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她是他的命/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这荒芜偏僻的地方,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低沉却格外有力,一直每一个字都像是砸在了聂然的心底。

一时间,后车厢内两人静默无话,却在漆黑中互相对视着。

狭小的空间里,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一声,又一声。

聂然气息很是平稳,感觉上并没有任何的混乱或者是不稳。

可以说,她不为所动。

然而,那双隐藏在夜色里的一双眸色深处却有着细微的情绪在起伏波动着,甚至隐隐变得汹涌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聂然率先偏过头,坐正了身体。

她坐在那里,握拳的双手用力、再用力。

喉间滚动了好几次,强压着嗓音的异样,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最终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开了口。

“我不守规矩,做事又过激,不合群,甚至连自己人都会毫不犹豫动手,陈氏姐妹被我一个打得毁容,一个送去了精神病医院。还有,芊夜她也被我亲手一枪打死了。”

“我喜欢独来独往,向往自由,不喜欢那里的生活,觉得枯燥又单调,就连留在那里也是为了一个目的才不得已的妥协。”

“我对待除了周围的几个人,和其他人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才带着一层面具与他们交流,从不付出真心,对于那边的团队合作和团结一心更是嗤之以鼻,也不会为了对方去死,甚至如果可以,我会为了自保,将对方推出去,让对方替我去死。”

说到这里,她压抑着的嗓音中是一声短促的自嘲,“你应该知道,我不只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把人推出去过,那个人……”停顿了几秒,再继续道:“那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每天靠着呼吸机,无数的药水和药物维持着基本的生存。”

看,我就是这么的糟糕。

我和部队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我对部队的战友情更是不屑一顾。

我从不给予真心和信任。

我利用一切能利用的,甚至算计着一切。

只为了达到所有的目的。

她的话语轻而小,“这才是我,真正的我。”

所以,你看清楚了吗?

就为了这样糟糕的我,你还要继续执迷不悟吗?

还要为此不惜丢掉自己的光明的前程,以及最为重要的生命吗?

她的手紧握地放在自己的腿上,指甲早已深深地嵌入了掌心内,她用这微小的疼痛在不断的提醒着、控制着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覆盖在了她那握紧成拳的手上。

那宽阔的大手轻握了握,阻止了她自虐的行为,然后反手一把扣住。

聂然愣愣地盯着腿上那两只互握的手看,随即才反应过来,想要将手抽离出来。

而霍珩似乎早已知道她会这么做,一把就扣紧。

两只手十指紧扣,迫使聂然无法挣脱开。

在轻轻的挣扎中,霍珩开了口,他的声音低而诚恳,“我只知道,你……”

话才刚起了个头,突然被远处一阵车子的引擎声给打断了。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同时一惊,朝着车外望去。

只看到一辆辆黑色轿车从很远的地方疾驰而来。

明晃晃的车灯直逼他们而来。

霍珩立即焦急地催促着她说道:“他们来了!快,快走!”

说着就要替她拉开车门。

聂然顺势推门要离开。

可当一束灯光笔直地朝在了她的脸上时,她的手顿时松开,语气是别样的冷静,“已经来不及了。”

车子的引擎轰鸣而来。

前后两边的车子将他们快速的包围了起来。

来回交错的一束束光线聚集在了他们所在的车内。

假如她这个时候盲目的冲出去,只会被乱枪打死,还不如坐在车内。

霍珩一看这结果,他忍不住低声爆了一句,“该死的!”

就迟了一步,一小步而已!

两个人重新坐回了车内,看着远处那几个人朝着他们的方向快速跑了过来之际,霍珩深吸了口气,沉冷地道:“等会儿你不要乱说话,一切由我来,听到了吗!”

坐在身侧的聂然不言语。

对于无法做到的事情,她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回答。

就这种情况之下,怎么可能都由他来。

霍珩现在的处境只怕自身都难保了。

四周被包围的那群手下很快就涌了过来。

他们看车内有人却不做任何的挣扎以及反应,先是迟疑了几秒,最终那群人一窝蜂而上,将后座的两扇车门全部打开,枪支全部对准了里面的那两个人。

随后赶过来的陈叔挤进了人群,在看到霍珩坐在其中后,这才大大松口气,低低喊了一声,“二少!”

