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救你两次,感谢我一下吧/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在研夕被精神折磨的同时,聂然加紧的训练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季正虎口中的考核。

没有了分班的限制,她不需要玩儿那么多花样,只需要好好的训练就可以。

于是,就会经常看到聂然晨训之前在训练,午休的时候在训练,晚上上完课依旧加餐训练。

训练场上只看到她的身影。

导致最后整个宿舍的人也跟着一起被影响。

只是在和她一起训练过几天后,除了李骁和严怀宇他们几个曾经在一班待过的,可以勉强抵住,何佳玉和施倩实在承受不住这样强压之下训练。

她几乎是不间断不休息的轮番训练,简直不把自己当人看待。

偶然一次季正虎和陈军路过训练场,在看到聂然如此训练,陈军不禁感叹:“我以为安远道训练士兵们那狠劲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今个儿看到对自己下手更狠的,我算是长见识了。”

季正虎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格外凝重。

没有得到季正虎的回应,陈军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知道他这是担心了,为此宽慰了他一句,“不过,这样也好,马上就要野外生存考核了,她落下了那么多的体能现在补上来,对她考核也是有帮助的。”

可季正虎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依旧看着聂然的方向沉默不语。

他知道聂然这是为了月初的考核在拼命的训练。

但是,就是因为知道,他才这样怀疑自己当初提前告诉她,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或许没有自己那一句话,聂然也不会这样拼死拼活的训练。

毕竟她在那次任务中伤到了一次,又为古琳输血输到休克,然后完成任务也没有休息过,就重新投入大量的训练中。

陈军看他一言不发地望着聂然,拍了拍他的肩催促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我们还要去和其他几个班的教官商讨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定制路线和各种的布置。”

季正虎在他的催促之下,最后看了一眼训练场的方向,然后和陈军两个人径直离开。

……

当然晚上,何佳玉她们几个人刚刚加餐完毕,沾上枕头没多久,就听到窗外响起了一阵阵尖锐急促的起床哨。

“哔——哔——哔——”

聂然在听到第一声起床哨时,就猛然睁开眼睛,和对面上铺的李骁基本是同时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么多天她一直都在等。

等季正虎口中的考核什么时候会突然来临。

现在,终于要来了!

而被刚刚折磨过没多久的何佳玉就有些受不了了。

“有没有搞错,这个点吹哨!天都还没亮呢!”何佳玉被吵得受不了,直接拿被子盖住了脑袋,想要当鸵鸟。

李骁穿戴好了衣服之后,在戴帽子的时候清冷地对床上还赖着的何佳玉提醒道:“不想最后拖累整个班级,马上起来。”

施倩这时候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在穿裤子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季正虎现在也不学好了,和安远道一样,半夜不让我们好好睡。”

此时的聂然已经全部穿戴完毕,她在带上帽子准备出门之前,对她们几个人丢下了一句。“接下来睡的时间更少。”

接着便快步冲下楼去。

屋内的另外三个人听到她的话,一开始都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接下来睡的时间会更少?

可等到下了楼,看到所有教官都站在那里,身后五辆军用汽车,心里便有些明白了。

这次的哨声不只是单纯的五公里的加餐那么简单。

“现在进行野外生存考核,所有人全部上车!”陈军作为二班的教官,此次是考核的总负责人。

何佳玉在一听到野外生存考核这几个字后,心里忍不住就哀嚎了起来。

她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啊,全身都是训练过后的酸痛,这哪里是考核,分明是要命啊。

早知道晚上就不跟着聂然训练,早点休息了。

也不至于拖着这么一具疲惫的身躯去考核啊。

带着懊悔的心情她和其他一百四十几名士兵在教官的命令下,训练有素地上了车。

五辆车子同时出发,行驶出了部队基地,朝着某一处疾驰而去。

在车上,六班的人各自作为两边。

季正虎站在那里,神色严肃地对着他们一一交代着,“每个人一张地图,所有人按照这张地图所画的路线七天内到达终点考核就算合格。”

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地图,上面没有太多的标识,只是有河流的地方以及终点方向有标出记号。

“是结伴还是个人战?”

在预备部队第一次进行野外生存的新兵们忍不住问了一句。

季正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要你找的到人,你就可以结伴。”

只要找得到人?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这次的考核野外范围非常大,几乎遇不到人?

有了季正虎的这句话,车内的气氛再次凝重沉默了起来。

有些人是对这次的七天的生存考核担心,但更多的是对这次考核充满着冲劲,希望能在这次的考核里得到一个很好的成绩。

车子不停息的在道路上行驶着,过了四个小时后,道路平稳渐渐变得有些颠簸了起来,天色也开始有些亮了起来。

季正虎将军刀、求救信号弹、压缩饼干、指南针全部发放了下去。

聂然手里把玩着军刀,听着季正虎简练的话,无外乎就是所有人在这未来的七天就靠这些东西存活,并且按时到达终点。

该说的已经说完,季正虎也不在罗嗦,敲了敲车厢,提醒驾驶室内的士兵。

又是半个小时,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下车。

“施倩。”

被季正虎第一个点到名字的施倩一惊,下意识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到!”

