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她到底是好是坏?/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条鱼很快就被叶慧文给干掉了。

她的吃相用聂然的话来形容就是四个字:极其凶残。

那样子恨不得连树枝都给吃了。

聂然坐在那里看着她恋恋不舍的将那根鱼骨头舔了又舔,那样子又搞笑又好玩儿。

说是乞丐都不为过。

总算丢了点食物放进胃里的叶慧文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坐在火堆旁,勤快的往里面添柴,拨弄着,好让火烧得旺点,让自己的衣服烘更快些。

而此时的雨下的越来越大了,幸好聂然选得地势比较高,雨水都流到下面去,不然这庇护所早就被淹了。

听着外面巨大的雨声,庇护所内倒是很安静。

突然之间,远处的天际响起了一阵“轰隆隆——”雷鸣声。

在初冬这种季节里能听到打雷还是挺难得。

叶慧文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朝着外头的天望了望,略有些担忧地道:“好好的怎么还打冬雷啊,不会一整天都要被困在这里吧?”

他们这次的考核只有五天时间,今天都第三天了,再不走,考核可就来不及了。

“如果真的下一天,你打算怎么办?”坐在里面的聂然丝毫没有被雷声所吓倒,她的神情很是平静。

“当然是冒雨走了,总不能这样坐在这里赏一整天雨吧。”叶慧文理所当然地回答。

她们是来考核的,又不是来旅游的。

必须要争分夺秒才行。

如果不是刚才一开始这场雨实在是大的连眼睛都睁不开,她肯定不会回来,而是选择继续走下去。

“放心,应该下午雨就停了。”聂然好心地提醒道。

“你怎么知道?”叶慧文有些惊讶地问,可问完之后有觉得自己有点问多余了。

聂然在早上就能知道会下雨,怎么可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雨停。

不过,既然知道了下午雨就会停下来,那她可要把衣服早点烘干才行。

她加快了添树枝的动作,时不时的翻动下,好让空气流通,让火烧得更加旺一些,促进衣服的烘干。

果然,在连续下了一个多小时的暴雨后,雨势渐渐变小了起来,直到彻底停了下来。

聂然听到外面“滴答”“滴答”雨水从树枝滑落,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睁开眼对着旁边的叶慧文说道:“好了,雨停了,你可以走了。”

“你不走吗?”正把已经烘得差不多干了的衣服拿下来的叶慧文穿着衣服,随口问了那么一句。

聂然坐在那里,点头了点头,“嗯,我再等一会儿。”

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叶慧文听到这话,顿时就学乖了,一屁股重新坐了下来,说道:“那我也不急。”

她觉得,只有聂然出去,才能证明真的雨不会再下了。

聂然知道她心里那点小心思,很坦诚的道:“你放心,雨不会再下了。”

“我知道呀,我只是暂时不想出去而已。”叶慧文盘腿坐在那里,就像是老僧入定了一样。

那副掰扯借口的样子聂然看在眼里,但懒得搭理,索性站了起来,“那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说着就直接走了出去。

叶慧文看她不是在逗自己玩儿,而是真的离开了庇护所上路了,当下也一骨碌地爬了起来,从庇护所里钻了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湿漉泥泞的道路上,走了一段路之后,聂然终于停了下来。

她转过身,看着同样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的叶慧文,“虽然季正虎说如果遇上就能结伴而行,但是我真没打算和你一起走。”

她就丢了两条小鱼而已,这人不用这么一步一跟地和自己同行吧?

刚不是还很生气吗?

难道两条小鱼就被收买了?