此时,坐在霍珩身边的聂然往前倾了倾身,友好地对陈叔打了一声招呼,“陈叔,好久不见。”

陈叔的视线一转,在光线下当他看见那张阔别三个多月的那张脸,以及那身原本属于阿骆的西装时,他神色一片愤然,“果然是你!”

当他听到达坤说是女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二少的身边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子接触过,怎么可能好端端的会被一个女孩子这样带走。

更何况当时他是坐在后面,而且明明有机会呼救,但他却不做。

很明显他是自愿跟着走的。

能让他自愿走的,又是一个女孩儿……

最终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曾经打死了阿豹的女孩子!

这人私下派人追查,最终只查到她叫叶苒,专门替雇主潜入对方公司窃取各种商业秘密,偶尔也会看心情接各种暗杀任务,不多,但基本百分百完成。

在道上也算是有些名气。

不过这三个月里面,他无论派出去多少人,都没有关于她的一丝消息,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现在这样凭空冒出来,还以这种方式把人给劫走,难免不让他心里又对这个人警惕了几分。

聂然嘴角带着一缕笑,姿态从容悠闲,“陈叔真是厉害啊,在不是自己的地方还能如此速度的找到我。”

反倒是身旁的霍珩神色严肃凛然,眼都不抬一下地冷冷道:“陈叔,她是我叫来的,现在放她离开。”

聂然侧目,眉轻皱了一下。

这是要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了?

这家伙,真是为了成全自己命都不要了!

站在车外的陈叔眉头紧锁着,没有马上应答下来。

霍珩见门外的人没有一点反应,深邃的眼微沉了下来,“怎么,我的话没听懂吗?”

“二少,这恐怕……不行。”陈叔一脸为难地说道。

霍珩心里很是焦急,时间再拖下去对聂然只会越来越糟,可脸上却不露出分毫,反而语气冰冷地提醒着,“陈叔,我看在你是父亲身边的老人,敬你三分而已,但谁是主子,你最好分清楚。”

他眼底冷厉的犹如锋利的刀刃,只一眼扫过来,就让人心惊。

陈叔无奈地站在车外,弯着腰,恭敬地道:“已经惊动达坤了,他下令要把人抓回去。”

霍珩听到这一句话,视线缓缓地扫视了一圈车外的人。

的确,人群里除了阿骆,其他全部都是陌生的脸。

他对着其中一名为首的人冷声地问:“她是我的人,也要抓吗?”

那名手下点了下头,“抱歉二少,我们坤哥有令,人我们必须要抓回去。还有,坤哥说请二少也一并回去。”

虽然嘴里说着各种抱歉,但举止投足间却不见任何一丝一毫的歉意。

将整辆车包围住的那群手下每个人手里的枪支并没有挪开,依旧对着他们两个人。

显然不曾将他放在眼中,甚至还带着几分嚣张的气焰。

霍珩在看了前后那一支支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自己和聂然之后,他知道再多的挣扎也只是徒劳,要想让聂然能够安全离开,只能回去亲自和达坤再聊上一聊。

“既然坤老大这样说了,那就回去一趟吧。”

陈叔听到他这话,对着阿骆使了一个眼色,收到信号的阿骆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正准备发动引擎时,为首的那名手下又再次开了口,只是这回并不是对霍珩,而是聂然。

“这位小姐,请你坐另外一辆车。”

坐在霍珩身边的聂然抬头,眼眸轻眯了起来。

这一坐,恐怕是不太好再见霍珩了。

很明显,霍珩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口拒绝,“她是我的人,自然是和我一起回去。”

“不行,坤哥说了,这位小姐能私下把二少带离,属危险行为,为防止再次发生什么意外,她必须要和二少单独分开。”为首的那名手下神情冷漠地说道。

“我是自愿跟她走的,算不上危险行为。”霍珩面不改色地说道。

“坤哥是这样下令的,我们只是执行,希望二少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做下属的。”

霍珩眉眼染着几分寒意,“如果我一定要为难呢?”

