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你怀疑自己被下药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

就看到何佳玉从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冒出了头,然后朝他们跑了过去。

“不能告诉教官!”

她的脸上很是紧张,不自觉地抓着聂然,就好像下一秒聂然就会转身去自首似的。

“然姐,这件事根本的错是芊夜,是芊夜开枪伤了古琳!和你根本没有关系。”

这种话聂然已经听了无数遍,关于这件事她不想再和他们讨论谁对谁错,和谁有关系之类的话。

索性转了个话题,凉凉地看了身边抓着自己不放的何佳玉,以及还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的那群人,“偷听,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吧。”

何佳玉一僵,讪讪地松开了那只抓着聂然不放的手,“我……我们……我们也是担心嘛……”

身后施倩他们对于何佳玉的沉不住气也很是无语。

聂然看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不说一句,嘴角扬了扬,最后调侃地对身边的马翔说了一句,“多谢你的不杀之恩。”

然后转过头对何佳玉他们说道:“走吧,回去了,马上早餐时间结束就要继续训练了。”

“可是,然姐你这样训练可以吗?”何佳玉还想着刚才聂然落在大部队后面的吃力样子,很是担心地问。

聂然斜睨了她一眼,问:“如果不可以的话你有办法替我解决吗?”

何佳玉点头,很是自然地回答:“可以啊,我替你去请假。”

聂然嘴角轻扯,“那考试呢?你能替我考吗?”

何佳玉的脸一僵,知道聂然是什么意思,随后就垮了下来,“……不能。”

“那不就是了。”聂然刚想朝着食堂方向走去,但走了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对何佳玉说道:“还有,训练的时候别再像上次一样嚷嚷了,那么多人看着,挺丢人的。”

何佳玉一脸莫名,“给你加油鼓劲怎么丢人了?”

聂然很认真地解释道:“我是说,我挺丢人的。”

“……”

嫌弃她,这是红果果的嫌弃她!

何佳玉愤愤地跺脚。

聂然把偷听的何佳玉给“料理”的没了斗志,才重新往食堂方向走去,在路过严怀宇身边的时候,她只是淡淡地留下了一句,“谢了。”

然后,就离开了。

严怀宇眉头轻蹙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那几个人聊完了话,才刚到食堂门口,正巧季正虎已经吹哨喊集合了。

聂然立刻马上带上帽子归队,何佳玉他们也不例外,一个个快速进入队伍,以防被季正虎训斥。

季正虎看也不看他们,确定所有人在规定时间内全部集合完毕后就带着他们去训练了。

队伍中那群看到聂然他们踩着点归队的女兵们很是蔑视。

觉得他们是踩了狗屎运。

整整一天的训练,聂然时刻警惕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过好在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

而接下来的两天,她同样没有感觉身体的任何异样。

可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发的警惕。

尽管表面上她早已似乎将那件事抛之于脑后,完全没有了警惕性。

但事实上,除了那份病号饭,其余的东西,无论是吃喝聂然都尽量和其他人做到一样,以此来降低概率。

不知道是不是她演得太好,让对方信以为真,所以第二次在几天后就很快再次出现了。

那天早上的训练照常训练完毕后,季正虎就放他们去吃午餐了,就午休了一个小时,宿舍楼下就传来了季正虎的吹哨声。

聂然是第一个下来的,呼吸间还有些喘。

季正虎抿了抿唇,视线快速的在她身上划过,知道她应该是在楼上给自己加餐了。

随后楼上的人全部下了楼。

“下午,继续四百米障碍训练,最后考核,谁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取消晚饭。”

和上次聂然在的时候不同,上次只是训练部分单个障碍,而后在聂然病假那段时间这些人早已经训在这一个多星期的反复训练,现在熟悉了障碍,就要加重砝码,提高速度。

队伍里那群对聂然有敌意的女兵们这下乐了。

因为,自从聂然销掉病假之后,季正虎就没再给他们训练过障碍训练了。

一名女兵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说道:“完了,聂然死定了。”

“可不是,休息了一个多星期,就第一天摸过那些东西,肯定玩完。”站在她身边的另外一名女兵也幸灾乐祸地搭茬。

“啧啧啧,这回天王老子来也护不住她了吧。”

那几名女兵对聂然这几天一直处于拖班级后腿行为却不遭到季正虎的惩罚早已心生不满,这下禁不住想要看起好戏来。

“谁在说话!”

