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早有打算,别样温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突然岔开了话题,对着老板娘说道:“我还要两个白煮蛋。”

点完餐的老板娘离开了席间去准备他们的食物。

大厅内瞬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趁着四下无人,霍珩这才情绪微微表露了出来,“为什么要跟我们出来,知不知道那样危险。”

大概是因为刚才聂然变相的承认他们两个人是夫妻关系,所以这时候明明应该是不悦的质问,结果变成了淡淡的责怪。

聂然把玩着手边的一双筷子,说道:“想还你一次。好歹让你带点东西回去才行,否则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这里的他不用问也知道说的是霍启朗。

“还我什么?我不记得你欠我什么。”霍珩一听到她说还这个字眼,脸色稍稍有些沉了下去,但言语里还是尽量地平缓柔和,他怕自己说话不得当惹得聂然不高兴。

他们两个人本来见面的次数就很少,今天更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不想最后不欢而散的收场。

“还有,我说过,那些事情我会解决好的,不需要你操心。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他的话听上去像是质问,只是声线里透露出更多的是无奈。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走不近她的身边。

一遇到什么事情,她就要偿还自己。

偿还?

就这么想要和他划清界限吗?

听到他有些晦涩难明的话语,聂然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顿,她抬头,扯了扯嘴角,反问道:“不欠吗?那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你在霍氏被架空了?”

霍珩脸上略显无可奈何的神情,在听到她的话后,凝滞了一下。

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葛义告诉她的吗?

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导致她后面改变计划跟着他们一起出来?

他回过神,语气淡淡地开口道:“只是暂时的而已。”

聂然看他姿态从容,眉心微蹙,“那你就不怕暂时变永久?”

她语调里隐隐的急促声让霍珩温润翩然地笑了起来,他知道这妮子是在替他着急了。

替他……

多美好的字眼。

就只是这么一句话,霍珩心里头竟有一丝丝的欢喜感。

“怎么会,我就算这次没有和葛义谈成渠道,也最多只是被打回原形,本来霍褚最先的方案就是从葛义这里买一批军火而已,现在我拿了两批军火,早已超过了原先的方案了,还有这次葛义他们这些人被一网打尽,Z市这块地盘就完全空出来了,我正好借此可以接手,作为我可以重新拿回霍氏的重要筹码。”

聂然听完后,拧紧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

原来这一切他都想好了。

就算她不替他保留下葛义的那一批货,其实就光唐雷虎以及葛义的自己的货,他也足够回去交差了。

更别提,他想要把手伸入Z市这个意外收获了。

说真的,他哪里亏了?

他根本就赚了个盆满钵满好不好!

亏她一直纠结这家伙回去怎么交差,会不会被霍启朗彻底抛弃。

简直白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了。

“所以我做的这些事都多余了,对不对?”对于霍珩的轻快语气,聂然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了许多。

她感觉自己一遇到霍珩的事情,好像就变得有些智商不够用了。

总觉得他的处境已经够艰难了,不想再去给他拖后腿,想用自己的一份力量去替他缓解一些。

毕竟那些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有参与,他不会为了自己变得如此的被动。

可往往结果就是,无论事情有多糟糕,有多偏离他原本的计划轨道,最终还是会拨乱反正,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真是个狡诈腹黑的家伙。

怪不得当初李宗勇要把他推出去当卧底,他的确是有这个能力!

聂然虽然心里头不舒服,但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的本事。

坐在对面的霍珩看她好像是真的不高兴了,脸色一直不温不火的,立刻解释道:“你让我又多拿了一批军火,怎么会是多余。只是,如果用你的生命作为代价去得到这批货,那我宁愿不要。”

聂然抬头,正巧视线和他对上,深邃的眼眸里充满了认真和真挚。

她心头微动。

只觉得心里头有一丝陌生的情绪在流淌着。

很奇怪,很不适应,但……并没有抗拒。

两个人一时间没有说话,气氛流转的有些微妙了起来。

此时,老板娘端着两碗粥和一屉小笼包走了过来,笑眯眯地道:“两位久等了,刚煮好的粥,还有小笼包和两个白煮蛋。”

老板娘的一番话将聂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及时收回了视线,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做饭不好,但是有一样还不错。”

霍珩坐在那里,笑了笑,那神情里分明对于她所谓的还不错抱有迟疑态度。

那时候还在A市,他可是有幸吃过这妮子做的东西。

说难吃倒不至于,但绝对称不上好吃这两个字!

