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不要对我做出承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住在这里已有一段时间,对于这里的每个角落以及隐藏的每个人她都熟悉得了如指掌。

葛义留在这里的手下都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可能是对于聂然比较放心吧。

所以她不需要担心进出问题。

藏匿在黑暗中她飞快从那些手下身后悄无声息的离开。

夜色如墨。

已经是凌晨的郊区道路上早已没有了车辆往来,聂然根本无法拦到出租车,更别提是远在市中心的商场了。

两个小时,从郊区距离市区要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她如果徒步走的话估计走到那里天都要亮了。

该死的,这个霍珩是不知道她现在是个病人吗?居然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

聂然咬牙切齿地沿着道路往前走去。

秋季凉风卷起一地的枯叶,长长的道路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她不停地往前走去。

稀疏的路灯将她的瘦小的身影衬得越发的孤寂。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远处疾驰而来,聂然下意识地避开。

却不想它突然一个急刹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路灯与路灯之间的黑暗处。

聂然看到那辆车停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不由得眉头微微蹙起。

这么大晚上的,一辆车就这样一下子停在那里,车厢内连灯都没有打开,实在太过奇怪。

她停下脚步站在那里,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那辆车子。

倏地,车灯亮起,随即熄灭。

在那一闪而过的光亮中,聂然敏捷的捕捉到了那熟悉的侧脸。

聂然快步走到了车门旁,然后快速地钻入了副驾驶座上。

“不是说商场见吗?你怎么亲自来这里了?”聂然才一将车门关上,下一秒车子就往前飞快地行驶而去。

车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路灯光线偶尔照进来。

聂然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身边的霍珩,立体的五官线条紧绷,唇也抿紧成一条线,看上去神情冷峻不已。

她下意识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原本计划应该是在商场见面,霍珩却违反计划直接跑过来,聂然直觉应该是出什么问题,才会让他改变。

车子依旧飞快的疾驰在空旷的道路上,车内很是安静,霍珩似乎也没有想要开口的迹象,唇线依旧紧抿。

聂然对他的漠然,忍不住再次皱起了眉头,出声道:“我问你话呢,霍珩!”

喊他名字时聂然分明是加重了音节。

就在这时候,“吱——”的一声,车子紧急刹车,轮胎和地面发生剧烈的摩擦后而擦出了两条黑色的线条。

聂然没有带安全带,但她眼明手快的抓住了车上方的把手,这才堪堪没有直接撞上挡风玻璃。

“你在干什么!”她被力道重新撞回了车椅上,伤口被这一下牵扯到,疼的她眉头拧紧,就连口气都不好了起来。

霍珩一下子转过头,眼底的愤怒之色一览无遗,他声音低冷中透着焦躁和不安:“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到底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为什么故意朝子弹那边扑,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出现偏差!”

聂然被他低吼了一番,怔愣地望着他。

远处的路灯朦胧地投过来,这是第一次她看见霍珩冲着自己发火,那起伏的胸口和微微粗喘的气息无一不在说明他努力压制的怒火。

这是担心?

和方亮一样的担心?

聂然神色缓了缓,松开了握着把手,说道:“我心里有数。”

霍珩厉声地低吼道:“可我心里没数!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差点吓得心脏都停了!你知不知道那一刻我心里有多着急,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在没有和聂然提前商量的情况下,他开着一枪已经是顶着巨大的考验,他好怕自己会一枪直接杀了她,他好怕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死在自己的手上,他好怕……

当他举枪对着她的时候,天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的慌张,甚至手都在隐隐的颤抖。

向来枪法精准的他第一次握枪在发抖。

偏偏这个该死的妮子居然还敢故意往枪口上撞,吓得他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忘记了。

在看到她躺在地上,脖子上的血一点点顺着她的指缝见溢出时,他心痛地恨不得能去代替她。

可他不能。

他的身份,他肩上的任务,他的责任不容许他站起来带她去医院。

他只能眼睁睁地就这样看着她躺在那里,等待着葛义的到来。

以至于接下来的那几晚他完全无心睡眠,他一闭眼似乎就能看到聂然倒在血泊中的画面。

煎熬得如同活在地狱。

后来,他想办法收买了治疗聂然的医生,在他那里听到聂然一切安好,并没有伤到主要动脉时,他才真真正正地松了一口气。

每天他都会亲自致电给那名医生询问关于聂然的伤势。

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还是克制不住。

那份焦心让他实在难以忍受。

但聂然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她靠在车椅内淡淡地道:“我现在不是完整的站在你的面前吗?”