要真这样,那这也太容易了吧。

“我没有要和你一起走啊。”站在那里的叶慧文知道她是误会了,马上将自己的地图掏了出来,走过去只给她看,“看,我真的并不是要跟着你,而是我们这一段的路线相同罢了。你放心,等这段路线走完,我是不会再跟着你的。”

她可不会像以前六班的那群乔宇娇的千金大小姐们,能遇到可以依靠的就死皮赖脸的跟着别人,最好还是别人抱着她走的那种。

既然是考核,当然要拿出自己的实力来,更何况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不会连一个野外生存考核都过不了。

聂然看了她手里的地图一眼,的确是有一段小路相同。

“那是我误会了,抱歉。”聂然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后,转身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一路上聂然和叶慧文都没有怎么交流。

在考核期间,她们都知道如何最有效的保存自己的体力,加快自己的速度。

聂然很庆幸,在考核之中的叶慧文还是很有几分军人的姿态,并没有像何佳玉这样在自己耳边聒噪。

但,过了没几个小时这句话就被彻底推翻了。

因为叶慧文的确不聒噪,而且还很跟得上她的步伐,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眼很瞎。

应该是季正虎他们觉得这里很多人会经过,所以特意这条大交叉路上故意设下的障碍,以至于走上几步就会时不时有设下的各种不同大小深度的陷阱。

所以她踩上几步就会掉到洞里去。

一开始的洞都比较浅,她也不求救,自己掉下去就努力的爬上来就好。

可越往前面走,洞就越深,攀爬的力道就越大,直到最后她彻底困死在了坑里面,叶慧文终于忍不住喊了第一次求救。

那声音大的就连树上的鸟都给惊到了,一个个扑棱棱地就飞走了。

“聂然——聂然——拉我一把,拜托了。”

走在前面的聂然听着那一次次的呼喊,又看了看天色,嗯,好像不早了。

于是,她很利落地走了回去。

叶慧文看到她半蹲在洞口旁,带着些许的讨好和不安地道:“拉我一把吧。”

“可以啊。”聂然答应的很快,这让叶慧文顿时松了口气,可那口气好没长长的舒完,就紧接着听到聂然后面的一句,“不过晚上你来找吃的。”

叶慧文立刻垮下了脸。

就知道聂然不会那么好心的放过她。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给她做小工了,无所谓了。

她认命似的点头答应了下来,“可以。”

原本叶慧文觉得自己可能是比较倒霉加上没有观察清楚就使得自己掉入了陷阱里。

所以,接下来她就尽量眼观六路,谨防再次被摔下去。

但……根本没有用!

越走到前面,障眼法也多了起来,虚虚实实之间还是有人会被踩到,加上已经有人走过这里,有时候看到陷阱露在外面,就放松了警惕,结果一脚下去,旁边是个更大的坑洞。

“啊——!”

一声惨叫之后,就是聂然和叶慧文之间的谈判。

“火你来生。”

“好。”

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谈判非常短,几乎是聂然说什么,叶慧文就应什么。

没办法,谁让她现在处于弱势呢。

“啊——!”

“哎——!”

“呀——!”

那一声声的叫声在树林里连绵不绝。

附加条件也越来越多,以至于最后叶慧文摔得已经主动的连聂然都不需要开口,就直接道:“庇护所也是我来搭。”

聂然这才施施然地搭了一把手,将她从坑洞里扒拉了出来。

灰头土脸满身是泥的叶慧文粗喘着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一身干净没有任何狼狈之色的聂然,她倍感奇怪地开口道:“为什么你从来不掉进去?”

她到底是怎么看出来那些陷阱的?

是有诀窍的吗?

“因为你都替我掉完了。”聂然目视着前面的道路,很是平静地回答了一句。

“……”叶慧文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聂然在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行走的路线之后,又看了一眼天色,对着还坐在地上垮着脸的人叶慧文说道:“行了,天马上就要暗下来了,快点去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叶慧文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谁让她自己刚刚主动应下要搭庇护所呢。

叶慧文小心翼翼地跟在聂然的身后成功走出了那一大片坑洞。

没有了陷阱的束缚,叶慧文很快的将周围探查了一番。

这时候,雨后的阴沉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叶慧文在前面不远处寻找着落脚休息的地方,而聂然则落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走着。

时不时地将地上一些已经半干的树枝捡了起来,好当做柴火。

忽然,走在前面的叶慧文大喊了起来,“聂然,你快来看啊,这里有个山洞!”

