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警察突袭/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声呼喊响起,跟着葛义一起往外走的聂然嘴角微不可见地轻轻扬了扬。

她就知道钱二在听到自己和霍珩那一唱一和之下会憋不住。

果然,还真是半点迟疑都没有。

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直接被阿豹推出了门外。

“等一下,霍总!”钱二见他决绝要离开的样子,甚至直接起身走了出去,挡在了霍珩的面前。

李老看他这样沉不住气,又气又恼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钱二。”

本来他们还和霍珩势均力敌,现在经钱二这么一喊,立刻就处在了下风!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

怎么就这么耐不住性子!

李老唇角绷紧,神色肃然的很。

钱二站在那里,看他们都坐在那里看着自己时,才恍觉自己有些过激了,他尴尬地对着李老说道道:“李老,我觉得这笔买卖……其实还是可以试试的……”

虽然说李老刚才说和霍珩打交道需要谨慎,可问题是霍珩不过是代替霍褚出面而已,更重要的是霍褚是第一次做,这其中的门道他都没有摸清,到时候他们要是做点什么小动作,霍褚根本就不会知道。

这摆明就是一块天大的肥肉啊。

到嘴的肥肉没道理不吃吧。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顶着李老对自己不悦地神情,硬着头皮继续对眼前的霍珩说道:“霍总,要不然再聊聊吧,我这次可是很有诚意的,都带了货过来的。”

“哦?刚才钱老板反对声音最大,没想到最后你的准备最足啊,连货都带来了。”聂然倚靠在门框边,似是玩笑地道。

钱二自己说的急,这会儿被聂然抓住了话柄奚落也实属没办法,但为了给自己要点脸面,他又再一次的把其他人也拖下了水。

“也不只是我啊,他们都带了,生意嘛谁不想做啊。”他讪笑着对着坐在轮椅里的男人说道:“霍总,要不然咱们再谈谈吧。”

屋内其余人被他这样一说也都面色上挂不住,但也没有反对的声音。

这些人应该也是在听到霍珩的话后改变了主意。

坐在那里的李老看到他们一个个闷声不响的样子,心里很是愤怒,越发觉得这群人不成气候。

他紧握着椅子上的扶手,声音里透着一股愤怒之色,“你们!”

聂然适时地开口打断地道:“哦?看来今天李老才是来小聚的那个人啊。”

那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在暗示他离开。

于是,聂然的话一出,李老的呼吸明显一滞,一双眼霍然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眼底的凌厉犹如刀一样刮过她。

但聂然却视若无睹般对着他微微一笑,丝毫不为所动。

两个人对峙了片刻,在众人一片沉默之中,李老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更是影城不已,苍老的声音满是冷怒吗,“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各位的洽谈了。”

说完,他便住着拐杖气冲冲地而去。

解决一个绊脚石。聂然看着李老离去的方向,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反正已经得罪李老的心,钱二索性就得罪到底了,对着霍珩讨好地道:“那霍总您看……”

霍珩抬头,眼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嘴角重新展露出了一抹笑,“如果各位的确是诚心做这笔买卖的,我说了,价格不是问题。”

价格不是问题?

那也就是说价格还可以再涨?

众人这下脸上都露出了高兴的神情。

“那就多谢霍总了。”

“是啊是啊,多谢霍总。”

霍珩再次被推回了原来的位置,和他们开始正式商讨起了关于合作的各个环节和部分。

不得不说霍珩除了做卧底做的不错之外,生意也同样做的很好,瞧他那架势,完全就是生意场上的人。

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这些人全都已经被他的话给彻底收买了,完全没有任何不放心之处。

聂然看着那群人在霍珩的话中那一张张高兴不已的脸庞,心里暗自冷笑。

这群人可真是掉进了钱眼里,一听到霍珩开的价格就一个个喜笑颜开,也不想想比市面上的价格高出将近四成,这怎么可能呢。

他霍珩钱又不是多得烫手,哪里会那么容易做亏本买卖。

一群白痴!

