好像出去吃个饭一样的平常。

不过随后赵力想想,觉得这也正常,她连杀人都不怕,还怕什么出货。

车子下了高速之后,走的路越发的偏僻了起来,车子一路颠簸。

聂然坐在车内神色不变,可其实手已经不自觉地抓紧了衣角。

这具身体有个弱点,平时不显现出来,但是一旦车子长时间的颠簸,就会有晕车感。

以前和霍珩去山里面是这样,她以为只是身体不适,结果慢慢地她就发现这个身体真的会晕车。

不过还好,除了颠簸时才会显现的晕车之外,她并没有其他什么晕机恐高等等的症状,否则就真的完了。

聂然坐正了身体,尽量调解呼吸,将那股眩晕感和胃里的不适感降到最低,尽量不让赵力发现异常。

弱点这种东西被人发现就等于把命交给别人一样。

所以,她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弱点!

车子又是一阵剧烈的颠簸,聂然咬紧了牙关,忍过了那一阵最强烈的感觉后,她终于睁开眼猛地一巴掌拍在了赵力的后脑勺。

“找死啊,不会找平稳的地方开啊,颠得我都没办法睡觉了!”

“聂姐我也没办法啊,这里都是石子路,我开哪儿都颠啊。”赵力被这莫名地打了一巴掌,也很是无辜郁闷地道。

“我管你,再颠醒我试试看,我直接把你丢下车!”聂然暴躁地训斥了他一番后再次坐回了位置上。

坐在驾驶座上的赵力看着前面全是石子路都快要哭了。

这开哪儿都是要被丢下去的节奏啊。

为保小命要紧,赵力只能将车速缓了下来,尽量避开那些大石块。

这样一来,聂然这才感觉眩晕感减少了许多。

缓缓驶出了那条崎岖的小路后,车子进入了一条宽阔的路面,只是周围的环境却很是冷清。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总算是停了下来。

“聂姐,我们到了。”赵力提醒了一句。

聂然睁开眼睛看了眼外头,远处的有一处黑色的阴影,应该是个仓库。

原来葛义把货放在了这么偏远的地方。

真是够小心的。

聂然下了车,跟着赵力往那处仓库走去。

早在那边等候的十几名手下看到赵力,恭敬地冲他喊道:“力哥。”

“嗯。”在对这群手下的时候,赵力所表现出来的完全和对待聂然时的样子截然不同。

聂然似笑非笑地睨看了他一眼。

刚挺直腰板的赵力一接触到聂然的眼神后,顿时萎靡了下去,很是狗腿地对着聂然讪笑着,喊了一声,“聂姐。”

旁边的那群手下听到聂姐两个字,不禁都面面相觑了起来。

聂姐?

聂姐是谁?

他们怎么从来没听过?

以前都是葛爷亲自带人来提货的,怎么今天变成了这个叫聂姐的人了?

面对他们这些人的疑惑,聂然并没有做任何的解释,而是对着赵力吩咐道:“把仓库门打开。”

“是!”赵力点头,随后对着那群还有些懵的手下们说道:“快,快开仓库大门。”

那群人听到赵力的吩咐后,也顾不得打量这位聂姐的,忙不迭地打开了仓库的大门,让他们进去。

“这些都是要交易的货?”门一打开,聂然看到仓库里面整箱整箱的货物后,不由得问了一句。

赵力点头,“对,这些都是要交易的货。”

聂然看着那些货,估算了一下这批军火的价格。

真不知道霍珩是发什么疯,要这么多的货。

这些货远远超过了上次刘震的那一批。

价格也高得吓人。

他买下那名多的货,到底要干什么呢?

贩卖出国外吗?

