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我们之间有卧底/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她是卧底?她竟然是卧底?!”郑曲挣扎地想要冲到汪司铭的面前质问道。

原来……原来是她!

他们这么多人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耍的团团转!

甚至还真的因为她的一句话,将矛头对准了李老。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想来葛义到现在还以为聂然对他忠心耿耿吧。

刚被抓起来的钱二听到后,也不禁情绪激动了起来,“什么?那个死丫头才是卧底?好啊,原来她一直在骗我们!这个贱丫头,死丫头!”

他嘴里各种咒骂声不断响起,站在旁边的杨树当下就冲过去,一脚就踢在了他的小肚子上,疼得钱二立即就弓起了身体,不断地抽吸着冷气。

“再让我听到你说一句话,我就撕了你的嘴!”杨树脸色阴沉,还没有从疼痛中缓过神来的钱二只能用愤怒的眼神凶狠地盯着杨树。

而站在那里的那名警察略有些犹豫地道:“你们会不会搞错了啊,她刚才还对我们的同事开枪呢。”

说着就指着那三名身上中枪的警员。

汪司铭他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的确有三名警察受了不同程度的枪伤倒在那里,等待着救援治疗。

事实上,这几个人的枪伤都是阿豹所留下的。

聂然不过是虚开了几枪,并没有伤到人。

杨树眉头拧紧,问道:“会不会是为了自保才不得已开枪的?”

刚才他在跑进来之前就听到屋内响起了好几道枪声,说不定聂然是遇到了危险才为此开枪好顺利逃脱。

那名警察这回很肯定地回答:“不是,她是主动攻击我们的!”

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一枪都还没来得及开,结果那两个人就冲着他们连开了好几枪,逼得他们不得已只能暂时先掩护起来。

但就是这样,还是有同事被打伤了。

如果真的是自己人,应该不会故意打伤他们的吧?

“所以你们确定她真的是自己人吗?”警察很是不确定地又一次地问道。

杨树看着那几名警察正倒在地上,捂着受伤的手臂,痛苦不已的样子,很是气郁地道:“聂然到底在搞什么!”

“怎么样,现场控制住了吗?”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季正虎也赶忙从酒店驱车赶了过来,在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向来严肃刻板的脸上也带着几分焦急。

“人都抓了,但是根据现场的警员说,跑了三个,聂然去……追了。”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汪司铭不禁停顿了几秒。

其实他也不知道聂然到底是去追了还是另有别的目的。

按理说她应该是追出去抓人,可他无法理解的是既然是抓人,为什么又要开枪打自己人呢?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聂然一个人去追的?”季正虎这时候又问了一句。

汪司铭点了点头,“对。”

季正虎眉头拧紧,一言不发地看向了那个出口处,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

而在地道里的那四个人在确定门已经关闭之后,几个人跟着葛义往前走去。

聂然一边走一边细细地打量着这条地道的环境。

这一条幽暗的地道像是修建了很久,里面的设施非常的简单,但非常的齐全。

道路两边的地灯散发着小小的光线,给他们指明方向。

越往里面走,就发现脚下的步子声越发的空旷,就连地道的温度也降了不少。

聂然感觉他们已经彻底进入了地道里面。

阿豹一直护着霍珩,警惕地看着周围,生怕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葛义不停地往前走去,并且还对霍珩解释道:“这个地下通道连接着山庄后山的出口,那里很隐秘,警察应该不会发现。”

霍珩坐在轮椅里被阿豹推着,神情淡然,即使在现在这番处境之中,他还是那么的镇定自若,“那就麻烦葛爷了。”

他和葛义说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侧头看向了左边的聂然。

“哦对了,刚才多谢聂小姐,要不是你刚才那一推,我可能就真的要落入警察的手里了。”

聂然神情冰冷,没有葛义那么的和善,语气生硬地回答:“霍总客气了,交易没完成,我是不会让你被抓的。”

聂然那个样子让霍珩扯了扯嘴角,说道:“看来聂小姐还计较着上次交易的事情。”

正匆忙往前走的聂然听到霍珩提到那件事,脚下一顿,冷漠地道:“我没那么闲,我是计较葛爷许诺我的三成利润,所以这个交易一定要完成。”

倒不是她装作这个样子,而是到现在她还记着刚才李老的话,脸上实在没办法给霍珩好脸色。

只是最后那几个字她咬字咬得稍稍加重了几分。

霍珩看她的样子好像不是装的,心里很是疑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一听到她话外之音后,脸上故作一派自然地顺着她的话道:“原来如此。放心,只要看到货,我会立刻支付钱的。”

葛义小小地惊讶道:“霍总现在还要继续交易吗?”