那激动的声音在这片空旷的地方传得好远。

聂然又捡了一些树枝之后,才走了进去。

叶慧文指着身后的那的山洞,道:“你看,这个山洞好大啊,里面能容得下五六个人呢。”

山洞看上去并不深,的确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只是经过了早上那场暴雨之后,地面有些湿,并不怎么好生火。

“天色不早了,快点去找点吃的。”

聂然也不指望叶慧文能在这种地方把火燃起来,索性打发去找食。

叶慧文现在听到她的吩咐,近乎是下意识就应了下来,“哦,我现在就去。”

完全没有昨天的不服和不甘。

聂然趁着她去找食的时候,又去外面找了一些比较大的石头和树枝,准备用石块将树枝架起来,与地面悬空一段距离。

等到火燃烧一段时候,相信地面的湿度也已经被烘干了,就算到时候树枝被烧断了,也不怕火被熄灭。

她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把搭好了。

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些早上在火堆旁烘干的一些被她折断放在口袋里的树枝。

这些干树枝是很好的引燃物。

加上她经过多年的训练,她点火的速度远比叶慧文要快很多。

没一会儿,一个小小的火堆就燃了起来。

但毕竟干树枝有限,她将那些半湿的树枝折断放在火堆的下方,尽快将那些树枝烘干。

聂然坐在了火堆旁,拨弄着火堆里的树枝,以防那火被灭掉。

夜色逐渐沉了下来。

叶慧文却迟迟不归。

然而,聂然并没有萌生想要去寻她的意思。

叶慧文是一名士兵,她有着一年多的受训经验,不是一个手不提肩不能扛的女孩子,她完全可以在黑暗中面对任何意外和突发状况。

如果是还在不行,她还可以发送信号弹请求支援。

所以,聂然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去找她。

过了不知多久,火堆里的火在聂然的勤快下,烧得越来越旺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洞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聂然听这个脚步声听了一个下午,早就已经熟悉了。

“弄到东西了没?”她头也不抬地对着正走进洞口的叶慧文说道。

“当然了,这次我满载而归!”叶慧文言语中充满着得意之色。

这倒是让聂然不禁抬头看去。

还真是满载而归。

除了一条大鱼之外,还抓了一只兔子。

那兔子的毛已经被拔了,软趴趴的脖子吊在半空中,很明显被放干了血。

就连鱼也是处理完毕才带回来的。

怪不得花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是把这些东西都处理完回来的。

“烤吧。”聂然在看到她回来之后,就把小工的活儿交还给了叶慧文。

叶慧文也不恼,也不气,很自然而然的走了过去,用树枝将兔子和鱼分别串了起来,放在火架子上烤。

火光下,叶慧文咧着嘴笑得很是高兴。

看上去很满意自己今天有如此的丰收。

聂然看在眼里,说真的,这种大雨刚过的时候河水的鱼正扑腾呢,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抓了两三条,可这家伙只抓了一条回来,还这么兴高采烈的。

但看在那只兔子的面子上,她也不去打击叶慧文的好心情了。

一条鱼、一只兔子在火架上烤着,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满足。

带着好心情的叶慧文看聂然坐在那里又在闭目养神,闲来无事之下就想起了自己下午掉在坑里被无数次的营救的画面。

于是,很是好奇地问道:“聂然,你下午是怎么避开那些陷阱的?”

聂然睁开眼睛,火光倒映在她的眸间,让她漆黑的眼眸越发的晶亮起来,“你怎么能确定我是避开,而不是运气好?”

“运气再逆天也不可能一个也不会遇到的。”叶慧文回答。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连运气好和成功避开都分不清楚。

如果真是运气好到爆表,就不会像她这样一路走来那么淡定了。

“怎么,这回不怪我过分,不提醒你了?”聂然单腿曲起,可能是因为有了食物的缘故,她也有了些心情和她玩笑了一句。

何佳玉摆了摆手,“我跟在你后面还是避开几个的,已经是捡了大便宜了,我可不是那种不知足的人。”

“其实我没有特意避开,只是有一种第六感而已。”聂然简练的回了一句。

她说的是真的,在前世常年的魔鬼训练,让她的洞察力和观察力磨练的早已超乎常人。

不需要太多的停留和迟疑,只凭着那种感觉,她的身体会下意识地做出反应。

可这句话对于叶慧文来说就太抽象了。

第六感?

