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抹去他最后的存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客人来来回回地走了一批又一批,终于陈叔带着人来到了这家早餐店里。

他看二少身边没有了聂然的踪影,禁不住皱眉问道:“那位小姐人呢?”

霍珩恍惚地神情一收,再次恢复到了那温润腹黑的二少,淡淡地道:“走了。”

陈述有些急了,“走了?二少你还真给她钱放她离开?她知道我们那么多事情,要是暴露出去……”

霍珩摆了摆手,道:“放心,她不会的。”

陈述很不解为什么二少会有这么大的把握,难道二少手里有那位小姐的什么把柄吗?

“行了,我们走吧,该去办正事了。”霍珩出声提醒了一句。

陈述躬身点头,接着便把他推了出去。

“走了?”刚收完钱的老板娘看到霍珩被人推出去,笑着问道。

霍珩点了点头,想要从口袋里掏钱,却想起自己的钱都给了聂然,自己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了。

“陈叔,付钱。”

“是。”陈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崭新的一百块放在了柜面上。

老板娘一看,为难地道:“没有零钱吗?这开张没多久,我没有那多零钱啊。”

霍珩摆了摆手,“不用找了,老板娘,算是多谢你刚才的那一番话。”

“啊?”

看他们两个人来这里吃早饭,应该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这男的怎么会出手那么大方?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不需要出门干活,所以不知赚钱辛苦,就这样随意挥霍?

等那名早餐店的老板娘回过神想要好言相劝他不要乱花钱时,霍珩已经被陈叔推出了早餐店,直接扶上了车内。

老板娘顺着他的视线看到那辆黑色的轿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乖乖,那车子……那车子好像在自家儿子的电脑上见过,听说是价值百万。

这个残疾人他能坐这种车子,还有佣人搀扶着,那……那不就是……富……富二代?!

天啊,她刚都胡乱说了些什么!

正当她懊悔之际,车子已经开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滑入了车流之中消失不见了。

……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此时也已经坐在了出租车内,她想回季正虎所住的酒店直接去找他。

可转而一想,昨晚出现了那么大的事情,季正虎他们可能不会在酒店休息,而且整整一夜自己音讯全无,他们又没有办法联系到自己,极有可能在警察局等自己的消息。

为此她决定先去警察局看看。

只是在去警察局之前,她还是找个地方换套衣服比较好。

昨天晚上她的手背上有被玻璃扎到,出血的时候她随意地就擦在了自己的衣服上,现在衣服上有几道干了的血迹,很是扎眼,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师傅,去最近的商场。”聂然对着驾驶座上的司机说道。

司机听到后调转了车子的方向朝着最近的商场开去。

等到了商场那边,结果发现时间太早,商场的大门并没有开放。

不过还好,最后她无意间发现一条小弄堂里有一户大妈已经开门做起了生意,门口摆放的都是宽松旧款的长袖和长裤。

聂然对衣服向来没什么要求,付了钱买了一套,然后就找了个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公共厕所将衣服全都换了。

再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是一身宽松运动服。

那老旧的款式再加上她那娇小的身材,有种校服的感觉。

她再次找了辆出租车,这回她直奔警察局。

早晨七点多,正是上班早高峰,路面上车子拥堵,停停走走了好久,终于再一个多小时后顺利到达了警察局的大门。

付了钱,她下了车直接走进了警察局。

一大早上,警察局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每个人都神色匆匆的很,完全不像是刚上班的样子。

看来霍珩是动手了,才会让他们的神情变得如此焦躁不安。

聂然穿过人群径直走到了一名正坐在那里不停敲打着键盘的警察身边,问道:“我找厉川霖,请问他在吗?”

那名警察正忙得昏天黑地,突然间听到有人这么问,不耐地道:“厉警官现在正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你明天再过……”他抬头之际,猛地住了口,惊讶地道:“是你!”

聂然在看到他的脸时,也愣了愣。

原来是上次那名很八卦的警员。

聂然对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你好。”

那名八卦的警员看到是熟人后,语气一转,笑着道:“又来找厉队?”

这个小姑娘时隔两个月多又来找厉队,到底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说是男女朋友他们又不是,说是普通朋友好像厉队对她的态度又有些别样的情愫在其中。

不会是厉队暗恋这个女孩子吧?