他以为这个时候霍珩肯定是暂停交易了。

霍珩嗯了一声,“那些人被抓了,货肯定也完了,现在只能指望你的货了,葛爷!我必须要带一批货离开这里,而你我相信也需要一大笔钱离开Z市,对吧?”

被说中的葛义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现在警察已经盯上他了,按照正常的思路他现在已经是有多远跑多远,而不是做这笔该死的交易。

但是偏偏霍珩又拿捏住了他的七寸——没钱!

是的,他现在没有一分钱。

没有钱就意味着他无法搭乘任何工具逃离Z市,那被警察抓住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他和霍珩不同,霍珩从头到尾没有出面过,就连合约书上的甲方也是他葛义的名字。

霍珩出了这个山庄他就脱离了嫌疑,而他却是被警察已经锁定的人。

想来想去,最后他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吧,等出了这条地道,霍总你就叫人来拿货吧。”

朦胧晦暗的地下通道中,聂然的嘴角不易察觉地勾起了一抹笑。

这个霍珩还算他脑子转得快,知道顺着自己的话走。

暂时洽谈完了合作,一行人又再次上路朝着外面的出口赶去。

他们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地赶在警察发现之前离开山庄,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寂静的通道里只听到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

过了许久,她便听到有风声从隙缝中吹过的细微声音。

应该马上就要到出口了!

聂然凭着那丁点的声响估算粗略地估算了一下。

越走风声越发清晰,终于在最后看到了一扇铁门。

葛义按了密码,门锁发出了滴滴两声,随后咔哒一下便开了锁。

他小心翼翼地拉开了一条隙缝,在确定外面还没有人时,这才拉开了铁门,对着霍珩他们催促道:“外面暂时还没有人,快点走!”

地道里的几个人连忙跟着他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里地处于山庄后门的一处偏僻地方,周围很荒,铁门周围也是杂草丛生,想来应该是葛义故意不去打理,好掩盖住铁门的痕迹。

出了后门,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跑,阿豹敏锐的感觉到了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

他停了下来,对着轮椅里的霍珩说道:“霍总,有人来了!”

此时聂然也听到了,那纷杂的脚步声听上去应该人不少,“一定是警察。”她断言道。

葛义指着一处被树叶遮挡得非常隐秘的地方,说道:“我在那里准备了一辆车,咱们快上车先离开这里。”

众人没有任何意见的跟着他朝着那辆车跑去。

葛义拉开了另外一边的后座车门,坐了上去,而霍珩则被阿豹扶上车后座,等到他想要去驾驶座开车时,发现聂然早已坐在了驾驶座上。

他刚要开口,就听到聂然坐在驾驶座,对他吩咐道:“我来开车,你保护霍总和葛爷。”

站在副驾驶门口的阿豹实在难以接受她开车这一行为,怎么看这个聂然的年龄好像都没有到可以熟练驾驶的地步。

“快点上车!”聂然看他磨磨蹭蹭,立刻对他呵斥道:“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吗?”

在这一声训斥里阿豹条件反射地上了副驾驶。

可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聂然已经将钥匙插入了钥匙孔内,启动了引擎。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警察刚到达山庄后门处,他们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忽然看到远处的一片葱郁的草丛中里透出了些许的光亮。

“那里怎么有灯光?”为首的警察很是奇怪地朝着有光亮的地方走去,刚一凑近他通过车子大灯看到了聂然的脸,于是立刻大声喊道:“是他们,他们在那里!快,快拦住他们!”

聂然听到车外那群警察的呼喊,脚下的油门轻踩了两下,发出了几声轰鸣声音。

“你们坐稳,我要冲出去了!”她神色冷然地说完后,猛地一脚踩下了油门。

“轰——”的一声,车子犹如离弦之箭飞射了出去。

站在路口的警察看到那车子飞速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行驶而来,一点也没有减少速度,这让他们不由得立刻朝着旁边躲去。

有些胆大的追着汽车直接扑倒了后车厢上,但无奈聂然开车的速度实在太快,下一秒就将他们直接甩了出去。

那些警察看围堵没有用,只能纷纷从腰间拔出枪支,对着车内喊道:“停下,快停下!再不停下我们就要开枪了!”

可这话对聂然他们并没有起任何的作用。

警察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对着车内的人员开枪。

“砰——”

“砰——砰——”

枪声响起,三颗子弹中有两颗打在了车的后备箱上,还有一颗则直接打在了车窗外的后视镜上。

镜子瞬间被击碎。

坐在后面的霍珩心头顿时一惊,脱口就喊道:“小心!”