“下车。”

施倩看了一眼车外荒野的地方,不禁随后朝着车内的乔维望去。

乔维抬头,眼底也带着些许的不安看着她。

“快点下车!”季正虎看她站在那里不动,顿时呵斥了一声。

收回了视线的施倩咬了咬牙,快步走到了车子旁,轻轻一跳,就直接下了车。

还不等有什么,车子便启动,直接离开。

留在原地的施倩就这样看着那辆车逐渐远离出了自己的视线。

车内何佳玉坐到了聂然的身边,带着些许担忧的口吻道:“然姐,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上次野外生存的时候出现了那么大的问题,致使这些人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现在一个人生存挑战,也不知道聂然可以不可以。

何佳玉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季正虎一声大喊:“何佳玉。”

“到!”何佳玉马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下车!”

何佳玉也看了一眼严怀宇,只是严怀宇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了聂然的身上,根本没有看到她的存在。

这让何佳玉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紧接着便应了一声是,就快速地下了车。

随后季正虎一路点名,一路放人。

“叶慧文。”

“到!”

“下车。”

“杨树。”

“到!”

“下车。”

“是!”

……

车内的人慢慢变得越来越少。

季正虎在报名字的时候,不留痕迹地扫了聂然一眼,发现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地靠着,就好像完全是睡着了一样。

这让他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但随后继续点名催促他人下车。

“严怀宇!”

“到。”

“下车!”

严怀宇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在和聂然错身离开之际,对着她轻声说了一句,“你自己一个人千万小心!”

接着就没有停留地下了车。

聂然睁开眼,这才发现在不知不觉内车厢内唯独就剩她一个人。

车内空荡而又沉默。

一路过去,只听到树叶细细索索发出的响声。

终于,又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了下来。

季正虎如同前几次一般,喊着她的名字,“聂然!”

“到。”聂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应了一句。

“下车。”

聂然走到了车门口,轻松一跃,从车上跳了下去。

帽檐下那双明亮漆黑的眼眸正巧和坐在车上的季正虎一个对视,她并没有像其他士兵望着车子离开,才行动。

而是直接干脆利落地转身朝着反方离开。

希望她能安全达到终点吧。

季正虎在看到她的身影慢慢隐没在了树林和杂草之中,这才敲了敲车厢的门,示意车子再次启动。

汽车的引擎声由近渐远的消失在了聂然的耳边。

她停下来脚步,抬头望了望天,此时的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起来。

只是可见度还不是特别的高,一眼看出去只有被黎明时的光线模糊找出轮廓的灌木丛和大片大片的树木。

索性,她找个地方暂时坐下,好好地研究了一下地图。

她发现这张地图上的路线有几条都是交叉进行,可行动的范围非常的广。

可就是这样的灵活广泛,很容易就会出现走错,或者是迷失方向的问题。

加上现在初冬,早晚的温差比较大,七个夜晚在野外睡觉也算是挺折磨人的身体和精神的。

聂然细细地将地地图看了一遍,最终敲定了一条最为捷径的路线。

估计用不了七天,最多四天就能到达。

只不过捷径虽是捷径,但这条路比其他任何一条路都来的危险。

如果没有充分把握的人,是不会轻易挑选那一条路。

所以聂然基本能确定,不会有人和自己同行。

这时候,天已经基本大亮。

聂然在确定了所走的方向后,将地图折好放进了口袋,然后朝着自己所选的路线走去。

走了整整一天,她所看到的除了树还是树,没有其他任何的生物。

等到天色渐渐暗下来,聂然就不再继续往前走,本来想就此找个空旷的地方生一堆火,然后搭个庇护所。

没想到就在她打算找树枝生火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小型的山洞。

里面很干燥,聂然在确定没有惊扰什么准备冬眠的动物之后,才捡了些树枝生了火,靠在石块上休息了起来。

今天一天她没有间断停息的赶路,加上昨晚她那么拼命的训练没有怎么好好休息,现在的她又困又饿,只想坐会儿休息片刻。

只是这一休息,就休息到了第二天的黎明。

火堆早已在不知什么时候灭了,外面的风呼呼地吹进来,让她身上一片冰冷。

足足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的她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

这不像以前罚站的时候,她站在那里不需要大量消耗,所以才能扛那么久。

现在她需要不停地徒步行走,遇到灌木还要砍断才能继续前进,所耗费的体力就和训练时近乎没有差别。

聂然在确定火堆已经全部熄灭,不会着起来,接着再次起身走出了山洞,趁着还未亮起的天色,按照自己所制定的方向继续走去。

以她现在的路程,在中午时分就能看到河流,只要河就不怕没有吃的。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在横穿通往河流方向的灌木丛时,那片灌木丛比想象中还要多、密。

在比人还要高的灌木丛林里聂然艰难的前行着。

那些带着倒刺的灌木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被勾到,轻点的最多就是阻碍前行,严重的就会刺入衣服划破皮肤。

