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变相解释/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你现在呢,却像是我的跟班一样跟在我身后,你觉得林淮地下有知会是什么心情!一个好不容易进了预备部队,完成他所希望的那样,结果却只是在预备部队给别人端茶递水,那么的不思进取!”

聂然的训斥极为苛刻,在对面杨树时她丝毫没有的留下任何的情面。

杨树在听到她提及到林淮的时候,身体控制不住地轻颤了一下。

夜色早已经黑了下来,空旷的山路寂静无声。

聂然看杨树站在自己的对面,一言不发,漆黑的夜只有清冷的月光为这一片天地照出了朦胧的光亮。

她眼底一片冷然之色,对他说了一句,“杨树,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杨树拳头猛地握紧,用力的骨节泛起了白,却久久不开口。

“我只是……”他晦涩地说了这三个字,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虽然他很想解释自己并不是想进部队给聂然做小工,他是想成为更好的人。

但他看到聂然训练完之后那大口喘息的样子,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做这些事情。

“你只是什么?只是想帮我?”聂然何尝不知道他的那些心思和想法。

杨树看上去为自己各种细心妥帖的做着事,事实上他对于自己做这些事更多的是一种依赖。

林淮的死亡让他造成了一定的打击,而她恰好的出现让杨树有了希望,也对此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情结。

在秋风瑟然的夜里,聂然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杨树,只见他眉头皱得紧紧的,神色中带着不安和纠结。

聂然微凉的语气就如同这深秋的夜风一般,继续说道:“在训练场上你的确可以帮我,可在战场上呢?你要怎么帮?那个时候你连你自己都顾及不到,你能怎么帮?”

杨树很想开口说,他会努力,努力做到最好,这样就能随时随地可以保护她。

然而他知道这话一旦说出口,会显得多么的可笑。

聂然除了体能上稍显弱势,无论是谋算人心还是在技能上都是非常优异的。

以现在的他来说,可能除了游泳比她好些之外,其他的完全比不上。

两个人就这样静默地站在了路边,朦胧的月光照在了笼罩在他们身上,气氛有些冷凝。

可这一场景对于远处六班那些听不到他们对话的其他士兵来说,这种气氛看上去有些宁静而美好。

一新兵忍不住低声轻语地对身边的另外一个女兵问道:“他们什么情况啊?季教官不是让他们补跑吗?怎么跑那儿聊天去了?这两个人胆子够大的啊。”

那位女兵看着远处那两道模糊的身影,也小声地嘀咕了起来:“就是啊,这简直就是不把季教官放在眼里啊!”

女生总是比较八卦的多,听到她们两个的窃窃私语后,周围的人趁着休息聚拢了过来,看向远处的那两个人,聊了起来。

“不过刚才这女的喊得那一声可真响啊,那男的被她训得连头都不敢抬。”

“估计是跟班进来伺候她的吧。”

“我也这么觉得,瞧刚才那男兵殷勤的样子。”

那些人有说有聊的,坐在旁边休息的施倩听到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下意识地想要去看身边何佳玉的反应。

只见她坐在那里,眉头紧拧着,神色不悦,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就往旁边挪了挪,想来个眼不见为净。

结果,谁知道一名倚靠在树干上正休息的女兵声音轻柔却带着不怀好意地道:“说不定是男朋友呢。”

在场的人不禁哇了一声感叹了起来。

“不会吧,他们拿部队当恋爱场所呢?”

她们的声音惊动了季正虎,他模糊听到谈恋爱、男朋友的字眼,又看到她们盯着一个方向在小声讨论着,立刻也看了过去。

然后就模糊的看见远处月光下聂然和杨树两个人正站在那里交谈着什么,完全没有跑的意思。

这让他的面色瞬间冷了下来。

在部队里不按教官的命令训练,还站在那里正大光明的聊天,这个聂然实在是胆大妄为。

季正虎快步朝着他们两个人的方向走去。

一名好事的女兵看到后,不禁小声地提醒道:“快看快看,季教官过去了。”

“完了,这下他们两个要挨训了。”身边的一名女兵语气里掩饰不住的看好戏的心态。

“怕什么,那男的肯定会一力承担下来的。”这时候,那个靠在树干上的女兵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

就这一句话,让何佳玉这下彻底忍不住了。

她“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对着那群女兵怒声道:“你们说完了没?部队也同样不是给你们闲聊八卦谈心的地方!”

