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被架空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聂然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距离渠道的商谈时间也很近了,该是时候回到葛义的身边,将这件事做个了结了。

脖子上已经去掉了绷带,只是贴着一片小小纱布的聂然走到二楼,敲了敲葛义的办公室。

“叩叩叩——”

“进来。”葛义的声音从办公室内响起。

聂然立刻推门而入。

坐在位置上正在忙碌的葛义抬头一看到聂然,立即惊讶地道:“你怎么下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在房间里休息吗?”

聂然大喇喇地找了个空位坐下,“我一点小伤而已,都养了好几天了,在屋子里待久了快发霉了。”

葛义皱眉,看着她脖子上贴着很是显眼的纱布,很是不赞同地道:“医生说你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当时他也是亲眼看到聂然出血量的,那一堆堆的纱布和棉花堆积在地上,上面每一张都被血液浸泡了。

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好在很快血就止住了,否则她是肯定要输血的。

“真的没事儿,我都休息了好几天了,再养下去差不多就要废了。”聂然坐在那里说道。

葛义呵呵一笑,看上去像是无奈地道:“你这丫头怎么比我这个老板还拼命。”

他这么不经意的话,聂然不知到底只是随口一句,还是话里有话。

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可心里却已经多了几分警惕。

“没办法啊,你现在一个帮手也没有,我总要帮衬一把才行,谁让你救了我一次呢。”聂然那救命之恩挡了回去。

葛义哈哈一笑,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门口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即门一开,聂然转过看去,就发现汪司铭正从门外走了进来。

汪司铭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他应该没有资格上二楼才对吧!

就在她很是疑惑地望着汪司铭的同时,汪司铭也看到了坐在办公室内的聂然,他神情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葛义的身上,对着葛义恭敬地道:“葛爷,郑老板那边我已经约好了时间。”

郑老板?

郑曲?!

这家伙怎么会联系道郑曲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

聂然坐在那里,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感觉才几天没有下楼好像一切都变了。

“2号?”她坐在椅子上,很是不解地喊了他一声,只是视线已经移到了葛义面前。

葛义笑着解释道:“忘记和你说了,我现在已经有两个好帮手,2号就是其中一个。”

聂然转过头看着站在身边的汪司铭,似笑非笑地道:“那另外一个呢?”

葛义回答道:“还有一个是9号。”

果然如此!

虽然聂然知道这另外一个人很有可能会是杨树,但当她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葛义说起汪司铭和杨树两个,语气里倒是多了几分欣赏的意味,“你还别说,我本来只是缺人手拿他们顶一阵,结果这两个人还挺争气,还替我谈下了好几个合作人,为这次的渠道又多打开了几条通道,而且配合也特别的默契。”

“是吗?这两个人能力这么强啊。”聂然有意无意地朝身边的汪司铭看了一眼。

他倒是够速度啊。

前几天说让自己休息原来是真的,他这是彻底要取代自己了?

这个汪司铭本事不错啊。

“是啊,能力真的不错,替我解决了不少的事情。”葛义夸奖地道。

“看来你是真的很希望我休息。”聂然靠在椅子里,目光笔直地看着汪司铭,嘴角带着意味不明地笑意。

“什么?”葛义愣了愣,一时没有听明白。

聂然径直看着汪司铭,笑着道:“不然怎么会专门挑把我最不喜欢的两个人都放在你身边呢?”

葛义一听,顿时开怀地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挑人是看能力,不看喜好的。”

聂然这才收回了视线,转而对着葛义说道:“好吧,你既然有帮手的话,那我就再休息一段时间好了。”

葛义点头道:“嗯,你好好休息,休息完了才能给我做大事。”

又说了几番叮嘱之后,聂然就离开了办公室。

汪司铭依旧还留在那里要和葛义谈些事情。

关上门之后,聂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她居然被架空了!

这两个家伙借着赵力的死亡,又趁着自己受伤修养,迅速上位,获得葛义的信任。

才短短几天,汪司铭居然能如此大的本事。

不仅自己成功上位,就连杨树都能被他一起带上去,这点就连聂然都不禁佩服了一把。

要知道杨树遭受过自己的排挤,在这里的地位并不高,把他带上位除了杨树自身的能力之外,还要葛义对汪司铭有足够的信任才行。

信任?