突然,站在前面的季正虎一声怒喝,吓得队伍里那几个女兵立刻噤了声。

似乎季正虎觉得还不够,继续道:“说话的人给我站出来!”

“……”

那几个女兵面面相觑了一番,心里这才感觉到了惧意。

季正虎看队伍里还是没有人站出来,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想在说第三遍!”

那声音里透着的是让一众女兵们害怕的警告。

说话的那几个女兵感觉气氛这么冷,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

“报告,是我。”

“报告,还有我。”

“报告,以及我。”

“出列!”季正虎简单的两个字,让那三个人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他神色严肃而又凝冷,“以前的教官没有教你们集合之后不能私下说话吗?”

那三个女兵不敢吭声,只是一味地低着头。

“说话!”季正虎又是一声呵斥,激得那三个人浑身一抖。

“有。”三个人没有底气地回答。

“大点声!”

“有!”

这回她们的声音果然大了很多。

季正虎也不多说废话,直接下令,“去跑五公里,然后归队。”

那三个女兵碍于季正虎是他们的教官,他们作为受训士兵没有反抗资格,只能苦着脸地认命去跑五公里。

而剩下的那些人则有了这三个人的前车之鉴一个个安静地被季正虎给带去了训练场。

在这里冬季的阳光很少,基本上一个星期有五天都是阴着的。

在阴沉的天气下,六班其余人都有条不紊的在季正虎的命令下一个个的在障碍赛道里攀爬匍匐。

聂然也不例外。

那群原本想要看她出丑的人在看到她紧咬着大部队的尾巴,没有丝毫松懈,甚至最后还勉强几个后,禁不住暗自撇嘴。

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情况,这一个星期以来她的体能训练基本落在大部队的后面,在四百米的障碍训练上依旧如此,可她总有办法在最后关头踩着点及格。

季正虎对他们的训练没有给任何的缓冲时间,一轮训练结束后就紧接着下一轮。

聂然在新了一轮训练中,总体还是落后在队伍的后面。

她看到前面李骁在最前面,稍落后的是严怀宇和乔维,再后面是何佳玉和施倩以及几个不知名的新兵正朝着独木桥而去。

在这时候她更加清楚季正虎当初对她加餐时说的话。

她和李骁的差距真的不是一点点。

一个在前,一个垫底。

就是何佳玉他们的体能都比她好。

聂然一跃飞过了矮板之后,朝着云梯跑去。

在上云梯的时候,那来回晃动的绳索让她的眼前突然袭来了一阵眩晕感。

来了!

她现在可以确定,的确就是饭里面出了问题。

聂然在大部队的末端,所以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云梯这里,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跑到了前面去。

云梯上就她一人悬在半空中,随着初冬的寒风吹过,梯子在不断地晃动。

聂然就这样紧紧抓着云梯一动不动地。

那该死的眩晕感加上来回晃动的云梯,让她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该死的,这个药效早不发作玩不发作非要在这个时候发作。

聂然咬了咬牙,努力的深呼吸,没有再继续朝着上面攀爬,反而往底下爬。

一早就注意到聂然异样的季正虎原本看她从云提上下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聂然可不是那种累了会自动放弃的人,她为什么不进反退呢?

就在他满是疑问的时候,聂然从云梯上爬下了三四格,和下面的距离已经不怎么远了。

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正要踩下面一格的脚一个打滑,半个身体就这样彻底悬空了。

季正虎看到她这样突然的意外,心头一紧,下意识地朝着前面走了一步。

在云梯上已是双脚腾空的聂然作为本能反应,双手紧握住了云梯上的横木。

密集的眩晕阵阵袭来,混沌的大脑让她无法精准的估算,但基本上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错误。

她的手一松,就这样从云梯上摔了下去。

“砰”的一下,重物摔倒在泥地里,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站在外围的季正虎看到后,瞳孔倏地缩紧,立刻冲了上去,“聂然!”

