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这是误会还是阴谋/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那一支枪正对着自己,眼底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冷意。

“霍总这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

霍珩紧紧地握着枪支,金丝边框的镜片极快的闪过一丝冷芒,“我有必要停下来吗?”

“那也就是说霍总要把所有的合作全部取消了?”聂然的语气越发的低沉了起来。

“还有合作的必要吗?”霍珩手中的枪支笔直地指向了她,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

“就因为这一箱可能是误会而造成的高仿枪支就要否决掉所有?霍总会不会太武断了。”聂然气息越发的凌厉起来。

“你觉得是误会?”霍珩轻笑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地笑意,“我该说聂小姐天真的可爱呢还是说你愚蠢的可笑?”

被称为愚蠢可笑的聂然盯着霍珩的眸子里过一丝愠怒之色,显然是动怒了,“那就是没得谈了?”

“你觉得呢?”

站在旁边的赵力看到他们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互不相让地对峙,心惊得像是随时要跳出来一样。

全场瞬间安静得只听到仓库外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外面葛义的那几个看仓库门的手下全部被霍珩的手下用枪指着脑袋,丝毫不敢动弹。

黑暗中的仓库里弥漫着浓烈的杀意。

坐在轮椅上的霍珩被身后的手下挡住了仓库外的月光,除了那一副金色框的眼镜在暗夜中泛着幽暗的金属光线之外,他的身体都被隐没在黑暗中。

就像是他的身份一样,永远见不得光一样。

此时的他,那么的阴森而又危险。

有那么一瞬间,聂然感觉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卧底,而真的就是游走在黑暗里的霍珩。

他已经完全融入这个身份之中。

聂然眼睁睁地看着霍珩就这样缓缓地拉开了保险。

聂然站在那里,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支对准了自己的黑色手枪。

她面色沉静,看上去就像是入了定的雕像。

两个人之间四目相对,危险一触即发。

身旁的赵力看到他的动作后,急忙开口请求了起来。

“不不不……霍总,这真的是误会……误会啊……”

“霍总你可千万别开枪……”

“求求你,有什么事情好商……”

量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砰——”的一声,子弹从枪膛内飞射而出。

“啊!”

一声惨叫响起,聂然身边的赵力立刻倒在了地上,那一枪打在了他的胸口。

很快,霍珩的枪口瞄准了聂然,用力地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再次响起。

只不过聂然并没有像赵力一般站在那里任由他打,而是在听到枪声的那一瞬间,她极为快速利落地朝着一旁滚去。

但她再快,也快不过如此近距离的射击,子弹最终还是堪堪在她白嫩的脖颈处划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外响起了一阵车子急刹车的声响。

“吱——”尖锐的轮胎和地面擦过的声音听得让人心头发紧。

紧接着就听到车门开启的声音,以及一声呼喊:“住手!”

躺在地上的赵力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顿时抬起头来,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虚弱地喊道:“葛爷!葛爷,救命啊!”

葛义一进大门,在看到自己的手下赵力和聂然都倒在地上。

赵力似乎伤的不轻,整个人脸色苍白,声音虚弱,而聂然则单手捂着脖子,鲜血从她的指缝见流出。

看到自己的手下变成这样,他骤然拧起了眉头,对着霍珩道:“霍总,一点误会而已没必要动枪吧!”

霍珩语气冰冷,温润翩然的样子已无半分,“一点误会?那好,我倒要听听,这成箱的高仿货到底对于葛爷来说是怎么个误会法。”

说着,他便放下了手里的枪支。

葛义看他放下了枪支,急忙解释道:“我就是为了这批高仿货来的,这些并不是要卖给你的,弄错了,都弄错了!”

霍珩挑了挑眉,“不卖给我,打算卖给谁?”

“是另外一个买家要的,这些东西虽是高仿,但射击也不差丝毫,流入黑市也能卖上一票。当时因为一时没有地方存放,才放在这里,刚才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连忙跑过来,生怕闹出误会,可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一步。”

霍珩对此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明显对于他的话并不相信。

这种交易要是能发生丁点的误会,那都是要命的。

葛义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但他也并不拆穿,只是问道:“既然是误会,那我的货呢?”

“在这一边。”葛义连忙指着自己身后那一大片的木箱子,“唐雷虎和富海所有的货都在这里。”

霍珩也不再和他多话,只是对着身后的两名手下吩咐了一句,“验货。”

“是。”

两名手下从那堆木箱之中挑了一箱,然后用撬棍将木箱子打开,拿出了两把枪支递给了霍珩。

霍珩接过枪支一边检查一边问道:“确定这些是给我的?”

