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众人眼红,特别关照/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万籁俱寂的部队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起床哨。

顿时,还在宿舍沉睡的士兵们在听到起床哨的那一瞬间立刻睁眼从床上弹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就开始穿衣服整理被子。

何佳玉刚从床上跳下来,就发现聂然的床位上被子整整齐齐地叠放在那里,但却没有人。

“然姐呢?然姐去哪儿了?”何佳玉将聂然的床铺上下都搜了一遍,顺便连阳台外都看了一遍,可就是找不到人。

让她一度以为昨天的那些事都只是自己训练太累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何佳玉,你冷静点,她……”施倩看她一大早的也不洗脸刷牙整理被子,就在宿舍里面来回地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立刻就将她拽了回来。

何佳玉被她冷不丁地这么一扯,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她身上,两个人齐齐倒在了床上。

被当成人肉垫子的施倩疼得眉心一阵皱起。

倒是压在她上面的何佳玉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抓着她不停地问道:“你说然姐昨晚回来了没?是不是我幻觉啊,还是我现在在做梦啊?”

施倩的前胸后背两面夹击的疼得没办法说话,无法推开她,两个人就这样交叠在了床上。

这让早早起床并且刚洗漱完推门进来的李骁和聂然两个人诧异地停在了门口。

聂然看着她们两个人的姿势,带着一抹不怀好意打量着她们问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施倩和何佳玉两个人同时抬头,何佳玉在看到门口的聂然,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喊了一声,“然姐!”

好不容易身上的重量消失,施倩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没好气地看了何佳玉一眼,回答:“她以为昨晚看到你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所以现在正发疯呢。”

何佳玉窜到了聂然的面前,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很是不可思议地重复问道:“然姐,是你吗?我不会还在做梦吧?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聂然下意识地想要把手抽走,不过在看到她眼中充满期盼的神情后,那只想要推开何佳玉的手就怎么也抬不起来。

她扫了一眼手臂上紧握自己的那只手,轻点了下头,“嗯。”

“所以你那时候真的是在做任务,才……”才说那些伤人的话吗?何佳玉很想这样问,可真的话到了嘴边,她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停顿几秒继续道:“离开部队的吗?”

站在她面前的聂然很清楚的捕捉到她神色中的犹豫之色,知道她想问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但最后还是顺着她的问题,继续点头,“嗯。”

“那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假的了?都是骗我们的?是不是这样?是不是?”

她的再三询问事实上让聂然有些皱眉,她很不喜欢这样浪费时间,可又看到她脸上清楚的写不安和紧张的神情,忍了又忍,才点头应了一声,“嗯。”

听到这个答案后的何佳玉彻底松了口气,“太好了,太好了……”随后就猛地一把将聂然往自己身前一拽,狠狠地抱住了她,“然姐,我好想你!”

聂然因为修改过年龄,所以实际年龄比何佳玉小的她就连身形也娇小很多,在一不注意之间就被何佳玉抱了个满怀。

本来就不喜欢和人有直接肢体上接触的,加上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和女生抱过的聂然脸色几乎可以用扭曲来形容。

站在旁边的李骁看到她的神情,嘴角绷不住的想要上扬,接着默默地侧着身从门边上走了进去。

聂然分明看到了李骁脸上的幸灾乐祸,暗暗咬牙,深吸了一口气道:“马上就要集合出操了,你真的要一直抱着我吗?还有,你那张隔了一夜的油脸请不要往我衣服上蹭!”

何佳玉那一脸抱着她享受的满足,以及还时不时地蹭着她肩头衣服的样子,让聂然的内心很是崩溃。

说到最后那几个字时,她格外的咬牙切齿。

何佳玉被她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还没刷牙洗脸,倍感丢脸的她马上就松开了对聂然的拥抱,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我现在就去刷牙洗脸。”

施倩看到她落荒而逃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感叹着,“这家伙总算是活过来了。”

站在门口的聂然听到施倩的这句话,视线禁不住朝她望了过去。

活过来?

