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自己的身体,要好好照顾!/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人被聂然这样突如其来的晕倒都吓了一跳。

杨树和严怀宇两个人更是因为她的晕倒而冲击过大,愣了将近三秒。

站在她距离比较近的何佳玉反应比较快,马上冲到她的身边,“然姐,然姐!”

只是这么喊她也叫不醒,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的吓人。

聂然在被她连番推了几下,捂着腰间的手这才被震松了开来,只见她的手心里一片鲜红。

让何佳玉不禁低呼出声道:“血,是血!”

周围的人一听,目光齐齐地朝着她的手上看去。

受伤了?

她居然受伤了?!

一定是在穿越铁网时候受伤的!

水里没有设置障碍,不可能会受伤。

也就是说,她是带着伤加倍训练高台跳水的?

怪不得,刚才她站在高台上迟迟不肯下来,一定是怕入水的时候牵扯到伤口。

所以才会沉在水里那么久,肯定是疼得差点晕厥过去!

可就是这样还坚持完成了加倍的训练。

李骁他们看在眼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季正虎的正常训练对于他们都是不小的考验,更何况对聂然还是双倍,又受着伤。

这要多大的毅力才能熬下来。

而远在训练场的季正虎在看到聂然倒下后,脸色一变,顿时朝着食堂的方向跑去。

等跑到不远处,一眼就在看到她手上和腰间衣服上沾染的红色,拧头眉起。

刚才在铁网训练的时候他是知道聂然受了伤,但伤口并不深,怎么会现在会流那么多血?

所以……后来几圈的水下训练她会耍小聪明,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这才为了完成他的要求潜水的?

他脚下的步伐更快了些。

蹲在那里的何佳玉看她腰间的衣服被血一次次的渐渐晕染的更深,于是连忙对着身边的人喊道:“快,快来个人搭把手送医务室!”

她的一声大喊,率先惊醒了严怀宇,他快步奔到了聂然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直接就往医务室方向跑去。

杨树仅比严怀宇慢上半拍,只能紧跟在他身后。

一群人随即跟在了后面,浩浩荡荡地朝着医务室方向跑去。

正在食堂里吃饭的其他人在听到食堂门口的动静后,又瞧见那个聂然晕在严怀宇怀里被送去医务室,纷纷面露不屑和嘲弄之色。

“还老兵呢,训练才第一天就晕倒,这得弱成什么样才会有这种事发生。”

“而且看看那群人,都一个个围着她转,这哪里是女兵,分明就是公主。”

“真是倒霉,和她分在同一个班级。”

众人趁着季正虎也跟着一起去医务室,没人看管,小声地嘀咕着道。

“倒霉的不是分在同一个班,倒霉的是这么一个病秧子留在咱们班,一旦训练不过关,我们就要一直陪着她。”某个餐桌上,一道声音幽幽响起。

这一句话犹如一道雷炸响在他们六班每个人的耳朵里。

是啊,部队最重要的就是团队合作。

这将来聂然拖了班级后腿,那他们岂不是都要陪着她受罚了?

想到这里,那群人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对于聂然的厌恶更是加重了三分。

而另外一边,聂然被严怀宇抱着很是速度地冲向了医务室。

“医生,医生!有人晕倒了!快点救人啊!”

他冲进去的时候没办法推门,只能一脚将医务室的门给踹开了,直接闯进去。

把里面的医生们给吓了一大跳。

可当听到他说有人晕倒、救人之类的话时,那些医生马上镇定了下来,跑过来把聂然放在了病床上,将她快速地检查了一遍。

发现除了腰间的伤口,脏器和头部都没有任何的伤口。

排除了那些大的可能性后,他们这才用挡风屏挡住了那群人,细细地检查起她的身体状况。

在一系列的检查完毕,那名医生放下了听诊器,对站在外面正等待的那群人说道:“没什么太大问题,应该是低血糖加上伤口撕裂有些感染,打个点滴休息会儿就好。”

严怀宇他们听闻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确定聂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季正虎就将严怀宇这群男兵给带走,并且让何佳玉她们这几个女兵帮忙换下聂然的湿衣服,以防她到时候感冒。

一顿折腾完,午休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何佳玉自告奋勇留下来,说是要寸步不离地陪着聂然,以防她出现问题。

李骁和施倩知道她这是两个月不见聂然,想多留在聂然身边。

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午休一结束,她们两个人就离开了。

何佳玉就这样一陪就陪到了傍晚时分。

聂然总算慢慢转醒了过来,当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一阵眩晕感再次袭来,让她眼前发黑,脑袋重如千金似的。

太阳穴上的胀痛和腰间传来的针扎的难受让她立刻眉头紧皱了起来,抬手想要按自己的太阳穴。

坐在一旁无聊发呆的何佳玉在看到聂然这一举动,马上扑到了她身边,问道:“然姐,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把医生叫过来?”

一连串的问题就好像机关枪一样朝着聂然一顿扫射。

聂然捂着头,表情有些痛苦地问:“我睡多久了?”