已然忘记正事的那名八卦警员就这样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聂然。

聂然在看到他那的眼神时,眉心微蹙,面色顿是冷了下来,又问了一遍:“他人在哪里?”

大概是发觉她神色中的不悦,那名警察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正了正色,“你可能需要等一等,他现在非常忙,我们昨晚连夜刚抓了人回来,但是结果在半路都……”说到一半他自知失言,连忙停了下来,然后才模糊地说了一句,“总之他现在很忙很忙,你要是想见他的话,可能需要再等上一等。”

聂然在听到他中断的那句话,眉梢一挑,直截了当地问:“是那批军火买卖吗?”

那名警察诧异极了,脱口反问:“你怎么知道?”

聂然并不多做解释,而是冷着脸说:“带我上去见他吧。”

那名本来还很八卦的警察此时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这个女孩子是怎么知道的?

昨晚的消息是突然收到的,也是保密出行的,应该除了警队的人之外,不会有第三方知道才对。

难道是厉队打电话给她的?

这样将消息流出去,可是违反纪律的!

聂然看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完全没有带自己去的意思,耐心渐渐消失,“如果你没时间,就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自己去找他。”

“那个……他现在真的在忙,你找他干什么?”那名警察带着小心询问的语气问道。

“关于军火买卖案我有事和他汇报。”

那名警察一听汇报这两个字,眼里流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你……你是……”

这个女孩子难道是自己人?

一想到当初她坐在厉队办公室里自如的看着报告,用着厉队的电脑,而且最重要的是厉队对她的态度也……

越想他就越觉得很有可能。

聂然看他又一次的入定,最后一丝耐心也被消磨殆尽了,声音不由得大了几分,“到底在哪里?!”

那名警察一愣,看她冷怒的眼眸,哆哆嗦嗦地指向了二楼,“在……在二楼。”

聂然神色冰冷地扫了他一眼。

早说不就完了!

随后转而走上了二楼。

刚到二楼走廊里,就听到远处的一扇门内传来了厉川霖严厉冰冷的训斥。

“警校难道没有教你要考虑卧底的人身安全吗?!”

随后另外一个声音低低地传了出来,“对不起厉队,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屋内沉默了片刻,接着就听到季正虎的声音响了起来,“算了,厉队,他当时也是情急之下才说的。”

聂然一步步地走到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屋内杨树焦躁不安地话语,“不,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提前把卧底的事情说出来,我现在就出去找她,找不到我就不回来了!”

说完之后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然后门就被拉开了。

只见杨树那张担忧不已的脸庞暴露在了聂然的面前。

而他本人更是在看到聂然时,错愕地整个人都懵了。

聂然站定在门口,欣赏了一番他的神情后,这才侧着身走了进去,并且嘴里说道:“知错能改,还不算太差劲嘛。”

原本屋内那群人正打算上前要制止杨树,结果看他突然站定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样子,纷纷互相看了几眼。

刚想要上前去看看,结果就看到了聂然身影。

“聂然!”厉川霖看到聂然的时候,第一个就冲了上去。

紧接着是汪司铭快步走到了她身边,将她仔细上下地看了个遍,“聂然!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就连季正虎这回也走到了她面前,神色虽然依旧严肃,但言语还是透露出了些许的担忧,“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我很好,没有任何的问题。”聂然往后退了几步,在不经意间离开了他们的包围圈。

季正虎在确定她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开口问道:“那葛义他们人呢?”

聂然找了个空白位置坐了下来,轻描淡写地回答:“死了。”

“死了?”

“是啊,我本来想让他把那批隐藏的货交出来,结果他听到有卧底后,为了以防万一居然想把我和另外三个人杀了然后带货逃走,我实在没办法,为了自保只能杀了他。”聂然说得很是无奈,也非常的合情合理,让人找不到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

众人虽然很是惋惜,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聂然人能回来已经是最大的万幸了。

站在那里挨训的警察讶异地说:“那岂不是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聂然故作不知的样子,对他们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些被抓起来的人呢?”

汪司铭知道她刚回来,昨晚之后的事情肯定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替她解释道:“那些人还没有到警局,在半路就突然一个个毒发死了。”

半路毒发?