向来多疑的葛义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信任汪司铭。

聂然越发觉得安远道看人有问题,芊夜这种等级的也能算左膀右臂?

汪司铭这种善用人心和见缝插针的本事才是真正适合做卧底的人选。

芊夜这种还是适合作战比较好。

聂然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休息着,傍晚时分陈医生照例过来检查她的伤口。

“伤口愈合的情况不错,基本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陈医生又给她重新上了药,“还是那句话,不要沾到水,不要有太大的动作。”

聂然抬头,笑着望着陈医生说道:“我接下来天天都在房间里,除了吃就剩下睡了,哪来的大动作,陈医生你真是多虑了。”

陈医生手轻顿了一下,随后像是没事人一般收拾着医疗器具,“那就好,那你就好好休息吧。”

接着就离开了聂然的房间。

聂然静静地靠在床沿边上。

她刚才的话希望能够传到霍珩的耳朵里,让他做好第二套方案。

汪司铭和杨树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旦他露面,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有了他们两个人的证明,霍珩的处境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可她又不能和这两个人解释霍珩的身份。

现在还被架空了,对于霍珩她现在可以说是无能为力,只能耐心地等待着。

夜很快悄然而至。

地下拳场里一片寂静,显然葛义是为了还有四天的渠道合作而特意将拳场暂时关闭。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窗外已经一片漆黑。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安静而又沉寂,屋内只听见秒针移动时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响声。

隐没在黑暗中的聂然就这样靠在床边,单腿支在床上,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整个人感觉慵懒而又闲散,但隐隐散发的气息中又透出一种危险。

“喀——”门锁轻微地响起。

一直低垂着头的聂然在听到那一声响后,微微抬起了头,她的视线定格在了漆黑的门口处,轻笑着道:“两位大忙人这么晚还不休息,居然跑到我这儿来小坐了?”

关上了门后的那两个人走了进来,汪司铭站在床边,低声地道:“我这样做只是希望能为你分担一部分。”

“嗯,我知道。”

她当然知道汪司铭能在这么拼命的得到葛义信任是想帮自己。

如果没有霍珩,她也乐得清闲,把这个任务丢给汪司铭。

他的能力比起严怀宇他们好得不只是一点两点那么简单。

即使有杨树这只菜鸟,但她相信以汪司铭的能力完全可以驾驭他,并且完成这个任务。

可问题是,没有这个如果。

霍珩的确存在,他也的确接手了这个合作。

不仅如此,他现在的处境还因为自己搞的十分的被动,所以她必须要帮他度过去。

否则,两面夹击,他的任务极有可能会失败,甚至危及到性命。

聂然坐在那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旁的杨树见她只说了那几个字,以为她是在生气,解释地道:“我们真的只是想帮你,你别生气。”

被打断了思绪的聂然回过神,摇了摇头,“你们想多了,如果你们不出面,就会有别人出面,到时候只会事情更难办,这点我很明白。”

聂然嘴里这么说,但心里却郁闷不已,别人上位她可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了对方,这两个人上位她要怎么杀。

她觉得霍珩的事情要尽快通过季正虎重新发放任务,避免和霍珩发生直接的冲突才行。

“不过季正虎这两天有找你们吗?”聂然问道。

汪司铭点头,“有,昨天就通知了,但是因为太忙了,所以没有及时见面,我们打算明天就去。”

前天晚上她才和霍珩见完面,昨天季正虎就要求他们出现,时间也吻合,这样算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

明天得知新的消息,再重新花两天时间部署,然后就等着把葛义一举拿下。

时间虽然紧张了点,但是应该不成问题。

“那你们早点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聂然催促了他们一声。

汪司铭和杨树看她的确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开了那间房。

……

隔天一早,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趁着要出去做事,按照季正虎所给出的指定的地点准时去接头。

到了那里季正虎已经等候了片刻。

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坐在了季正虎的对面,还没来得及报告自己的进程,就听到季正虎说道:“计划有变,上面说取消原定计划。”

“什么?”汪司铭惊愕地看向季正虎,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就取消了,那他这几天的努力岂不是全部白费了!“为什么要取消,是出什么事情了吗?”他皱着眉问道。

季正虎面无表情地道:“具体的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现在原定计划改变了,现在的任务是你们只需要将葛义以及葛义身边的的合作伙伴一举拿下,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拿下葛义和他的合作伙伴?”

