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不是警方的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葛义身后的聂然此时不得不小小的庆幸,还好那名警察只是说车上有自己人,但没有爆出名字,否则现在她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她安静地站在葛义的身后,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所以葛爷认为我是那个卧底?”霍珩闲适地坐在轮椅内,表情上没有一丝不安和紧张。

葛义站在他的面前,沉着声音说道:“除了你和你的手下,我实在想不到有另外的人。”

霍珩抬眸扫了一眼身边的阿豹,然后再次将视线定在了葛义的身上,保持着优雅从容的姿态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解决掉你!”比较起他的淡然,葛义看上去更为急躁。

他从腰间拔出枪,立刻对准了霍珩。

然而已经感知到危险的阿豹也几乎是同一时间的把枪指向葛义。

一时间,三人对峙,气氛瞬间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葛义拿枪对着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冷笑不已,“我这里那么多人,霍珩你跑不掉的。”

他之所以选择仓库就是因为这里有自己人,就算出现什么意外事情,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霍珩也是跑不掉的。

已经胸有成竹的葛义并不在意阿豹用枪指着自己,而是对霍珩说道:“放弃吧,别再做无谓挣扎了。”

霍珩微微抬了抬头,一贯的温润谦和的笑意里含着一缕冷意,“是吗?”

葛义轻晃了下手里的枪,“我和聂然都有枪,你觉得你能一次性解决掉两个人吗?”

“是啊,你确定能一次性解决掉两个人吗?”此时,一道女声幽幽地从葛义的背后响起。

那不怀好意地笑声让葛义刚才浮现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了起来。

他慢慢地转过头,一把黑洞洞的枪支此时此刻正对准了他自己。

而握着枪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聂然!

“聂然,你在干什么?!”葛义气急地质问道。

“你说呢?”不知何时将枪指着葛义的聂然忽地勾唇一笑,缓缓地拉开了保险。

葛义看到她不像是假装的样子,心头一凛,突然脱口而出道:“你是卧底?”但随后他就自己否认了这个可能性。

“不可能,你杀了小七,小七是部队的人,你怎么可能是卧底!部队不可能还会收了你!”

当初她一枪打在了小七的脑袋上,他是亲眼所见的,而且事后他也亲自去看过,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她怎么可能是部队的人,部队是绝对不会要一个杀了自己战友的人做卧底才对!

聂然看他一副震惊却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好心地解释了一句,“我是卧底,但我没有说是警察的卧底啊。”

不是警察的卧底?

这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句话他一点都听不懂呢?

不是警察的卧底,她还能是谁的卧底呢?

还没等他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到聂然对着霍珩说道:“霍总,记得你答应我的,五成,一分不能少。”

起先霍珩也不知道聂然想干什么,直到她说了这番话后,他总算明白过来她的用意了。

他笑着应了下来,“当然。”

两个人这样一答一应之间,葛义顿时明白了过来,他震惊万分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聂然,“你……你竟然背叛我?!”

聂然耸肩,无谓地笑道:“这有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背叛了。”

她那样子让葛义恨得咬牙切齿,忍不住怒声地冲她吼道:“聂然!枉我这么相信你,你居然……居然背叛我!”

他的眼里所迸发出的浓浓的恨意,就像是一个无辜地受害者一般。

聂然不禁轻笑了一声,眼底满是讽刺,“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怎么会偷偷把货调换了?你相信我,又怎么会找赵力贴身监视我?你相信我,又怎么会在我杀小七的时候,偷偷录下视频!”

最后那一句话让葛义心头一震,脚下踉跄了两步。

“你……你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聂然,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似得。

他当时之所以留在那里,一是想确定聂然到底有没有耍花样,二就是想偷拍下她杀人的过程,好将来想做要挟她的底牌。

可……可是……可是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他当时明明拍摄那么隐蔽,聂然根本不可能发觉才对!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那点小把戏我怎么可能不会被发现,偷拍这种事情就应该让狗仔去做,而不是葛爷你这种身份的人做才对,那样太掉价了。”聂然脸上笑容灿烂,娓娓道来。

“你!”葛义被她这番话惊得久久不能回过神,“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找得到那份视频,我明明把它藏在拳场最隐蔽的地方!就凭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聂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嗤笑了一声,然后凑过去低低地道:“放弃你名下那么多的房产,和那些拳手住在一起,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住在拳场?”