葛义点了点头,“确定。”

“不会再有误会了吧。”霍珩抬头,又确认了一遍道。

葛义以为他是谨慎,所以连连保证道:“不会了,这次肯定没有误会了。”

霍珩听闻后,嘴角冷冷勾起,手中的枪猛地抬起对准了葛义。

葛义一看到那把枪对着自己,心头一惊,不由得问道:“霍总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霍珩随手将那只枪直接丢在了葛义的脚边,“我倒是想问问葛爷你是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拿高仿的糊弄我,是觉得我好糊弄?”

什么?还是高仿货?葛义弯下腰将脚边的枪支捡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的确是高仿的无疑。

他惊骇地看着手上的枪支,随后不死心地将那箱货一一检查了一遍,甚至还亲自将剩下的那些木箱全都撬了个遍。

但每检查一支,他心里的慌张就多一分。

高仿的……还是高仿的……全都是高仿的……

那些被他翻出来的枪支凌乱地丢在地上。

葛义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些高仿货,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明明记得我没动过这里的货。”

身后霍珩的声音幽幽传来,“哦?那你动过哪里的货?”

“……”葛义一愣,呼吸滞了滞。

他当时动的只是最外层的一批货而已,为的是测验霍珩在发现这一批高仿后会如何对待聂然。

而他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在前几天霍珩和聂然的见面时,霍珩总是毫不掩饰的对聂然表达出各种欣赏的意思,甚至赵力告诉他,他们两个在商场内还有过偶遇。

偶遇?

简直是笑话!

Z市那么大,要真想遇到哪里那么容易。

他越发的觉得霍珩可能私下里想要挖走聂然。

虽然他不怕聂然会被挖走,也这个阴影就此埋了下来,让他有些不安。

索性,就借着这次提货试探一下霍珩和聂然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问题。

如果他们两个的确没有什么,那么按照正常情况霍珩发现货有问题,肯定是不会放过聂然的。

反之,那就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私下肯定是有过接触。

一场计划堪称完美,就连执行也如此的顺利,却偏偏没想到最后聂然没有问题,货却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这整个仓库里的货居然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都偷换成了高仿货!

那么他的货呢?

他的货去哪儿了?!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声音低冷地道:“葛爷看来是的确不想和我做这笔生意。”

葛义转过身,一个劲儿的摇头,“不,不是的,我的货被偷了,霍总!”

“偷了?”霍珩抬眸,深邃的眼眸深处温度渐渐凉了下来,“怎么葛爷不是误会就是偷了,还有其他新鲜的词汇吗?”

“不,不是的……我……”

“货是假的,渠道的问题也是一拖再拖,葛爷看来是觉得我霍某太好说话了,所以才这样随意的愚弄我?”霍珩淡漠把玩着手里的枪支,一字一句地问道。

葛义不停地摇头,这时候他除了摇头已经想不到任何其他的方法了。

霍珩在Z市的地盘上或许不如他这条地头蛇。

但别忘了,他身后有整个霍氏为他撑腰。

能吞得下如此大量军火的,其财力和势力根本不是他这种档次级别的。

得罪他,就和自己找死没什么差别。

“不,不是这样的,渠道的问题我已经和郑曲谈了,还有几个老板也表示对此很感兴趣,并且打算过段时间就来亲自洽谈关于渠道的问题。”他想要用渠道来打动霍珩,为自己争取一把。

可霍珩这时候对他的渠道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他神情冷然,“过段时间?你觉得我应该还能相信你吗?”

“这是真的,我发誓!”葛义很是真诚而又诚恳地道。

“你刚也百分百确定这些货是真的,不是吗?”霍珩看到葛义被噎得没有话说后,继续道:“我对葛爷你的信任已经降到零了,抱歉,是你坏了规矩,怪不得我。”

说完,他抬手再次举起了枪支。

只是这一次他举枪后,那些随后从车内下来的葛义手下们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拔枪而出。

霍珩的手下们也立刻对准了这群人。

两方人马就这样陷入了僵持之中。

霍珩嘴角缓缓地扬起了一个弧度,似有深意地道:“原来葛爷是有备而来啊。”

葛义一看到他的笑容,头皮立即发麻了起来。

霍珩在道上黑吃黑那是出了名的,自己这点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餐前小菜而已。

一旦真让他动起怒来,那后果葛义都不敢去想。

他顿时冲着仓库外的那群手下大喊道:“放下,全都给我放下枪!听到没!一个都不许动!谁动就别怪我打死他!”

