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死路?遭遇陷阱/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不过女孩子嘛,走哪儿总是爱八卦说闲话。”叶慧文在看到汪司铭那张有些不善的脸色,还是在后面补充了一句,想要缓解一下气氛。

但很可惜,那句话并没有让汪司铭的神色缓和起来,依旧带着些许的沉然,“所以她们就说聂然勾引男人?”

叶慧文耸了下肩头,“这还不是因为聂然的人缘太好,你们一个两个都那么紧张她,自然会惹来闲话的。”

当时聂然在训练期间晕倒,严怀宇他们可是不顾季教官的惩罚也要跟着一起去医务室。

就凭这一点,怎么可能不惹来别人的议论。

“下次你听到有人说聂然坏话,就来告诉我。”汪司铭对着叶慧文吩咐道。

结果却让叶慧文不禁笑了起来,“怎么?想替聂然撑腰?警告警告那群新兵?”

汪司铭反问道:“不可以吗?”

撑腰?

如果他的出面能够让那群人消停下来,他不介意动用点法子,警告警告他们。

叶慧文轻嗤了一声,“你以为聂然是什么软萌妹子,还需要人来撑腰?在咱们部队,除了那些不长眼的新兵,其他人哪个不知道看见聂然要绕道走。”

正在旁边灭火的孙皓听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谈,赞同地道:“这倒是,就连我这个一班的看见她都怕,更别提六班那牙都没长的菜鸟了,分分钟被聂然秒杀。”

聂然揍陈悦那狠劲儿真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甚至每一拳打下去时发出的撞击和骨骼碎裂声还能让他老毛倒竖起来。

“所以,汪司铭你就别瞎担心了,免得到时候反而让聂然不好做人。”灭了火之后的孙皓拍了拍手上的木屑,站起身走了过来。

汪司铭低垂着眼睑,嘴角划过一抹苦笑,“嗯,她的确不是需要人呵护的类型。”

她的彪悍,自己又不是没见过。

连海盗都不怕,更何况是区区几个菜鸟新兵了。

是他多虑了。

当下,汪司铭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和叶慧文以及孙皓两个人趁着天色还未大亮就重新启程。

他们昨晚上商讨的结论就是按孙皓的叶慧文的路线走。

这两个人走的基本上是大众路线,而汪司铭呢也向来做事稳重,不喜欢激进,所以选的和那条路也差不多,都是很稳妥的路线。

三个人在野外同行,从天还未大亮一直都到了天色大亮。

在此期间,叶慧文一步不落,紧紧地跟在孙皓和汪司铭的身后。

这让孙号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看不出来啊,你一个六班的女兵,倒是体能挺不错的,到现在还能跟得上我们一班的。”

叶慧文嘴角轻扯,带着些许的无奈,“我要不是输在射击上,才不会再一次落在六班。”

听到这话的孙皓当场大笑了起来,“哈哈,那看来你的射击真的弱爆了。”

忍耐力这么强,体能那么足,正常来说基本留在四、五两个班是没有问题的。

可她偏偏留在了最后一个班,那足以说明射击糟糕透顶,平均分数拉到最低了。

被戳痛心事的叶慧文当下朝他飞了一个眼刀过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被眼风扫到了孙皓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嘀咕了一句,“干嘛这么凶……”

他本来还想好心的说,要是她不行,自己能教两招的说。

果然以前的老兵没说错,进了预备部队的女兵那就不能说是女兵了,进了特种或者成了蛙人的,那就更不能那样认为。

否则,倒霉的就是自己。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地朝着前面走时,“砰”的一下,直接脑袋撞在了汪司铭的肩膀,当下就忍不住哎哟地喊出声,“汪司铭你干嘛突然停下来!”

他的身高比汪司铭稍矮一些,再加上他一直低着头想事儿,一鼻子直接撞在了汪司铭的肩膀上,疼得他忍不住眼里泛起了泪光。

靠!

不是被叶慧文踹得差点死了,就是被汪司铭撞得鼻梁骨差点断的。

怎么倒霉的总是他啊!