“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就达成合作,签了这份合约吧。”霍珩指着桌上的那几份文件,说道。

那群人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连连点头。

特别是钱二,在听到了多一成的利润之后,更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好好好,霍总这么诚心诚意,价格也公道合理,那我们就签了吧。”

一群人认真地看了一下合约,上面的甲方是葛义所属公司,而不是霍氏。

“这……上面写的是葛爷的公司吧?”郑曲眼尖地看到了开头一连串的名字。

“对,渠道方面由葛爷把控着,一是怕货物进出问题,二是你们和葛爷也合作过,想必会比和我直接合作顺利很多。”霍珩条理清晰的一番结束让他们也没了拒绝的理由。

反正霍珩已经出面了,价格也已经到达了他们满意的价位,其他的也没必要那么较真了。

说到底合作也不过是凭着道义而已,总不可能毁约了之后真的拿着这份合约去法院打官司吧。

在座的人拿着笔飞快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交给了霍珩。

霍珩看到上面所有人的名字后,镜片快速地闪过一缕冷光。

再抬头,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副翩然君子的模样,他笑着对那群人说道:“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众人禁不住一阵地点头,“那是当然。”

霍珩将协议交给了葛义,然后对着他们说道:“等我看到货之后,钱会马上打在你们的账户上。”

钱二率先,很是主动地道:“当然当然,我们的货全部都是我们的私人码头仓库里,现在就可以带您去提货。”

霍珩紧接着转头看向了身边的葛义,“那葛爷的货呢?还在那个仓库里吗?”

葛爷呵呵一笑,摇头道:“不,经过上次的事情,我放在了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就在……”

聂然正准备凝神竖耳仔细听时,突然间门外响起了“砰——”的一声。

葛义的话说到一半,就此被打断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警觉地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那扇门就被外面的一名手下给撞开了。

“不好了葛爷,外面警察来了!”那名手下说话间连呼带喘的很,看上去一副神色匆匆的样子。

“什么?!”众人一听,惊得顿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就连聂然也下意识地想要转过头看向霍珩。

但越是这种时刻,她必须越是要冷静才行。

她强忍下想要去看霍珩的冲动,心里不停地运转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是带着葛义他们冲出去,好让霍珩平安离去,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把他们一网打尽?

这两个想法在脑海中不停地来回碰撞,让她思绪纷乱不已。

这时郑曲皱眉,冷声地质问道:“好好的怎么会惊动警察?葛爷,这是什么情况!”

“是啊,好好的怎么会惊动警察呢?”

葛义怎么可能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也是和他们一起得知的这个消息。

他立刻问道:“多少警察?”

那名手下指着外面,神情很是紧张地道:“来了不少,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难道是有人泄密?”郑曲脸色也很是严肃。

葛义神色凝重地摇头,“这不可能,这件事你们和聂然,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就连霍总也是中途打电话告知,他才来的。”

钱二早就已经看聂然不顺眼了,刚才被她几次三番的明里暗里的连三带讽了好几次,这回好不容易抓着机会,当然不会错过了。

他的视线转向聂然,不阴不阳地刺了一句,“看来葛爷是养了只白眼狼啊。”

聂然依旧不动如山地坐在椅子上,神情自若。

反倒是坐在旁边的霍珩眉眼冷峻,镜片下的眼眸闪过一抹幽暗。

葛爷看他到这个时候还在没事找事,连声训斥道:“胡说什么,聂然也是几个小时前才知道的,她刚得知消息就立刻跟着我来了,期间根本没离开我的视线,根本没办法泄密。”

有了葛义的作证,钱二也没有了话说,但没有让聂然吃瘪的他还是口气不善地道:“那是谁,总不能见了鬼了吧!”

聂然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嘴角带着不羁地冷笑,“还能有谁,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个离开过这里,其他人都没有离开过,不是吗?”

刹那间,屋里的人不由自主地将矛头对准了一个人。

葛义眉头紧锁,似是不可思议地道:“李老?”

郑曲有些迟疑地道:“不会吧,李老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李老在Z市还是很有分量的,做这种事会不会太掉价了。

更何况他这辈子最讨厌和警察沾上关系,又怎么会主动打电话报警呢?

可直脾气的钱二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聂然从头到尾就这句话说得对!

“谁知道,他没做成这笔生意,心生恼怒也不是不可能啊。”

众人听了都觉得这话不无道理。

以李老刚才离开的架势,对付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啊。

“李老这也太过分了,居然报警。”

“就是啊,大家也没逼他走,是他自动退出的,江湖道义完全不讲!这李老是怎么了,越来越糊涂了不成?”

