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临死前的反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霍珩认定的阿豹神色焦躁不安地解释道:“二少,我不是卧底!”

“那是谁,你告诉我,那个卧底是谁?如果你不能找出那名卧底,至少也应该证明自己吧?”

霍珩的一句话让阿豹彻底没了话。

他没有办法,尽管他知道自己是无辜的,也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聂然有问题,但是他没办法。

因为他找不出丝毫的马脚。

刚才葛义那反应明显是真的被聂然背叛了,然后气急攻心死的。

也就是说她的确是和二少之间有联系。

那么她是警察的自己人这个说法就不成立了。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的将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他,令他无法为自己洗清嫌疑。

“陈叔,解决掉他吧。”沉默片刻,霍珩像是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语气里没有任何起伏地命令着。

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阿豹听到二少这么一句话后神情明显是被打击到了。

他的眼底充满了不可置信和诧异。

陈述眉头皱起,似乎并不像遵从他的命令,而是站在那里恭敬地小声道:“二少,他是老爷的人,你擅自解决老爷的人,老爷会不高兴的。”

阿豹和阿虎都是老爷亲自拨给二少的,当初阿虎死了,老爷已经很不高兴了,现在阿豹如果也这样死了,那这不是摆明是二少给老爷脸色,暗中反抗。

镜片下霍珩的那双眼眸深邃幽暗,他嘴角冷冷地扬起了一抹笑,声音轻缓低沉地道:“我为父亲解决一个长期隐藏在霍家的卧底,他怎么能不高兴?”

阿豹急忙道:“二少,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发誓我不是卧底!”

可惜霍珩并不听他的解释,神情沉静地再一次地吩咐道:“解决掉。”

其实霍珩哪里会不知道阿豹是无辜的,但是他无辜了,就意味着聂然要死去。

在聂然和阿豹之间,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舍弃阿豹。

对于他来说,阿豹和阿虎一样,都是霍启朗派来监视他的人,唯独不一样的,应该就是阿虎留在他身边时间更为长一些,仅此而已。

他的决绝让阿豹心焦不已,忍不住大喊了一声,“二少!”

霍珩却恍若未闻,语调平平,没有起伏地道:“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说完之后,他就径直自己推着轮椅往仓库外面走去,将一群人留在了原地。

很明显,他命令已下,没有收回的可能了。

陈叔站在那里,脸色沉重。

他本来是想带着阿豹回去之后再做打算,可现在看来似乎二少铁了心要解决阿豹了。

站在那里的聂然见事情基本解决了,低垂着头想着接下来的计划,倏然一道黑影从她眼角掠过,朝着霍珩的背影直扑而去。

聂然猛地抬头,下意识地就想要抬手开枪,但还是慢了半拍。

只看到阿豹已经站在了霍珩的身边,枪顶在了霍珩的脑袋上,对着所有人喊道:“不许动!”

仓库门口那些手下在看到这一变故立刻上前包围了阿豹时,被他这么一吼,纷纷停了下来,只是手中的枪全都指向了他。

聂然也为此不得不停下即将扣动的扳机。

该死的,她没想到阿豹会被狗急跳墙,拿枪指着霍珩。

早知道刚才她就应该时刻盯着霍珩才对!

这样也不至于会被阿豹钻了空子。

聂然看霍珩冷静地坐在那里,没有挣扎,心里隐隐不安了起来。

霍珩必须要扮演一个残疾人,也就是说他比普通人逃脱的几率更低,几乎无法逃脱。

无法逃脱四个字就等于是给霍珩判了死刑。

“阿豹你在干什么,他是二少!”站在那里的陈叔看到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想要制止他。

“站住!别动!不然我就开枪打死他!”阿豹原本在扑过去拿枪抵住霍珩的那一秒就已经后悔了,可一看到所有人拿枪对着他时,求生的本能让他用枪紧紧地抵住了霍珩的脑袋。

“阿豹,你别做傻事,你快点放开二少。”陈叔对于阿豹这样丧失理智的做法很是头痛不已。

原本他还想着带阿豹回去,可现在这样一来,二少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能他都有连带责任了。

阿豹对于陈叔的话像是没听到一样,他面色焦躁地对着枪下的霍珩解释道:“二少,我说了我不是卧底,你为什么还要杀我,为什么!”

他的情绪激动,说话间动作也较大,那把枪是不是地戳着霍珩的脑袋,使得他的头时不时地轻轻晃动。

站在对面的的陈叔看到他这样动作心惊不已,“阿豹你冷静点,快把枪放下!”