仓库外的手下们一听,立刻放下了枪支。

葛义对霍珩恳求道:“霍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查出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还有,还有关于渠道的问题,下个月我一定给你答复,如何?再相信我一次吧!”

霍珩漫不经心地继续把玩着手枪,没有回答。

葛义狠了狠心,咬了咬牙,说道:“下个星期,下个星期我就给你答复,这样总可以了吧!”

终于,霍珩抬头望向他,眼底是完全没有任何遮掩的冷酷和肃杀,“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在黑夜中,他冰冷的眼神深沉而又铁血,让人心头骇然不已。

“好,好!”从死到生走了一遍的葛义这回才松了一大口气,背后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湿透了。

粗喘着气息的他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霍珩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

“葛……葛爷……”地上的赵力虚弱地喊了一声。

葛义猛地清醒过来,连忙叫人把他抬去医院,但很可惜就在那群手下把人抬走的时候,赵力彻底断了气。

葛义看到自己手下的一名得力助手死了,虽不至于到心痛,但情绪还是会低落许多。

他本来是想检验聂然和霍珩之间有没有猫腻,却没想到不仅没检验出来,反而害得赵力丢了一条命不说,货也就此全部丢失了。

正当他懊恼不已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扑通——”一个重物倒地的闷哼声响起。

他扭过头一看,就发现刚爬起来的聂然摔倒在地,捂着脖子的手上已经被鲜血全部沾染上了。

“聂然?聂然!”葛义一顿猛拍聂然的脸。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赵力,绝对不能再失去聂然了。

“快,快送去医院!”

几个人将聂然抬起塞进了车内,车子一路在高速路上飞快的行驶着。

聂然躺在后车座里,迷迷糊糊地望着车窗外掠过的路灯,她想坚持下去,撑下去。

奈何这身体输过一次血还没有补回来,虚弱得根本无法撑下去。

没一会儿就再一次地晕过过去。

葛义生怕她脖子上的伤会惹来警察的注意,所以中途他改道将车子直接行使到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子内,还打电话让家庭医生马上过来。

一番忙碌之下,直到天色泛起了鱼肚白,那名医生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陈医生?”葛义张望了一下躺在屋内的聂然,问道。

那名陈医生脱下口罩,说道:“还好医治的及时,没有太大问题,我已经替她止了血,缠上了绷带。只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养几天,补补身体。”

在确定聂然没有生命危险,葛义提着的那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那就好,那就好。”

送走了医生,葛义一连串的命令全部发了下去,誓要找到那个偷换了自己货物的人!

只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回复给他的消息都基本上没什么用。

毕竟唐雷虎和富海两个人都死了,当初把货拉回来的时候葛义看都是原封不动的,以为没有问题,也没有细查就此推入了仓库内。

现在再想去查,根本毫无线索。

这让葛义郁闷的很!

没有了线索,这笔闷亏要自己吃进,霍珩那里可就没办法交代了!

屋外的葛义急得团团转,屋内的聂然却在这时候悠悠转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发现不是自己的屋子,禁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

屋外听到响声的葛义走了进来,“你总算是醒了。”

“这里是哪里?”聂然问道。

“你放心,这里是我名下的一套房子。”葛义替她倒了一杯水。

聂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开口就问道:“那些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最后都变成高仿的?”

提及这件事葛义也很是愤怒,“我想应该一开始唐雷虎就把我们给耍了。”

“靠!这个王八蛋!害得我没了那三成的钱不说,还被霍珩开了一枪!”聂然气恼极了,一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她倒吸了口凉气。

“行了,你也别多想了,接下来你就好好在这里养伤。”葛义看她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制止住了她,“别又弄崩了伤口,到时候重新上药又要受罪了。”

聂然浑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养什么伤啊,就那么一点小伤而已,死不了的。”

说着她就要从下床。

葛义看她这样不要命,按住了她的肩膀道:“不行,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要好好休养,还要多吃点补身体的东西才行。”

“得了吧,回拳场也能补身体修养。”

“不行!拳场那边太闹,不适合你修养。”葛义还是不同意地道。

“没事儿,在那儿比较方便。现在赵力死了,你能信任的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倒下了,你一个人怎么撑得住。”

葛义听到她这番话,神色愣了愣。

聂然看他怔愣的样子,冲他咧嘴一笑,道:“我聂然除了看钱,也看人的,你能跑过来救我,这份情我记着,走吧。”

啧啧啧,二少真的开枪了呢~!

不过蠢夏友情提示:看了今天章节的妹子一定要看明天的,嗯,一定要~!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