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她恐高?/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

日光打下来,照得人身上有着干燥的暖意。

如此适合休憩片刻的时光,训练场上却一片正在热火朝天的训练着。

每个人都有条不紊的跟着教官的命令翻越攀爬。

与以往的情况不同,在训练期间聂然并没有听到六班任何一个士兵低声喊苦叫累,而是每个人都努力地前进,即使是摔倒了,体力跟不上了,他们也不会像那些千金少爷们那样哀嚎不已。

“快点!跟上前面的!”季正虎站在边上,对着他们这些正打算穿越低姿网的人。

在扑倒打算匍匐通过那张网时,她发现那张网下带着细碎的小石子,而且网上还缠着细小的铁丝。

看上去那些铁丝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聂然却很清楚,那些东西有多么的可怕。

只要稍不留神,它就毫不留情的透过衣服扎进皮肤里。

甚至就此挂住。

就在他们这群人还没过网的三分之一,聂然就听到周围时不时的传来几声低低的呼痛声。

“嘶——”

有些比较能忍的人就闷哼了几声,继续往前。

聂然知道这些铁丝的威力,为了防止被挂住勾破,她一直都压低着身子,可就是这样,她身上的力道全部压在了那些小碎石上。

那带着棱角的碎石让她全身都疼。

多在地上磨一会儿,手上已经起了一层红。

比起当初和杨树一起训练时的那个网,这个低姿网的威力更大,有了这些锋利的小碎石作为阻碍,使得前行很是吃力。

在四肢的疼痛和体力的消耗下很是容易犹豫停滞,而聂然也不例外。

这种快速、完全不让人喘息的训练方式让本来就两次失血过多身体还属于亏空状态的聂然很快就承受不住了。

在第三次穿过这张长达四十米的网时,她的体力已经不行了。

她在碎石尘土飞扬中大口喘息着,只是停滞了两三秒的喘息时间,想缓和一下四肢的力量。

等她想继续匍匐前进时,突然间身形一顿。

糟糕,被勾住了!

聂然暗骂自己真是个蠢货,明知道这玩意就是逼迫那些想要偷懒的人才设置的,居然自己还会停下来。

“然姐,你还好吗?”身边的何佳玉可看聂然没有跟着自己一起往前,而是停留在身后,不由得对着她小声问道。

“我没事。”聂然想要往前,那些原本勾着衣服的密密匝匝的铁丝再次深入,已经扎到了她的皮肤上。

站在旁边的季正虎发现了她的停滞,厉声怒斥道:“聂然,谁让你停下来的,快点继续!”

被点到名字的聂然握了握拳,咬牙最终猛地一个用力,一阵疼痛从腰间传来。

完了,腰间肯定被勾出血了。

“继续,快点,不要停!”耳边,季正虎的呼喝声不绝于耳。

聂然忍着疼继续匍匐往前,速度比刚才更为快速。

她知道自己再迟疑下去,只会受伤更多。

周围那些人渐渐的从一开始的偶尔的低呼到后来不绝于耳的抽气声和呼痛声。

聂然知道,这些人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身边的那群人在通过长达三十米的铁网后,立刻冲向了前方的五米高台,准备跳水。

除了聂然还在铁网下继续爬行着。

只因为她的训练比别人多上一倍。

她咬着牙根,忍着手脚上被碎石磨砺地痛楚以及腰上的疼痛,不停息地朝着前面爬去。

额间的汗水因为疼痛和运动而顺着脸庞滑落下来,滴在了地上。

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

尽管她刻意压低了身子,但时间一长,身体总会在不经意间还是勾到那些铁丝,导致她背部划出了两三道的口子。

大量的训练让她浑身是汗,咸涩的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也触碰到了她的伤口,疼得她太阳穴一阵一阵地跳动着。

但也幸好有这些细小的疼痛让她足以清醒着坚持完成训练。

站在旁边的季正虎站在高台下看着那群人一个个朝着水池跳下,随后他又看了一眼还在铁网下匍匐前行的聂然。

在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下,她的动作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不过脸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看。

季正虎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接下来的在看那些人的训练时,他经常会转过头去盯着聂然,以防她一个人在那边会出现问题。

不过,所幸的是她很坚强,超乎常人的坚强。

在受过枪伤失血过多的情况下,还硬挺着完成了低姿态匍匐训练项目,跟上了大部队的节奏。

季正虎看聂然朝着高台快步走来,脸上不露神色地对她喊道:“快点上高台!”

已经迟了很久的聂然连歇口气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季正虎给呵斥催促地往高台上赶去,站在了最后一个位置上,等着那群人按照数字排列一个个朝着水池跳下。

只是,这五米的高度说高不高,可说短也不短。

前面那几个女兵一看到这高度就有些心慌发憷了起来,不敢往下跳。

“你们在干什么,快点跳!”季正虎站在下面,看到那几个女兵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立刻怒吼了起来。

那几名女兵心里有所畏惧,但听到季正虎这么一声怒吼下,脚不得不往前挪了一小步。

但等她低头往下看去时,心里的恐惧感让她退了回去。

“不……不行,我有点怕,你们……你们先跳吧。”其中一名女兵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高度,对着身边的几名女兵说道。

其他女兵被她的话无形之间也影响了,站在高台上有些停滞不前。

身后的那些男兵眼看着时间就要过去,又看到前面的女兵不跳,也不再浪费时间等下去了,陆陆续续地穿过那几名女兵就往水下跳。

“噗通——”

“噗通——”

听着那跳水声,平静无波的水池里一朵朵水花四溅开来。

何佳玉他们曾经在海岛上从悬崖峭壁上攀爬下海,那高度远比这区区五米高台,所以也很利落地往下跳去。

最后就剩下那些女兵和聂然还留在高台上。

聂然倒不是害怕,只是刚才训练过猛,一阵眼晕。

“你们在上面干什么,快点跳下来!”季正虎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是不是要我上去亲自请你下来!”

