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迟到的感谢/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连好几天聂然都天天准时去医务室报道。

那乖顺听话的样子让季正虎都有些诧异。

后来要不是他为了搞突袭训练提早了两个小时下楼,他看到聂然摸黑训练,还真以为她这几天有乖乖休病假。

他就那样站在训练场外的角落里看着聂然汗如雨下的做着训练,那训练程度完全不亚于他。

季正虎弄不明白,医务室那边的医生明明告诉他,聂然这几天很乖,乖得几乎全天候坐在医务室里。

这足以表明,她对自己的身体也很是注重。

那为什么到了晚上还要这么拼命训练,连身体都不顾?

这不是很奇怪吗?

他真的觉得自己看不透聂然。

就像当初她宁愿考砸也要留在六班一样。

尽管她说是要颠覆规则,但直觉告诉他,不是的,聂然留在六班只是她想留下,并不是所谓的颠覆规则,做最突出的那一个。

季正虎站在暗处,就这么望着。

他也很清楚,聂然在原有的时间上又提前两个小时,分明是想避开自己,不当众违背自己。

也知道,能让这根“反骨”这么躲着自己,应该是不想再次出现像上次和安远道反抗的事情。

所以,他也不再强制要求聂然回去休息,而是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离开了训练场外。

他离开那片小树林,不经意的触碰到了旁边的树枝,沙沙的晃动响起,让正在训练场内正拼命训练的聂然抬起头。

在夜色下,她神情和气息都和在白天不同。

没有了随性,反而多了一份冷冽。

眸中那带着警惕的危险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已经不再摇晃的树枝。

早在季正虎出现的那一刻,她就感知到了。

只是她想知道季正虎到底会不会勒令让她离开。

毕竟,每天都躲着他训练真的是件很烦躁的事情。

不过结果还算不错,他默认了。

也就是说剩下的几天她都可以在晚上进行训练了。

这几天她的饭菜没有任何的问题,低血糖的事情就好像真的是她刚进部队一时间的短暂的身体不适。

但她很清楚,并不是!

反正“料”没有再加,于其这样等着,还不如趁着晚上的时间多训练会儿。

预备部队的考核可不会因为她请病假就会延缓,也不会因为她请病假就会给她放水。

她还有一年的时间在这里受训,她必须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训练,才能赶上他们的速度。

更何况,这些体能训练她在前世是都训练过,可不代表这具身体都有完成消耗训练过。

无论是在新兵连,还是在2区部队这具身体都没有完整系统受训过。

所以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的宝贵。

已经是初冬的深夜,风吹在身上早已不是带着凉意那么简单。

好在,她训练了那么久,一身热汗,并没有感觉到冷,反而额间还有一层细细密密的薄汗。

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回来的她走到了单杠下,轻松一跳起,手一抓,整个人就被吊在了单杠上,然后手上用了几分力,将自己撑了起来。

腹部绕杠的训练就此开始。

训练场外的路灯依旧亮着,那抹身影还在单杠上带着规律的节奏不停的环绕,那因为用力而发出了轻微响动在训练场上显得格外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际泛起了鱼肚白,她这才从单杠上跳了下来。

气息紊乱的她站在单杠下轻轻喘息着,短发被汗水浸湿,一缕缕地贴在额间,如此训练之下脸也微微有些红润之色。

尽管看上去样子有些狼狈,但她的眼底丝毫不见任何的疲惫之色,反而有种别样的神采。

她看了下天色,觉得快要临近晨练的时间,用衣袖随意地擦了把自己的脸上的汗渍,然后离开了训练场。

此时的训练场,总算彻底安静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聂然每天白天准时坐在医务室里,晚上就趁着所有人睡觉的时候去训练场给自己加餐。

直到病假的最后一天,医生将刚出来的血常规报告拿出来看完之后,就对她说道:“你的血糖很稳定,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说完,目光朝着她手臂内侧上看了看,全是淤青。

两只手都是。

那是连续一个星期一日照三餐的抽血所留下的。

女孩子天生皮肤就嫩,这么扎,看上去可怖的很。

就是他这个医生看得都不忍,有时候给她扎针,她一片淡然,扎得就好像不是她自己似得,反倒是自己每扎一次,心疼不已。

以至于这一个星期下来,聂然那双白嫩嫩的小手上除了一大片的淤青,就剩下一个个针眼。

“嗯。”聂然再次看了眼那份报告,血常规上所有指标全部符合。

那个人到底是觉得是打草惊蛇慢慢来呢?