这枪万一擦枪走火,二少不保,这些人就得全部陪葬了。

“冷静?我还怎么冷静!我说了我不是,我不是!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

阿豹的神情越发的狰狞扭曲,聂然慢慢地移动到了陈叔的身后,想要借着陈叔当隐蔽物偷袭阿豹。

不过她才一动,坐在轮椅里的霍珩眼神马上定格在了她的身上,眼睛轻闭了闭,似乎是在向她暗示不要开枪。

聂然眉头拧起,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开枪,难道他有什么别的目的吗?

“阿豹,你这样做只会让这里的人把你射成马蜂窝,还是束手就擒吧。”霍珩语气冷淡,就好像完全没有被挟持的样子。

“到现在你还是不肯相信我?”阿豹愤怒无比地说道。

“你已经不值得我去相信了。”

霍珩的那一句根本就是在故意激怒阿豹。

看到阿豹那徒然而增的暴怒神情,就连站在对面的陈叔都忍不住制止地喊道:“二少!”

聂然看到阿豹那已经几近扭曲的脸心里头莫名发紧,霍珩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去惹怒阿豹。

他这分明是在找死!

不,不对,霍珩不可能自己找死,他这样有目的性的去激怒阿豹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

霍珩似乎犹觉不够,又补了一句,“阿豹,你背叛我了你。”

那一句背叛彻底让阿豹最后的理智给绷断了,他神情凶狠地道:“好,你既然死都不肯相信我,那就你就别怪我。”

他说完就要拉开保险扣动扳机,却听到聂然及时地一句话插了进来,“你用枪顶着二少还二少相信你,这不是很可笑吗?我看你还不如自我了断,说不定还能起到以死明志的效果。”

身旁的陈叔在看到阿豹要开枪打死二少的那一瞬间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好不容易这个女孩子及时打断,结果就听到她故意在那里说一些让阿豹会有负面情绪的话。

他连忙呵止道:“这位小姐请你谨言慎行!阿豹是老爷的人,就算他不自我了断,老爷也同样会为他做主!”

聂然表情无谓,冲他耸了耸肩。

实则心里却紧张不已。

刚才霍珩一口咬定阿豹是叛徒时,眼睛一直看着自己。

让她猛然间明白过来,霍珩是有计划的!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决定会引来陈叔的不悦,回去必然会找霍启朗告状,索性就故意留出空门让阿豹挟持自己,并且做出威胁到霍珩的举动。

这样一来,不管他是不是卧底,在霍启朗和陈叔的看来,他都是一个叛徒。

可这样一来霍珩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他不能逃也不能躲,如果阿豹情绪一时失控,他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不得已之下,她只能想办法让已经情绪稍许失控的阿豹能够听从她的话,以死明志。

虽然这对于她的身份问题会产生后遗症,但这些她已经没办法去顾及了。

因为霍珩不能死,更不能伤!

他必须要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从阿豹的枪下离开才行。

“阿豹,你快放下枪,你这样做老爷会不高兴的。”陈叔还想要继续稳住阿豹,不停地劝慰着。

聂然适时的又补了一句,“是啊,小心到时候连你家老爷都不帮你。”

陈叔当下就狠狠地瞪了聂然一眼,示意她闭嘴。

聂然接收到了来自陈叔的警告后,抿了抿唇,表示自己不再开口。

陈叔转而继续对着阿豹继续劝道:“阿豹,你放下枪,咱们一切都好商量,先放下枪好不好?”

情绪在陈叔的劝说下得到了些许安抚的阿豹再一次地恳求道:“陈叔,我真的不是卧底,我真的不是!我发誓我不是!”

“我知道,你冷静点,你千万不要一激动做出什么错事,你快点放下枪。”陈叔努力地平缓着语气对他说。

此时的阿豹好像那股情绪已经过去了,现在在陈叔的安抚下也渐渐缓和了下来。

霍珩感觉到情况不对,于是对着聂然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应该是在提醒她让她继续。

继续?

再继续下去,阿豹真的失控了怎么办?

聂然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在他极有压迫力的眼神下,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对着阿豹若有似无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枪支。

看起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可在阿豹的眼中这无疑就是威胁,无声的威胁。

刚才还情绪渐缓的人果然察觉到聂然的动作后,再次变得激动了起来。

“不,不行,我不能放下枪,放下枪我就会死,我会死的!”

聂然冷笑着说起了风凉话,“霍家出来的人原来这么怕死啊。”

惹得陈叔这下真的是不高兴了,咬牙切齿地一字字地提醒,“霍家的事好像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吧!”

