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给你演场好戏抵一顿饭/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上,难得的休息日,何佳玉她们三个人睡得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然后起床洗漱了一番,就打算拿着请假条出门。

在临走之前,她还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聂然道:“然姐,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真的没事吗?要不然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你一个人总感觉有点不安全。”

不安全?

聂然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这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睁开了一条细缝,双手枕放在脑后悠悠问道:“在部队都不安全,那还有地方能算是安全的?”

“……”何佳玉被她这一句话给顿时噎住了。

好吧,她这句话的确有些蠢。

“那你真的不去吗?”何佳玉搞不懂聂然为什么不去古琳那里,她不是一向都很担心古琳的吗?

“嗯,我下次去,这两天头还晕着呢。”

聂然故意躺床上装虚弱,向来头脑简单的何佳玉一看她捂着脑袋,一脸娇弱得无法承受,当下就妥协道:“那你还是别去了,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到时候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嗯。”

聂然点了点头,翻了个身像是继续要睡的样子。

何佳玉急忙挥手示意施倩和李骁两个人赶紧出来,不要打扰聂然的休息。

李骁瞟了一眼床上那个装睡的某人,然后离开了宿舍。

“咔哒”门被轻微的关上。

躺在床上的聂然慢慢睁开眼睛,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屋内安静极了。

她看了眼时间发现时间还早,难得这群人又全部都离开了宿舍,当下就决定补上一觉。

于是,这一觉直接睡到了自然醒,弥补了她前段时间晚上加餐训练时所缺少的睡眠。

等再次起床时,已经是十点多了。

聂然姿态悠然地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漱了一番,又整理了一番内务,继而拿着那盒偷来的药直接下了楼。

不在训练时间的部队还是有些冷清的。

大部分人都在这难得的休假中好好睡个懒觉,有一些则拿着请假条出去逛逛,散散心。

剩下的一小部分的尖子生还在训练场的跑道上做着基本的体能训练。

聂然绕过训练场,朝着医务室走去。

“你怎么才来!你要再晚半个小时,我估计就要去宿舍楼喊人了。”宋一城似乎早就已经在医务室门口等她了,远远地看到她的身影,就带着抱怨的口吻迎了过去。

聂然等他走到自己身边,轻描淡写地丢了一句,“你刚那样子和说话的语气,真像个哀怨地小媳妇儿。”

宋一城顿时石化在了原地。

小……小媳妇儿?

“宋小媳妇儿”的脸当下变得更加哀怨了起来,他是来追女孩子的,不是来嫁给女孩子的!

说句望夫石他还能忍,至少是夫啊,可媳妇儿……这简直不能忍!

“我说,我是男的。”

“然后呢?”

“小媳妇儿是女的!”

“没关系,你有着男儿的身,女儿的心,我能理解的。”

“……”理解个鬼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宋一城那小宇宙要爆发了,一觉睡饱的聂然很是好心情地转过头笑看了他一眼,“行了,别再用这种眼光看我了,不然我都要为你改变性取向了,小媳妇儿。”

“……”

他突然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成功追到她了。

就对于这种撩妹技能满分的人来说,他宋一城那些手段和技能在她眼里估计就是个渣渣。

憋着那一股抑郁之气,他默默地跟在了聂然的身后进了医务室。

今天医务室里值班的只有宋一城一个人,没有其余人,医务室里安静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聂然跟着宋一城进了他的办公室,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宋一城替她倒了一杯水,也落坐在她的对面,那小脸怎么看怎么有些憋屈。

聂然只当做没看见,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盒药物。

而这个时候宋一城也不继续憋气了,反正他就算原地气爆炸了,这人也不会来安慰他一句的。

索性还是自我消化掉,然后言归正传将抽屉里那份昨晚邮件过来的报告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这个是从你血液里检测出的药物成分。”

“这个是我找到的降糖药。”

两个人同一时间开口。

互相给对方递出了自己手里的东西。

说完之后,两个人又都一愣。

随后宋一城从她的手里抽走了那盒药,闷闷地道:“你真是比我还速度。”

他本来想拿份头功,让她对自己小小地刮目相看的说。

结果……

还好他没说自夸,不然就成笑话了。

聂然并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的,只是道:“看看吧,吻合吗?”