可她说完后等不到霍珩的话,只能侧目朝他望过去,却发现霍珩紧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得五指的指尖泛着白,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微微凸显。

聂然知道他是长时间的压抑和紧张才会变成这样。

心头一软,缓和了下声音,手搭在了他紧绷地肩头似在安抚一般的柔声道:“已经没事了,医生说我只是失血过多而已,伤口不大。”

霍珩在她的话语下身体稍稍舒缓了一些,那只白嫩的小手传递出的热量透过衣服一路从肌肤直达内心。

他的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眼睛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说道:“你就不能让自己不受伤吗?”

聂然耸了耸肩,“你都举枪了,我不受伤说得过去吗?”

沉默了几秒,霍珩声音晦涩地问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开枪吗?”

聂然收回了那只手,重新靠在了椅子里,“你有你的理由,就像我故意受伤也有我自己的理由一样,没什么好问的。”

她的这句话乍一听并没有什么,可仔细听的话就会有种莫名的信任感在其中。

因为知道你有你的迫不得已,所以我并不需要去质问或是怪罪于你。

霍珩自动解读了她的话后,心头一悸,深深地看着她,那俊朗的眼眸里满是她侧脸的倒影。

聂然见他还是不肯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自己,以为他心里悔恨不已,再一次地出声劝慰道:“不用太内疚,我当初不是也向你开了一枪,咱们扯平了。”

说完还哥两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宽慰。

她的话和行为举动让霍珩终究还是忍不住无奈地短促一笑,聂然知道他的情绪已经缓过来了。

真郁闷,受伤的明明是她,怎么最后还要她一个伤着去安慰这个始作俑者。

想到这里,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已经平复下来的霍珩在收到了她的那一记眼神后,这才言归正传地解释道:“葛义迟迟不肯交出他的那些人物关系网,所以我事先将唐雷虎的货全部都换了,为此逼他将日子提前。”

聂然点了点头,“和我想的差不多。”

她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想霍珩这一枪的意义,以及那些真货莫名失踪的原因。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

霍珩在这里的时间太长,霍氏那边无暇顾及到,很容易会被霍褚钻空子。

所以逼葛义提前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有一点,葛义也曾偷偷换过货,就在我们在商场偶遇之后,我想他应该是想借故试试看我和你之间有没有猫腻。”

聂然略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原来葛义这么说是想试探霍珩在面对假货面前对自己的态度,从而得知他们两个人之间有没有联系。

大费周章,不惜差点得罪霍珩,就为了试探这个?

坐在驾驶座上的霍珩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解,替她解惑道:“他是怕你临阵倒戈,倒向我这边,然后私吞了他所有的货,这才对你试探一番。”

聂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对,你黑吃黑的手段也不是第一次使了,他会防你也是应该的。”

霍珩笑了笑,对于黑吃黑的做法也不解释,只是说道:“总之这次要尽快拿到关于葛义身边的那些人物关系网。”

聂然起先顺着他的话点头应着,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你要他的人物关系网干什么?”随后又想到了一个已经缠绕在她心里很久的一个问题:“还有,我这次的任务是找出葛义身后的最大买家,也就是说我要把你揪出来,你确定要这样做?”

“所以我和你们营长聊过,就执行到葛义这里。”霍珩像是早有准备地回答。

聂然不明白地问:“什么意思?”

“原本这个合约不是我来做的,是霍褚做的,我并不知情,所以你们做什么都不会涉及到我,甚至还能让霍启朗更倾向于我。但是现在不行,事情现在由我在接手,而关于霍启朗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我不能曝光,于是任务就改成你们只需要抓葛义以及他身边的那些合作人就可以了。”

听完了他一连串的解释,聂然感觉又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突然间她猛地抬头问道:“你说这件事原本是霍褚在做。”

霍珩点头,“对。”

聂然倏地半眯起了眼眸,声音徒然压低了许多,“那芊夜做卧底也是你授意的?”

