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是我给咱班拖后腿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女兵一接触到那道隐隐凶狠而阴森的目光吓得她心头一跳,后面的话自动自发的就咽回了喉咙里。

在场的其他新兵看听到这些老兵的训斥,也不敢多说什么,更何况还在严怀宇如此摄人的眼神下,那群女兵收敛了不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

只不过这个气氛很快就随着水池里“噗通——”一声,给打散了。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聚集在了水池内。

原来聂然在他们争执的时,还是坚持地跳入水中。

何佳玉原本紧皱愤怒的小脸在看到水池里的聂然后,立刻舒展开来,笑着拍打身边的施倩,激动地道:“跳了,跳了!然姐跳了!”

施倩和乔维他们几个人也轻松了一口气。

坐在旁边的严怀宇凝重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他望着水池里的聂然,眼底带着复杂的神情。

“然姐,加油啊!你可以的!”

聂然不过就是这么纵身一跳,结果惹得何佳玉各种加油欢呼,引得其他班级的人在训练时都侧目看了过来。

如果是以往,聂然一定觉得丢脸,不过就是跳水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的吗?

可此时,她却没这个心情。

因为,在入水的那一秒,眼前又突然袭来了一阵眩晕,还没来得及准备屏息,随即被浑浊而又带着凉意的水所代替。

那池水进入了鼻孔里,灌入了嘴里,让她不禁眉头紧皱了起来。

聂然想要踩在水底,先稳住自己,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水池的深度远超于她所计算的。

脚根本踩不到底。

带着森森凉气的冷水很快将她彻底覆盖淹没。

在水下无法呼吸的聂然被这一阵阵的眩晕折腾的只能双手不停地挣扎着。

可越挣扎眩晕感就越强烈。

无奈之下静止下来,慢慢的、慢慢的沉了下去。

已经在聂然跳水后上岸的何佳玉他们站在水池边,看聂然在跳入水中之后,没有任何的反应,脸上的神色渐渐凝滞了起来。

“怎么水池里没动静?”施倩皱着眉头,低声地问。

身边的乔维也神色严肃了起来,“按理说应该浮上来了才对。”

施倩忽地声音微扬,“不会是溺水了吧?”

这下乔维也紧张了起来,“不可能吧!”

李骁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轻皱了起来。

一旁的严怀宇本来已经偏过头去,但听到施倩这句话,猛地回过头,紧紧盯着水面。

眼看着水面越发的平静,却不见聂然的踪影,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站在高台下的杨树看水池里没有反应,也开始着急了起来。

他不禁想起聂然在海里差点被溺的那次。

难不成聂然溺水了?

周遭的人看聂然入水后,一点动静都动静,忍不住又开始小声地讨论了起来。

“怎么回事,人呢?不会是淹了吧?”

“说不定是跳水吓得直接晕过去了。”

“这体能也太糟糕了吧。”

周围的人碍于严怀宇他们这些老兵在旁,只能压低了声音在旁边说着。

此刻,严怀宇已经顾及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了。

聂然入水已经有五六分钟了,一次冒头都没有,如果她不是故意在水里锻炼自己的肺活量,那就是溺水无疑了。

溺水……

这两个字让他心头一沉。

就在他打算站起时,忽的一下水池里一道沉寂已久的身影破水而出,伴随着巨大的水花。

在秋末的日光下,水珠四溅开来,折射出五彩璀璨的光线。

浑身湿透的聂然就这样浮在水中,黝黑明亮的眸子里充满着冷静和沉稳。

头发一缕缕地搭在她的额前,本该狼狈不堪的她,此时在他们看来却如此的亮眼。

站在岸边的何佳玉她们大大地松了口气。

而本来已经打算冲到水池里救人的杨树在看到她冒出来,有些呆住了,愣了好久。

在水中的聂然在露出水面的那一刻,使劲地喘息了一口。

那种胸腔里强烈的压迫感顿时缓和了一些。

刚才她因为眩晕不得不停止挣扎的动作逐渐沉入水下,还好在当初和杨树一起训练过肺活量,以至于她能够在水里待上一定的时间。

只不过,原本想晕眩的症状轻缓了一些后再重新回到水面。

可让她没料想的是,她的眩晕并没有随着时间变得转好,反而更加加重了起来。

聂然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游上去,很有可能就真的溺死在这个水池里。

她睁开眼睛,抬头往上看,在浑浊的水中视线受到阻碍,只能隐约看到流动的水波间有光线投射进来,却无法目测出距离。

这让神智还有些清醒的聂然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爆了个粗口。

长时间的屏息让她的胸腔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眼前的眩晕和大脑的缺氧让她的神智开始慢慢混沌,眼神也迷离了起来。

不行,不能就这样晕过去!