她是知道自己的话会对这些人造成一定的打击,特别是何佳玉这种心思单纯,为人简单真诚的人。

在听到这种话,心情低落是一定的。

可是她没想到,施倩居然会用活过来三个字来形容。

施倩感觉到了聂然的目光,冲她笑了笑,神色平常,并没有何佳玉这样患得患失大起大落的情绪,反而还玩笑地道:“我也去洗漱了,不然顶着一张油腻的脸,我怕也被嫌弃了。”

说完她就拿着洗漱用品朝着外面走去。

在临出门和聂然擦肩时,她突然停下来,眉眼弯弯地道:“哦对了,忘记和你说,欢迎回来。”

接着就真的离开了宿舍。

屋内就只剩下了聂然和李骁两个人。

“季正虎现在训练没有以前那么简单,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李骁检查完自己的床铺以及书桌,一边对着桌上的镜子带佩戴帽子一边对她提醒着。

聂然归置好自己的洗漱用品,同样拿起了床铺上放着的帽子,走到了她身边,看着镜子的李骁说道:“我发现你现在小心机也很深啊。”

“我?”李骁向来波澜不惊的声线微微上挑。

聂然带好了帽子,这才侧头看向她,“你知道我不喜欢解释,所以昨晚上在五公里训练的时候特意和我说了那么多,打算先下手为强,对吧?”

李骁愣了愣,然后才开口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把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你而已。”

“真的吗?”聂然可没遗漏刚才自己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她故作淡然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及不易察觉的紧张。她轻笑了一声,摇头,“李骁,你现在也学坏了。”

被看穿的李骁索性也不装了,凉凉地说了一句,“那也是受你影响。”然后转身往宿舍门外走去。

“……”受她影响?

她很坏吗?

没有吧。

她那么好,从来不偷鸡摸狗,也不烧抢掳掠,三观还那么正直。

哪里会带坏李骁啊。

“还是那一句,季正虎的训练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临出门前,李骁还是又一次地提醒了她一遍。

“嗯,我知道,他现在正准备大干一场。”聂然笑着道。

好不容易制度废除,就算六班还是无法和一班站在同一起跑点上,可是那些千金少爷一走,六班整个大环境就完全变了。

进来的新兵也都是通过考核才进入的。

季正虎憋屈了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施展,当然不会放弃了。

六班的苦难日子算是正式到来了。

站在门口的李骁看了聂然一眼,丢下了一句,“正是你所需要的。”

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走去。

正是她所需的?

什么意思?

嫌弃她体能差?

聂然顿时被气得胸闷不已。

这家伙,还敢嫌弃她?!

也不知道是谁当初替她教训的芊夜!

聂然整理好了衣帽,随后也紧跟着走了出去。

深秋初冬的早晨,说话间已经可以呵出些许淡淡的雾气。

预备部队所有人例行出操,在寂静的山脚下只听到他们踏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响亮的口号绕着训练场跑着。

“快点,所有人抓紧时间!”今天带着整个部队出操的人是陈军,对于季正虎的严厉和安远道的变态来说,他算是比较温和的。

在训练场上他对着那群士兵连声催促着,使得队伍里的步子又快了很多。

等到一个小时的训练结束,所有人才稍稍喘息着往食堂里走去。

聂然一如既往的还是拿到了最丰盛的病号餐,何佳玉她们看到后,不禁低声惊呼地道:“哇,然姐你这早餐好丰盛啊。”

聂然看到那么多补气养血食物,无谓地道:“你喜欢就吃啊。”

何佳玉看了一眼,眼底虽有羡艳,但还是摇头道:“不用了,你多吃点吧。”

聂然当初给古琳输血输得差点休克死掉,后来也没怎么好好休养就又拉去做任务,身体极度的虚弱,为此部队才会给她病号餐。

她怎么能吃。

“这个鸡蛋给你。”突然,头顶响起了一道声音,一颗白煮蛋随即放在了聂然的手边。

等聂然抬头,只见汪司铭已经朝着前面走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还有我的。”随后而来的是杨树,大概是因为昨晚上聂然有过严厉的训斥,今早的他神色有些不对劲,放下鸡蛋后也没有片刻停顿就往前面走去,生怕被聂然喊住一样。

聂然先是看了一眼那两个人步履匆匆的背影,又随后看了一眼桌上多出来的两份鸡蛋。

这是要吃撑死的节奏吗?

这边的聂然头痛不已这多出来的食物,那边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坐在周边的六班女兵们却议论纷纷。

“她这加餐的也过分了吧,我们喝白粥吃肉包子,她居然喝红枣核桃粥,还有阿胶糕那么补的东西。”

“还有更过分的你没看过吗,那个杨树给她自己的那一份鸡蛋也就算了,怎么一班的汪司铭也把自己那份鸡蛋给她啊?”

