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提前发难,拖延!/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见这位钱老板被这群人拿枪使使得还挺开心,心里暗自摇头。

这人真是蠢,自从葛义吃下了东面的势力后,早已不再是和他们肩并肩的兄弟了,而是成了整个Z市最大的势力。

他不仅不讨好,反而还做第一个反对的人,这不是在当众惹葛义不高兴么。

要不是霍珩这次要货比较急,他怎么可能会让出这么大一块肥肉出来。

在葛义的心里让出这么大一块肉出来,这群人就应该感恩戴德的接受才对,这样当众就反对的,聂然相信以葛义这种睚眦必报的人是不会放过这位钱老板的。

坐在那里的葛义听到他的话,脸色果然沉了沉,“钱老板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很诚心的想要和你们合作的。”

那名钱老板很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诚心?葛爷要真是诚心就让买家出来大家一起谈,这样我们也服气,大家说是不是。”

他刻意煽动众人,引得那群人连连点头。

“是啊葛爷,不如让买家出来见个面吧。”

“我们也好了解一下对方是谁,不然这笔货出去总有些担心啊。”

“就是就是啊……”

那群人你一句他一句众说纷纭,场面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葛义脸色渐渐铁青了起来,他要不是碍于已经答应霍珩后天就要给消息,他早就甩手走人了。

他就不信晾他们半个月他们不主动来求自己!

他放在桌上的手握成拳,显然是在克制自己的怒气。

聂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并没有什么话要说。

“我看,今天也没必要再继续谈下去了,等葛爷什么时候诚心了,咱们再继续谈吧。”钱老板见葛义不说话,加上那一群老板都站在自己这边,越发地嚣张了起来。

“葛爷,我也觉得要不然咱们再换个时间谈吧,这时间也不早了。”

“是啊,咱们换个宽裕点的时间谈好了,反正这事儿也不急啊。”

众人们借此也一个个对着葛义说道。

钱老板坐在那里,得意地笑着,很是欣赏葛义那难得吃瘪的神情。

但坐在旁边的聂然一听,顿时觉得不妙了起来。

她刚刚在房间的时候已经给汪司铭打了暗号,示意他马上联系警队的人趁着今晚他们签约一举将人全部拿下。

聂然相信汪司铭肯定是看到的。

所以现在他们绝对不能散场,不然那群警察扑空不说,还会打草惊蛇。

此时,钱老板还在继续不断地说着。

聂然斜倚在椅背上,单手放在桌上,无节奏地轻叩着桌面,忽地轻笑了起来。

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她那一笑显得格外的突兀。

在座的那些人不由自主地都停了下来,视线一个个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聂然抬头,看向了那名钱老板,她嘴角扬起一抹讥讽地笑,“说什么要见买家,其实钱老板是想提价吧。”

她说得直白,连最基本的婉转都没有,这让钱老板脸色有些难看了几分,“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如果钱老板不是为了提价,那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聂然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今天来这儿的可都是打算接活儿的,难道只有钱老板是来小聚的?要是小聚的话,我想还是换个时间,别打扰大家做正事了。”

钱老板被她一噎,顿时没了话说。

众人们看着钱老板那张涨得犹如猪肝的脸色,顿时明白葛义为什么要带这个聂然出来了。

抛去她的能力不说,就这一张利嘴让他们这些见惯了场面话的人实在是措手不及。

坐在为首的葛义看到钱老板如此尴尬的站在那里,这才稍稍的平缓了下心情。

就知道带上聂然不会错。

就这么一句话顿时把钱老板和众位老板给分隔开来,孤立了钱老板一个人。

聂然坐在那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钱老板,也不说话,像是在等他离开一样。

钱老板只觉得自己的椅子上像是长了钉子了一样,让他坐不下来。

可他又不想错失这笔生意,这下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起来。

看聂然端坐在那里,微笑地看着自己,整个房间里的人也都同样都看着他,这让他十分的难看。

这种沉默的驱逐,最终让他咬了咬牙,正要站起来时,却正巧听到聂然开了口,“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打开天窗说亮话,也别什么买家不买家了,就一句话:钱老板你想要什么价位?”

