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那个人会是谁呢?/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食堂的人看到她一个人进来吃饭,正感到奇怪时见她拿的是病号饭,也就不再觉得奇怪了。

没有时间约束的早饭时间,聂然找了个靠窗的地方,享受着秋日初阳的干燥暖意,坐在那里慢慢吃着。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那群士兵的早操时间已经结束。

所有人被季正虎带队进了食堂。

她们才走进来,就看到空荡的食堂内聂然一个人正优哉游哉的吃着特殊待遇的早餐。

这让那群饿着肚子的六班新兵们很是不服气。

特别是那群女兵。

明明就是一个体能极差的老兵,仗着自己生病,却有如此的优待。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的训练还要继续和她在一个班。

正如昨天那个女兵说的,一个病秧子和她们在一起训练,指不定接下来要怎么被她怎么拖后腿。

“都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吃,吃完了马上进入训练!”季正虎看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神色不忿地看着聂然,眉头顿时拧起,沉着脸呵斥着。

被训斥了一番的众人们憋着心头的火气去拿餐盘打饭开吃。

聂然比他们提早了二十分钟,等他们刚坐下来,聂然基本已经吃完了。

这是她吃病号饭的第三顿。

昨晚上的病号饭没有问题,那么今天呢?

她很期待今天的反应。

昨天早上她也是吃了这一顿后,才会出现晕厥。

聂然端着餐盒朝着食堂外头走去,一路上她感觉到各路不友好的眼神对着她。

其他班级的倒还好,特别是六班的人。

她不太明白自己哪里招惹了这群人,但也不会无聊到特意去问一下。

她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严怀宇和何佳玉他们这样对她一味好的。

聂然把餐盒放在了指定地点,然后就直接去了医务室。

宿舍里没人,她不想到时候万一出现问题,没人搭救,所以提前去医务室,这样等到真的出现问题后,也好让他们及时抽一管血,好验一下到底是不是和自己设想的一样。

她太过准时的去医务室报道,让昨天给她治疗的那名医生有些错愕。

“你……”

“你不是让我好好照顾身体吗?我来了。”聂然双手插在裤袋里,带着调侃意味地说道。

“那就打点滴吧,你身体那么虚弱。”

那名医生转身就想去替她拿输液袋子,结果被聂然及时叫住,“不了,等我需要打的时候再打。”

需要的时候再打?

这是什么意思?

那名医生完全不懂她想要做什么。

“我想在过两三个小时后,你替我抽个血,验个血糖指标。”聂然再次开口说道。

“昨天不是抽过了吗?”

昨天聂然晕倒之后,为了能够准确的知道她到底晕厥的原因,在她晕过去的时候那名医生给她验过一次。

“再验一次吧,我想知道自己的血糖到底有多低。”

聂然的请求不算无理,医生也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两个小时之间她就坐在那里静等着,那位医生看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大早也没什么事,就好心待在她身边想打发打发时间,结果陪了这么久实在太过无聊。

只因为聂然一言不发地像个木头桩子似的坐在那里。

他不知道这个女兵会有这么好的忍耐程度,坐在那里两个小时愣是没变换过姿势,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闭眼坐着。

这相比起昨天他看到何佳玉枯坐一个下午时的样子,聂然这样显得十分的不正常。

就算部队里有训练过他们的性子,可这些人毕竟是在预备部队,还没输送到各个专业部队中,也没有经受过狙击手的专业训练,怎么聂然会如此的耐得住。

而且,在部队里也多多少少听过这个姑娘的英勇事迹,并且见过,按理说她不是那种性子很冷的人,甚至可以说她是经常惹得众人头痛的那种反骨。

怎么和想象中那种咋咋呼呼的性格不太一样呢?

她会不会其实是睡着了?

“看够了吗?”正在研究聂然有没有睡着的那名医生在听到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后,吓得心头一跳。

“你……没睡?”那名医生带着错愕的神色问。

一直坐在椅子内的闭目养神的聂然此时慢慢睁开眼睛,抬头望着他,“你说呢。”

他说?

他还能说什么。

肯定没睡啊,要是睡了能和他搭话么。

自讨没趣的他坐在那里暗自撇嘴。

“你可以去忙你的,等到三个小时后我会叫你。”聂然并不怎么喜欢有人这么一直时不时的朝着自己偷瞄,所以想要把他打发走。

“那你到时候记得叫我。”那名医生皱眉,这话里话外怎么感觉是被嫌弃了?

索性他也不赖在那里,还真的就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坐在那里的聂然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她看了一眼挂在墙面的钟表,都已经差不多到吃饭的点了。

昨天这个时候她已经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了。

今天……怎么会一点问题都没有呢?

聂然觉得不管有没有问题,她还是要抽个血验一遍。

她把那名医生叫了过来,为自己抽了一管血,然后又重新坐在那里等待着检查结果。

“奇怪了,你这血糖值恢复的也太快太好了吧。”那名医生一拿到数据就眉头打结了起来。

昨天那数值低得几乎没法看。

今天的数值却正常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什么情况?