葛义心口像是被打了一拳,倏地疼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聂然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别说的好像你很无辜,咱们两个半斤对八两,谁也没亏欠谁。”

她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仓库外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聂然警惕地看向了门口。

一直作为旁观者的霍珩看她这样凝重的神色,微笑地出声:“放心,我的人。”

随即一名中年男人从仓库外走了进来,恭敬地道:“二少,外面的人已经全部解决了,我们的人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霍珩点点头,表示已经知晓。

但站在那里的葛义在听到这件事时,捂着自己的心口,惊骇不已地道:“这……这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通知的?”

去仓库是他临时起意,那时候所有人都在车上,霍珩是什么时候私下偷偷通知的?

他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

霍珩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对他说了一句,“我既然能在不被你发现的情况下暗中和她达成协议,自然也能暗中把人叫过来。”

从霍家走出来的手下必须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雇主想要的。

刚才在车内他的确没有对阿豹直截了当开口吩咐,可这不代表他没有用眼神吩咐。

听了这番话的葛义胸口一阵阵的发闷,他粗喘着气一字一句地咬牙道:“好,好,好!你们真是好样的,原来我才是彻头彻尾被耍的人!”

他虽然气自己被霍珩耍了一通,但他更气得是自己被聂然背叛了!

他一直以为可以降服住聂然,毕竟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可没想到啊没想到,沾沾自喜的自以为是却被现实浇了个透心凉。

聂然看着葛义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那眼底愤怒的火焰雄性燃烧着,恨不得将她烧成灰烬。

她并不为惧,反而像是在欣赏似的,唇角微扬地道:“我说过,我不喜欢做人手下,我也提醒过你小心我弑主上位,可你自己却自以为是的有信心,那我就没办法了。”

聂然的话语中好像带着无奈的语气,只是那脸上的神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咬牙切齿。

葛义压制不住心头的愤怒,提醒她道:“他可是向你开枪的人!”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时候她刚被自己招进来的时候,有个不知死活的手下不过就问了一句小七去哪儿了,竟然就被她生生的扭断的手臂。

而霍珩可是一枪差点打死她的人,以她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应该不会乖乖听命于霍珩才对。

可惜,随后那句话却气得他差点一口血图吐出来。

“霍总的开枪技术很好的,我很放心,受点小伤还能拿到五成的利润,这笔买卖怎么看都划算的很。”聂然的声音没有李骁那么清冷,也没有古琳那么温软,甚至每句话都里都带着刺,带着不怀好意的算计。

偏偏霍珩却觉得很是动听。

当然,此时也只有霍珩会觉得动听了。

这些话一字不差的落入葛义耳朵里时,他几乎癫狂了起来,那双眼睛因为愤怒微微凸出,扭曲的脸也变得格外狰狞。

技术很好?

她很放心?

如果现在葛义还听不出这言下之意,那他就是个白痴!

“你们骗我?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他怒声地冲着他们两个人大喊了起来,那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在空荡的仓库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他以为他们两个人的合作是在那次枪击之后,霍珩可能许诺了她什么,然后才成功挖走了聂然。

谁料,原来从头到尾这就是一场骗局。

他当初还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结果不过是一场被人早已看穿的笑话而已。

整场戏只有他演得最入戏而已。

轮椅上的霍珩看见他那副被骗之后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当时他也被聂然欺骗的场景。

心里难得产生了一丝的共鸣,并且默默地替葛义默哀了一把。

站在那里的葛义喊得太猛,不停地粗喘着气息,就停息了那么几秒的时间,他突然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猛地抬头看向了霍珩。

“等等!那批货,那批货是不是你换的?”

如果说当时那一枪是他故意开的,那么那些假货是不是意味着……

果然,霍珩完全没有任何开脱的意思,大大方方地反问了一句,“在和我合作之前,没有打听清楚我的为人吗?”

他的为人?

黑……黑吃黑?