原本他都打算要离开了,没想到聂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他立即重新坐了下来,也不再和她扭捏了,直接道:“最起码提价到五成。”

聂然看到他伸出了一个手掌做比划,不禁冷笑出了声,“五成?钱老板是在开玩笑吧,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

“开什么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最起码五成!”他冷哼地看着葛义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葛爷你打什么主意,不让我们见买家,不就是想中间再抽一部分么!要知道你压榨的可是我们的钱。”

他一句压榨我们的钱马上就触到了所有人的心底。

“葛爷,你这样做可不地道啊……”

“就是啊,葛爷,你这样做可不太好啊。”

矛头再一次地全部指向了葛义。

聂然抬眸,嘴角含着一缕讥笑,她一直以为钱老板应该和唐雷虎是一类人,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但现在看来他好像比唐雷虎更聪明一些。

他非常善于煽动在场的每个人,尽量不让自己和这些人脱离。

聂然坐在那里,食指轻叩着桌面,笑着道:“就算抽一部分又怎么样!”

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葛义在听到她的话后,也脸色变了变。

聂然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句话!

那名钱老板一听,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聂小姐这话有点过了吧,抽我们的钱还这么理直气壮,我还是第一回瞧见。”

在场的人纷纷点头,面色不悦地看着她。

在这么一群大佬面前的逼视下聂然却完全没有任何惧色,她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撑在了桌沿上,俯身环顾着他们一圈到:“如果没有葛爷在其中牵线搭桥,你们根本不可能有这次渠道合作的机会,哪里还能在这里叫嚣。”

那名钱老板借此立刻道:“那按照聂小姐的意思还要我们感恩戴德不成?”

聂然摇了摇头,“感恩戴德不需要,我只是告诉钱老板,就算葛爷抽掉一部分钱,那也是应该的,毕竟没有他就没有接下来的合作,更不会有大家互赢的局面。”

“互赢?应该是只有葛爷一个人赢吧,大头全在他这边了,我们拿得都是他牙缝里的。”

他话语中充满了不屑,葛义的脸色再一次地沉了下来。

聂然扬了扬嘴角,歪着头看向他,“牙缝?真要是牙缝里的钱,你钱老板也不会来这里了。大家别忘了,这可是个长期买卖,里面的油水到底有多少你们自己肯定比我更清楚。万一将来合作的愉快,也不是不能加码啊。”

最后那句聂然分明是说给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群人坐在那里,虽然没有窃窃私语地低声商讨,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松动了不少。

只有没有眼力见的钱老板依旧大手一挥,直截了当地道:“不管,如果不能公平地五五分,大不了我们这笔生意不做了。”

“我们?”聂然嗤笑了一声,“钱老板仔细看看,这里有谁和你是一派的?钱老板,你不想做这笔买卖,不代表别人不想做这笔买卖。”

聂然侧重说明了长期交易,又暗示等将来渠道合作顺利会加码。

说不动心根本不可能。

钱老板被她这么一提醒,看到众人坐在那里沉默不想的样子,顿时急了起来,一拍桌子怒喝道:“喂!你们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同进退的吗?合着这个坏人都是我做了?”

郑曲看他嘴上也没个把门,生怕他继续乱说下去惹得葛义不高兴,急忙起身劝阻道:“钱二你别激动,什么坏人不坏人的,谈合作总有反对声音的,你先坐下来。”

另外一个人也连忙安抚地道:“是啊钱二你先别一下子拒绝,葛爷说两成也只是估算而已,并没有拍板决定,是吧葛爷?”

看上去他像是在安慰钱二,但其实最后还是想借机提高价格。

葛义怎么会听不出来,他皱着眉面色有些冷然地道:“你们要五成肯定是不行,且不说我这里,就是买家也肯定是不同意的,比市面上高五成,而且还是长期合作,这代价实在太高了。买家他也不是只有我这条线,到时候惹怒了对方,只怕这笔买卖就彻底断了。”

“那葛爷觉得多少比较好。”郑曲问了一句。

说五成大家也不过是开了个虚价而已,谈生意嘛当然要各方压低或者抬高加码,然后再不断的商讨中才能达成一致的。

葛义坐在那里反问道:“两成还不够吗?”

内敛的郑曲看了看众人,笑着道:“两成虽然不错,但是做生意当然还是希望能越多越好。”

“越多越好?”聂然坐回了位置上,似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郑老板不怕消化不良吗?”