“那么,抱歉了。”

为首的那名人一说完,身边的那群手下立刻将枪支抬高了几分,齐齐对准了车内的人。

瞬间,整个场景陷入了一种压抑的紧张之中。

站在车门外的陈叔一惊,立即怒斥道:“你们在干什么!二少这可是你们老大请来的客人,你们这样做,不怕被你们老大责罚吗?!”

那群人对此不为所动。

为首的那名手下回答:“一切只听坤哥命令。”

在被枪支完全包围的情况下,车内的人根本没办法逃跑。

坐在车内的聂然觉得,既然已经逃不掉了,那就顺势而为吧。

“好了,不就是分开坐车么,又不是生离死别,一会儿见。”聂然拍了拍霍珩的肩膀,示意他淡定一点。

随后就在那群人的注视下,从车上走了下来。

霍珩坐在里面,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想要伸手抓住她。

可站在门外的聂然一个眼神过来,硬生生的逼得霍珩那只手无法抬起。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跟着那群人离去。

车子重新启动,几辆车朝着公馆行驶而去。

一路上,霍珩神色冷峻异常,路灯的明灭之间,更是显得五官无比的冷硬。

直到车子缓缓行驶进了公馆,车内窒息的沉默也在霍珩下车的那一瞬,缓和了些许。

陈叔将折叠椅拿了出来,搀扶着他坐进了椅子内,推着进入了公馆内部。

一直坐在大厅里的达坤看到霍珩出现,笑着鼓掌迎接了上去,“哈哈,二少,欢迎你平安归来,你可不知道你这一走丢,把我给担心坏了。”

霍珩被陈叔推了进来,俊朗的眉眼此时一片阴沉之色,“是吗?那还真是多谢坤老大这么用心的寻找。”

达坤并没有听出其中的意味,也许他可能听出来了,不过是装作听不出的样子笑着摆手,一脸谦虚地硬撑:“客气什么,你是我的客人,我当然要尽心尽力的把你照顾好才行。”

站在后面的陈叔神色并不怎么好看,语气中带着怒意,质问着,“可坤老大也不应该照顾的让手下直接拿枪顶着我们二少的头吧。”

“什么?有这种事?”达坤对此很是惊讶,随后便对着身后的那两个手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为首的那名人低了低头,很是恭敬,“对不起坤哥,我们只是按照您的命令把那个女孩和二少分开,以免再生事端,可二少不允许,为此才不得做出了这种事情。要是惹得二少不高兴,我愿意受罚。”

达坤听了之后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么点小事儿啊。二少,我这些手下脑子比较笨,但好在还算忠心,还望你能卖我个面子,不要计较了,如何?”

他这次带来的都是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手下,怎么可能会为这点小事情去处罚这群人。

面对达坤这么云淡风轻的一句小事,陈叔显然不买账,他刚张嘴要说,霍珩就抬手制止了他。

接着便抬眸对着达坤道:“那么坤老大不如也卖我个面子,把那个女孩子放了。”

“放了?她可是劫持你的人,怎么能放了?”达坤扬了扬眉,忽的玩味儿一笑,“二少不会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就心软了吧?还是在车上和人家交流出感情了?”

在说到交流两个字的时候,他咬字格外中,似带着深意。

加上他那调侃玩笑的神情,难免不会让人想到别处。

尽管这样,霍珩还是神色淡淡,径直地对他说:“那只是个误会,请你把她放了。”

达坤像是很意外地哦了一声,那声音微微扬起,“误会?你的意思是,二少是自愿跟着那个女孩子走的?”

“是。”

“不是!”

陈叔和霍珩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齐齐说了出来。

达坤听闻,禁不住笑了起来,“这到底是还是不是?要不是,我可就解决掉她了。”

霍珩被他这么一激,言语中带着一定的力度,“是!”