她对那些药物之类的东西在前世都学过,也不陌生,但真要和专业级比,特别是是像宋一城这种专业中的专业,她肯定还是差点的。

所以还是借助于他来鉴定一番。

宋一城在看了那盒药物之后,又扫了一眼那份报告上的检测,很是肯定地点头,“嗯,是这个药。”

不过他很好奇聂然是从哪里那么快的就找到了这盒药。

她连成分都没有看,就能这么快找到,也太神奇了吧。

“哪儿弄来的?”他问道。

聂然给了他三个字:“炊事班。”

“炊事班?”宋一城瞬间被惊到了,他想过各种设想,比如说和聂然结下梁子素以才偷偷下药,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炊事班的人下药。

那里是所有士兵一日三顿吃饭的地方啊。

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宋一城感叹地道:“我以后都不敢去吃饭了。”

聂然却不以为意地喝了一口手边的茶水,说道:“放心,对方不会对你下手的。”

这区区一句话让宋一城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来,这个梗要是接好了,也是个不错的撩妹的手段啊。

“因为你会保护我吗?”他凑过去,笑着问道。

聂然把玩着茶杯,也同样笑眯眯地凑了过去,说道:“不,因为你没我重要,对方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瞬间,宋一城那张笑脸就垮了下去。

“……”渣渣撩妹法再次失败。

宋一城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

这人真是一点都机会都不给自己。

宋一城郁闷极了,过了半响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聂然将水杯轻轻晃了几下,温热的水在杯子里一圈圈地晃动了几下,姿态从容地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宋一城上下地打量了她一番,一边思考一边说:“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惊动教官或者营长。”

不然的话,早在当初知道的时候她也不会威胁自己帮他隐瞒了。

“但是……你亲自动手的话,万一闹出点事情,对方可以说你伤人啊。”想到这里,宋一城的神色多少紧张了几分。

聂然轻笑着将水杯放回了桌上,轻叩了几下桌面,“谁告诉你亲自动手就一定是用拳头了。”

不用拳头去报仇,那还能用什么?

难不成用眼神杀死对方?

有些弄不明白的宋一城很是不解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要补偿吗?吃饭我看就算了,给你看场好戏,如何?”她嘴角的笑意染上了眉眼,带着一丝狡黠。

窗外的冬日光线倾洒进来,她的笑容就这样映入了宋一城的眼底。

他怔了怔,随即回过神,“这可不行,说好的吃饭,怎么能改!而且你欠我何止是一顿饭那么简单。”

那是有多不简单?

聂然皱了皱眉。

“最起码三顿饭!”宋一城义正言辞地竖起了三根手指。

“……”聂然默了几秒,最终将那那盒药放回了裤袋里,站起身往外走去,“吃饭去吧。,这是第一顿的补偿。”

宋一城一听到她主动要和自己吃饭,而且还是现在中午时分,别提多高兴了,当下就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一路上宋一城还想表现出各种撩妹技能,但结果都非常的不理想。

甚至还被聂然给嫌弃了。

最终只能蔫蔫儿地彻底沉默地和聂然一起进入了食堂。

已经到了饭点的食堂没有往常一样坐得满满当当,而是稀稀拉拉的只有三三两两,结伴一起吃。

聂然和宋一城两个人不需要排队就可以拿到各自的饭菜。

坐在不远处的一名正在吃午餐的六班女兵无意间看到聂然和宋一城有说有笑地走进来,不由得推了推身边的人,小声地道:“你们看啊!军医和聂然一起吃饭!”