“消化不良总比饿死强啊,再说了谈生意嘛自然是有来有往的,我们的价格高了葛爷也能适当地降低一些啊。”郑曲的话相比起钱二来说当然温和许多,很容易得到大家的认同。

“三成。”葛义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

他知道今天要是不让一步可能这笔买卖就真的要黄了。

“这已经是我的让步了,不能再让了,否则买家那边我不好交代了。”葛义似乎是无力地妥协了。

“那风险呢,风险值的估算是多少呢?”此时的郑曲已经完全充当起了钱二的角色在不停地询问。

“放心,这没问题的。”

葛义义正言辞的打包票,但这并没有让众人觉得安心。

“但是对方的底细我们都不清楚,就这样贸然的大量输出军火,说实话我们还是有些担心的。”郑曲这一句话惹来了葛义的不快,葛义觉得自己已经退让了,而这些人竟然还敢得寸进尺地想要更多。

这实在让他心生愤怒。

郑曲像是感受到了葛义冰冷视线,连忙解释道:“当然我不是借此要提价之类的,我只是担心这会不会是个圈套,毕竟对方是谁我们都不清楚,以及这么大的需求量又会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这些我们都要考虑进去才行。”

郑曲的这番话立刻引得所有人的赞同,“没错没错,我们都只是求财,可不想把命也搭进去。”

“葛爷我觉得你还是把人请过来吧,价格可以按照三成来,但是这人我们必须要知道是谁,否则这货交出去到底是交给了警察还是交给了合作伙伴都不知道啊。”

“这话说的没错,对方的底细我们必须要知道,否则殃及到我们怎么办,这次合作渠道这么广,一旦被警察抓住,那可以说会连根拔起了。”

那些人各自说着自己意见,吵得葛义头都有些大了起来。

聂然没想到这群人要完了钱最后还是要见人,这群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家伙!

不行,霍珩不能出面,很快警察就要到了,他一旦出现在这里就百口莫辩了。

聂然冷声道:“既然你们这么怕的话,那完全可以和葛爷做交易啊,你们的货全部交由葛爷,然后葛爷再和买家交易好了。”

聂然的提议就好像是及时雨一般让葛义立刻应了下来,“对,你们要是不放心对方的话,那总应该放心我吧。”

说完之后,他很是赞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聂然。

果然今天没有带错人。

“葛爷我在这里也算是资质最老的吧。”突然,聂然面对的一位老者开了口。

他的年龄应该已有七十多岁,可精神依然烁然的很,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中气十足。

他一开口,葛义的姿态马上就放低了很多,他恭敬地点头道:“这是当然了,李老。”

李老?

感觉好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聂然坐在位置上,仔细上下地打量着他。

而坐在对面的李老继续说道:“既然我资质最老,不妨我今天就倚老卖老一回。葛爷,我不知道你和对方达成了什么条件,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块买卖的利润有多厚,警方也对我们这些人盯得有多紧,万一对方是有目的的,怎么办?”

对于这样的担忧,葛义表示完全不需要担心,“他不可能是警方的人。”

李老点了头,顺着他的话说道:“退一万步,就算他不是警方的,那如果万一对方就是盯着我们这一块地方的,你要怎么办?这些人又要怎么办?你想过吗?”

他的则一番话让葛义的神色慢慢凝重了起来。

他想把手伸到这里Z市,这可能吗?

葛义不由得想起霍珩在道上的名号,他是出了名的黑吃黑,要真盯着他们的地盘也不是不可能啊。

富海和唐雷虎都死了,他葛义现在的地盘占据了整个Z市的三分之二,现在又把这群人叫过来,几乎已经是聚集了整个Z市。

万一……如果……

葛义不敢再想下去,他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聂然看到葛义那动摇的神情,面上不动神色,但心里却已经焦急了起来。

片刻之后,葛义最终在钱和命之间选择了后者。

“那这样,我现在给对方打个电话,你们稍等。”

聂然忍不住提醒地喊了一声,“葛爷。”

谁料,对面李老的目光迸发出了一股冷意,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聂然,那犀利的目光似要将她看穿似得。

“聂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到底是什么意思?”

聂然心头一凛,这个李老不容小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