她掉下来的距离不算太高,但也绝对不低!

季正虎的那一声吼,让跑在前面的那群人纷纷回过头。

看到聂然一脸狗吃屎的摔在地上,特别是那几个被罚跑的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道:“又来了,又来了!真是个病秧子!”

“真是晦气了!”

“要是知道当初和她在一个班,我就是拼上一条老命都也要挤进五班。”

“谁不是这样想的。”

那些人停下了手里的训练,一阵低声讨论着。

而最前面的何佳玉在听到季正虎的喊声后,立刻转过头,见聂然倒在地上,空了的云梯在晃动着,神色马上紧张了起来,“然姐!”

并且她不加思考地就折返了回去,压根没有考虑现在是训练时间。

而后严怀宇在看到那一幕,眼底满是紧张和焦急,马上也跑了上去。

接着就是施倩和马翔他们。

李骁和乔维站在原地,并没有跟上去。

她一脸深深思索的样子。

聂然的能力她清楚,即使体能暂时达不到她这个级别,也绝对不会因为体力不支摔下去。

“你说聂然想干什么?”从独木桥上走下来的乔维站在了李骁的身边,问道。

是啊,聂然到底想干什么呢?这个问题李骁也很想知道。

脑海中莫名的闪过她前几天盯着饭盒的那一眼。

明明两者风马牛不相及,但她偏偏莫名的觉得这其中可能会有关联。

另外一边,倒在地上的聂然摔在沙地里,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稍稍清醒了几分。

她看到季正虎快步朝着自己走过来,抬头,对着他说道:“我需要去医务室一趟。”

季正虎看她神色不太对劲,说话也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禁眉头紧皱,“你怎么了?”

“低血糖,快带我去医务室一趟!”聂然想要省点力气好撑到医务室,很是简练地回答。

又是低血糖?

季正虎眸色一敛,点头,“好!”他看聂然一直倒在地上,于是问了一句,“能不能起来?”

聂然感觉眼前整个世界在旋转,四肢乏力,根本无法起身,“大概,不能了。”

她的话才说完,整个身体就被腾空了起来。

季正虎看着放弃训练,折返回来的严怀宇,脸色微沉地道:“你在干什么!”

严怀宇神色焦躁,明显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只是匆匆地保证了一句,“最后考核的时候我保证完成训练,在此之前我送她去!”

然后就抱着聂然朝着医务室跑去。

而后被反超的何佳玉也赶紧过来,同样丢下了一句,“我也保证!”

飞一般的就从季正虎面前掠过,赶了上去。

队伍中的那群新兵们看到聂然的再次晕倒,和那几个老兵的违反纪律,渐渐的就连新兵力的男兵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不服从,不听从,自说自话的离开,这些在部队都是要挨罚的。

这些可都是老兵啊。

既然是老兵,怎么能这样做。

最重要的是,为了个女兵!

倒不是看不起女兵,而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训练,是为了能过进更好的部队,为国家效力,而不是跟着一个女兵身后面跑!

但他们不知道是,何佳玉严怀宇,甚至是李骁来说,聂然对于他们曾经同生共死过的战友。

是在那般绝境之下,带领他们出来的人。

也是为了他们,把自己一个人留在绝境之中的人。

或许,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友。

但这份拿自己一个人的命去换他们所有人命的恩情,是怎么也不能抵消的。

其实,她只是看上去,不合格而已。

不是吗?