她说得很响,惹得旁边的男兵朝着女兵的方向望了望。

那群新兵碍于何佳玉是老兵,又加上知道她还有六班的其他几个人原本应该是在三班和四班的,虽然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要留在六班,为此不惜顶撞教官,被罚了好一顿,但这一点足以说明他们的能力比现在六班这些人能力强。

于是,这些女兵才来了两个月的女兵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噤了声。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和杨树两个人还站在那里,气氛依旧冷然。

聂然看他垂着眼帘不说话,也不想再继续和他这样浪费时间下去,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杨树,你不是神,你护不了我一辈子,而我聂然也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来护着!你应该做好你自己的,更何况成了预备部队的士兵并不是最后的终结,那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你要走的更远,飞得更高,才能对得起林淮的死。”

说完,她便转身朝着前方快速跑去。

在临走前,她似有意无意地朝着不远处扫了一眼,然后继续朝着前方跑去。

而她所看的方向正好站着原本想走过来训斥他们一番的季正虎。

只不过在听到聂然这番话后,他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杨树留在原地,在黑夜中他低垂着头,神情似有受到些许的震动。

季正虎因为杨树作为新兵就要带出去做任务,为此他特意有调查过,也从营长那里多少了解了一些他和聂然以及2区教官的牺牲的事情。

所以最终他还是决定让杨树一个人静静比较好。

季正虎转身折返了回去,对着已经休息了差不多的六班士兵们喊道:“立刻整队集合!”

原本还坐在那里的松散休息的士兵们在听到季正虎这一句话时,顿时站了起来。

其余那几个女兵看到季正虎折返回来,一边仓促带着帽子,一边奇怪地嘀咕着,“怎么回事,为什么季教官没有去管啊?”

“不知道啊,刚才明明就要跑上去训斥,结果又返了回来。”

几个女兵即使心里满是疑惑,可还是快速入了队。

季正虎带着他们重返回了部队,然后就地解散。

六班的其他人就此离开,唯独何佳玉他们几个人却自动留了下来。

刚才吃饭前他们训练,没办法说话,后来吃饭又那么那么急促,也没有时间,直到现在才稍稍留下了些许的时间。

他们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却都没有说话。

心里都有同样的疑问,为什么聂然会回来?

从看到聂然出现在训练场开始,他们的脑袋里乱乱的。

这两个月他们打心眼里希望聂然能回来,可现在等到她真的回来之后,又不知该怎么说。

毕竟有些事不是真的只要无视,就可以抹去的。

向来沉不住气的何佳玉看所有人都不说一句话,她实在是憋不住了,不过短短十几秒后,她就开口道:“我说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她回来了,你们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施倩看她反应那么大,凉凉地戳穿道:“要什么表示,她回来不是很好吗?你不是一心都想让她回来。”

“谁……谁说的,我……我才没有……”何佳玉脸色一僵,嘴硬地说。

“还没有?这两个月你和严怀宇有多反常,自己不知道吗?”乔维站在施倩旁边,挪揄地笑道。

乔维在下午看到聂然回归的时候就松了口气,他知道,马上有人就能镇住这两个像从精神病医院偷跑出来的人了。

这两个月他和施倩这两个相对理性点的人天天就像是个变态跟踪狂一样盯着何佳玉和严怀宇两个气压极低的人,就怕他们做什么反常的事情。

不过还好,庆幸的是这两个疯子化愤怒为动力,天天不要命的训练,直接把自己训得没力气瘫在地上为止。

“真是见过拼命训练的,还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命训练的。”

看施倩和乔维两个人一唱一和地配合默契,何佳玉气恼地推了推身边的严怀宇,“严怀宇你倒是说句话啊,从聂然回来之后你就没说过一句话。”

谁知站在那里的严怀宇神情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起伏,但靠近他的人都很清楚他的气压现在极低,脸色也绷得十分紧。

他抿紧了唇,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回去了。”

然后,就往宿舍楼方向走去。

何佳玉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说道:“你回哪儿去啊,事情还没解决呢。”

“你想解决什么事,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倏地,一道声音幽幽传了过来。

被拽住了的严怀宇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身躯不由得一震。

何佳玉转过头看到来人,更是呆愣住了,下意识地喊:“然……”姐字还在舌尖,她猛然清醒了过来。

还记得上次在废弃工厂里聂然说那些话的何佳玉憋闷地道:“不用,我才不想再被你说一次废物。”

那不甘还带着些许小情绪的声音让刚补完五公里的聂然听了忍俊不已,她笑着挑了挑眉梢,带着赞赏的语气道:“有骨气,那我走了,你们继续。”

说完之后,她就真的朝着宿舍走去。

何佳玉愣愣地看聂然就这样离开,有些无法接受地呐呐问道:“这、这就完了?”