想到李老的那句话后,他整个人像是被雷劈过一样,心神俱裂。

“你!你!你到底是怎么换的货!”

他不明白,那批货他是怎么动的,仓库外面那么多人把手,他想换那么一大批货根本不可能。

镜片下霍珩那双眼眸深邃而又温和,看不出有任何的杀伤力,不过话里却字字句句犹如锋芒,“你不应该问问唐雷虎的人是怎么死的吗?”

唐雷虎的人……

葛义禁不住回想起那时候赵力说他们去之前人都死了……

都死了?!

他瞬间明白了过来。

是他!

是他派人杀了唐雷虎的人,然后把货全部带走!

原来那个时候,计划就已经开始了!

“原来一开始……一开始你们就……”葛义想到这里心头剧烈地疼了起来,最终“噗——”的一下,一股血腥味从喉间冲出,血就这样喷了出来。

聂然知道他是气急攻心了。

把自己的身份完美的掩饰完毕,那么葛义这个道具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她重新举起枪支对着他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

没有带消音器的枪支发出了“砰——”的一声枪响,葛义就那样整个人往地上倒去。

在场的阿豹和另外一个霍珩的手下看到聂然这么一个小的小女孩儿神色如常的杀掉了一个人,心里多少有些震动。

聂然望着已经死透但死不瞑目的葛义说道:“好了,葛义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解决第二问题……谁才是警察的卧底?”

她的一句话瞬间将问题又归回到了原点。

聂然一边拉动了枪膛,一边声音娓娓低缓地诉说着,“我们四个人,我不是,葛义不是,霍总不是,那么……”

她的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手却在这一秒倏地抬起,指向了站在霍珩身边的阿豹。

阿豹出于下意识地反应抬手也对准了聂然,解释道:“不是我!”

聂然微微一笑,问道:“不是你?那是谁?”

“我……”

在场的一共就四个人,葛义死了,聂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是二少的人,那么现在就剩下他了。

向来不怎么会说话的阿豹这下词穷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除了说那句我不是之外,没有任何的证明可以表示他的清白。

站在旁边的那名的中年男人看到阿豹和这个女孩子两个人互相指着枪支,很是不解地问道:“二少,出什么事了?”

此时,霍珩眉眼渐渐冷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道:“陈叔,阿豹是警察的卧底。”

阿豹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卧底,二少!”

那名叫陈叔的人一听,先是愣了愣,接着道:“是啊,这不可能,他是老爷一手栽培的人,怎么可能是卧底!”

霍珩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刚才面对葛义时那种从容姿态了,而是神色冰冷地道:“警察亲口所说,我亲耳所听。”

“不,不是的!我不是卧底!”被逼到无可奈何之际,阿豹视线无意间扫过聂然,随后就指着她说道:“是……是她!她才是卧底!她能背叛葛义,就能背叛二少你!”

聂然顿时不屑地笑了起来,“我是卧底?我如果是卧底,为什么警察每一枪都开向我?按你的说法,我应该是自己人,他们为什么要杀自己人呢?”

“我……”阿豹被她的话再次给噎住了。

聂然看他说不出话的样子,更加语气悠然地反问:“反倒是你,在车上的时候好像一枪都没有被打中吧?”

阿豹神色怔愣住了。

他没有打到是因为他手里有枪,还能随时躲避过去,而不像她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办法开枪,更没有办法躲闪。

但这个解释说出来,显然并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面对聂然的咄咄逼人,不善言辞的阿豹被逼得无话可数,只能心里一个劲儿的干着急。

站在旁边的陈叔看到阿豹有口难言,禁不住细细打量起了这位看似娇小可爱的女孩子。

“你是谁?”

霍珩冷声地替聂然回答:“她是我一直藏在葛义身边的人,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陈叔立刻低下头表示不敢,接着小声地提醒,“二少,阿豹是老爷身边的人,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应该让老爷亲自知晓才行。”

霍珩抬头,冷眸轻轻瞥过,立即让陈叔背脊发寒了起来。

“一个卧底跟我们回去,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回去吗?”

他短短的一句话就这样彻底坐实了阿豹是卧底这一事实。

阿豹就这样被顶包了呢~啧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