一旦晕过去就意味着死。

不,她不能死!

她绝对不能再次溺死在水里!

绝不!

在浑浊的池水中,她霍然睁开了眼睛,凭着最后的意志力强制保留了最后一抹清明。

可这份清明仅凭着意志力根本无法维持,要想游上去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为此,她毫不犹豫地将手摸向自己的腰间。

那里是被刚铁丝勾破出血的地方。

只是在后来训练里,随着时间血液凝固覆盖住了伤口,痛楚减轻了很多。

现在为了能重新游上去,她不得不再次将腰间的伤口重新弄撕裂。

手上的力道猛地一个用力。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腰间传来,直达大脑皮层的痛感神经。

顿时,眼前的眩晕感被眩晕感就被压制住了。

趁着腰间剧烈的疼痛,聂然立刻用尽了全力朝着头顶那片混沌中的光线游去。

这才成功地冲破出了水面。

聂然浮在水中,腰间的疼痛就像是小刀扎着她,让她保持住了那份清明感。

索性她便再一次地投入到了训练之中,朝着终点游去。

刚才有被她小小吓到的季正虎在看到她快速的池中游泳后,这才缓了下来。

这丫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沉在水里面是在锻炼自己的肺活量吗?

季正虎在确定她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抬头对着还站在上面的那些女兵喊了起来,“快点,其他人快点跳!”

那些被又一次点了名的女兵们面面相觑地互相看了眼周围的人,可还是谁都不敢跨出去。

“再不跳,这次的训练成绩你们将全部为零分!”季正虎看她们还不肯跳下来,冷声地对她们下达最后的通牒,“快点给我跳!”

上面那几个女生一听要变成零分,这下从恐惧变成了慌张。

预备部队和别的部队不同,每次的训练成绩都是被记录下来,然后将来归档后再按照这些平时成绩以及考核成绩综合下来,才被确定送往哪里的。

所以每一次的训练都是至关重要的。

有几个女兵站在高台之上,看见水池里正在奋力向前的聂然,踌躇了几秒,觉得连聂然都能跳,没道理她们不能跳。

于是,那几个女兵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高台的边缘,咬紧了牙根,笔直地就一跃,从五米高的高台之上跳入了水中。

“噗通——”

不过就一秒的时间,没有波澜的水池再次水花飞溅了起来。

第一个跳下去,第二第三个也随后紧跟着跳了下来。

这时候,聂然早已经到达了终点。

可惜,她的训练是所有人的两倍,她只能在水中一个翻转,用脚蹬着水面,然后再次滑入了水池中。

其他晚比她跃入池水中的那些女兵在几个来回结束,就直接上了岸休息了。

整个水池里就剩下聂然一个人在继续奋斗。

季正虎看她短时间内不会马上结束,就带着剩下的那些人绕着训练跑圈,但目光时刻放在水池里,以防聂然再次出现刚才的情况。

正围着外围的跑道跑圈的何佳玉他们也紧盯着聂然那个方向。

“骁姐,然姐已经练了很久了,她可是为了古琳输血差点休克过,这样训练下去会不会出问题啊?”何佳玉一边跑一边问着身边的李骁。

李骁神色淡然地也随之看了一眼水池的方向,“她自己应该能掌握,而且季正虎不会任由她出问题的。”

何佳玉觉得李骁说的话不错,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一圈……

两圈……

那群人在跑道上跑着。

而水池里的聂然就一个来回一个来回的接连不断的游泳。

直到那群人跑到第四圈的时再往水池里看去,发现人……不见了!

不见了?

这让才刚放松下来的何佳玉他们神经再次绷紧了起来。

“她人呢?”何佳玉瞪大了眼睛朝着水池里看去,用眼睛仔仔细细地搜寻了一遍,但还是找不到她的踪迹。

“不会又沉下去了吧!”施倩忍不住的道。

顿时,在场的那几个人神色凝重了起来,都停了下来。

又沉下去?

马上她的训练就要结束了,为什么又要沉到水池里去?

这次她又要多长时间才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站在那里的季正虎很快就发现这几个脱离队伍的人,大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去。

“聂然又沉下去了!”何佳玉指着水池的方向,对着季正虎道:“不会是出问题了吧?”