聂然一直以为他会找警察做手脚,或者是找监狱里的犯人做手脚,但没想到他会在一开始就做了手脚。

中毒……怎么会好好的中毒呢?

聂然坐在椅子里开始回想着会议室里霍珩的一举一动,好像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小手才对。

等等!

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想到中途有人进来送水。

那些水……

难不成他一开始就知道昨晚上有警察?

不,不对,那个时间就连她自己都是才知晓的,霍珩又怎么会知道。

她眉心蹙起,想了半天,最终觉得他可能是想提前替自己完成这个任务,所以才这么做。

这个家伙……

这个该死的家伙!

聂然稳了稳心绪,面上却一派镇定地道:“居然这么巧?难不成是葛义提前暗中做了手脚?想趁此机会一举拿下Z市?”

她故意转移了焦点,想要将霍珩的一星半点的可能性都要从中彻底抹去。

汪司铭点了点头,也认同了她这个观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众人并没有对于她的提议做出反驳意见,显然所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聂然看他们似乎的确是没有发现霍珩这个人的出现,不由得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

此时,站在门口的还处于震惊中的杨树像是失了魂一样走到了她的面前,许久过后他像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一样,声音几乎呢喃地道:“对不起,让你差点遇险。”

聂然对此却笑着摇了摇头,“到底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关键时刻还是挺有能耐的。”

昨晚上那一枪打在了车窗上后,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发现杨树一声不吭地及时把人扑倒在地。

“要不是你及时推开那名警察,那颗子弹就直接嵌入我的脑袋里了,哪里还能站在这里听你说对不起。”

站在她面前的杨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对自己的夸奖。

还是在自以为自己做错事会被她痛斥的情况下。

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瞬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出现了错觉似的。

还没等他晃过神来,就听到聂然的笑容忽地收敛了起来,严肃地道:“只是下次别再这么急躁了,你又不是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会一看不到大人就大声嚷嚷。”

最后还是被训斥的杨树低垂着头,抱歉道:“对不起。”

那几名在场的在听到她这一句话后忍不住嘴角扯出了抹笑。

小孩子见不到大人?

他们两个人到底谁是大人谁是小孩儿啊?

明明聂然要比杨树小很多,可偏偏却以一副长辈的样子批评着杨树,而杨树也乖顺地受着训。

那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但周围部队的那几个人以及厉川霖并没有笑。

因为他们很了解聂然的实力,她的确有这个资格来教育杨树这个新人,更何况杨树还是她一手带进预备部队的。

“哦对了,那名警察呢,差点把我脑袋给打穿的警察是哪个?”教育完杨树的聂然忽然转了话题。

那些人一下子没跟上她的节奏,有些愣住了。

反倒是坐在最角落的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出来,冷淡地应道:“是我。”

“不错啊,能在我开车开成那种情况下,还能瞄准我的脑袋,枪法看来很好。怎么当初没有进部队,反而考进了警校?”聂然喜欢玩儿枪,对于那些枪法好的她说话间的语气也很是一副熟稔的样子。

那名警察看了一眼厉川霖,冷声地道:“我要跟着厉队。”

聂然了然,“原来是这样啊,那下次我再来Z市的时候有空找个地方比比枪法吧。”

“是。”

见他一本正经地应答了下来,聂然摇头轻笑道:“果然厉队带出来的人,说话言简意赅,冷冰冰,硬邦邦的。”

被指名道姓的厉川霖神色明显一滞。

“厉队,我们的人既然已经平安回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警方处理了。”季正虎看事情也基本完成了,为此不想再继续逗留下去。

厉川霖轻点了下头,语气一贯地淡漠,“嗯,这次多谢了。”

在和季正虎道谢的同时眼睛却看向了聂然。

聂然知道这次马翔的事情他帮了不少忙,后来为了任务也没给他好脸色,到底还是有些觉得亏欠了,难得主动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两次见面都在任务期,希望下次咱们再见面的时候不是任务期,而是假期,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如何?”

“好。”

虽然他知道聂然来Z市的可能性不会太大,这顿饭也不太可能吃到,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季正虎和厉川霖又交谈了一会儿,最后带着聂然他们离开了警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