陈叔当下低垂着头,眉头纠结着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下,糟了!

而站在对面的达坤像是陷入了某种纠结之中,他自言自语地道:“不是看中人家,却又主动愿意跟着她走,为此还不肯告诉陈叔,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难道是……”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用一种深意的眼神望着他。

霍珩神色不变,依旧那样的淡然。

可心头却因为他这半句话,有些微微提起。

半响之后,就听到达坤说了一句,“难道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紧接着就爆发出了一阵酣畅的大笑。

坐在轮椅里的霍珩原先微微紧绷起的肩膀松了松,英挺深邃的五官没有一丝动容。

站在那里笑得很是大声的达坤见他没有反应,这才收敛了几分,但依旧笑着道:“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霍家一共就只有三位少爷。不过……”

他转身坐在了沙发上,将腿交叠着大喇喇地搭在了茶几上,脸上的笑容不变,“不是你的女人,也不是你的妹妹,那么不知二少能不能给我解个惑呢?”

霍珩早在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一切。

聂然用的是真面目,又主动和陈叔聊过。

怎么说也算是半个证人。

不如就用当初的身份继续下去更为安全。

“她是我的……”

霍珩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陈叔在身后及时的一句低喊,“二少!”

他眼底带着一些不安和紧张。

霍珩和达坤两个人都看了他一眼。

达坤笑着问:“怎么,不能说吗?我看二少都开口了,陈叔这样打断,不太好吧。”

陈叔神色凝重。

他当然知道这样打断不太好,但是他不得不打断。

假设二少应下来说这个叶苒是他的人。

那么二少可就洗不清了。

要知道刚才在和达坤在看视频监控的时候,分明发现那个叶苒早已在那个地下车库埋伏多日。

这么多天一直藏在那里,还又是二少的人。

达坤向来生性多疑,这样的话不仅合作谈不成,极有可能连生命都会出现危险。

这次他们出来,为了表示诚意,二少就带了他们两个人,要是真出现了危急关头,肯定是抵挡不了达坤这么多人马的。

尽管他站在霍珩的身边想了很多,但霍珩还是不顾自己生死,回答:“她是我的人。”

这下,陈叔的心狠狠地一沉。

达坤扬眉一笑,“你的人?”

那笑容中带着一丝丝的阴郁。

陈叔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急忙说道:“不,不是!她从不属于霍氏,也不曾在霍氏有过任何的记录,只是一个半路跑出来的人而已。”

他尽可能的想进一切办法替霍珩撇掉和叶苒之间的关系。

“那我可以理解为,那位小姐只属于二少吗?”达坤用手撑着头,兴味地问。

霍珩再次点头,“是。”

陈叔瞠目望着霍珩,不太理解为什么他为了一个手下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他不要命了吗?

区区一个手下而已,丢了就丢了,死了就死了,有必要这样费心把她救出来吗?

但陈叔不知道的是,对于霍珩来说,聂然就是他的命。

他这么做,就是在救自己的命!

达坤见他一步步的坦言,没有像刚才在饭局上那么点到为止,和自己兜圈子的样子,很是畅快。

刚才在饭局上,这位二少的谈判能力真是不容小觑。

按理说他们两个人年龄相当,可论口才他还是输了一筹。

整顿饭被霍珩牵着鼻子走了一圈,明明是他来求着自己合作,可到了饭桌上两个人的身份莫名的就互换了,那叫一个憋屈啊。

现在可好了,为了一个手下,这样步步后退,让他倒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那就是说,她只听命于你?”

“对。”

“那么,她是你私人的手下?”

“是。”

看到霍珩这么爽快而又肯定的回答,达坤的笑容越发的扩大了起来。

而陈叔的脸越发的难看忧虑了起来。

“不属于霍氏,只属于你二少的手下?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堂堂霍氏二少的手下,找自家的主子还这么偷偷摸摸的,不敢让别人发现,那不是很可笑吗?”