施倩一脸看好戏地道:“那不然呢,是你自己拒绝她的。”

“我……”被噎的何佳玉咬着唇没了话说。

站在旁边的李骁看他们被聂然弄得不知所措的样子,难得清冷的眼底染上一层淡笑。

“那个,我能不能和你聊一下?”就在大家就这样望着聂然背影时,站在一旁的马翔却快步走上前去,拦住了她的去路。

聂然停了下了脚步,上下看了一下他,“看来你已经恢复好了。”

“嗯。”马翔点头,然后又问了一遍,“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聊一下。”

聂然手握成拳抵在了嘴边打了个哈欠,“明天吧,我昨晚为了完成任务一夜没睡,太困了,让我休息一晚。”

她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落在身后那几个人的耳朵里就变了味。

李骁乔维几个人立刻就听出了她话中的含义,知道她这是变相地向他们解释自己当初那些反常的原因。

果然,何佳玉在听到她的话后,神情变得呆滞了起来,重复了一遍,“完成……任务?”

等缓过神来之后,她像是为了确定自己没有幻听,转过头对着身边的李骁的问道:“所以然姐那时候真的是为了做任务才离开部队的?”

看李骁没什么反应,何佳玉急忙道:“是不是啊骁姐?刚才你是和然姐一起跑的,我不相信你没问她。”

她的一再的求证让李骁有些架不住,她点头道:“嗯,她是在做任务。”

“那……那她当天在工厂里说的话都不是真的?”何佳玉心里多少还是计较当初那番话的,到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话还让她心里头一阵阵的难过。

同样计较这些话的,还有严怀宇。

他在听到何佳玉这句话的时候,头猛地转了过来,紧紧盯着李骁、

但……对于这个问题,李骁望着已经快要走进宿舍大门的那抹背影,说:“这个……你可能要亲自去问问才行。”

因为她也不知道。

到底聂然是借着那次的任务说出了心里话,还是为了任务,故意说出那些话。

“对对对,我自己去问,自己去问!”何佳玉经过李骁的一提点,急冲冲地就往宿舍里跑去。

李骁想起聂然刚才的话,及时扣住了她。

“她熬了通宵又赶回来参加训练,让她休息一晚吧。”

乔维也点头,应和了一声,“就是啊,她既然回来了,就跑不掉了,还是早点散了吧,明天还有各种训练等着我们呢。”

“对啊,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等她修整好了再问也来得及。”施倩也同意地道。

一群人商量好之后,严怀宇就被乔维架着回去了。

李骁她们几个人回去的时候,聂然已经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休息了。

她们三个人为此都刻意放轻了手脚,以免惊扰到她休息。

一番洗漱过后,何佳玉因为不想吵醒聂然,所以并没有怎么过多的和施倩聊天,两个人很快的就上床闭目养神了起来。

剩下最后一个李骁向来是寝室里最晚休息的,她习惯在睡觉之前温习一遍书本,然后再上床,可今天不知怎么了并没有看书,直接关灯休息。

在屋内的灯光熄灭的一瞬间,看上去早已睡着的聂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关于那个解释……

其实她真的从来不为任何事物去解释的人,哪怕在回来之后她依然没有改变想法,她总觉得自己回来了他们也就懂了。

但……在听到李骁的话后,她却突然改变了想法,在临走前居然为此脱口说了那么一句。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这番话。

不过,那感觉并不坏。

朝着李骁的床铺看了一眼,聂然眯了眯眼,接着才转了个身再次闭眼睡了过去。

外面走廊的脚步声越来越少,直到没有一丝声音。

夜,越发的深邃。

整个部队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响,就连夏季的蝉鸣此时也早已没了声息。

一切都已经沉寂了下来。

只有深秋的夜风吹拂而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