霍褚做这件事他知道,芊夜又那么正巧去找幕后买家,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霍珩叹了一口气,这妮子的思维敏捷度真是高得惊人。

自己才说了那么几句话,她就这么快的联想起所有的事情。

“我只是策划了这件事,谁去执行我并不参与。”

聂然一番我没猜错的样子地冲他一笑,只是下一秒那得意地笑就僵在了嘴角。

她停顿了几秒,说道:“所以是我的出现破坏你的计划。”

如果不是她出事,霍珩根本不会主动接手这笔生意,自揽这个烫手山芋。

这家伙才是疯子吧!

自己亲手画的陷阱竟然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跳下来。

霍珩生怕她自责,急忙说道:“并没有,当时霍褚正好也要去国外谈一笔生意,其实也没有成功。”

聂然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她扯了扯嘴角,“得了吧,你别安慰我了,你要想算计的人,哪一个能逃脱掉的。”

“不知者不罪,本来就是个意外,谁都不能预料到的。”霍珩继续劝道。

聂然也知道这本身是个意外,更何况她不是那种揪着过去不放的人,事情已经出了就应该去弥补,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错误里懊悔。

“你现在让我查到葛义这里就结束,不牵连到你,但是你接触的人惊动了警方,霍启朗对你肯定会失望吧。”聂然侧目看了他一眼。

为了她,霍珩这次可惨了。

好不容易握住了霍氏的命脉,结果霍褚出现,使得他的地位摇摇欲坠,现在事情没办法,以霍启朗这种人的性格肯定会偏向霍褚。

霍珩看到她为此皱眉苦恼的样子,笑着道:“我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不必担心。”

聂然深吸了口气,认真地对他说:“我一定让这件事不牵连到你这边,你放心。”

她的样子异常的认真,认真得让他心头一颤,“不,你不要用这种承诺的口吻和我说,我会怕。”

怕?

聂然错愕地愣了愣。

接着就听到霍珩继续道:“我怕你为了完成承诺不惜牺牲掉自己。聂然,你记住,你没欠我,你从来都没欠过我,所有的所有都是我自愿的,我心甘情愿的,懂吗?”

他不断的强调着自愿这件事,尽量去淡化聂然那不顾一切的补救想法。

“你不要为了去完成那些事情或者是弥补,就随时拿命去拼,或许用命拼的确是最有效最快捷的方法,但我会很担心,你明白吗?”

车内黑暗的环境下他的眼神真挚得就好像深潭将她吸引进去,让聂然在那么一秒中微微失神。

随即,她清醒过来,往后靠了靠,和他拉开了距离,声音清冷地道:“不会,这点事还不值得我去牺牲自己。更何况你都已经替我做好了一切,其实我也没什么能做的了。”

霍珩前后想了想觉得好像的确都已经替她全部设想好了。

“这件事你解决完之后就回去吧,芊夜那边人已经烧了,也安葬好了,至于马翔也已经出院,古琳的话现在医生说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只需要耐心等待她清醒,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你不用担心。”

在他喋喋不休的汇报中,聂然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

他明明比自己更忙,处境更危险,可以说是孤立无援,却还要时时刻刻的替自己着想。

聂然真的很想脱口问一句,为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你要这样心甘情愿?

唇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只是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了。”

“我送你回去?”霍珩觉得事情已经全部说完了,时间也不早了,应该早点让她回去好好休息才行。

聂然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你的身体行吗?”霍珩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休息了那么多天不会有问题的。”

聂然作势就要推开车门,就听到身边的霍珩说道:“那你小心点。”

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说道:“这话你应该对自己说才对。”

葛义被抓,他没有拿到渠道,霍启朗肯定会偏向霍褚,这家伙看样子又要被打回原点了。

她推开了车门,下了车,转身就往回走去。

霍珩坐在驾驶室内,透过后视镜看着朝着后面越走越远的聂然。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霍珩才重新启动车子,急速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今天早点更新,然后蠢夏睡觉去了,早上六点就醒了,太可怜了,这两天天天往外跑,好累!~争取抓紧恢复万更,吼吼,么么哒~

PS:评价票啊月票啊快快到碗里来啊~各位妹子们快点掏出来哦,月底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