另外一个女兵看到之后,忍不住冷嗤了一声,满是不屑地道:“一到双休日连休息都不休,就迫不及待地和男人谈情说爱,切!哪里像当兵的。”

坐在那里的研夕朝着聂然的方向看了看,像是打圆场地道:“也不能这样说啊,再怎么样她也是女孩子嘛。”

结果惹来了周围女兵们对聂然更大的轻蔑和鄙视。

另外一边的聂然接过了炊事班班长地给她的保温饭盒,而这时候也端着自己餐盘的宋一城看到她吃的和自己并不一样,这才想起了什么。

“你一直在吃病号饭?”

聂然点了点头,“嗯。”

宋一城这下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

他本来还奇怪,炊事班里吃的都是大锅饭,怎么偏偏就聂然中招。

原来她吃的是病号饭,那自然是有给人下手的机会了。

而且她还不能拒绝。

的确很被动。

“你不怕这里又被下药?”宋一城问完之后,突然福至心灵,眼睛发光地问道;“难道是因为我才旁边,所以你才这么放心的吃?”

聂然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中分明像是看白痴一样,“他的药都被我拿走了,拿什么下?而且他不会在非训练时期给我下药。”

宋一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你倒是挺聪明。”

两个人找了个光线好的窗边,晒着太阳吃着午餐。

宋一城坐在她的对面,问道:“不过,那人为什么要对你下药?你和他之间有什么矛盾?”

聂然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药是炊事班的人下的,但到底谁指示的并不清楚。”

“那你怎么让我看戏?”宋一城很是好奇地问。

“保密。”聂然轻扯了一抹笑。

只是那淡淡的一笑,宋一城却觉得她整个人沐浴在日光下变得明亮了起来。

“多吃点,你现在的身体还很弱。”他将自己碗里还没有动过的鸡腿夹进了聂然的碗里。

聂然并不怎么喜欢这样的举动,打心眼里很反感。

她看到那只横在饭上的那个鸡腿,眉心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随后又将鸡腿夹了回去,“我不喜欢吃鸡肉。”

宋一城在看到那只被丢回来的鸡腿时,神色僵了一下。

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但眼底还是闪过一抹小小失落的。

这种被明晃晃的拒绝,让他那颗少男心有些受伤。

而坐在远处的那几个女兵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夹来夹去的样子,心气极度不顺。

“有没有搞错,居然在食堂里这样打情骂俏说悄悄话,太恶心了吧!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那女兵本来就喜欢宋一城这种既能穿白大褂又能穿军装的男生,现在看到他对着他们班的病秧子这么大献殷勤,更是妒火丛生,说起话来都是酸溜溜的。

坐在她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兵也不禁感叹了一声,“我想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些男兵对她这么好了,就这能力,我自叹不如。”

这边的人说着各种酸话,而聂然那边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宋一城放下筷子,像是打探似地问:“吃完了饭,下午准备干什么?”

“我下午干什么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吧,饭已经吃完了,该还的我也还了,可别再得寸进尺了。”聂然脸上带着笑,可言语中已经透露出了些许的警告意味。

她要不是看在宋一城帮自己两次的份上,加上当初还在古琳那里照顾着,她怎么会可能这么容易答应他吃饭的要求。

宋一城也是聪明人,哪里会听不懂她华丽的含义。

这一次的吃饭对于宋一城来说已经很是满足,至少这是一个进步。

对于聂然这种人来说,紧追不舍、死缠烂打只能适用到一定程度,再纠缠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于是他也为自己留了一份余地,“好吧,其余几次我留着下次用。不过……”他顿了顿,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继续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如果有用得到的地方,我随时可以效劳。”

“用得到,再给我两盒这种药吧。”聂然勾唇一笑,玩笑似地伸手做出讨要的姿态。

宋一城看着那双白嫩小巧的手落在自己的面前,神色凝住,聂然以为他被自己的要求给难住了,笑着正要收回手时,就听到宋一城一本正经地道:“其实,我有药效更强,见效更快的降糖药。”

这回轮到聂然怔愣了片刻,随后道:“……你的职业道德去哪儿了。”

宋一城没好气地说:“被狗吃了,行吗?”

