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你这是谋杀啊!/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汪司铭的手一顿。

三个人同时朝着一处阴影望去。

只见聂然从黑暗处慢慢走了出来,她站立在那里,神色淡淡,可呼吸间却有些些许的不稳定。

“聂然?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慧文很是诧异在这个时候遇到聂然,不禁多嘴问道:“你也是被迫改道,才走这条路的吗?”

聂然眉头轻皱,“被迫改道?为什么?”

她原本以为是他们跟着自己来的,但现在听起来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叶慧文点了点头,“我们走的那条路被暴雨冲断了路,所以只能改道。”

“走这条路?”聂然转过头看向了树下的汪司铭,扯了一抹轻冷地笑,“你带着两个人走这条路,是不怕死吗?”

叶慧文立刻道:“我不会拖后腿的。”

聂然似是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是都不怕死。”

所以才会三个人同行这条路。

“我怕死啊,你们快给我松绑啊,我要脑充血充死了!”这时候,树上的孙皓张牙舞爪的一通乱挥,希望能把他们几个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汪司铭回过神,这才想起了孙皓的存在,“我帮你解开。”

他作势要伸手去解绳索。

但手才刚触碰到那根绳子,还没来得及解,就听到聂然一声呵,“先别解,这下面还有陷阱,你要是解开了,他就死定了!”

她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孙皓更是一动不动地僵在了半空中。

什么?

还有陷阱?

而且一解开就会死?

这句话让他背后有些冒起了冷汗。

聂然慢慢地走了过来,小心谨慎地半蹲在了地上,用一根树枝将地面的树叶全部拨开。

很快,就看到一把闪烁着冷芒的军刀赫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这时候,刀还未启动,所以依旧平放在地上,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危险之色。

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启动,孙皓的结局会怎么样。

几个人的眼睛都盯着聂然手上的动作,一瞬不瞬,生怕她会出错,生出什么意外。

聂然的动作很快,也很熟练,用树枝将机关触动,“喀”的一下,那把刀就猛地竖了起来。

尖锐的刀锋在黑夜中泛着森冷的光,让人止不住的颤栗。

无法想象,要是刚才聂然没有及时出现,孙皓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聂然轻巧的将军刀拿了下来。

倒挂在树上的孙皓看见那锋利的刀锋,只觉得头皮发麻,连脑充血都顾不上地道:“天,聂然你这是要谋杀我啊!”

替孙皓解开绳索的汪司铭在听到他的话后,顿时上前轻声训斥道:“胡说八道什么!”

聂然的性格捉摸不定,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这种话万一让她听了不高兴怎么办!

只是,汪司铭显然想多了,相比起他的反应,聂然的反应显得很是淡然。

“我要谋杀你,刚才就不会出声了,直接让汪司铭解开不是更好。”

孙皓原不过就是随便夸大一下,以表示一下自己受到了重大惊吓。

但现在听到这话,反倒了讪讪了起来,觉得自己好像太过夸张了。

孙皓摸了摸鼻子,站在了原地。

聂然看他那样子,嘴角地笑扬了扬,眼底带着些许的算计,“不过,我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听到这一番熟悉的话,叶慧文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聂然到底是有多懒啊,怎么每次都来这一招,甚至连话都不变。

孙皓不解地看着她,满脸莫名地问道:“你笑什么?”

叶慧文在接触到聂然平静无波的眼眸时,硬憋着笑,低着头说道:“你快点感谢聂然救命之恩吧。”

她现在好想看孙皓被聂然虐的样子。

孙皓感觉自己像是被叶慧文嘲笑了,有些小小不爽地道:“我谢什么啊,这陷阱是聂然设计的,我差点被弄死,应该她补偿我才对啊。”

聂然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笑道:“我补偿你?你自己没有注意跑进了我的陷阱,并且破坏了我的陷阱,害得我没有了今天的晚餐,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我补偿?没有我,你现在已经被我的军刀从天灵盖一路插到下颚了。”

“……”孙皓被她那句‘天灵盖一路插到下颚’给渗到了。

那脑补出来的画面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在旁边的叶慧文听到孙皓那一脸后怕惊悚的吃瘪样子,心里止不住的畅快。

要知道,昨天她也是这么憋屈的被聂然训的。

被成功噎住并且没有任何还击之力的孙皓很是憋屈地道:“那……那你说你想怎么感谢嘛?”