聂然急忙侧了侧头,避开了被击飞进来的镜子碎片,只可惜子弹的力道太猛,有一个细小的碎片还是扎进了聂然的手背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阿豹马上回身对着车后面的警察连开了几枪。

聂然趁此机会又一次地踩下油门,透过还有几片遗留在镜框内的碎片,避开了随后那几枪,笑着道:“放心,霍总,在没有拿到我应得的三成我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死掉的。”

她的话音刚落,又是一声枪声响起。

“砰——”

这回,那颗子弹直接从聂然的耳边掠过,将挡风玻璃给打碎了。

她眯了眯眼,将方向盘往左边打去,想要再次避开。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高手竟一而再再而三地紧追她不放,子弹接二连三地从她耳边手边擦过。

如果不是她凭借着子弹呼啸而来的声音避开,可能早就被一枪给打死了。

耳边的子弹依旧在继续。

坐在后座的霍珩看得心惊不已,他转过头看向车窗外的那名警察,发现那人正站在那里,黑洞洞的枪支对准了聂然的后脑勺,正准备开枪。

倏地,他瞳孔紧缩,不假思索地直接从腰间拔枪对准了那名警察。

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那一秒,就听到不远处一群人冲了过来,其中一名警察大喊着:“住手,快住手!那里面有我们的人!快给我住手!”

而另外一个黑影更是直接扑向了那名警察,将他按到在地。

那名警察原本已经扣下了扳机,突然被人这么一撞,失了准头,子弹就这样车框上,金属之间的对撞发出了一连串的火星子。

但聂然对这些丝毫没有任何的察觉,只因为刚才的那一句话清晰地传进了车内。

该死的!

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警察喊那么大声,是生怕葛义听不见吗!

“这群死警察敢冲我开枪,找死!”

聂然像是愤怒到了极点的样子,拔出枪快速地对着车后的那群警察连开了三枪。

“砰砰砰——”

这回她没有假装,是真的三枪都打在了那几名警察的身上,但都是在四肢上,并没有伤及内脏等重要器官。

有了那名警察的呐喊以及聂然极有威慑的三枪,其余的警察果然没有再跟上来了。

“应该把警察甩掉了,葛爷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行驶了一段后,聂然看到身后没有了警车追过来的样子,开口问道。

葛义语气不变,像是完没有听到刚才那名警察的话语,吩咐道:“去仓库,我把货放在那里了。”

“好。”聂然脚踩油门,朝着码头急速行驶。

坐在葛义旁边的霍珩抬眸,朝着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一眼。

夜色即将过去,天际线已泛起了深蓝色。

车子急速地在空荡的道路上行驶着,两边的路灯从车窗外飞快的掠过。

山庄距离码头的距离不算太远,四个人坐着车子大约将近一个小时后,到达了码头。

聂然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熄火停车,“葛爷,我们到了。”

几个人下了车,径直朝着仓库里走去。

仓库外围有十几个葛义的手下,他们一看到葛义亲自过来,立刻恭敬地喊道:“葛爷!”

“开仓库。”葛义沉冷地发声。

那群手下立刻拿出钥匙将仓库的门打开。

四个人一走进去,发现仓库里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么有。

霍珩坐在轮椅上,嘴角轻扯地问道:“货呢?葛爷是打算隔空变魔术吗?”

面对霍珩的玩笑,葛义只是冷冷地牵动了下唇角,“货?在拿货之前,我是不是应该问一下霍总,为什么这次回突然有警察出现?”

站在葛义身后的聂然心头一沉。

糟糕,还是被他听到了!

此时,霍珩笑意渐渐淡去,眼眸里冷光微闪,“这点应该是我葛爷才对。”

“问我?总不可能是我让警察来吧?”葛义像是听到了一个绝好的笑话,呵呵地笑了起来。

霍珩也随之笑出声,“这可说不定,贼还捉贼这四个字也不是我发明出来的。”

葛义脸色一变,怒声地道:“我搅了这个合作案,我能有什么好处!”

相比起葛义的愤怒,霍珩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拖延时间,这样就不需要和别人同分一杯羹,这点还不够吗?”

“霍总,我如果要这样做,也没必要把自己卷进去吧!”

“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如果是我打电话找的警察,那我又何必亲自来一趟。”

这两个人你来我往之下,一时间也无法分辨出到底谁是谁非。

被气昏的葛义被他反驳地无话可说,恼怒之下他大喝道:“可是刚才那名警察的话我听得很清楚,他说车里有自己人!这说明我们四个人之间一定有一个是卧底!”

啧啧啧,你们猜聂然会暴露吗?啊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