“很正常吗?”聂然将手里的棉花给丢了,快步走上前拿走了那份数据报告。

在看到她血糖数值是在正常范围内,她不禁沉思了起来。

昨天的血糖极低,今天却没事。

这不是很奇怪吗?

难道不是饭菜出了问题?

可如果不是饭菜,那么是什么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呢?

聂然握着那份数据报告看了很久,但还是想不到自己有所遗留的地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你的血糖数值很奇怪啊。”那医生看她一副深深思索的样子,忍不住说道。

“你也觉得奇怪?”聂然转过头轻轻地扫了他一眼。

“嗯,虽然说血糖低不是什么太大问题,也的确恢复了一下就好,可你昨天的数值实在是太低了,今天的又反弹的那么好,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那名医生看着她的数值一脸捉摸不透的样子。

聂然此时却嘴角冷冷地勾起了一抹笑。

她可以肯定有人对她动了手脚。

问题会是谁呢?

她才回部队短短一天时间,能惹到谁呢?

聂然想了大半天也没有任何目标,当初和她不对付的基本都被驱逐出去了,就连芊夜都死了,真要好好细算的话也就剩下一个——张一艾。

可是,那家伙除了嘴巴上不阴不阳的说几句话,战斗力几乎为零,要让她在自己的吃穿上“下料”,就凭她的胆子,根本不可能。

那么……会是谁呢?

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在部队里给士兵下药?

而且还在炊事兵无法察觉的情况下。

看来,预备部队混进了不得了的人了。

聂然的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她随后拿掉了那名医生手里的报告,对他说道:“可能是我身体自身的因素吧,反正下午我会再来检查的。”

“还来?你这是打算一天抽两次?”医生被她的抽血频率给吓到了。

“嗯。”

“也行,如果真有问题到时候也好及早治疗。”那名医生看她难得这么乖的检查,也就随她去了。

反正就抽那么一小管,对身体也没什么太大伤害。

聂然点头,嗯了一声,就离开了医务室。

她看时间还早,就回寝室躺了一会儿,然后准时提前半个小时去食堂吃饭,还是一如早上一样,挑了个窗户的地方吃了一顿。

在吃的差不多快结束了,六班的那群人就来了。

还是和早上一样,那些人对她的目光都不太友善。

而何佳玉他们碍于季正虎在旁边,也都没有上前去询问她的情况,一个个乖乖去吃饭。

聂然还是比他们早,吃完收拾了下了餐盒,又准时去医务室报道了。

她对食物有警惕,但并不是说所有的食物只要闻一下,尝一口她就能知道食物里被下了什么料。

所以,既然已经决定当小白鼠,那她也要在第一时间内寻求医生的帮助。

医务室的那名医生在看到聂然去而复返时,有些愣住了。

“你这来的也太早了吧,现在是午休时间。”

“治病救人还区分午休和非午休时间?”聂然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又再一次地坐在了早上那个位置。

站在那里的医生无语凝噎。

治病救人当然不分时间。

可问题是,她算哪门子的病人啊!

早上血常规检查下来,那身体素质好的比他都好。

“等会儿三个小时后,替我再抽一管。”坐在那里的聂然对他说完之后,又闭上眼睛养神去了。

被一个受训士兵命令,多少让那名医生很不爽。

但碍于她闹事的本事,所以他还是憋着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忙着自己手上的活儿。

三个小时,几乎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那名医生看她早上一动不动地坐了三个小时,下午也这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三个小时。

他很不明白,就为了验个血,有必要这么早就在这里蹲守吗?

又不是在医院需要排队挂号还有一条长龙需要等待。

在这里,基本上不会太多的士兵,就算有也不过是撞伤擦伤,拿一些跌打损伤的药,或者就是感冒发烧,拿几盒退烧药感冒药,接着也就走了。

不在特别训练期间,医务室还是挺冷清。

可聂然就是要守在这里,和她说也没用。

这让他觉得很是奇怪。

三个小时一到,聂然就立刻睁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说真的,那医生挺怀疑这人是不是偷瞄过时间,不然怎么会算的那么准时。

和早上一样抽了血,等了大约十分钟,数据就出来了。

还是和早上一样,没有任何的问题。

聂然其实也知道没有问题,因为整个下午她没有感到有任何的不适。

距离晚饭时间还尚早,她拿了报告也就直接回去了。

到了宿舍里,一个人无事可做,她便躺在床上细细回想着回到部队之后的事情。

可怎么想,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是谁下的手。

聂诚胜?不可能,但凡她只要在预备部队一日,他就绝对不会动自己。

叶珍?也不会,她的手也只能伸向新兵连,像预备部队这种地方,李宗勇可不会随随便便就让她的手伸进来。

就算没有霍珩和李宗勇,在预备部队那些人也都知道聂然不是好惹的人。

除了刚进来的新兵。

但那些新兵和她接触也不过一天都不到的时间,按理说并没有直接矛盾吧?

到底,会是谁呢?

妹子们,蠢夏晚上还要出去喝喜酒,估计要折腾到很晚很晚回来,所以中午趁着休息拿电脑写了一点,马上就发出来了。

你们可以猜猜看,这个人是谁?

小小提示:有谁被聂然整了,但没有来得及报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