“睡了一个下午了。”何佳玉很快地回答。

本来她以为聂然一两个小时也就醒过来了,结果足足睡了一个下午。

天知道这一个下午她是怎么熬过去的。

医务室里什么都没有,那些医生都各忙着自己的事情,谁都不搭理她,害得她一个下午就这样傻坐着,连个聊天的对象都没有。

早知道,还不如去训练呢。

好歹不会像这样盯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啊,太无聊了。

“一个下午?”坐在床上的聂然眉心蹙起,像是不可置信自己在医务室里足足躺了一下午,“医生有说我是什么问题吗?”

何佳玉如实地说道:“哦,他说你低血糖加上刚才训练擦伤时的伤口感染。”

“低血糖?”

不可能吧,她怎么会低血糖呢。

但何佳玉却点头道:“是啊,医生说你身体本身比较虚弱,又加上大量训练导致的低血糖,所以才会晕厥。”

大量的训练导致低血糖?

聂然正坐在床上想着,此时门外已经听到屋内声音的医生走了进来,一看到聂然果然已经坐在了床上。

他便走了进来,问道:“你醒了?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聂然看到是原来上次给她治疗手腕的那名军医,接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那名军医看了看差不多快点结束的输液袋子,“那等打完点滴你就可以回去了。”

聂然点头,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何佳玉说:“你先回去上课吧,我等会儿自己回去就好。”

“不行,你身体那么虚弱,我得搀你回去。”何佳玉立刻拒绝。

聂然听了她的话,不由得轻扯了下唇角。

好蹩脚的理由。

明明就是不想去上课,还非要说的那么好听。

一旁正在给她写病历的那名医生并不知道何佳玉心里那些小九九,反而还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这倒是,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血糖标准特别低。”

聂然眯了眯眼,重复了一遍,“特别低?”

那名医生点头,“是啊,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吧,怎么会那么低的血糖。”

“没有啊,她早餐吃的比我们都丰盛,是病号……”何佳玉说到一半,突然停顿了几秒,“不对,她曾经大量给人输过血,会不会是这个造成的身体虚弱和低血糖?”

“输血?输了多少?”医生停下了手中的笔,问道。

何佳玉很慎重地道:“输多少我不清楚,但是她当时输得差点休克死掉。”

回想起当初聂然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头还心惊肉跳的很。

那名医生眉头皱起,很是严肃地道:“那应该是输血的问题!正常人输血一般只能两百毫升到四百毫升,你输血输到几乎休克的状态,这对身体很容易造成巨大的伤害,你对自己的身体也太不负责了。”

越说到最后,医生的神情就越凝重了起来。

相比起医生的严肃,聂然倒是很无谓地道:“当初救人心急,没想太多。”

“什么叫没想太多,你说说你都来受伤多少次了,罚站晕倒还有手腕受伤,包括上次在海岛上杀海盗弄得自己一身伤。你现在都成我这儿的熟客了。”那名医生把她受伤的次数掰着手指头给她数了一遍。

聂然停下来,若有所思地点头,“好像真的受伤很多次了。”

“所以啊拜托你好好保护自己行不行,这是你自己的身体。”医生还真是从来没过这么对自己身体不珍惜的人。

别人一个个都怕受伤怕死,这位倒好,受伤就像是家常便饭似的。

聂然看了一眼已经差不多结束的输液袋子,说道:“我可以走了吗?点滴已经打完了。”

那名军医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就不听劝吧,小心将来有你吃亏的时候。”

聂然无谓地一笑,利落地拔掉了插在手背上的针。

等走出医务室,往宿舍楼走去期间,何佳玉还是劝了一句,“然姐,医生说的没错,你真的是要当心一些才是。”

“嗯。”聂然淡淡地应了一声,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一直记着刚才医生说的话。

低血糖。

还是特别的低。

这让她心里有些觉得奇怪。

陪在她身边的何佳玉以为聂然是不愿意谈及这件事,也就不再继续多说下去。

两个人一个安静地陪着她回宿舍,一个在心里默默地思索着。

正穿过小树林往宿舍楼走去,她就看到重重树影下站着一个人。

这时候按理说大家都去上课,小树林里应该没有人才对啊。

聂然和何佳玉两个人走了过去,一走进就发现是李骁。

何佳玉惊讶地问:“骁姐?你怎么下来了,不是在上课吗?”

李骁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嗯,我打报告上个厕所。”

噗!

这当兵的是不是在说谎能力上都有问题?

聂然打趣地道:“在林间小道上厕所?李骁,你的口味好重啊。”

李骁神情一滞,然后将手里的保温饭盒递了过去,“嗯,还带着你的病号饭一起。”

聂然嘴角微抽,完了,没调侃到她,反而到最后恶心了自己一把!

半响过后,她才不甘心地道:“……算你狠。”

这个李骁真是现在学坏了,还会将自己一军了!

都没以前可爱了!

李骁看到她愤愤的样子,清冷的眸子浮现出了一抹极淡的笑。

“教官说你这几天休息,过两天再训练。”

聂然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就让李骁把何佳玉带走。

一开始何佳玉并不答应,她抱着能躲就躲的心,可聂然是谁啊,她能这么轻易让何佳玉躲过去么。

她直接就让李骁抓着何佳玉的后领往教学楼走去。

少了这么个拖油瓶在身边,聂然唇畔的笑意渐渐消失。

细碎的月光透过树枝照了进来,倾洒在她的面容上,那原本殆尽的笑意被她冷峻的神情所取代。

各位妹子们,中秋快乐啊!要开心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