达坤语气轻挑狂妄的很,惹得陈叔脸色这回是真的黑了下来。

不为其他,就为达坤话语里涉及到霍氏两个字。

霍氏的天下也有他的一份。

是当年他和霍老爷子以及一众兄弟们给打下来的。

身上挨了多少刀,吃了多少子弹他记得清清楚楚。

之所以没有跟着那些叔父辈们一起享乐,是因为当初霍启朗救过他一命。

那时候他就发誓,一定要永远跟着霍老爷子,为他鞍前马后,算是报答。

在这一刻,他作为一名长辈和前辈,沉敛的眼底是经历是时间和风霜而打磨出来的威严,“坤老大请你注意言辞!”

达坤嘴角的笑僵了僵,耸肩地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啊,咱们的二少不敢用霍氏的手下,非要偷摸着自己找手下,难道不是在霍氏并不如意,这才如此举步艰难、小心翼翼?”

“坤老大,请你不要无端揣测一切莫须有的东西。”陈叔暗自警告。

达坤复而笑了起来,“真的是莫须有吗?霍氏二少和三少之间的暗涌我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二少这么急忙就亲自来找我,不就是想开拓市场,打败三少吗?”

他达坤做事也都是调查清楚之后再决定的。

霍氏那些乱糟糟的事情他可是一门清的很。

霍珩姿态从容淡定地坐在轮椅里,问:“那么,坤老大对于这个提议觉得如何呢?”

“提议是不错,但是……”他陷在沙发里,一笑,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我为什么要选择和你一个失败者开拓呢?我完全可以选择三少,这样就能一举全面打开整个A市的市场,不是吗?”

这句话听上去像是玩笑。

实际上,达坤是在试探霍珩。

他没那么傻,把所有的赌注全部压在霍珩的身上。

现在在霍氏,霍珩基本上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就听说霍老爷子也很放心的把霍氏交给了后来居上的霍褚。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霍老爷子是打算把接力棒交在霍褚的手上,而不是霍珩的手上。

那么,他有何必冒这个险去选择和霍珩合作呢?

霍珩脸上一派冷静,提醒了一句,“现在霍氏还在我父亲的手中,霍褚不过是代理而已。”

“可你现在已经连代理的资格都被取消了。”

这句话可谓是毫不客气。

完全不给霍珩留下丝毫的余地。

当初霍珩曾经有过霍氏的执掌身份,可最终被霍褚横插一脚给剥夺了。

这种耻辱如今被达坤这样没有顾忌的说出来,是个人都会愤怒。

就连陈叔的神情都变了几变。

可霍珩却没有。

达坤仔细地观察着他脸部的表情,每一个细微处都没有放过,但还是一点都找不到。

不得不说,这霍珩果然够能忍。

再想想又觉得这点不痛不痒的的确不能算什么,霍旻当初开车撞废了他的推,就这件事他都能忍十多年,更何况这么几句话了。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这个男人真是……恐怖!

“你应该明白,陈叔是我父亲身边的人,他的出现就代表着我父亲的立场,如果你连这点都看不明白,那么我想我的确应该终止我们之间的合作洽谈。”金丝边框下的那双眼眸黑沉如夜,看不到半点的起伏。

达坤一愣,他没有想过霍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提出终止。

终止?

那怎么行!

A市的蓝图他都已全部构造好,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还有一点,霍褚现在风头正劲,他刚从海外拉回了一笔军火交易,至少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没有拓展的计划,而三到五年的时间,坤老大等得起吗?”

达坤笑意渐渐消失在了脸上,就连身体都坐正了起来。

没错,他等不起。

三到五年,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长了。

特别是在这种时代之下,一个月的时间变化都是惊人,更何况三到五年。

说不定三到五年之后,这里已经有了新的掌控者,到时候自己再想闯进来,可能就难了。

随后,他突然出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不过是开个玩笑,二少怎么就当真了呢。好了,现在玩笑时间结束,我们回归正事如何?”