“你们看……”汪司铭指着他们眼前远处的路面,神色严峻异常。

本来还想嘲笑孙皓的叶慧文在顺着汪司铭所望的方向看去,刚扬起地笑顿时僵在了嘴角。

只因为在尽可能看得到的地方有一片巨大的黑色,就好像是一堵墙完全把他们的去路给堵住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叶慧文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她拿出地图翻看,来确定他们的路线是否正确。

在一旁捂着鼻子的孙皓在看到这两个人的神色后,也顾不得鼻子上的痛楚,朝着远处尽量眺望着,结果在看到异常后,神色也稍稍变了些许。

“咱们是不是走错了?”叶慧文在地图上仔细地查看,问道。

“不可能,我们完全按照地图在走。”孙皓放下了捂着鼻子的手,严肃而又肯定的回答。

他的记忆力向来不错,就是不看地图也能记得路线,当下就发现了路面情况的不对劲。

“没有走错的话前面怎么会是死路?”叶慧文皱着眉,不解地道。

“不是死路,是昨天的暴雨袭击,把路给断了,你们看上面,有泥沙滑落的迹象。”汪司铭在观察了一番之后,指着某一处地方说道。

两个人在他的提示下,看了过去,果然远处的山坡有大量泥沙滑落的迹象。

“不是吧,又来?”叶慧文曾经作为六班的人一起参与过霍珩组织的野外生存训练,所以当时她和聂然一起经历过那次山体滑坡。

现在一看到泥沙滑落之类的,就止不住的头痛,那次的记忆可实在算不上愉快。

“又来什么?”孙皓奇怪地问。

“没什么。”叶慧文懒得搭理他,一句话将他打发之后,就转过头问汪司铭,“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边有过滑坡迹象,如果还靠近,会很危险的。”

汪司铭何尝不知道会危险。

只是在看到远处那片黑沉,他心里不禁开始担忧了起来。

不知道聂然选的是不是这条路?

这场小型的滑坡会不会在她经过的时候发生的?

她会不会有危险?

可转而一想,又觉得以聂然的能力应该不会出这种事。

“改道吧。”带着沉甸甸的心情,他说道。

孙皓听到之后忍不住错愕的心情爆了一句粗口,“靠!改道?不是吧,原本我们只要穿过去,再淌过一条河,基本上就可以到达终点了,现在改道我们肯定要迟到的。”

叶慧文冷冷一个眼神瞟了过去,“你对汪司铭喊有什么用,又不是他把道给弄死的,除了改道还能怎么办。”

“我只是情绪小小激动了一下而已,哪里对汪司铭喊了。”孙皓被叶慧文一顿训斥之后,声音立刻变小了许多。

汪司铭站在旁边没有心情去计较这些,而是指着地图上的两条路,问道:“这两条路你们觉得如何?”

孙皓凑过去一看,连忙皱起了眉头,“这都是小路啊,会不会太危险了?”

小路远比起大路更为艰难,也更考验人。

汪司铭同样神色沉重,“如果选大路的话就算我们接下来日夜兼程也不可能按时到达,所以只能选捷径了。”

今天已经第四天的下午了,除去晚上休息的那几个小时,他们若继续选择大路行走,还有三天的时候,从绕路到继续正常行走,所花费的时间实在是不够。

“可是你选的这条路几乎是在悬崖边走,这天时不时就下雨,地面泥泞不堪,很容易就打滑,摔下去。”孙皓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力将几处危险的地方全部挑了出来,然后神情冷凝地道:“汪司铭,你可从来都不是这么莽撞的人,这条路一看就不是好的选择。”

“可是这一条是最快到达目的地的地方。”汪司铭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抬眼。

因为他怕抬眼,就会让孙皓发现自己眼底的犹疑之色。

其实他之所以会选这条路,除了它是一条捷径之外,他总觉得以聂然那种喜欢剑走偏锋的性格很有可能会走这一条路。

“或者你们两个结伴另外选一条路,我一个人走也可以。”汪司铭收起了地图,利落地说道。

孙皓说的没错,那条路太危险,他没道理把这两个人无辜地牵扯进来,这样对他们来说不公平。

“那怎么行,那条路那么危险,放你一个人去,这风险太大。”孙皓很是不赞同他的这番提议。

叶慧文也点头应道:“对,你孤身一人的风险系数实在太大了。”

“我的能力我自己清楚。”汪司铭选择好了行走的方向,就打算和他们分道扬镳,“你们自己路上小心。”

“你还真一个人去啊。”孙皓看他走的那么干脆,又无奈又气恼,想了想最终道:“行了,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

刚往前走了两步,他忽然想到了叶慧文,转过头问道:“叶慧文你也一起吧,大不了到时候我照顾你点咯?”