聂然看到他讳莫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于是对着站在桌边的老板娘说道:“老板娘,你这儿有调料吗?能让我自己做个调味料吗?”

老板娘看他们小夫妻两个人如此融洽的互动,笑得连连点头,“当然可以。”

为了大显身手的聂然挑衅地冲他扬了扬下巴,“坐在这里等着吧。”

霍珩点头,轻笑了一声,声音温柔地道:“好,我等你回来。”

聂然一愣。

身边的老板娘看到聂然呆呆的样子后,顿时低低地笑出了声。

聂然猛地清醒过来,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又抽什么风!

随后,她往后厨走去。

大约鼓捣了两三分钟之后,聂然端着一个小小的碟子走了回来,里面是她自己调味的蘸料。

她将那个小碟子放在了桌上,把蛋壳敲碎后一点点地仔细剥掉,接着放在了碟子里,用筷子一夹为二,蘸了料后推到了他的面前,说道:“尝尝看。”

霍珩望着自己手边的那一颗已经一分为二的小小白煮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问道:“你喜欢吃鸡蛋?”

聂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摇头道:“那倒没有,只是我不怎么会做饭,那段时间除了订外卖,就吃水煮蛋,吃久了就腻了,于是随便拿点调味料沾着吃,无意间发现这样吃味道不错。”

霍珩知道她说的那段时间是什么时候。

当时她受伤在家休息,他也一起陪同时就发现那个出租屋的冰箱里除了鸡蛋就没别的东西了。

还以为她是喜欢吃鸡蛋,原来是这妮子不会做饭,拿鸡蛋凑合。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失笑了起来,夹了那一半的鸡蛋放进了嘴里,细细咀嚼了一番,品尝着聂然所说的不错。

然后他才像是意犹未尽地道:“的确味道别有滋味”

聂然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了,世间独一份。”

霍珩夹起了另外一半举了举筷子,眸子里似闪烁着稀碎的光芒,抿着唇笑道:“我的荣幸。”

但实际上,哪有聂然说的那么的不错。

那蘸料就是酱油和一点点的麻油而已,里面连糖也没放,一股酱油的咸味。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点小小的以为聂然这是在整蛊他。

不过因为是聂然第一次诚心诚意,不带任何目的的给他特意配制的,所以他吃起来觉得特外的香。

聂然看着肚霍珩将那两个水煮蛋都吃进了肚子里,真的以为他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觉得蘸酱特别的好吃。

她在前世从来没这么吃过,在基地里训练的时候待遇最好的时候也只是撒点盐的熟肉而已。

别提麻油这种东西了。

后来长大出去和上级做任务,她们这些新人吃的都是些最廉价的干面包而已,连口热的都吃不到。

再后来好不容易等自己可以单独出来行动了,对于自由的渴望远比起食物就更大了许多,只想着快点不停地接单子完成任务,有足够的能力去离开那里,吃的依旧是那些干冷无味的面包、

什么酱汁调味料从来没有好好吃过。

这些东西还是今生在在那个出租房里看到,才随意鼓捣出来的。

聂然看他真的吃的那么满足,也不知道给自己留一个白煮蛋,神情有些愤愤了起来,“你都吃完了,我吃什么?”

霍珩将自己那碗粥推到了她的面前,“你多吃点红枣,你失血两次,身体还很虚,等回去之后我会和他说明,给你做一段时间的病号饭。”

他不怎么想给聂然沾酱油这些东西,以防脖子上的伤口会留下深色的疤痕。

“真是谢谢你。”聂然没好气用勺子一下又一下的戳着碗里的红枣,就像是在泄愤。

霍珩难得看到她如此幼稚般的举动,嘴角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

秋季的晨光已经从云层里慢慢透了出来,光线里有着暖暖的温度,透过早餐铺的窗户照了进来,镀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那一瞬间的场景美好的让人觉得无言的温馨。

然而就在此时,霍珩感觉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一阵震动,在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他嘴角的笑意微微收敛了几分。