达坤从茶几上拿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咧着嘴坐在那里,笑得很是恶劣,“你说她是你的人,那么为什么会在我的公馆外埋伏多日,对此不知道二少能对此给我一个什么满意解释吗?”

来了,终于这个问题来了!陈叔的手攥紧了几分。

“她只是单纯的来找我,仅此而已。”提及到聂然,霍珩唇紧抿成一条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文字功底不好,怎么这句话我听不懂呢?找你,为什么会蹲守在我的公馆外呢?”达坤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霍珩的软肋了。

在谈及合作的时候,他没有半分的惊慌。

只有在提及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他才会神情出现细小的变化。

“她一时间联系不到我,就只能私下打听,摸寻了过来。”霍珩回答。

“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兔?”

“对。”

“那么,她找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达坤的这个问题,让霍珩沉默了。

这个理由他在车里根本来不及和聂然串供,他不敢随便瞎编一个理由,以防聂然那里的口供对不上,出现偏差。

坐在那里的达坤见他不言语,又是咧嘴一笑,“看来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啊。”

他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提议道:“那不如,让她来亲自说说如何?”

瞬间,霍珩眸色一沉,目光中透处一股寒厉阴鸷的神情。

达坤只当做看不见,他手上轻轻一挥,墙面的屏幕就亮了起来。

那是一个监视的画面。

在画面中,聂然坐在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内。

她也不吵,不恼,不哭,也不喊,就这么坐在最角落的地方,闭目养神。

霍珩看着屏幕里的聂然,唇绷成了一条直线。

达坤不留痕迹地看了看,最终笑着又再一次的将视线转移到了屏幕里。

说真的,这个女孩子他也挺好奇的。

能够在地下车库藏了那么久都不被发现,说明还是挺有本事的。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睡觉,胆子可真够大的。

此时的聂然低垂着头,并不知道监视器那边的情况。

她就那么坐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没过多久,达坤的一名手下就推开了大门。

“砰——”门被撞开,发出了一些动静。

聂然在听到的那一瞬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就看到那个手下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来这里是什么目的!说!”

聂然掀了掀眼皮子,语气沉静地回答:“找人。”

“找谁?”

“二少。”

“找他干什么?”

聂然神色平淡地问:“能把我放下来吗?现在这个姿势真的不怎么舒服。”

她说的很诚恳,不过在那个手下的眼中那分明就是被藐视了!

他手上的力道顿时又大了几分,怒吼地道:“快说,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聂然想了想,像是妥协一般,“这是我和二少之间的私人问题,我只和二少谈。”

“来这里你还有敢讨价还价,我看你真的想找死吧!”那名手下很是暴力的将她一甩,直接甩到了墙上,那沉闷的重物击打的声音响起,随即掉入在了地上。

聂然在他甩开的那一秒就提前有了准备,在撞墙的时候,用手掌卸去了一些力道,所以被没有太大的疼痛感。

只是看上去很厉害而已,

但,霍珩并不知道。

他在看到聂然被这么一甩一撞,搭在扶手上的手被猛地一握紧。

随即,那名手下似乎并不尽兴,又走了过去,趁着聂然刚站起来,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枪支,指着她的脑袋,“你到底说不说!再不说,我就开枪了!”

聂然的头被他顶着枪,歪着头喘着呼吸,轻轻勾唇笑了起来,“我记得你,刚才在车里就是你拿枪指着我的,对吧?”

“是又怎么样?!”那名手下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说这种话。

聂然站在那里,继续笑着,“你可能不太清楚一件事,我不太喜欢被人拿枪顶着脑袋。”

那名手下听到这话,真是要被气笑了。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女人。

居然在这种场合下,还敢说喜欢不喜欢。

正当他不屑冷笑,刚要准备开口教训她的时候,眼前忽然一花,还没来得及反应,手腕上一阵剧痛。

让他已到嘴边的训斥和怒吼全变为了一声惨烈的嚎叫。

“啊——!”

------题外话------

然然把内心话说出来了~

PS:注意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啊!

PPS:距离发糖应该不超过两章,偶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