“晚餐你解决。”果然,聂然毫无意外地说了这么一句。

可孙皓却很是意外地道:“啊?这大晚上的……黑灯瞎火我怎么给你找食物啊?而且……而且你做这个陷阱,到现在为止也没抓到东西啊,你这不是坑我呢么。”

“怎么没抓到,你不就是。”聂然调侃了一句道。

孙皓下意识地就反驳道:“我怎么能是东西呢,我不是东西!”

此话一出,瞬间树林里一片死寂。

汪司铭和叶慧文两个人听到后,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那耸动的肩头顿时让孙皓醒悟了过来。

聂然双手环胸,睨看了他一眼,似是打量,“嗯,关于这点我保持沉默。”

顿时,另外两个人的笑声就更大了。

“你,你们……”孙皓气得鼻子都歪了,可又没办法说些什么。

汪司铭看他气不过的样子,最终还是收敛了几分,打起了圆场,“好了,既然聂然在这里,那叶慧文你跟着聂然吧,我和孙皓去找点食物。”

说着,就拍了怕孙皓的肩头,示意他离开。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们在一起了?”聂然歪着头,笑问道。

那两个刚要离去的身影立刻停在了原地。

汪司铭转过头,看她眼底的凉意,嘴角含笑地道:“不是要食物吗?我们找食物,你们坐在那里等着吧。”

聂然眉梢轻扬,这话说的倒是有些水平,让她一点错处都找不到。

他也不说要吃东西就得收留这群人,而是一句话将他们四个人全部捆绑在了一起。

聂然看在食物的份上,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转身朝着自己的庇护所走去。

叶慧文跟在聂然的身后,也一并走了过去。

一路上她顺势捡了些树枝,想要到庇护所去生点火,做点事情,以免到时候被聂然赶出来。

她现在对于聂然,已经自动自发的会去找点事情了。

聂然看在眼里也没有说什么,依旧朝着前面走去,只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步子缓了些许。

叶慧文抱着树枝吃力地一路跟着她回到了庇护所。

这里比较陡,路又难行,一下去就容易发生小型的滑坡,所以她并没有找那些山洞,以免被掩埋。

而是找了个比较宽阔平坦的地面,架了个小火堆,就这么露天休息。

叶慧文看到地面湿漉,她找了个靠近火堆的干燥地方,将树枝下好,又去搬了几块毕竟平整的石头充当椅子。

这种地方,地面潮湿,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就这么一屁股坐下去,还是有些危险的。

等一切都做好之后,她才坐了下来。

聂然坐在火堆旁将火烧旺了许多。

两个人一时间无话。

倒不是叶慧文不敢搭话,而是……她感觉自己的脚踝有些胀痛。

估计是刚才在第二次摔的时候,被孙皓一拽一拉,给不小心扭到了。

她坐在石块上,又不敢惊动聂然,只能小幅度地轻轻扭动着自己的脚。

时间一久,聂然就发现了她的异常举动。

“你鞋子不舒服就脱掉。”她说完之后,便觉得奇怪。

昨天叶慧文在自己面前也没有这么扭扭捏捏的,今个儿怎么是怎么了?

叶慧文听到她的话,马上就停住了,连连摇头:“不,不用了……”

她一只手不自觉的捂着自己的脚踝处。

聂然一看到她的动作,目光就定在了她的脚踝处,“崴脚了?”