“这人到底什么来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特殊待遇啊?”

就在大家小声低语聂然来路的时候,乔维和马翔两个人一人一边夹着神色不怎么情愿的严怀宇走了过来。

然后将严怀宇安置在中间,两个人再次一左一右地夹着他。

在吃早餐前,乔维率先笑着道:“昨晚太过仓促,时间也不够,都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声,欢迎归队。”

“嗯,你这么欢迎我,我要是不给表示,就不太好意思了。”聂然抿着唇冲他浅浅一笑,乔维听着那话心里顿觉不妙,果不其然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推脱,就看到聂然将手边的那两份鸡蛋推到了他的面前,“这是我的表示,请你务必收下。”

旁边的施倩看到这里,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而何佳玉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埋在碗里,肩膀不停地抖动了起来。

倒是李骁很是淡定地吃着东西,只是认真仔细的看就会发现她的嘴角也轻轻上扬了起来。

乔维看到桌前莫名多出来的两个鸡蛋,脸彻底垮了下来。

一下吃三个鸡蛋,会闷的吧?

“你们两个有谁想多吃一个的?”乔维扭头对他们两个问道。

严怀宇一直沉默地埋头吃东西,没有出声,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似的。

乔维只好将鸡蛋推给了马翔,“你刚出院,需要多补补,多吃点吧。”

马翔是这三个里最老实的,也从来不懂得拒绝,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替乔维分担了一个鸡蛋。

整个食堂里伴随着食物的香气,众人们都松懈了不少,吃饭间偶尔交谈了那么几句。

但就是那么几句话,却让刚进门的季正虎眉头紧皱了起来,他看到六班的士兵们如此松散,立刻冷呵地道:“谁让你们吃饭聊天的!三分钟后六班所有人全部集合!”

六班的那些士兵顿时打了个寒颤,几乎是下一秒就开始不停地朝着自己嘴里塞食物。

聂然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季正虎,对着身边的李骁哀叹了一声,“完了,季正虎这回是真的要大展拳脚了。”

但只得到了李骁淡淡的一句,“快点吃。”

顿时,整个食堂里只听到碗筷触碰的声音,以及那些人大力咀嚼食物的声音。

三分钟后,六班所有人已经全部放下碗筷,在食堂门口集合。

季正虎在确定所有人都已经集合完毕后,带着他们朝训练场走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聂然看季正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往训练场更深处走去。

那里在以前季正虎都不曾带他们去过。

走了大约五分钟的路程,展现在聂然眼前的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东西——障碍训练。

那些东西在前世基本上是她每天都要训练的,就是在新兵连这些东西也是训练项目之一,可她相信在预备部队,这些东西绝对不会像在新兵连那么简单。

季正虎站在他们的前面,脸色沉冷地命令道:“今天这些障碍项目每个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过,否则就给我加餐!”

新来了两个月一直在和五公里较劲的众人们在看到新的训练项目后,也都来了精神,整齐地喊道:“是!”

障碍训练,顾名思义就是在道路上设置各种障碍。

有当初聂然给杨树训练的低姿态匍匐,攀高墙,跃进深水池,以及让聂然最为讨厌的“懒人梯”。

说是懒人梯,事实上那玩意儿一点也不懒。

它是一个高十米,斜坡达到六十度的梯形平台,斜坡上放着距离相同的横木,每个间隔的距离都不小。

士兵们要从一边爬上去,然后再以同样的姿势趴在横木上,利用手臂的力量撑起整个整体,快速地从上面爬下来。

这东西就是连优秀的事情也见了头痛不已。

因为教官们是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设置,让士兵们轻松过关,他们会在横木上放上滑腻的青苔,所以只要稍不留神手下的力量不足够支撑身体,就会从上面直接摔下来。

“聂然,你加倍训练!”被特别点名的聂然皱着眉头,心里不禁为自己默哀了一把。

就这个小身板,只能拼了。

周围的人纷纷朝着聂然看了一眼,那些见她一日三餐有特别待遇的人更是不禁在心头冷笑。

就这些障碍项目正常训练都能累得半条命都没有。

加倍训练,呵,那还不是直接弄死她了。

看来季教官对于聂然的特殊也很是深恶痛绝啊。

一群人就这样站在那里,坐等着看好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