聂然很是无辜地道:“这又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说的。”

噎得陈叔没了话。

很是气恼的陈叔在愤怒之下,对着阿豹的言语之中也带着些许的怒气。

“阿豹!你现在必须放下枪!”

阿豹不加任何的思索就摇头拒绝道:“不,我不要!”

“阿豹!”陈叔怒呵了一声,但碍于那把悬在霍珩脑袋上的那把枪,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再次劝了起来,“你清醒点,二少不是你能动的人,你一旦开枪,就会被包围,到时候你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你难道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吗?”

这句话似乎是震撼到他了。

求生的信念让他开始动摇了起来,握着枪支的手开始微微的晃动了起来。

霍珩第一时间就敏锐的感觉到异常,为此他不得不再次出声,沉冷地道:“阿豹,你是我父亲的人,你难道没有替我父亲考虑吗?”

这句话看似没有什么,甚至就连阿豹自己本身都不明白二少到底要说什么。

但陈叔在听到那句话后脸色猛然一变。

事实上霍珩那话并非是说给阿豹听,而是说给陈叔听的。

陈叔看阿豹还保持着握枪对着霍珩的姿态,这回他的语气不再是劝慰了,而是瞬间冷了下来,“阿豹,我命令你快放下枪!”

阿豹是老爷的人,现在他却拿枪抵着二少爷,这万一到时候二少爷真的误会了,那怎么办!

二少爷本来就因为三少爷的归来而和老爷闹得有些冷淡,现在又出这么个误会,到时候真的闹起来,霍氏就真的天翻地覆了。

不行,绝对不能因为区区一个阿豹,毁了老爷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江山。

“如果你再不放下枪,我就只能下令射杀你。”陈叔再一次地说道。

阿豹看陈叔突然变了脸,不由得想要再次为自己申辩,“陈叔我是被冤枉的。”

可惜,这回陈叔不再听他解释了,事关霍氏他怎么可能还会软下态度,只是冷声地命令:“快放下枪!”

“陈叔!”

“我最后再问一遍,你到底放不放下枪。”

在陈述的冷声质问下,周围的手下再次走上前来,手里的枪支一个个都对准了阿豹。

阿豹连忙用枪支=抵着霍珩的脑袋,愠怒道:“我看你们谁敢动我,谁动我我就杀了他!”

陈叔脸色发沉,声音里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阿豹,老爷对你可不薄,你不能在这个时候陷老爷于不义。”

“现在到底是谁陷谁不义之中,你们都不相信我,都不相信我!二少是这样,陈叔你也这样,那老爷那里肯定也是这样了!既然都这样,那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越说越激动,似乎已经是破釜沉舟了,那把枪死死地抵在了霍珩的脑袋上,对着周围的人命令着:“让所有人都往后退,往后退!不然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他!”

陈叔逼不得已,只能挥手示意他们先往后退去。

看着阿豹带着霍珩一点点地推出仓库,陈叔带着那些人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阿豹!你确定要这样一错到底吗?!”

被牢牢锁在包围圈里的阿豹情绪早已到达了极点,他神情看上去被逼得有些凶恶,“我没错,这是你们逼我的,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没有了!”

“阿豹!”

此时,趁着他们两个人在交谈的聂然觉得现在是时候解决阿豹了,她慢慢地往阿豹的背后挪去。

只是她才一动,阿豹就好像是有所感应一样,视线聚集在了她的身上,大吼了一声道:“你要干什么!”

聂然顿时停了下来。

阿豹这回正视到了聂然,他对着陈叔说道:“陈叔,这个女人有问题,我虽然没办法找出她的问题,但我可以肯定她真的有问题!”

聂然不由得轻笑了一声,面露嘲讽地道:“找不出问题就代表着有问题?这话你不觉得可笑吗?”

“……”

“自己被怀疑,为了转移目标就拖别人下水,是觉得黄泉路太寂寞想找个伴吗?”

“不……不是的……”

聂然故作思考的样子,一脸认真地道:“说真的,你现在应该是借机找机会想要完成卧底任务吧,不然怎么会用这种蠢方法来证明自己呢?”

“不是,我没有……”

“其实,你就是卧底吧。演了那么多,不过就是在拖延时间等警察来,对不对?霍氏的叛徒,警察的卧底,身份很吻合啊。”

向来不善言辞的阿豹被她逼得已无路可退,心里的防线被一层层的攻破,整个人暴躁而又绝望。

“不,不是的,我不是!”他望着聂然,那愤怒的火光在眼里燃烧了起来,“你这个女人,都是你这个女人!”

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阿豹这时忽然间举手,将枪对准了聂然,然后扣动了扳机。

“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