“没事儿,崴了一下,不碍事的。”叶慧文看到她如鹰般锐利的眼眸,弱弱地将脚往后挪了挪,故作没事地道。

聂然看她那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就知道,扭伤的程度不低,加上刚才又是捡树枝又是搬石头的,更是加重了许多。

她微微一笑,透着些许的薄凉,“所以说什么结伴同行,有必要为了结伴就把自己搞成这样么,一个人不也很好。”

她一个六班的跟着一班的人走,为了不想拖累进度,所花费的当然是比他们还要多的体能,受伤是必然的。

“如果不是他们,我今天一个人可能就走不过来了。”

道路被雨水冲,周围的几条大路走向都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到达,只有这一条路。

所以就算没有他们,她也肯定是会选这条路。

而走这一条崎岖的道路,就凭她一个人,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现在有两个人结伴,至少自己在摔倒时,孙皓还能救她一次,否则现在她估计已经在医院做手术了。

她抬头,看见聂然带着些许凉意的嘲弄,不由地道:“聂然,或许你有那个资本可以一个人面对很多事。可你不能否认,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一个人愿意伸手来帮你,是一件多么温暖的事,不是吗?”

聂然嘴角的笑微微一僵,复而更加深了几分,“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伸出手不是把你推向更深的深渊呢?”

叶慧文轻揉着自己受伤的脚,很是肯定的道:“如果是战友,我很清楚他们不会,但只是利益相捆绑的人,那么就说不定了。”

“战友就可以信任?”

不都是人吗?

只是改变了一个词儿就可以有不同的结局吗?

“当然,他们是和我有着共同信念的人。”

聂然眉心微蹙。

有着共同信念的人?

“什么共同信念?”她不解地问。

“时刻为国家和人民奉献一切。”在谈及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时,满身狼狈的叶慧文脸上带着的是无比坚毅和力量,眼眸更是晶亮一片。

那种神采是聂然从来没有见过的。

当然,那些话她也从来没想过。

只因为对于前世的她来说……

活下去是她信念。

自由是她的信念。

至于其他那些伟大的想法,无论是她还是基地里那些人来说更不会有了吧。

在同样拥有着军事技能下,面临死亡,军人是为国家、人民、荣誉而战。

他们拥有的是最为光明的一面。

而不像她这种人,永远见不得光,只为了金钱而出卖生命。

或许,这就是杀手和军人最为本质的差别。

罪恶和神圣。

但可笑的是,她这么一个如此罪恶黑暗的人却偏偏重生在了一个新兵身上。

这算什么呢?

老天是想让她换一种活法吗?

聂然轻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地讥讽。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树林里就听到了孙皓的嚷嚷声,“喂喂喂,快看我抓的蛇!怎么样,我可以交差了吧!”

被打断思绪的聂然抬头朝着孙皓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手上正拿着一条软趴趴的死蛇朝她而来。

看上去样子不算小,而且也不是有毒的那一类。

“烤得难吃,就不算交差。”聂然笑着,很不客气地道。

孙皓听到后也不恼,获得食物的他早已将刚才聂然的那点调侃忘到了九霄云外,“开什么玩笑,我烤的东西天下第一的好吃,等着小哥我给你们露一手吧。”

他一脸得瑟的将蛇拿去处理,叶慧文也马上跟去帮忙。

在他身后的汪司铭则坐在了聂然旁边的那块石头上。

两个人都望着那条正在处理的蛇。

突然间,聂然开口径直问道:“你故意挑的这地方?”

汪司铭侧头看了她一眼,低头淡笑,“也不能算故意,毕竟我也想完成考核。”

完成考核?

就凭他的能力完成考核哪里需要花这么大的代价。

聂然转过头扫了他一眼,颇有深意地道:“带着这两个人走这条路,你的心可比我大多了。”

汪司铭重新将目光转向了对面两个已经在烤蛇肉的人身上,“他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至少已经成功完成了一半的路程,不是吗?”

聂然轻笑了一声,视线也转到了那两个人身上,准确的说是叶慧文的身上,“可这一半的路程花的代价有些大啊。”

她那意味深长的感叹让汪司铭的眉头不禁轻皱了起来。

他不明白,聂然为什么要看着叶慧文说这句话。

这其中有什么含义吗?