女人的第六感吗?

她将聂然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理解成聂然或许并不想怎么告诉她的意思。

说到底,她们现在还处于考核中。

说这些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考核的评定分数。

叶慧文很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仔细翻动着手里的树枝,好让食物能够受热均匀,早点烤好。

聂然看她乖乖地坐在一边没有答话,本能地瞟了她一眼,见她认认真真地烤着食物,没有回答自己,连这个话题都不再继续,当下就明白她的想法。

“其实……”聂然停顿了两秒,组织了一下话,尽量用叶慧文能够接受听懂的话说道:“要看有没有陷阱也不难。每个布置陷阱的人都希望陷阱越完美越好,越能融入整个环境越好,以至于他们不自觉地也会为了完美的隐藏去多遮掩一些,以防出现意外让陷阱暴露出来。”

坐在那边的叶慧文没想过她会特意给自己解释一遍,还这么详细的解释。

愣愣地呆了几秒,就仔细地听了起来。

“所以你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注意大环境,不要只看小环境。就像你刚才掉下去之后,你第一时间看的就是周围的环境,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既然对方是做陷阱,他肯定是把陷阱尽可能的融入周围的环境里,可人为做出来的和自然毕竟是有出入的,你只有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看,就会感觉到有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是刚下过大雨以及暴雨,仔细去看的话人为的痕迹多少还是会有一些。”

叶慧文在听到她这一番话之后,顿时恍然大悟了起来,“怪不得你说第六感,原来你在大环境里找小环境。”

就好像看风景画一样,站在一个角度去看眼前的整个世界,这样的话就很容易看出哪里会有问题。

叶慧文在明白之后,对着聂然笑道:“就说你人不错吧,还不承认。”

人不错?

聂然嘴角勾了勾,装淡定的样子。

如果这家伙知道自己在看到天色不早之后,故意挑坑洞多但不会太深的地方走,好让她摔下去之后,既没有生命危险,又可以借着救她的名义,好使唤她为自己做事。

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这样笑眯眯地说自己好?

把人给算计了一把的聂然,看对方微笑傻乐的样子,最终还是好心的又给她说了一下野外的注意事项。

毕竟对人有亏欠,多少还是要补偿一些才行。

叶慧文以为聂然是看到食物高兴,心情好,才这样对自己,趁着机会也多听了一些。

本来也只是抱着听听的想法,结果越听下去发现聂然对于野外的一些生存也好,实战方面也好,都特别的有经验。

那些经验并不像教科书上所传授的那样正规,更多的是一个人在经过了无数次的经历之后,所得到的一些小窍门。

听完了所有的话,叶慧文禁不住感叹地问道:“聂然,你是新兵吧?”

聂然点了点头,“嗯。”

“那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叶慧文不理解,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新兵,却有着听上去很丰富的经验水准,就好像是一个老兵似的。

她疑惑不解的眼神让聂然猛地惊觉,自己因为想要补偿,好像说的有些太多了。

她脸上依旧是那副镇定的神色,回答道:“教官告诉我的。”

“季教官?”叶慧文问。

可又觉得不太可能,这段时间来季教官对聂然并没有很好的样子,甚至还让她加餐训练,不太像是能教她的人。

“不是,是……”聂然正想要把方亮拉出来做当箭牌,只是话还没说完,耳朵微动,立刻住了口。

叶慧文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手马上摸向了腰间的军刀,压低了声音问:“怎么了?”

“外面好像有人!”

------题外话------

咳咳咳……我怕有人冒出来说‘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辣么可爱~’所以有种想法的表找我,找叶慧文童鞋去!

PS:聂然偷摸算计了一把叶慧文,你们觉得她是坏银还是好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