那些女兵被训斥的犹豫不决,既害怕跳水也害怕教官的呵斥。

季正虎抬头望着那群女兵,指着隐藏在那群人身后的聂然,说道:“聂然,你先给我跳!”

站在前面的女兵听到后,纷纷松了口气,马上让开了一条路,将身后的聂然暴露了出来。

还有些眼晕的聂然站立在那里,依然没有往前挪动的意思。

季正虎站在下面,继续对着她说道:“快点跳!”

正在奋力向前的施倩和何佳玉她们听到季正虎一声声的吼声,不由得停了下来,朝着高台上看去。

只见聂然站立高台之上,完全没有想要往下跳的样子。

何佳玉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然姐怎么回事啊?她难道有恐高?”

“不知道啊。”在她旁边的施倩也很是不解,但也不能确定,在部队训练的时候从来没有高空作业,在海岛的时候也不曾看到聂然有过攀爬之类的项目。

“然姐,跳吧,没事的,这很安全的。”何佳玉看聂然站在五米之上的高台,就是不肯往下跳,以为她是害怕,浮在水中冲着她劝说道。

“是啊,聂然,跳下来吧,我们都跳了。”施倩也在旁边加油鼓劲地道。

站在高台上正努力压制着最后一点眩晕感的聂然听到这番话眉头又再次紧蹙了几分。

这两个家伙是当她有恐高症?

聂然对她们两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要不是那点眩晕感让她不得不停下,她早就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了。

哪里会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给别人观赏。

“聂然,你到底在干什么,快点给我跳!”季正虎对于她这样巍然不动的模样,很是不悦。

而已经游到终点的士兵们从水池中一跃而上,浑身湿透地坐在地上喘息不已。

何佳玉他们离终点不远,可为了聂然还是浸没在水中,对她加油。

“然姐你可以的,下来吧!”

“聂然快点跳下来吧,时间不够了。”

听着下面传来的各种呼喊声,聂然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往前挪动一步的意思。

杨树看到她这样,更加加快了速度,在完成了训练后重新返回到了高台下,焦急地看着她。

坐在终点休息的那群人里有不少坐等着看聂然好戏的新兵。

特别是昨晚上那些女兵们。

一名女兵嗤笑着望向聂然,“这个新兵到底行不行啊,不会是走后门进来的吧?怎么体能那么差。”

“谁说不是啊,看她连进部队的时间都比我们迟了两个月,估计来头不小。”另外一名女兵擦了把脸上的水,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对啊,不是说预备部队的六班专门塞那些千金小姐和少爷的么?”

挨得很近的男兵听到她们的对话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可是现在不是已经整理掉了吗?”

“谁知道啊,估计是某些人背后有大树呗。”又是一句不阴不阳,不温不火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所以体能那么弱也能进来。”

何佳玉本来注意力全在聂然的身上,也并没有听清那群人在说什么,可当她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后,猛地转过头冲着那群人大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然姐是加倍训练,加倍懂不懂!你们倒是加倍连续不断训练试试看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谁知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她吃得那么好,那么补,不消耗点,天干物燥的小心流鼻血。”

众人听到后,立刻点头。

“就是啊,她吃的比我们好,训练的当然也要比我们多才公平啊。”

“没错,想要搞特殊总要花点代价才行啊。”

一群人在旁边连脸点头称是。

“你们!”

气恼不已的何佳玉正打算上去和他们理论一番,结果就听到身边的乔维难得冷冷地道:“她吃是病号饭,你们想吃,可以申请。”

那几个女兵不以为意地道:“病人?一个新兵刚进来就病了,骗谁呢。”

何佳玉这回算是听清楚了,她从水中一跃而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谁告诉你她是新兵了,她都进预备部队快一年了,是你们的前辈,是老兵懂不懂!”

老兵?

前辈?

这两个词让在场的人愣了愣。

但紧随而来的却是更大的不屑。

“一个都受训一年的老兵体能还这么差……”

“放水了吧,我们才训练两个月的都比她行。”

“谁说不是呢。”

“闭上你们的嘴!”倏地,严怀宇暴出了一声怒喝,惊得就连站在高台上的聂然都睁开了眼。

严怀宇怎么了?

和谁闹不愉快了吗?

突然横生出的变故让在场的那些女兵惊诧不已,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很是诧异地望着他。

其中一个最先回过神,很是生气地道:“你一个男兵对女兵凶什么凶!你……”

她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严怀宇霍然转过头,用一种极为冷厉的眼神盯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