季正虎顺着她的方向看去,聂然的确又一次的不见了。

水面上只是微微起着波澜,很是平静。

人呢?

人怎么不见了?

季正虎不由得朝着水池方向跑了过去,身后的何佳玉他们也紧跟在后面。

水池里的水浑浊的不像话,实在是无法看清楚水下的动静。

站在所有人身后的严怀宇是最后一个走过来的,他本不想来,可又控制不住地担心,最后还是面色不甘地走了过来。

但等他确定聂然又一次的在水里“消失”后,他的心立刻被揪起。

不见了,她又不见了!

但这群人和聂然都相处了一段时间,多少有些了解她的为人,知道她向来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并没有立刻就跳水搜人。

而是所有人静静地站在水池边上等着,就像刚才一样。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七分钟……

时间早就已经超过了第一次她沉入水中的时间。

这下,那群人有些耐不住了。

严怀宇第一个作势就要往水池里跳,季正虎第一时间将他扣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

“我要……”他的救人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耳边再次响起了一阵水声。

从水池里飞溅出来的水花让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哗啦啦——”

聂然的身影再次从水中冒了出来。

她处在水池的末端,脸上带着水迹,她抹了一把,对着季正虎开口喘息地道:“我……完成了……”

原来聂然在最后几个来回时,利用潜水加快了完成了的速度。

她感觉自己在水里待的时间太长了,伤口不利于长时间泡在水里,所以必须要尽快上岸才行。

最后就决定耍个小聪明,用潜水的方式来完成最后的几个来回。

“然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溺水了呢!”何佳玉带着恼意说道。

聂然扯了下嘴角,然后粗喘着气对季正虎问道:“教官,我可以上来了吗?”

季正虎眉眼发沉,他也知道以聂然现在的身体能撑到现在不易,所以对于她的小聪明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他冷声地转头对跑道上的其他人说道:“马上集合,去食堂吃饭。”

“然姐,你抓着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何佳玉刚想要伸手,就听到季正虎对他们一群人冷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我的话,马上集合区吃饭!”

“可是然姐……”

何佳玉的话说了一半,施倩立刻就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随后对着季正虎大喊了一声:“是!”

就把何佳玉给带走了。

剩下个几个人看聂然没事也都放下心,就跑去集合了。

水池里的聂然被这样迅猛的训练,训练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手脚并用很是狼狈地从水池里爬了出来,她坐在地上喘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再次站了起来。

“我还要加餐多久?”

聂然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等着自己的季正虎,问。

季正虎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不是想把规矩给改了么,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

果然是这样!

聂然不停呼哧着喘气儿,想要尽快平复下来。

“但你也不能这么关照我啊,咱们班的李骁可是为了六班舍弃一班的,你不应该在她身上多花点心思吗?”

季正虎这时慢慢转过头去,语气里么有一丝波澜地陈述,“除了技术性上你能压制她之外,体能你差她一大截。”

聂然做投降状,“好吧,我知道了,是我给咱们六班拖后腿了。”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朝着食堂的方向慢慢挪了过去。

站在原地的季正虎动了动唇,似乎像是要解释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解释。

聂然捂着自己的腰间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食堂门口,何佳玉她们早已在那里等候着她。

“然姐,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聂然轻摇头,“我没事。”接着她就像是很赶时间地问旁边的马翔。“你昨晚说有话要和我讲,说吧,什么事?”

“你……你不先去吃饭吗?”马翔指了指食堂。

聂然无谓地摆手,“没事,你先说。”

大有一副我等你说完再进去吃的意思。

可就是这个态度却莫名地惹得严怀宇不高兴了,他很是暴躁地训斥,“说什么说,衣服湿漉成这样还站在吹风,是不是病号饭太好吃了,还想继续吃下去。”

聂然愣了一下,苍白的唇勾了勾,“哟,怎么,两个月不见脾气见长啊。”

刚在那里就摆出老兵的姿态训斥那些新兵,现在又来训斥自己,真是长进了。

“其实我也然姐你还是先吃吃东西吧,不然饭菜冷了就不好吃了。”何佳玉在旁边也建议道。

“是啊,先吃再说,反正也不急啊。”施倩也赞同地说。

聂然笑意不减,捂着自己腰间的手越发的紧了起来,声音虚弱地道:“我感觉我吃不了了……”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就朝着旁边一歪,倒了下去。

你们猜霍霍会出现吗?

PS:明天中秋节哦,大家记得要吃月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