聂然若有所思地点头,“这个答案我接受。”

“……”宋一城脸色微黑。

看到他那张脸色,唇角扬起了笑,这次的话变得正经了几分,“等我需要的时候会来找你的。”

两个人又在窗边说了几句话后,宋一城率先离开了。

聂然一个人坐在那里,晒着太阳,脑袋里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没一会儿,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道女声,“你是聂然吧?”

聂然转过头,望着那几个围在自己身边的那几个女兵,“有事吗?”

那个早已经看聂然不顺眼的女兵早已被嫉妒烧完了理智,一上来就不阴不阳地抢先道:“有啊,就是问问那个军医和你是什么关系啊?哦对,还有其他六班的那些男兵又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聂然看着她们一个个不善的眼神,随即就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来找茬的。

她坐在那里,即使被那名几个女兵围着,她也完全没有任何紧张和害怕的神色,而是不客气地问:“和你有关系吗?”

那女兵被她这样顶了回来,瞬间被噎住了。

她原本想趁着那些围着聂然转的老兵们都不在了,去找聂然的茬。

结果没成想,她压根不怕,不仅不怕还反而将了她们一军。

聂然歪着头,冲着她们似有深意地笑了起来,“而且,你不是已经给我定了罪吗?”

这些日子她虽然一直沉浸在自己被下药的各种设想当中,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六班那些针对自己的风言风语。

原来呢,她也懒得搭理这种事情,不过没想到这群人把她的懒得搭理当成了软弱无能。

居然敢这样跑过来挑衅自己。

在面对聂然那笑容,那女兵不知怎么了,在她面前竟小小地结巴了一下,“我……我哪里能给你定罪啊……”

气氛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凝滞状态。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道声音横插了进来。

那几个女兵纷纷转过头看去。

只见杨树穿着一身迷彩服站在她们身后,眼底一片冷意。

这群女兵看杨树要给聂然撑腰,眼里更加的嘲讽了起来。

站在中间的研夕这时候立刻充当起了和事老的角色,笑着伸手,大方而又和善地道:“你好,我们是几个月前新进来的兵,那时候你不在,都没有机会认识。你叫我研夕就可以了。”

聂然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掠过她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冷冷地勾勒出了一个笑,“介绍就不必了,毕竟我勾男人有一套,某些人自叹不如,到时候认识久了恶心死就不好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视线就定格在了另外两个女兵身上。

今天的食堂没多少人,刚才那群人在远处说的话她一字不落地都听了进去。

本来也没有不想揪着不放,奈何她们非要撞枪口上。

果然,那两个女兵听到她的话后,脸色顿时变了一变。

聂然很是满意她们两个人的反应,端着桌上的餐盘就往外头走去。

研夕身边的那两个女兵指着聂然的背影,气得手都在哆嗦,“这……这这……这人……”

话还没说出口,聂然却停了下来,再转过头看向她们,一一扫过这些人时,神色冷然地道:“不过,部队里虽然没有前辈后辈之分,但你们最好记得,我是老兵,而你们……只是菜鸟。”

丢下了这句话后,聂然头也不回地端着餐盘离开了。

一直盯着她们没有说话的杨树见聂然离开,也跟着一起离开。

留下的那群女兵在听到聂然那句话后,简直要气绝了,“菜鸟?她居然有脸说我们是菜鸟?天,简直笑死人了!”

“真是的,装什么啊,一个天天拖后腿的人,居然说我们是菜鸟!”

那群被聂然鄙视的女兵一个个心气十分的不爽快。

今天星期五,早点更新给乃们看~吼吼~月底啦票票啥的都可以掏出来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