聂然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在拿起电话准备说话的那一瞬间已经完全变了。

只见他坐在那里,声音淡然地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道:“已经全部运走了?好,我知道了。那陈叔你带着货马上去那边的人回合,尽早把东西运走。”

几句叮嘱之后,霍珩就快速地挂了电话。

聂然听从那几句零碎的话里也能听出来东西已经找到了。

的确是够速度。

那几个人也没有跟着霍珩进出过那个山庄,就能在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内找到地下通道的入口,还能成功避开那些遗留在那里守卫的警察。

不得不说,霍启朗培养的手下的确是厉害。

她放下了才吃了两三口粥的碗,笑着将手伸了过去,“怎么样,霍总该给我五成的钱了吧?”

霍珩看她那双白嫩的小手伸到自己的面前,神色微晃了一下,随即笑了笑道:“给钱也可以,但是想问问你要那么多钱打算干什么?”

聂然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打算花啊。”

“又买很多的衣服?”霍珩笑着问道。

聂然夹小笼包时滞了滞,抬头,眼眸半眯了一下。

这家伙是疯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还找人监视自己。

“对啊,不行吗?”

霍珩微微一笑,“这些钱足够你买下整个商场了。”

“那也不错啊,以后都不用买衣服了。”她微扬起下巴,说道。

霍珩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那还是我替你买下来吧。”

聂然撇了撇嘴,尽管她知道这笔钱她拿不到,但霍珩这么厚颜无耻的吞下这笔钱,还是让她小小的不爽。

替她买下来?

怎么可能!

“小气。”她低声嘟囔了一句,随后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趁那位陈叔还没回来,我先走了。”

霍珩也知道陈叔对于聂然一直抱有怀疑,知道她不能一直长时间留在这里,越早让她离开,对她越有利。

也不再强求她喝完粥再走,而是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将里面的一叠钱全部递给了聂然。

“这钱你拿着。”

聂然斜睨了一眼,像是嫌弃的样子,“就这么点?”

其实那么一叠钱也不算少了,只是比起那可以买下商场的五成钱来说,那真是少的不止一点点了。

霍珩知道她计较着那五成,笑着往前递了递,“给你卡我怕陈叔会查到。”

他的理由勉强让聂然接受了下来,她接下了那笔钱。

“好吧,那我走了。”

霍珩点头,细细叮嘱道:“自己小心点,不要被他们发现。”

“知道了。”

聂然应答完后就走了出去,整个早餐店里就剩下霍珩一个人坐在那里。

“你媳妇儿呢,怎么不见了?”亲和的老板娘在收拾完厨房走出来后,发觉霍珩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很是可怜,立刻上前问道。

“她去上班了。”

霍珩随便找了个借口,却不料这反而让那位老板娘坐了下来,她叹息道:“她一定很爱你,不然一定不愿意一个人挑起家庭的重担。”

要知道女孩子本来一个人在外面做事很是辛苦,更何况家里所有的支出都是由她一个人承担,那样更是加倍的辛苦。

老板娘忍不住提点地道:“你要珍惜,像这么好的女孩子,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将来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霍珩扬了扬嘴角,那笑容中带着些许的苦涩,“她能愿意要我,我就很感激了,哪里还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给不了聂然任何的承诺,更别提让她要自己了。

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似乎老板娘是误会了,以为他是说自己的腿残废的事,于是连忙说道:“千万不要看轻自己,她能嫁给你说明就是把你当成正常人一样看待,你如果一直这样,她会很难过的。”

“她会难过?”霍珩抬头问。

为自己难过?

会吗?

老板娘很是肯定地点头,“当然会了,你要心情愉悦,她回到家才能觉得外面的辛苦是值得的。”

霍珩不禁轻轻笑出了声,“多谢老板娘指点。”

沐浴在晨光下的霍珩脸上带着一派温和的笑意,俊美好看的皮相让老板娘也有些愣了愣。

“老板娘,来一份豆浆油条。”

“老板娘,这里要一份葱油面。”

“老板娘……”

这时候早餐店里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吃早餐,老板娘为此不得不离开了那里,去招呼客人。

霍珩依旧继续坐在那里,看着对面已经空下来的位置,久久没有回神。

腹黑体贴的二少,略有些小小心动的然姐,好美好的画面,大半夜给你们撒狗粮,啊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