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妨碍自己的训练进度?

她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种她在明,对方在暗的感觉让她很不爽。

以往她都是作为捕猎者藏在暗处。

还是头一次作为猎物放在明处。

不过,不爽归不爽,作为猎物的她还是挺期待那个幕后之人接下来会这么对她。

想到这里,她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玩味儿的笑。

隔天一大早,聂然还是提早了两个小时就去自我训练了一番。

等哨声响起时,她就跟着那群人下了宿舍楼去集合了。

季正虎环顾了一圈,在看到聂然略有些不平稳的呼吸起伏时,顿了顿,转而就离开了。

例行的晨训,一群人在训练场上跑绕着圈跑着。

“我讨厌冬天。”何佳玉呵着一团团的白气,在队伍里嘀咕着。

冬天本来就很容易消耗人的热量,再加上他们是饿着肚子训练,真的很难耐啊。

“好饿啊。”一边跑何佳玉就这么一边嘟嘟囔囔着。

惹的身边的施倩恶狠狠地道:“你不想错过早餐,最好闭嘴。”

她这一声声地喊饿,害得她的肚子一声声地叫着。

何佳玉被她这么一呵,刚想打算找聂然寻求支援,结果发现……

“咦?然姐呢?”

原本在她们身后的聂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落在了大部队的最后面。

她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吃力,但还是基本能跟上大部队。

“然姐,你没事吧?还能坚持吗?”何佳玉故意落到了后面,和聂然一起并肩往前跑着。

“没事。”

聂然言简意赅地回答了她两个字。

比起这群人她牺牲睡眠时间多训练了两个小时,又没有好好休息,根本和她们不在同一起跑点,于是她尽量少说话,多调解自己的气息。

但前面那些六班的新兵们看到聂然这样落在最后面不说,还喘着粗气,一副下一秒就会跌倒的样子。

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

那嫌弃的样子好像多待一秒都能被传染似的。

最后的那些人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他们一加快,聂然这个匀速跑步的人就这样被丢下了,还和队伍拉开了一截。

这样越发就显得聂然的吃力。

季正虎站在训练场内就这样看着,他知道聂然远比她们多训练了两个小时,体能还没恢复又赶过来做晨训,所以也并不对她多有苛刻。

因为在早上他看过聂然是如何的自我虐待的,他实在喊不出什么话来勒令她赶上部队。

那种训练方式,简直没把自己当人。

远比他对她的双倍训练还要狠上很多。

就那两个小时不停息,完全不喘气的训练,根本就把自己一天的体力全部消耗殆尽。

然,她却还能坚持和他们一起出操晨间训练,完全拼的就是毅力。

训练场上只听到一阵阵跑步的脚步声,在这冬日里显得格外的空旷。

直到五公里的例行跑步结束,聂然始终都拖在队伍的后面,没有反超。

擅自离开自己的位置,没有跟上大部队那可是要惩罚的。

所有人都等着看季正虎怎么惩罚她。

就连何佳玉他们这些人也担心季正虎会不会惩罚聂然。

结果,没成想季正虎压根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将他们全部带到了食堂。

“有没有搞错,这回就连季教官都包庇聂然了?”

“不会她和上面的人告状,所以季教官才不敢罚了吧?”