使得她的脚程慢了很多,等能听到河流的水声时已经是下午了。

聂然站立在河岸边上望了眼远处的天际线。

铅灰色的云层厚厚的压了过来,风也开始变大了起来。

一阵一阵,只听到树叶摇晃发出的“沙沙”声。

她孤单的身影在这片荒凉阴沉的地方越发显得单薄了起来。

真倒霉,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聂然眯着眼望着那片渐渐朝着她涌过来的乌云。

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冒雨前进比较好,一旦淋湿着凉就难办了。

更何况看那云层那么厚重的样子,可能雨一时半会儿还下不完,到了晚上树枝都是湿的,连火都点不着。

生生挨冻一晚上的滋味那可不好受。

聂然在附近找了许久,也没有像昨天那样那么幸运的找到一个小山洞,无奈之下她只能挑了个下风口的地方,背后有一块巨石当着,上面还有茂密的树枝可以多少挡点雨水。

为了尽快能够赶在大雨来临之前能够造好一个庇护所,聂然很是速度地捡了几根粗壮结实的树干作为主干。

然后又用军刀砍了许多树枝。

就在她抱着一堆树枝往庇护所的地方走去时,听到不远处响起了树枝摇晃发出了一阵“沙沙”声。

那不是被风吹动的声音。

而是……有人!

聂然立刻停了下来,仔细地聆听了起来。

果然,那脚步声再次响起。

估计是哪个路过的士兵吧。

聂然暗暗想着。

不过她可没有兴趣和对方去打招呼,马上雨就要下下来了,她到现在庇护所还没有建造完,连火也没有生,食物也没有抓。

她可不想再挨冻挨饿下去了。

当下,她抱着那些树枝朝着自己的庇护所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低呼声音:“啊!”

紧接着就是有什么重物摔下去的沉闷声。

聂然脚步微顿,朝着远处看了一眼。

知道那人肯定是不小心摔进了陷阱或者是坑洞里了。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想去多管闲事,反正有信号弹,死不了。

接着搂紧了自己怀里了树枝,继续朝着自己的庇护所走去。

她将树枝按照差不多的比例全部放好,接着再用撕下来的树皮当做绳子绑好,做出了一个架子。

等这些做完,乌云已经开始慢慢、慢慢地逼近。

聂然在准备将那些树叶盖上时,不由得地朝着远处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一眼。

都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是不见动静,不会是摔得晕过去了吧?

这雨水马上就要下下来了,要是不及时离开坑洞很容易出现危险。

聂然犹豫地又看了看天色以及周围那一片狼藉的树枝和树叶。

算了,要是这家伙命大没晕死,就做个帮手好了。

她打定主意后,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直接朝着那边小树林走去。

才刚扒开树木跨进去,就看到离自己一步之遥的距离就有一个巨大的坑洞,上面被几片树叶所掩埋。

聂然用树枝将树叶扒拉开,里面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如果没她没记错的话,这条路是所有路的一个交汇处,看来是季正虎他们闲着没事干,给这群士兵找乐子玩儿。

聂然快步朝着另外一个坑洞走去,还没走近,就看到里面那名穿着迷彩服,浑身脏兮兮的背对着自己正奋力地往上爬。

可这里的泥土实在太过松软,那人怎么往上爬,最终都会掉下去。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继续。

倒还真是不服输。

聂然半蹲在那里,兴趣盎然地开口道:“你这样是爬不上来的。”

虽然她看得出,那人用了好几种攀爬的手段,可这也架不住松软的泥土没有附着力。

那人在冷不丁地听到人声后,一个惊吓,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再抬头时,当看到聂然蹲在洞口,那人不禁错愕地低喊道:“聂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

在听到她的回答,那人眼底顿时迸发出了一抹希望之色,“那你……能帮我一把吗?”

聂然歪着头,看着站在坑里面的那个浑身是泥的女兵,“我为什么要帮你?”

那女兵一愣,眼底的希冀之色忽的一下就熄灭了,她垮着脸点了点头,“也对,你救过我一次已经是破天荒了,在要求你救第二次,是我过分了。”

这回轮到聂然错愕了,“我救过你?”

她什么时候那么好心的救过别人了?

那女兵看聂然一脸疑惑的样子,解释道:“你不记得了?就是那次野外生存,我被乔宇娇弄下坑洞,她不愿意让我上去,是你把我拉上去的。”

聂然被她这么一提醒,这才想了起来。

“原来是你!你好像叫……”她回想了一下刚才季正虎点人时的名字,“叫叶慧文对吧!”

坑洞里的叶慧文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我!”

聂然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这是有多巧合。

上次把她从坑洞里救出来,这次还是把她从坑洞里救出来。

聂然半蹲在洞口,望着洞里的叶慧文,突然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站在坑洞里的叶慧文在看到她的笑容后,嘴角的笑一僵,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聂然不怀好意地道:“既然,我救过你一次,那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

叶慧文立刻傻了眼。

感……感谢?

在这里感谢?

------题外话------

本来是说要白天更新,结果蠢夏白天突然有点事儿,明天我争取白天,白天,白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