抛弃她一个女兵,这样做好像不太道德啊。

“我是要一起走,不过我是因为没有充沛的时间去选另外的路。还有,我才不需要你照顾!”叶慧文瞪了他一眼,紧跟着走了上去。

孙皓撇了撇嘴,暗自嘀咕了一句,“真是好心当驴肝肺,一点都不有爱。”

三个人坐在一旁重新拟定了一条路线。

因为是小路,所以这次的拟定更加的慎重,以防出现任何的意外和危险。

花费了些许的时间,确定了他们三个人要走的路线后,再次重新出发了起来。

这次他们脸上的神色都很是严肃,就连孙皓都没有半点玩笑之意。

三个人行行走走,比起刚才大路的平坦,小路的路面蜿蜒曲折,即使在没有坑洞的情况下,还是异常的艰难。

尽管叶慧文的体力再好,可在这种情况下,一班和六班的差距就此显现出来了。

汪司铭和孙皓连续没有停顿的走了五个小时的情况下,依旧步子轻盈,身形平稳,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叶慧文就不行了,她呼吸有些急促,步子也有些微微的凌乱,看上去有些疲累。

再她这样坚持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终于脚下湿泞的路面让她一个打滑,身形不稳,朝着旁边就摔了下去。

完了完了,他们走的地方有一个小斜坡,这要是倒下去脊椎骨肯定摔断。

然而就在她觉得自己这次完蛋的时候,一只手及时的将她拽了回来。

她一抬头,就看到孙皓那张脸,此时的他没有早上那种惫赖样,而是一张青涩却透着军人刚毅的脸,“你没事吧?”

叶慧文闪了闪神,等稳定了身体之后,她挣脱开了孙皓的手,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回了一句,“没问题。”

走在前面开路的汪司铭看到叶慧文出了这样的意外,不禁提醒道:“这里路面比较湿滑,你们自己小心。”

“嗯。”叶慧文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在后面看着叶慧文,不会有问题的。”孙皓站在她旁边,对着前面的汪司铭保证地道。

接下来的路程不知道是不是叶慧文差点摔了一跤的意外,整体的速度明显变的有些慢了下来。

叶慧文感觉到了这一区别后,咬了咬唇,知道这是他们两个一班的男兵为了自己所给予的特殊对待。

只不过,她并不怎么想要这份区别对待。

她努力地加快脚步,尽量不再拖他们的后腿。

汪司铭似乎也看出来了,用眼神示意孙皓多照顾一些,脚下的步子再次加快了起来。

三个人没有停留地朝着自己预定的方向继续往前。

初冬的夜色来的很快,就像是墨汁倒在了天空上,顷刻间已是一片昏暗。

高耸的树林本来就几乎遮挡住了他们所有的光线,现在天色变暗,行走就变得更加艰难了起来。

每一步都要尽量都是小心翼翼,以免滑倒或者是陷入莫名的坑洞之中。

等到天色彻底黑了下来,眼前几乎一片漆黑,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在叶慧文又一次的跌到,然后再一次的被孙皓及时救下后,孙皓终于忍不住问道:“要不然休息一下在继续走吧?”

“我们今天晚上必须要绕过去。”汪司铭走在最前面说道:“这里的地势太过危险,很容易出事。叶慧文,你再坚持一下。”

“我没事,就是刚才没看清而已。”叶慧文故作轻松地说道。

“什么没事,刚才要不是我抓着你,你就直接滚下去了。”孙皓明显没有相信她的说辞。

这一个下午他们三个人就没有停下来过一步,这叶慧文也算是厉害,居然整整一下午就真的跟着他们两个男生这样,硬是一步不落,一声不吭。

现在明明就累的走一步都喘,偏偏还是咬牙继续地往前走。

真搞不懂这人,说一句累会死吗?!