“而且你听到了吗?何佳玉一口一个然姐的叫,那谄媚劲儿啊。”

那些人刚一坐下,趁着季正虎不在,就开始低声地讨论了起来。

言语里对聂然的排挤和不屑意味非常的浓烈。

“研夕,你说这人到底什么来路啊?”一位女兵突然转过头对着身边一侧的名为研夕的女兵问道。

“不清楚,不过以今天早晨的训练来看,我们可能接下来的日子都会陪训。”那名被点了名的女兵嘴角的笑很淡,吃饭的姿态很优雅从容。

说话间也没有那些人透着如此强烈的厌恶,可就是这样听上去很中肯,实则却带着一丝不安好意的话,成功将那些人给煽动了。

“靠,这叫什么事啊!真是个扫把星!”一女兵立刻就愤恨不已地低声怒道。

“什么扫把星,根本就是个会拖累人的病秧子。”

“没错,没错!”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坐在餐桌上,时不时带着不怎么友善,甚至可以成为敌视的目光朝着聂然的方向扫射。

坐在窗口的聂然自然是感觉到了,不过她懒得搭理。

她又不是爱好交际的人,有这几个缠着她的就已经足够头痛了。

现在她更关心手里那份刚拿到的病号饭。

为了这份病号饭,她两只手被扎得惨不忍睹。

等到时候抓到那家伙,一定也要让她尝尝双手被扎青的滋味不可。

“聂然,你身体还没恢复吗?”随后加入的何佳玉他们自动端着食物围坐在了聂然的身边,许久没见聂然的乔维想起刚才聂然落在大部队的后面,不禁问了一句。

聂然才张口,就听到身边的李骁已经替自己回答。

“不是没恢复,而是给自己加餐加猛了。”

李骁的话让聂然不禁转过头望了她一眼。

每天晚上偷摸着出门这件事聂然相信,一次两次可以,但是天天准时准点离开,以李骁的能力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当然,她也不曾想隐瞒李骁。

可这李骁连个眼神也不给她,自顾自地吃着东西,再加上那语气,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高兴呢?

“加餐?”坐在对面的乔维在听到李骁的话后,诧异地提高了一些声音,引得周围的人朝着他们的方向看。

乔维自知声音有些高,立刻压低了声音感叹道:“你也够拼的。”

一个病号居然不好好休息,给自己加餐。

就连一旁的严怀宇在听到李骁的话时,也皱眉盯看了聂然一眼,眼底分明是不赞同聂然的做法。

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聂然连看都不用看他就能感觉得到严怀宇身上的那股别扭。

听李骁说,当时是他第一时间冲过来把自己抱去了医务室。

本来还以为他这气也就此消了。

结果救人归救人,担心归担心,别扭还是依旧别扭。

这还真是头一回看到严怀宇跟个小姑娘似的模样。

她扯了扯嘴角,随后才对乔维玩笑地道:“不拼我就要被嫌弃死了。”

聂然话里意有所指,乔维自然是知道的,他朝着那群女兵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满是轻讽,“他们是不知道你的能力,等你到时候给他们露一手,我相信他们不会再敢说那些话了。”

露一手?

有必要吗?

她明白乔维的意思,不过并不想要去实行。

实力是不需要刻意的去证明。

当然,她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实力,体能弱项,射击只能依靠本能,因为这具身体的手的协调性并没有练到她前世的状态。

聂然笑了笑,并不搭话,接着便对着坐在自己正对面吃饭的马翔说道:“马翔,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吃完了找个地方聊。”

马翔没想到她会选早餐的时间和自己聊,但也很快就应了下来,“哦。”

聂然再次盯着手里那盒病号饭,大约两三秒的停顿时间,她才打开了饭盒开始吃了起来。

李骁感觉到她手上的停顿,一开始没有在意,可就在她收回目光之际,无意间看到聂然眼底深处一抹冷意快速的掠过。

为什么对着一盒饭出现这种神色呢?