可这些货并不是最高级的,都是些寻常的货而已。

“那霍总那边的人什么时候到?”聂然问道。

赵力看了下手表,说道:“应该快到了。”

聂然在等候的时间内百无聊赖地坐在木箱上,静等着。

门外那几个手下看到力哥对这个叫聂姐的如此言听计从,一个个都纷纷猜测着聂然的真实身份。

聂然听到门外那群人一会儿说是葛义的私生女,一会儿说是妹妹,还有的说情人,这让聂然心里头越发觉得好玩。

没过多久,几辆车子从远处慢慢行驶了过来。

门口的几个手下立刻警惕了起来。

正坐在仓库里的聂然看着车内的人下了车,然后急忙绕到后车门,将车门打开。

霍珩被他们搀扶着坐上了轮椅,接着推了过来。

聂然看着他的动作,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腿没问题还真就以为他就是个残废。

赵力一看到霍珩,连忙走上前去说道:“霍总好。”

聂然随后也从货箱上轻松跃下,双手插在裤袋里,笑着对霍珩道:“我第一次做事,竟然是霍总亲自来接货,真是感到无比的荣幸。”

霍珩坐在轮椅上,微微一笑地道:“只是想谨慎一些而已,没别的意思。”

“我也没别的意思啊。”聂然冲他笑了一下,随即指着身后那一大箱的货说道:“这些货不知道霍总打算怎么拿走?”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显然对于怎么拿货霍珩并不想明说。

聂然也知道有些话能问,有些话不能问,于是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说道:“那咱们先验货?”

“好。”霍珩点了点头。

聂然随意地就近拿了一箱的货,随手抄起一根撬棍将木箱给撬开,拿出了两把枪就要递过去。

在递过去的途中,她却忽的手一顿,神色也变了变。

“有什么问题吗?”霍珩看她的动作停顿在了半空中,不解地问道。

聂然重新收回了那两把枪,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有很快的卸下枪支的几个主要的部件查看了一番。

“聂姐,你在干嘛啊?”赵力看她不给人验货,自己倒是先把货给拆了,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可聂然并没有搭理他,只是一味地在拆卸,并且仔细检查。

赵力拿她没办法,只能不停地朝着霍总抱歉着。

霍珩对此倒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坐在那里等待着。

聂然在查看了几个部件之后终于抬头对赵力道:“这是高仿货。”

赵力顿时吓了一跳,“什么?!这不可能!”

这些都是聂然从唐雷虎的码头拉来的货,怎么可能是高仿的!

“这肯定是高仿货。”聂然一口咬定,神色很是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这下赵力彻底呆住了。

坐在那里的霍珩轻笑了一声,眼底微凉,“高仿货?你们家葛爷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赵力连忙摇头道:“不不不,霍总,霍总误会,肯定这其中有误会。”

“误会?你确定不是阴谋?”说到最后两个字时霍珩的语气倏地一变,周围的几名手下立刻从腰间拔枪而出。

赵力看到那一支支黑洞洞的枪支,吓得双手不停地挥动,“真的是误会,肯定是误会,这里面的货都是从富海和唐雷虎那边直接带回来了,您看这些都是原封不动的,说明不是我们的问题。”

“不是你们的问题,难道还是我的问题?我可是诚心诚意地拿钱来交易的,你们却拿高仿的东西来糊弄我。”霍珩似乎对于被欺骗这件事非常的生气和恼火,脸上全然没有了笑容。

“不,不是的……我们没有糊您,我们哪里敢糊弄您!”赵力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一个劲儿地道:“霍总……霍总你……不……我们真的是不知情的,我们怎么可能拿这些高仿的骗你,我们也是很诚心的!我……我可以让葛爷亲自过来和您谈的……真的……”

“不必了,既然不诚心合作,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霍珩刚要举手表示开枪,赵力有些急了,“不不不,霍总,别这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聂然看霍珩身后那几个人已经举枪对准了自己,脸色立刻沉了下来,“霍总,如果我们不诚心合作,我也不会当着你的面告知你这批货有问题。”

“那只能说明你被葛爷耍了。”霍珩冷声地道。

“葛爷根本没有耍我的必要,他卖假货卖给你,难道以霍总的眼力会看不出来?他怎么可能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霍珩却并没有动摇,一口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够了!我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我以为聂小姐是聪明人,看来到最后也不过如此。”

他亲自接过了那名手下的枪,缓缓举起了枪支,然后……对准了聂然……

你们猜霍珩会不会开这一枪呢?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