“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叶慧文冷冷低喝了一声,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你这女兵真是……”孙皓气得牙根痒痒,最终只能低咒了一声,又跟了上去。

漆黑的夜色里,顶着呼啸凌冽的风,他们三个人朝着前面不停息的继续前进。

树林中只听到他们三个人深浅不一的喘息声,以及细微的脚步声。

走了不知多久,叶慧文只觉得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依旧坚持咬着牙根跟着一起走。

在这一刻,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佩服一班的人。

以往她只是听别人说一班的人有多优秀,可从来没有机会亲自见证过。

而今天她总算是见识到了!

在野外行走了整整一天没有休息,两个人的体能依旧看上去充沛的很,完全没有疲累的样子。

就好像不过是走了一个小时的感觉。

叶慧文紧跟在他们两个人,在又爬过了一个山坡之后,终于汪司铭开了口。

“行了,这里可以暂时休息一下,而且距离目的地也只有一半的路程了。”

咬牙坚持了许久的叶慧文在听到可以暂时休息后,一直憋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

孙皓看她那张苍白的脸色,有些不忍心,于是自告奋勇地道:“那我去查看下环境,要是没问题,就在这里生火休息一会儿好了。”

汪司铭点了点头,“那我去找点树枝生个火。”

“那我呢,需要我做点什么?”叶慧文看他们两个人各自都有活儿,立刻从地上一骨碌地爬了起来,也想要帮忙。

“你暂时先休息会儿吧,等会儿要是运气好找到食物,你来做,如何?”汪司铭看她尽量站稳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他知道,如果自己说让她休息,她肯定是不愿意的。

在这一天的相处中,他已经多少了解了一些。

宁愿自己走得累死,也不吭一句,就怕耽误了整个进度,这样坚韧的性格倒是和聂然有一两分的相像。

“可以。”叶慧文分配到了任务,再次重新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他们两个人的归来。

然而,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了喊声,“啊——!”

正打算去捡树枝生火的汪司铭和坐在那里休息片刻的叶慧文猛地脸色一变。

“孙皓?这是孙皓的声音!”叶慧文低呼了一声,“不会发生了什么事了吧?”

随后,两个人极为默契的朝着发声源冲了过去。

“孙皓,发生什么事了?你人在哪里?”叶慧文一边跑过去,一边冲着那个方向喊了起来。

整片树林里都回荡着叶慧文的声音。

“孙皓你还好吗?你在哪里?”汪司铭也喊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可怜倒霉的孙皓正被倒挂在了树上,头冲着地面,在树上一晃一晃。

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陡峭危险的地方,部队还要挖陷阱!

该死的,大晚上吓得他心脏都快停了。

“我在这里,快救我啊!”他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对着远处的人大喊了起来。

远处的叶慧文和汪司铭两个人听到声音,步子加紧了许多。

等好不容易跑了过来,就看到孙皓吊在树上,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快,快把我放下来。”孙皓被倒吊着催促了起来,那种脑充血的滋味让他并不好受。

“你等着。”

在漆黑的树林里,汪司铭一步步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他生怕这里还有第二第三个陷阱等着自己,万一自己不小心掉进去,就单纯的靠叶慧文一个人,实在是有些危险。

等到靠近之后,他在粗壮的树干上找到了绳索,正准备解开放下时,就听到不远处一道冷然的声音穿插了进来。

“不要动!”

------题外话------

正版群从国庆开始查正版读者的跟定情况哦,各位妹子们快去带有【验证】两个字的管理员那边交截图哦,截止日期是10号哦,小心被误伤清理就不好啦啦啦~

PS:进正版群是要全文订阅的哦!~因为里面会在不久之后上线各种福利哦!~

PPS:昨天忘记说了,大家国庆节快乐哦!~在国庆期间大家吃好喝好玩儿好!要平安健康的过国庆!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