李骁怔怔地看了她一眼。

聂然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季正虎又给的时间宽裕,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和马翔只花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吃完了。

因为当时马翔说的是单独聊天,所以其余的人也没有那么不知趣。

两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聂然在前马翔跟在后面,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怎么走了?”一女兵看聂然带着马翔这么堂而皇之的就离开食堂,完全不把坐在隔壁桌的季正虎放在眼里,心里更加鄙夷了几分。

另外个女生啧啧了几声,说起了风凉话,“连季教官都不怕,聂然还真是够厉害。”

几个女兵坐在旁边低声说着,引来了研夕的注意,她像是感叹地道:“不愧是老兵,看上去在六班的人缘很好的样子。”

身边那名女兵嘲讽地嗤了一声,“什么人缘好啊,研夕你没发觉都是男兵对她示好吗?”

“对啊,上次她掉水里,严怀宇乔维不都很维护她吗?”

“啧啧,长相一般,手段倒是挺厉害。”

研夕一句不咸不淡的羡艳,结果硬生生的把那群人的话题从聂然到底是何方人士转变成了聂然是个专门和那些男兵不清不楚的人。

然而这一切,聂然并不知道。

她和马翔走出了食堂后,就近挑了个离食堂不远的地方,站在那里直截了当地问道:“说吧,和我单独聊什么?”

站在她对面的马翔沉默了良久,然后才像是下定决定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聂然眉梢微微一挑,笑着道:“谢错人了吧,你的命是李骁救的,和我没关系。”

她记得很清楚,那时候自己还站在门口,而李骁和芊夜两个人在里面打得正起劲。

她哪里救人了。

看戏还差不多。

马翔摇了摇,说道:“不是的,如果不是你,那个叫葛爷的根本不会那么简单放过我们,特别是我。”

他开枪杀的虽然是芊夜,可在那个时候她作为卧底,是那个葛爷的人。

在别人的地盘上,开枪要杀别人的人,还能活着完整的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走出来,那简直在天方夜谭。

“在医院静养了这两个月我想了很多,其实……在这些人之中,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马翔的一句话,让聂然眉心轻皱了一下。

“但……你却比我们任何人都冷静,冷静得处理完一切,尽最大的力量去挽救这一局面。”

马翔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身边聂然一闪而过的异样神情。

“那时候的我把你异于常人的冷静认为是你太过冷血,觉得明明是你的错,却并没有任何愧疚的神情,更没有流露出难过不安,所以对你很是恼火,说真的,要不是你输血给古琳,我想我第一个开枪的人选会是你。”

在说最后那句话时,马翔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聂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他没说谎。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聂然忽地勾唇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

马翔没有聂然那么的轻松调笑,而是一脸沉着严肃的样子,语气也包含着郑重:“对不起。”

聂然看他对自己微微低头,还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

她嘴角的笑敛了敛,但马上又恢复成了刚才的样子。

“你向来不善言辞,却说了那么多,看来这两个多月你无时无刻都在反思。”她微微顿了顿,接着又继续道:“其实没什么好抱歉的,事情的主要责任的确在我,如果不是我太过自信,也太自作主张,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马翔忍不住出声说了一句,“你只是好心办了坏事。”

聂然神情在他的这一句话中倏地冷了下来,“错了就是错了,只有弱者才会用那两个字来抹杀掉自己所做的错事。”

芊夜错的是离谱,可别忘了,没有她一开始的那么一推,芊夜根本不会开那一枪。

而且所有人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古琳的自我意愿!

古琳是说过要帮助马翔,可没有说愿意去做那个触发马翔重新拿起枪支的导火索。

她是在没有经过古琳的同意下就把她推出去的。

如果失败,那和谋杀有什么差别?

而最后的结果也的确是失败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想要告诉教官吗?”马翔看着她沉冷严峻的神色,心里感觉有些不妙。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个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不行!”

咳咳咳……这个人呢已经出现了,但我知道你们肯定是不认识,不知道她和然哥之间有什么关联。

别急,很快给你们揭晓答案。

PS:其实我觉得你们应该隐约知道点。

PPS:给个小提示,有没有发现这个女兵的做派和前面某个女兵的做派差不多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