而在人群中,有一个人在目视着聂然离去的方向,不经意间嘴角划过一道冷然地笑意。

……

此时的严怀宇正抱着她第二次朝着医务室跑去。

“你撑住。”严怀宇看她蜷缩在自己怀里,那逐渐变得迷蒙的眼眸让他越发的着急了起来,恨不得再加快速度。

“摔伤而已,死不掉的。”聂然隐瞒了自己低血糖的事情,努力的让自己的理智保持着清明的状态,她还不能晕,她还有事情要和医生说,怎么能晕。

等了那么多天,挨了那么多针,才有的结果,她绝对、绝对不会错失。

聂然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手心里,那一丝丝的疼痛不停地在提醒着她。

很快,严怀宇一路就冲进了医务室内,朝着里面喊道:“医生,医生!她摔伤了!”

里面的医生听到叫嚷声,马上就从里面跑了出来,一看到聂然这张熟悉的面孔,不禁哀叹了一声,“怎么又是你?”

“快点,她摔伤了!”严怀宇看他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顿时对他喊了起来。

医生看她脚没有肿,也没有流血迹象,心里估算着没什么事,以防万一还是对严怀宇道:“把她抬到里面去。”

严怀宇急忙把她抱进了里面的一张病床上。

紧跟着来的何佳玉他们一进来就紧张地看着聂然,恨不得上下将她看穿了,“然姐,你没事吧?”

聂然摇头,对他们说道:“医生要检查,你们先回去吧。”

严怀宇作为男生知道接下来医生的检查肯定是全面检查的,所以他很快的就离开了屋内,还顺便把那个吵人的何佳玉也给一并带了出来。

“喂,你拉我出来干什么,我是女的,我留在里面又没关系,你……”她的声音随着离去渐渐阻隔在了医务室的外面。

聂然一听到外面没了动静,吃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挽起袖子对医生道:“快,给我抽血。”

那名医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到门口一个熟悉的调侃声就此响起,“怎么一看到你,不是在输血就是在抽血?”

聂然的手一顿,抬头看向了门口站立的人,带着晕眩感的大脑有些迟钝了两秒,才开口问,“宋一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一城一如前两次的见面穿着一身白大褂,手插在口袋里,从外面走了进来。

“被调过来的。怎么,不想看到我?”

调过来?

从Z市调派进部队医院,又从部队医院调派进部队里,这连番两次的调派地点会不会显得太过“巧合”了。

聂然懒得和他计较,现在自己的事情最为要紧。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比起眼前那个军医,宋一城更为放心一些。

好歹,他当初陪自己赌过一次。

她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对他说道:“抽血。”

身边的医生听到她的话,眉头拧紧,纠结的很,“还抽啊?”

聂然不为所动地将袖子挽起,一片淤青立刻展现在了宋一城的眼前。

他亲和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紧接着沉下脸,问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宋一城抓过她的手,那一大片的淤青下都是一个个小小的针眼,那是被扎之后产生的淤青。

他霍地将视线转移到了身边的那名医生旁边,冷声地道:“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针眼上面!学校没教你怎么扎针吗?”

那名医生对于这位才来了第一天,等级又比他高的上司很是害怕,他连忙解释,“这不关我的……”

话还没完,聂然就抢先地道:“不关他的事,是我要求每天抽两次血的。”

“你疯了?你本来身体就虚,你还这样抽?”宋一城惊讶地望着她,完全不理解她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聂然的眩晕感越发的严重了起来,她声音微弱,“别吼了,我现在晕的不行,快点给我抽一管。”

“你为什么要抽血?”宋一城弄不明白,抽血和她的摔伤没有任何的关系,她要抽血干什么?

“查血糖,上次查出来我的血糖数很低,这次我还想再查一遍。”

宋一城看她另外一只手捏得死紧,知道她是在用痛觉压制自己,这下也不再耽搁下去,马上吩咐那名医生去准备。

那名医生忙不迭地点头就跑了出去。

聂然趁着那名医生不在,拽了拽宋一城的袖子,示意他弯腰凑过来。

宋一城依言靠了过去,就听到她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地说:“除了给我检查血常规,再给我查一下我血液里有没有含其他药物之类的东西。”

宋一城眼神一凛,皱着眉头,声音徒然降了几度,“你怀疑自己被下药了?”

哈哈哈,宋医生再次出场,撒花~咳咳咳……男主你们想要让他出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