季正虎点头道:“没错,你们现在做到什么部分了。”

汪司铭严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取得了葛义的信任,还有三天他就要和那些人谈关于合作渠道的问题,地点就在那间废工厂里。”

季正虎思索了几分钟后,接着道:“那就在那天动手,到时候我会联系警方,将他们全部拿下。”

汪司铭很是不解地问道:“可是……葛义这次谈合作渠道为的是和那个最大的卖家建立长久的合作,我们为什么不再等等,到时候把背后的那个人也一起拿下呢?”

“是啊,为什么不再耐心等一下呢。”杨树也同样很是不理解地问道。

季正虎木着脸,神色严谨地道:“上面怎么说,我们就这么做,既然上面说要取消,我们就取消,一切都要听从上面安排!”

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很是不理解,但不理解归不理解,对于部队的安排他们也只能听从。

听完了最新的命令,这两个人立刻就离开了那里,尽快回到了拳场内,避免引起葛义的怀疑。

整整一个下午,他们表面上像装作没事人一般,但心里却对于这个新命令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实在不明白,马上就要能够抓到背后的主谋了,为什么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直到晚上葛义离开了拳场后,两个人趁着入夜时分再次进入了聂然的房间。

那时候聂然正坐在窗口喝着茶水,好像是在等着他们一样。

“怎么,又来小坐片刻了?今天给你们倒了茶水,要不要喝一杯?”聂然笑着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置,偏头一笑地冲他们说道。

但此时他们两个人神色凝重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季正虎说计划有变,改成要将葛义以及他所涉及的资源全部一网打尽。”

聂然眉梢一挑,果然是这样!

她心里微微一松,但面上却还是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哦?”

杨树坐在那里,气恼地捶了捶自己的大腿,“说好的抓买家,而且现在买家也快出现了,结果突然就说计划改变,这也太让人郁闷了。”

聂然像是缓过来的样子,为自己倒了杯水,“上面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其他的不是你考虑范围。”

一直站在那里的汪司铭眉头紧皱,声音微微低沉地说:“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过几天葛义就要和那群人商量渠道问题,现在上面立刻就突然换了任务,那种感觉像是……像是有人设定好了一样。”

杨树也随后点了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不然为什么就在我们要找到幕后的买家的时候,计划突然改变了,这也太过巧合了。”

“上面肯定有上面的考量,你们只需要执行就好。”

聂然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为部队说话还是头一回,这引起了汪司铭的注意。

“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主动问起季正虎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聂然心头一凛,这个汪司铭倒是敏感的很,只是面上却不露出一丝的痕迹,她抬头看着汪司铭说道:“他没教你们,定时接头四个字吗?”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安远道了。

“但你以前从来不提,为什么昨天却提了?”

汪司铭明显没有严怀宇他们那么好打发,可聂然也不是吃素的,霍珩都能被她骗过去,更何况是汪司铭这种等级的。

她放下了茶杯,靠在垫子上,怡然自得地道:“以前那么忙哪有时间,现在清闲下来了自然就能想到了。”

汪司铭一下子也找不出她话语中的漏洞,只能半怀疑半相信地沉默了下来。

聂然在得知新任务已经成功下达完毕,也就没有了最后的担心,于是下起了逐客令道:“既然新任务已经颁发下来了,你们就好好准备吧,记得和警队那边也联系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你们好好表现。”

“放心,我一定会完成的。”杨树认真地回答。

他们两个人又和聂然小声地说了几句,就打算离开。

就在他们两个人正要拧开房门门把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爱我的人啊快点掏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