汪司铭盯着叶慧文,目光中带着一抹不解之色。

没过一会儿,孙皓就将穿插在树枝上的那条蛇从火架上拿了下来,对着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招呼的道:“快快快,我都烤地差不多了,还磨磨唧唧的坐在那里干什么,赶紧过来分啊,东西要趁热的吃才好吃。”

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当下也就走了过去,各自拿了一块,尝了起来。

味道还算可以,反正没有盐,吃什么都一样。

要求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可偏偏有人就觉得自己有一双厨神的手,就算在没有盐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做出超乎寻常的美食。

孙皓得得瑟瑟地笑道:“怎么样,手艺不错吧?”

“勉强吧。”聂然将最后一口蛇肉吞进了嘴里,说道。

孙皓瞪大眼睛,“勉强?聂然同志,你这样口是心非,很容易导致我失去我做饭的热情。”

他说话向来喜欢玩笑,在一班也算是个能闹腾的人,但遇上聂然,那显然就不够格了。

“那你的意思是,接下来的两天你都要饿肚子前进?”聂然一句话就让他歇了菜。

孙皓心里嘀咕这聂然怎么不仅枪法格斗厉害,就连这嘴皮子也那么能。

怪不得安教官都被她说的气跳脚。

可随后他灵光一闪,说道:“两天?不需要啊,按照地图上,明天晚上就可以到达了。”

他的记忆力还算是不错,所以就凭着自己脑海中那副地图路线,以及今天所走的路程来换算的话,明天晚上他们就可以到达。

聂然摇了摇头,“我想你们可能到达不了了。”

“为什么?”孙皓疑惑地问。

聂然很是神秘地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说着,在转身准备休息时,眼神有意无意地从叶慧文的身上划过。

使得叶慧文手上的动作微僵了一下。

这小小的动作和神情让汪司铭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他很清楚聂然这句话是因为叶慧文说的。

但理由呢?

为什么会不能按时到达呢?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夜色深沉,寂静的树林内只听到树枝“噼啪”发出的爆裂声音。

四个人各自靠在那里休息,为接下来的一天而养足精神。

整整一夜,火堆都烧得十分的旺盛。

聂然知道那是汪司铭在半夜的时候两次在火堆里添加了树枝。

天色还未大亮,聂然就睁开了眼睛。

“醒了?”汪司铭还坐在那里,在火堆里添加着树枝,看上去精神不错,一点都没像没睡的样子。

“嗯。”聂然站起身,活动了一下。

“睡得好吗?”

“嗯。”

聂然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想和他继续谈下去的样子。

这时候,另外两个人听到交谈的声音,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

汪司铭看那两个人也醒了过来,于是提议道:“清醒一下,等会儿去找点食物,然后上路。”

“好啊。”孙皓睡得惺忪,愣愣地点了下头。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猛然间响起了一声大叫,“啊——!”

那刺耳的喊声让在座的人精神一震。

孙皓更是直接站了起来,警惕地道:“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刚刚好像有人大叫了一声。”叶慧文眉头紧皱地道,“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走,我们去看看!”汪司铭立刻站起身,说道。

另外两个人附和着就要跟上前去。

只有聂然站在原地,扶额叹息地道:“应该……又有人破坏了我的陷阱。”

得,早饭肯定没有了!

倒霉死了,这群人干嘛总是要踩她的陷阱!

那三个人神色顿时一松。

“我说,你到底弄了几个陷阱?”作为曾经的受害者,他忍不住问道。

聂然细想了一下,“还有三个吧。”

孙皓这下真是彻底对聂然服气了,“三个?你可真够勤快的。”

站在最前面的汪司铭催促道:“行了,去救人吧,万一有人擅自解开绳索,说不定就出事了。”

对昨天那事儿还心有余悸的孙皓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赶紧去,赶紧去!”

------题外话------

再和大家说一下哦,2—10号正版群查跟定情况哦,小伙伴们快点快快上交验证截图,不然的话会被管理大大清理出去的哦!

PS:据说QQ现在也看得到题外话啦,咳咳……也感谢乃们的支持哦~!蠢夏也会经常去看看那边的留言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