聂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将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了李老。

可怜的李老在不知不觉中就替聂然背了黑锅。

聂然坐在那里就这样望着他们义愤填膺怒骂着李老做人是如何的不道德。

而正是这个时候,门外又一名手下闯了进来,连声呼喊道:“葛爷,警察已经闯进来了,兄弟们顶不住了。”

这一句话顿时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葛义急忙喊道:“快,快走暗道离开这里!”

暗道?

这里居然有暗道?!

只见葛义走到几株盆栽旁,隐约间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不起眼按钮,他快速地按下之后,旁边的墙面突然移动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一路直通地下。

聂然看到那条幽暗的通道,忍不住短促地轻笑了一声。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刚还在头痛该怎么让霍珩离开,现在……有办法了!

葛义对着那群人连忙说道:“所有人快点进入通道离开。”

“对对对,先离开,先离开比较好!”一群人马上朝着那个地下通道门口跑去。

聂然要的就是这群人一网打尽,又岂会让他们这么容易离开。

在众人匆忙往地下通道跑去时,她跟在人群之中,在不被人察觉间绊了钱二一脚。

体型较大的钱二在慌乱之下被突然绊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平衡,扑向了前面的人。

瞬间,前面的人被他的重量压制,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全部倒了下去。

“啊!钱二你干什么,快起来!”

“钱二你压死我了,你快起来!”

地上一阵阵叫喊声响起,那群大佬们狼狈不堪地倒在地上,然而就是那么几秒的时间……

“砰——”

包厢的门被一群警察全部撞开。

他们全副武装,手握着枪闯了进来。

“警察,所有人不许动!”

聂然生怕警察会发现霍珩的存在,又防止被葛义发现,就把葛义和霍珩快速地推进了地道里。

霍珩也知道自己不能露面,在聂然推自己的时候,他顺势按下轮椅的按钮,一下子就被推进了暗道之中,彻底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开枪!”聂然对着身边的阿豹命令道。

阿豹见她把霍珩推进去,避开了警察,暂时与她合作,掏枪对着那些警察连开了几枪。

而聂然也借此随即从地上的钱二身上拔出了枪支。

两个人对着那群警察虚开了几枪,趁着警察们躲避子弹之际,马上躲入了地道之中,并且将通道的门给快速的合上。

“等等我们!”

“别关门!”

那几个大佬好不容易爬起来,结果听到那连番的枪声不得不再次趴在原地。

现在一看到地道的门要合上,急了起来,一个个都匍匐着往地道门口扑去。

郑曲率先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地道门口,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没想到站在地道口的聂然却一脚将他狠狠地踢了出去。

他被那一脚踢得直接顺着地板滑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桌腿上,发出了好大的声响。

郑曲忍着背脊的痛处,很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快要逐渐合上的地道口,怎么也想不明白聂然为什么要把他踹出来。

聂然站在那里,趁着门就要关闭之际,对着郑曲露出了一抹笑。

随后“咔哒”一声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地道的门彻底被关上了。

那群大佬们全部被留在了外面。

几名警察一等到枪声停止后,一部分人将这些大佬们全部抓起,还有一部分人快速地跑到了刚才开启地道口,想要找寻机关重新把门打开。

“怎么样,人都抓到了吗?”后来的汪司铭和杨树以及厉川霖就差了这么几秒跑了进来。

“其余人都抓住了,只有四个逃进了地道之中。”一名警察指着地道门的方向,说道。

厉川霖对随后几个跟过来的警察命令道:“快去找这个山庄的地下通道,然后带人把守在那里!一有动静立即拿下!还有,给我把这个门砸开!”

杨树环顾了一圈包厢里的人,但并没有看到她的影子,不由得有些急了起来,道:“聂然呢?聂然不在里面!”

汪司铭也跟着看了看,发现的确没有聂然,随手抓了一个警察问道:“有没有一个女的进地道?”

那名警察点头道:“有,就是一个女的和三个男的进入了地道。”

汪司铭松了口气,“那她应该是去追那几个人了。”

那名警察很奇怪地道:“追?她是我们的人吗?”

厉川霖点头道:“对!和外面的同事说一声,她是我们的人,不要伤她。”

被捕获的郑曲原本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现在无意间听到他们的话后顿时震惊了。

什么?

聂然是警方的人?

这怎么可能呢!

八月的最后一天啦,明天好多妹子应该就上学了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九月蠢夏又要重新恢复啦啦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